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釣人不成反被釣》

抽到的題目:年下攻X誘受X酒館

-

昏黃的燈光下,我微笑迴避一隻隻朝我伸來的手,今天我只想享受琴師的音樂,僅此而已。

調酒師終於把莫西多送上。

「謝謝。」我暗自白了一眼後抬頭對他微笑,內心怒火卻突然被點燃。

搞什麼?他竟然沒看著我?目中無人到連一句回話也沒給。

「我說謝謝。」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抬頭望了我一眼,就一眼。「不客氣。」

果然沒錯,我的雷達沒有半點反應,是個直男。

我有些訝異,一個直男會來GAY吧工作?更讓我驚訝的是,他眼神裡閃爍著少年獨有的光芒,依外表判斷頂多才二十歲。這樣的年紀來如此不安全的地方工作?

他一直低著頭,我盯著他的兩個髮旋,想像自己的手指正沿著那可愛的圓圈繞。

薄荷的香味充斥口腔,我抿了下嘴唇,感受殘留的苦味。

我打從心底討厭眼前這個人,不是因為他將我的調酒送遲了,也不是因為他的目中無人。

明明身處泥沼怎麼還能驕傲地佇立?從他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高潔傲氣令我討厭,好似只要身子稍微向前傾,就能嗅到那淡淡的、高貴的蓮香。

這樣的人,就該硬生生地折斷。

我伸出手,指節敲擊著吧檯的桌面,換了聲走到我面前的他。

「喂。」他疑惑地抬起頭,迎上我滿是笑意的目光。「你叫什麼名字啊?」

他的表情很彆扭,隔了半倘才不甘願地開口:「嚴明。」

「噗,這麼老成的名字。」我笑了出來,嚴明的表情像是在內心翻了無數個白眼。

「你成年了嗎?」

「噗。」這次笑出聲的不是我,是他。「你是第一個認為我未成年的客人。」

對於他的回答我並不意外,因為他的身材的確像是個二十多歲的人,加上安靜的個性與嚴肅的表情更是多加了幾歲。

對了!剛剛他笑了?

我盯著他尚未垂下的嘴角猛看,還好他並未注意到我的視線偏移。

「我看人一向很準。」我有些驕傲地坐直了些,對他勾起嘴角。

「不過我成年了。」

「我當然知道,路易不會要未成年的員工。」

他露出驚訝的表情:「你認識老闆?」

我以聳肩代替回答。

「原來是老闆的朋友。」

這明顯的鬆懈是怎麼回事?我瞇起眼看著他,憑著直覺開了口。

「你討厭同性戀還來這裡工作幹嘛?」

嚴明的瞳孔明顯的放大又縮小,最後卻只是淡然地開口:「薪水高、待遇好、興趣。」

對啊,調酒師,這太明顯了。

我壓下心中對他的厭惡,突然很想將他拖入深淵。

「十九歲?二十歲?二十一?」

「十九。」

我撇撇嘴,開始猶豫起是否該對他出手。

「你應該沒比我大多少吧?」

不,我三十了。一個對你來說已經是大叔的年紀。

「是啊。」

「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老闆禮拜三都不會來的。」

一個GAY出現在在GAY吧還需要什麼理由?我才不是來找你那個直男老闆。

「喝酒。」

這理由爛透了,為了喝酒來GAY吧?

音樂突然換了調,從輕快變得輕柔,我的思緒飄走了那麼一瞬,隨即又回到眼前的病毒身上。不過我想他根本不會知道自己對同性戀來說是病毒般的存在,永遠不會。

我正想開口繼續說下去,卻有人的手覆上了我的。

「嘿。」我轉過頭,看到了一張現在最不想看到的臉,「好久不見。」

見我沒有回應,來者竟然還想繼續接話,我現在完全無法抬頭去看嚴明的表情,對這個打斷我折彎直男的計畫的人,我在心中問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好幾遍。

「我跟你認識嗎?」我眨眨眼,噘起嘴,裝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樣。

這個來者笑了聲:「靜熙,你什麼時候變幽默了?」

我忍下想揍他千百拳的衝動,很是困擾的看著他。

「你一個人?那一起喝吧。」

對於該怎麼拒絕自己閨蜜介紹的對象,我想我需要回家再練練,看著他燦爛無比的笑臉我完全無語。

「誰說他一個人?」被晾在一邊許久的人開了口,視線紛紛投向他。

「我不允許自己男友跟別的男生喝酒,謝謝。」

什麼?他剛剛說了什麼?

我呆愣著完全忘了反駁解釋,只見那個沒禮貌的來者摸摸鼻子一臉不爽的離開我身側。

「你剛剛說什麼?」我瞪大眼睛看著他。

「事實。」

「你不是討厭同性戀?幹嘛還幫我?」

「我什麼時候說我討厭了?」他確確實實的白了我一眼:「而且我不是幫你,我說了那是事實。」

該死,他竟然又給我笑了一次。

「你剛剛不是承認我說的了嗎?然後什麼事實不事實的你在說什麼啦!」

「我沒承認啊。」

「你剛剛不是想釣我嗎?」他低著頭,我卻能清楚感覺到他此刻的笑容。

臉頰一陣微熱,不知道我是嚇白了臉還是羞紅了臉,瞇起眼對他狠瞪。

「我已經三十了,調戲大人也太沒意思了吧。」

他抬頭,完全不迴避我的視線,只是淡淡地開口:「沒關係,我還是能上你。」

這一次,我想我是真的羞紅了臉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