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一棵開花的樹

「聽說,一年九班的舒俞總是對女生冷冷的,但是愛慕者一堆呢!」「妳不覺得這樣的男孩很有吸引力嗎?大家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啊啊,真想知道他對一個女生熱情會是什麼樣子!」「是啊!那女生一定是最幸福的人!」我輕輕的揚起唇角,一股興奮與驕傲溢滿我的笑容。我是唯一一個,曾經得過他熱情的人。霎時,我的興奮也被澆熄。是的,曾經。

舒俞,在我十一個月大時出生,十一個月大的我就看過他了。模糊、沒有印象,只記得一對烏黑的雙眸。我們倆,從小就是鄰居,小時候的他總是屁顛顛的跟在我身後,不說什麼話,可是有好東西會分我吃、有玩具會借我玩,而我很喜歡逗著他玩。

「欸,舒俞!」他困惑的看向我。「你過來,我給你看一個東西哦!」我領著他走到一個小小的花叢,他好奇的探頭看向我撥開的花叢,「呀啊啊啊啊啊啊!」他大聲尖叫,伴隨著「汪汪」聲。我惡戲得逞,笑:「舒俞!你看你看!是狗狗欸!可愛的狗狗!」他嚇得亂竄,「啊啊!狗狗不要咬我!」結果回家後,我被媽媽狠狠打了一頓,即便那隻黑狗很乖、很可愛,即便最後被稍微咬到的人是我、不是舒俞。

五歲時,我們理所當然的進去同一所幼稚園。「舒俞愛戚楓!」「噁!男生愛女生,羞羞臉!」或許,是因為我們兩個都走在一起,班上的同學都愛這麼說,我也就任他們去了。但是有一天。「你們不要吵!你們很煩欸!」他忍無可忍,推了帶頭喊的小胖子一把。「英雄救美!」「幹嘛不承認啦!」大家一臉看好戲地說,我害羞的低下頭,可是耳裡卻聽見一句使我震懾的話-「我討厭戚楓!她很煩!你們也很煩!」他衝出教室。他說…他討厭我……

漸漸大了,他再也不是以前的「舒俞」了。他冷冷淡淡,對所有女生都是這樣,下課是卻是第一個吆喝男孩們出去打球的人。不再是「舒俞追著戚楓」,而是「戚楓在追舒俞」。國小一、二年級時,我們年紀尚小,還不清楚什麼是「愛」,可是我告訴自己,戚楓真的喜歡舒俞。因為,戚楓喜歡和舒俞玩、戚楓不喜歡被舒俞說討厭。還有,戚楓不喜歡別的女生和舒俞靠很近。

那段日子裡,因為美術課,女生們流行摺紙花,我和好幾個女生都自掏腰包去文具店買小小的紙,下課時不嫌麻煩的一直反覆折。紙花,事實上並不代表什麼,只是很漂亮、小女生很喜歡。直到有一天,我看見舒俞的桌上擺著一朵小紙花。「欸,」我重重地拍了一下在喝舒跑的他,「這是誰送你的?」被我嗆著的舒俞,火大地說:「誰送我跟妳有什麼關係?妳很討厭欸!」我支支吾吾:「我、我…我只是好奇問一下……」他沒有理我,逕自背著書包走出教室。我急急忙忙拿起書包追上去。隔天,班上的女生們流傳:「昨天王婷怡把自己做好的紙花送給舒俞欸!」於是,紙花多了一項功能:表白用。好一陣子,舒俞的桌上都會出現好幾朵紙花,還有很多個女生聚在他附近,我感到心中一陣難受。某一天放學的時候,我趕緊叫住舒俞:「欸!」他不甘不願的轉頭看向我,翻白眼:「不要說妳也要送我紙花。」雖然計畫被戳破,但我一點也沒有要承認的意思:「我才沒有要送你!只是要你幫我收著。」他接過我丟給他的紙花,「為什麼我要幫妳收?」「因、因為我家太多了。」他蹙眉:「那丟掉啊!」「不、不可以!」我的聲音有一點高,趕快補充:「我做很久了欸!怎麼可以就這樣丟掉?!」雖然無奈,他還是收下了。之後,他家堆了很多我做的紙花。之後,他把那些紙花都丟了。之後,我知道這件事情,心裡很難過。

國、高中時期,他的「傲嬌」更明顯,至少,在我眼裡這是傲嬌,畢竟之前的他多蠢的樣子我都看過了。在校園裡,他的愛慕者更多了,風靡了整個校園,為了看他一眼而特地繞到他班上的女孩多的是。他冷酷的偽個性,正合了她們對壞男人的憧憬,大家想盡辦法追到他。他,依舊對女孩們冷淡無情。女孩們,依舊對他懷抱過份的幻想。我,依舊對「自己」的舒俞抱持著愛慕之情。「戚楓,妳要我說幾次?不要、再、跟著我!」他吼。每天早上上學、下課時間、放學時間,他在哪我就去哪,十足「宣示主權」的意味。他,哪裡會懂?但是我沒關係,我那青春、單純美好的腦裡,覺得他兇我等於他會和我說話等於我和其他女孩不同。我喜孜孜的回:「我能怎麼辦呢?我跟你住在差不多的地方啊!你奈我何?」舒俞額上的青筋微爆,「戚阿姨說妳幾點要回到家?」哦哦哦!他關心我了!「五點半!」「嗯好,我知道了。」他燦爛一笑。從此之後,我上學遇不到他、放學也遇不到他,甚至下課也遇不到他。而我,心慌。

