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獨佔慾

抽到的題目:強攻X小白受X求和

看了看錶,寒致遠將剛批改完的公文整理好後倚靠椅背,抬手輕柔太陽穴,疲憊的輕吐口氣才起身隨手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手機,瞥了眼螢幕發現上面沒有象徵有訊息的燈光閃爍,緊抿薄唇有些悶悶不樂的塞進口袋便離開自己專屬的辦公室。

離開前還不忘和秘書下令將自己批閱完的公文處理一下,也不等對方回應直接就邁步走進董事長專用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鑰匙一掏就直接驅車前往咖啡廳。

咖啡廳距離市區有段距離,也因此更加突顯安靜的氛圍,非常適合喜歡安靜的人前來品嘗咖啡、閱讀書籍或辦公,更何況這間咖啡廳布置得非常溫馨,讓人有種回到家的舒適感,容易讓人放鬆下來,因此不少人一進來就深深愛上這間獨特的咖啡廳。

但這並不是寒致遠前來這間咖啡廳的真正原因。

咖啡廳叫「悠」,雖然不是很大間,卻也有一塊小小的停車場,寒致遠毫無困難的在裡面停好車便邁步走進店裡,出色的外表與那獨特的氣勢瞬間吸引店裡所有人的注意。

這幾乎是每天都會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在這裡打工的店員也從最初的震撼到現在的習以為常,當然也有不少客人是抓著時間跑來,就為了每天能見上這位帥哥一面,哪怕他們根本沒說上一句話。

但這些並不會影響到寒致遠分毫,他依舊熟門熟路的來到專屬於他的位置上,接過店員在他抵達時便沖泡好的黑咖啡,隨手拿起一旁早已備好的書籍翻閱起來。

自成一畫。

幾乎所有人都在欣賞這位俊美男人安靜的閱讀書籍、品嚐咖啡,宛如畫像的美麗畫面,一時間咖啡廳裡更加安靜了些,除了店裡放的輕柔音樂,再無二聲。

似乎過了很久,又或許只有幾分鐘,原本專注在手中書籍上的黑眸瞬間抬起看向一個地方,接著就見那雙銳利鷹眼微瞇,男人周身瞬間散發危險恐怖的氣息,這讓或正大光明或悄悄窺視他的人瞬間打了個冷顫,紛紛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寒致遠看著一名黑髮俊秀的男子溫柔地微彎腰在另一名比他矮上一顆頭的黑髮清秀男子面前說著什麼,後者甚至輕笑起來,看得出來非常愉悅,這讓他內心瞬間湧起莫名的憤怒,雙眼透著的危險又更濃厚了些。

清秀男子的名字叫董承恩,身上穿著的白衣黑褲制服襯得他的皮膚更加白皙,也更加突顯瘦小的身材,臉蛋雖清秀卻透著稚嫩,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尚未成年,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男人已經二十有六了。

他是寒致遠的愛人,也是後者追了整整六年才追到手的寶貝,可現下對方卻在自己眼前和別的男人有說有笑,這要他怎麼不憤怒?

強忍著洶湧翻騰的怒氣,寒致遠緊抿薄唇,右手不自覺緊緊握住,力道大得都隱隱留下血絲也毫無察覺,他深呼吸了口氣,拿起桌上的黑咖啡一飲而盡,口腔瞬間充斥著苦澀,宛如他現下的心情。

從他追董承恩開始就知道對方非常受歡迎,因為對方的個性注定身邊會圍繞著許許多多的人,也因此哪怕將人追到手了他仍舊沒有絲毫安全感,他總有種隨時會失去對方的恐慌感,這讓他每天不管再忙都會準時下班來對方開立的咖啡廳接對方下班。

