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甜點陷阱

抽到的題目:耽美攻受拉霸機:天然攻X傲嬌受X生病或受傷

--------------------------------------------------------------

緩緩的走在街上,似乎在思考什麼似的手指摩挲著下巴。

月以及千尋似乎去店裡了,去找他們好了。

沒想到因為低著頭思考的關係,被前方的人用力撞倒。

「好疼……」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布魯圖撐起身子說。

「疼……疼死了……」

「你這混蛋啊喂……」我瞇眼說道。

啪嗒……

「喂…你流鼻血了…」要報警嗎?

肯尼拍拍褲子站起。

「那個!」布魯圖握住肯尼的手說,「請你嫁給我吧!」

「哈……?」

這傢伙在說人話嗎?

「喂!放開我的手啦!」肯尼狠狠地甩開某人的鹹豬手。

「那請你答應我的請求……」

「不要!你是變態嗎!」肯尼驚恐道。

隔天,Re;vale甜點店。

「今天的肯尼先生也好美味。」幸福感。

「…………」吐血中。

「那麼……」布魯圖手撐著頭,「肯尼先生何時可以和我約會呢?」(變成常客了

「你這個混蛋……」肯尼握著掃把克制衝動的說。

「我叫布魯圖喔~」他一臉呆樣的指著自己。

此時某人已經克制不住,走過去賞他一個爆栗。

「疼…」布魯圖摀著被打的頭悲鳴。

「吃完快去上班!」

「今天放假……」布魯圖說。

「誰管你!」肯尼又賞了他一個爆栗。

開門聲…

「下午好~肯尼先生。」

「啊!遙君!」肯尼笑著打招呼。「今天也來給初介買布丁嗎?」

「嗯嗯~初介想換換口味呢~」

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布魯圖,等客人走後飄到肯尼的身後。

「歡迎下次,在度光臨。」肯尼微笑著說。

某人伸手環住肯尼的腰。

「可不可以……也對我笑一下呢?」布魯圖在肯尼的耳邊說。

「欸!?」瞪大雙眼。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近距離接觸恐懼

「肯尼先生……」持續貼近。

怒氣值⬆肯尼轉身用力踩布魯圖的腳。

「你給我去死啦!去死啦去死啦!」踩踩踩。

「您沒事吧?」在一旁的店員月問。

「月,別管他。」肯尼轉身說:「別讓我再見到你了!」

不過對於布魯圖根本不管用。

「肯尼先生,早安!」又來了。

小暑~「肯尼先生~」

立秋~「肯尼先生~」

寒冬~「肯尼先生~」

「肯尼先生,今天一起回家吧!」布魯圖詢問道。

肯尼心想:上帝,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眼神死

回家的路上。

「嗚啊!好冷!」肯尼搓著手說。

「穿太少了啦!」布魯圖低頭望著肯尼說。

「都怪天氣預報誤報!」抖抖抖。

好冷好冷

「下次在報錯就投訴好了……」

在肯尼抱怨之際,布魯圖貼心的為他披上自己的外套。

「……」

抬頭一看,對上布魯圖的眼,對方一臉寵溺的微笑著。

「就算你凍死了,我也不會……脫下來的喔!」肯尼紅著臉低頭說道。

「好的!我很抗凍的!」布魯圖無比自信的握拳。

突然覺得……其實這樣也不錯……

隔天,Melow甜點店。

「啊-----------嚏!」

「哈哈~昨天是誰說抗凍來著?」肯尼大聲譏笑道。

「肯尼先生……」消沉。

「叫我幹嘛?」正在端盤子的肯尼回頭問。

「看到肯尼先生沒事,真是太好了!」揉著鼻子傻笑。

「……」

什麼嘛……這個大笨蛋!

「啊啊啊~鼻子好癢好難受啊!」

「這……」肯尼手裡拿著藥紅著臉說:「這是感冒藥,算是外套的回禮。」

「……」感動中。

「好歹你的感冒我也有責任啦……」就一點點!

肯尼見布魯圖傻住的臉,生氣的作勢要收回,「看什麼啦!不要就算了!」

「要要要!我只是太感動了啦!」說著還開心的握住肯尼的手。

好像…有點習慣他在旁邊的感覺。

「早安!」

「早安,肯尼。」月笑著說。

「大家早安,今天也辛苦了!」肯尼同樣熱情的回應。

「總覺得…肯尼有些變了呢?」月轉頭問:「千尋,你覺得呢?」

「有嗎?」千尋停下手邊的工作不解的望著月。

「感覺…比之前溫柔了。」月欣慰的說。

還沒來嗎?都快關店了。

肯尼望著牆上的時鐘。

難得今天為了他的感冒……特地留了一塊蜂蜜蛋糕呢……

「店長?」月叫醒還在發呆的肯尼,「店長,我們該關店啦~」

「再等……算了……」肯尼頓了頓,「關門吧。」

今天……難道是他太忙了?

肯尼先生~出現在眼前的是消失了整整一星期的布魯圖。

「肯尼……肯尼……」低沉磁性的聲音不斷呼喚著自己,「我可以……抱你嗎?」

「唔…………啊!」滿頭大汗的肯尼被驚醒,「夢……嗎?」

早晨

我這是在欲求不滿嗎!