大學時,我努力從舒阿姨那裡得到情報,努力苦讀,和舒俞考上同一所大學、同一門科系,又有相處的機會了!系上第一次聯誼中,我盛裝打扮,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讓自己看起來很有氣質。經過好友的訓練,我有十足的信心,保證自己一定會合舒俞得味口。但是誰知道,原來那天系上聯誼他沒參加;誰知道,原來那天他和一個學姐出去……問我怎麼知道的?因為我被某個男同學載的路上我看見他和那個學姐走在路上,學姐穿著他最愛的棒球外套…那是一件我只能看沒有機會套上的外套。猶記,那天晚上很冷,在摩托車上我被風吹的很冷,冷到心都在顫抖。被我抽到鑰匙的那個男同學那天很衰,因為他要在他家負責安撫發酒瘋、哭到妝花了的我,那天我不但沒有釣到舒俞的心,甚至心被他勾的很疼。

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我還有機會。就算舒俞討厭我、就算舒俞躲著我、就算舒俞有女朋友,我都還有機會。因為,討厭我可以再喜歡、躲著我可以再出現、有女朋友可以再喜歡上別人。直到,「小楓阿,禮拜天早上有沒有空呢?」某天我下班回到家裡,看到舒阿姨難得的來我家拜訪。「我看看…沒事啊,怎麼了?」我遞給她一杯茶。「來參加舒俞的婚禮吧。」

「舒俞的婚禮」。

我忘記那天我怎麼答應舒阿姨、忘記那天我怎麼露出不屬於自己的笑容、忘記那天我怎麼和舒阿姨閒話家常、忘記那天我怎麼送走舒阿姨、忘記那天我怎麼打理自己。我只記得,我躺在床上,心彷彿被抽乾一般,滋養心靈的水由雙眼湯湯流出。我終究有我的驕傲,我知道,結婚了,永遠都沒有機會。

或許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騙自己被討厭還是有機會、騙自己他躲我還是有機會、騙自己他有女朋友我還是有機會。我想我一直都明白,我始終沒有機會。

舒俞的婚禮上,我宛如一句軀殼,已死去的軀殼,和其他人一樣,聽主持人說話、看兩人宣誓、看兩人套上戒指、看兩人相吻、為兩人拍手、為兩人喝采。婚禮結束後,舒俞來找我。他說:「謝謝妳,從小到大陪著我。對不起我一直沒好好對待妳……」我強顏歡笑:「沒關係,我只遺憾終究沒有得到你的心。」「對不起……」「啊!還記得高中的時候,老師叫我們找一首詩嗎?」我問他。「什…麼詩?」他的神情複雜,是的,他知道。我輕輕道出: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畫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辦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蓉   一棵開花的樹

我紅著眼眶,他也是。如果真的有來生,我想,我終究願意同詩中的主角一樣,在佛前求著,再一次遇見他、再一次傾訴我的愛給他聽。就算,下一次、下下次的結局,都像上次、這次一樣,我們永遠無法相愛、我永遠只能追在他身後,我也願意再許下這個願。「妳,不後悔嗎?」他問。「不後悔,永遠。因為…就是這麼的愛你啊!」會不會,我永遠不會有得到他的好結局呢?會不會,永遠都像那棵充滿盼望的樹只能得到他的無視?會不會,我只能落下凋零的心?「希望...妳能遇到對的人。」他輕喃。「我想...我已經遇到了。」凋零的心,化作淚水劃過臉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這不是假的!我真的哭了啊
真的太悲哀了!!再回想一次依舊會覺得女主的悲傷
因為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我寧願自欺欺人騙自己還有機會
2017-08-13 11: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不起,相隔一年才看到TTTTT
謝謝茶茶~沒想到我有辦法讓你哭了,真是莫大的光榮
這種事情我相信不會是小說才會有的情節,現實中一定有人也在承受這種苦戀
然後又默默悲傷了起來qwq
2018-07-01 00:04回覆
喔!
就想怎麼那麼眼熟,原來,,,那是我上學期國文課本第一課課文~
2017-03-17 20: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都過了一年才看到,超級對不起ㄚ
重溫課本的美(X
但有的時候課本真的給人很多啟發~~


2018-07-01 00:02回覆
封殺!!!!!!!
封殺舒俞!!不喜歡你!!!!!!
我很喜歡席慕蓉的這首詩,忘了在哪本小說看到,但覺得這篇的感情很貼切。
可憐了女主的一翻心意...
希望未來不要遇到這種虧待自己的人。
2016-05-17 15: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是個壞男人XD
以女主的角度來說啦~



這首詩嘛,我第一次看到是在Misa的總會有一天
不過在寫這篇文會用這個是因為我剛好前幾天在寫國語時看到XD
覺得意境很美!
遇到這種人真的....很難過....


2016-05-17 19:09回覆
封殺!!!!!!!
封殺舒俞!!不喜歡你!!!!!!
我很喜歡席慕蓉的這首詩,忘了在哪本小說看到,但覺得這篇的感情很貼切。
可憐了女主的一翻心意...
希望未來不要遇到這種虧待自己的人。
2016-05-17 15: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