但很顯然,這樣做也沒有比較好。

銳利的黑眸暗沉了些,從來給人高高在上,彷彿沒有任何事能難倒他的寒致遠輕嘆口氣,氣勢一瞬間竟有些頹廢。

放下書籍,他起身整了整有些皺褶的西裝外套,瞥了眼仍在和那名俊秀男子說著什麼的董承恩,轉身離開。

董承恩幾乎是在寒致遠起身的下一秒就注意到對方的動靜,他先是狐疑地看了對方一眼,發現對方竟不像往常般隨時將視線投射在自己身上,一時竟有些愕然。

直到對方的身影離開店裡,身旁的員工有些遲疑地呼喚自己,他才回過神來看向對方回以一個歉笑,將該交代的事情快速交代好後便將早已收拾好的東西隨手一拎,和員工們道別離開。

一到停車場很快就找到愛人的車,而對方正倚在車旁吞雲吐霧,一臉陰沉。

只有在心浮氣躁的時候,寒致遠才會忍不住想抽菸。

董承恩微蹙眉頭,小跑步到寒致遠身邊,輕聲詢問:「阿遠,你怎麼了?」

寒致遠低頭看著眼前一臉擔憂看著自己的愛人,微微一笑:「沒什麼。」接著拍拍對方的頭拉著對方坐上副駕駛座,邊替對方系上安全帶邊隨口問道:「今天要吃什麼?」然後又不等對方回答便關上車門上了車發動,似乎方才問題的答案並不重要般,這讓董承恩有些不安。

「回家吃。」董承恩垂下眼簾輕輕地說。

「嗯。」簡單的回答,接著沒有以往的隨意談話,路程中異常安靜。

兩人回到家裡,站在寒致遠身後的董承恩抬手抓住對方衣襬,這讓前者愣了一下。

「怎麼了?」

「阿遠,你……」董承恩垂著眼簾不敢看對方,就連語氣也帶著不易察覺的顫抖,卻還是讓寒致遠聽出來了。

「你是不是討厭我了?」似乎是豁出去了,董承恩一口氣將這句話說出來,眼淚也跟著滴落在地上,看得寒致遠心都疼了。

「沒有。」他一把將人攬進懷裡,手還不忘輕拍安撫,柔聲安慰:「我絕對不會討厭你的,我愛你。」

似乎因為這句話而有了無限勇氣,董承恩微抬頭看著男人,悶悶地問:「那你今天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

寒致遠先是沉默了好一會,直到聽到懷裡低低的啜泣聲才忍不住輕嘆口氣,鬆開環抱對方的手,右手箝住對方下巴輕輕一抬便附上自己的薄唇。

突如其來的吻一開始是粗暴的,直到咬得董承恩痛得一聲輕呼才漸漸緩和,溫柔輕吮,纏綿了好一陣子才放開。

滿足的喟嘆一聲,寒致遠才抱著被吻得無力的人兒走進客廳,自己坐在椅子上,愛人卻是放在腿上緊緊抱住不放,他將臉埋在對方的肩窩處,聞著對方身上充斥的咖啡香味,才有些小聲地說:「我吃醋了。」

「什麼?」董承恩回頭呆愣地看著旁邊的腦袋。

「我說,我吃醋了,你和別的男人太好了。」寒致遠霸道的說,「我不喜歡你跟別的人那麼要好,你是屬於我的,全身上下都是屬於我的!」

「我本來就是你的啊……」董承恩納悶的說。

「……」

愛人太遲鈍,不懂我的心情怎麼辦?

寒致遠突然覺得自己的吃醋行為根本毫無用處,頓時心塞得不得了。

「……我愛你。」寒致遠輕聲說道。

他想他其實不需要擔心有一天愛人會離開他,因為愛人實在太遲鈍了,就像他追愛人追了六年才把人追到手一樣……

他沒有安全感,但他的個性卻可以彌補這點。

──只要霸道的將人留在身邊就行了。

他如此想著,耳邊卻在這時傳來愛人的輕笑,及溫柔充滿愛意的低語。

「我也愛你。」

*****

自己打完的感想只有:(ㆆᴗㆆ)?

各位覺得呢(ㆆᴗ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