又不是思春期的小女孩!

焦躁不安的坐在床上冥想

都是那個傢伙

已經整整一星期沒出現了

害我連做夢都變奇怪了!

之後的十五天都見不到某人的肯尼病倒了。

抽痛…

什麼嘛那個渾蛋!

一聲不吭的就沒了蹤影!

就好像自己被拋棄了一樣,好討厭!

「渾蛋渾蛋混蛋渾蛋!」肯尼將自己的臉埋在雙膝上不滿的抱怨,「   布魯圖這渾蛋渾蛋混蛋渾蛋渾蛋!」

要是從一開始就是玩玩的就早說嘛!

這種突然空掉的感覺好討厭……

啊…難過了一整晚沒睡好,果然感冒了。

算了,反正請過假了,今天就睡覺吧……

叮咚……

「來了。」這個時間點是誰啊?

「你好請問找……」連人都還看不清的肯尼就這樣被人一把抱住,只聽見這些天來最想念的人的嗓音,「對不起肯尼先生!」

「欸欸欸欸!?布魯圖!?」肯尼緊張的想推開他。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不該突然失去聯絡……」

「等等,你先放開我……」推推推。

「肯尼先生……我可以吻你嗎?」布魯圖用低沉的嗓音問道。

突然吻上

肯尼愣住了。

「混…蛋……」肯尼被吻的都不能好好說話,只能斷斷續續的發出嗚咽聲,「啊………嗯…啊…」

「你給我適可而止啦!」肯尼用自己的頭猛撞開某人。

「哇啊啊~~~!」

「所以說……突然如野獸一般的撲來亂吻是為什麼啊!」眼神死(初吻喪失臉)

「欸,因為說上說接吻可以快速治療感冒……」布魯圖一邊說身旁的小花還開不停呢!

「那……你怎麼知道我生病的?」肯尼紅著臉問。

「因為早上接到月先生的電話……」布魯圖一五一十的說。

(月):布魯圖嗎?肯尼店長因為太思念你而病到了啦!

好·想·去·死·啊·

「………………」無法反駁。

「不過……我好開心,在肯尼先生的心中,我居然可以占到一席之地……」布魯圖一臉幸福的說:「能被喜歡的人思念著,好開心……」

「請和我交往吧!肯尼先生……」

什麼嘛……

何止一席之地……

我這裡原本空蕩蕩的心,早以被你侵蝕殆盡了……

「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囉~肯尼先生!」布魯圖寵溺的親了親肯尼的額頭。

「你去死啦渾蛋!」羞羞羞。

「所以說,你前段日子到哪裡了?」

「啊~事情是這樣的,因為得到肯尼先生的感冒藥後太激動了,反而加重病情,但因為有行程要走,需要立刻到英國總店,所以還來不及找肯尼先生就被羅祕書抬走了,現在是剛從英國回來,一下飛機就立馬讓人查肯尼先生的住處,然後就直奔過來了~」布魯圖一邊解釋一邊翻著包包。

「咦?總店?英國?(還有祕書?)」

「是的,肯尼先生~」

「是什麼店?」

「啊!這是給肯尼先生的,我特地請師傅特製的水晶兔子,就命名為肯小兔好了。」布魯圖微笑道。

「回答我的問題!」怒吼。

「是Re;vale的總店唷~肯尼先生也在那工作不是嗎?」

「……」呆滯。

「肯尼先生。」布魯圖伸手在肯尼眼前晃了晃。

「啊~忘了介紹我的職業了~我是Re;vale的現任社長唷!」燦笑。

「……」倒下。

「咦咦咦!肯尼先生你沒是吧?」

番外   :寵溺無限

叮鈴鈴──

早晨,鬧鍾響個不停,先是聽到哼哼一聲,然後被子裡伸出了一隻手關掉了鬧鍾。又過了幾分鍾,鬧鍾再次響起的時候,肯尼發出吭聲。

  

不魯圖關掉鬧鐘讓肯尼繼續睡,然後坐起身來,睡眼惺忪地走向洗手間。

洗漱完畢,走到隔壁的衣帽間,換上西裝,然後拿著領帶走到床邊,才坐下身去,肯尼就懵懵懂懂地睜開了眼睛。

不魯圖微微低下身去,肯尼接過他手中的領帶,微眯著眼睛幫布魯圖打領帶,經過很長時間的訓練,他就算閉著眼睛都能把領帶打好。

「好了。」

領帶打好,肯尼伸手抱住布魯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然後繼續埋頭大睡,布魯圖寵溺地摸了摸不凡的頭,並在額頭上輕輕一吻。

「小兔,我出門了」布魯圖輕聲道。

「嗯。」肯尼應聲後繼續埋頭大睡。

出門前布魯圖回頭望向臥房,心裡一陣暖流,瞬間感到一陣興高采烈,看了看錶,還是不要出門工作了,在家陪老婆比較實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快來認識認識∪・ω・∪
喜歡的親們快來看看~
2016-06-06 20: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