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我們沒有說再見

      ──願時間停留在最美好的,我們。

      沙沙──

      沙沙──

      碳粉摩擦紙張的細碎聲音,規律且快速,一字一劃的傳進我的耳裡。

      位於七樓的公寓外,傳來一聲劃破天際的飛機引擎聲,對我絲毫沒有半分影響,我依舊埋頭,持著筆,思緒未曾間斷,寫著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圓胖整齊像是小孩子的字跡,就如同許昕常說什麼人寫怎麼樣的字,個性樂天正向,卻帶著讓人憂心的傻氣。

      夏季的悶熱沒有使我心煩氣燥,我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從手機的黑屏,瞥見自己嘴角旁的小小梨渦正亮燦燦的綻放。

      兩小時過後,我停下筆,兩手捻起信紙的兩角攤開,透著陽光,密密麻麻的文字在刺眼的亮光下顯得模糊不清。

      我滿意地點了點頭,小心的將信紙折好放進信封,黏上封口,貼上郵票,一如往常拿到樓下的郵局,投進紅色郵筒。

      我站在郵筒前雙手交握,「希望信能順利送到你手裡。」每一次我都會祈禱,祈禱遠方的男孩能收到我的訊息,能過得很好、很好。

      我們的聯繫是如此的薄弱,一大片海洋的距離,兩人隨時都會失去彼此的消息,帶著這樣的不安,我們也默默傳信了一年。

      誰也沒忘記誰。

      一天,放學回家,警衛交給她一箱包裹,「現在網購這麼厲害唷?荷蘭的東西也可以寄來?改天也教教阿伯,我好喜歡荷蘭的鬱金香……」

      我笑笑,不多作回應,簽了名就趕緊上樓。

      進了房間,我迫不及待的拆開包裹,以往的他只有寄信,不知道這次寄了什麼過來。

      打開盒子,映入眼簾的是兩本英文單字本、一張小卡片和那封信。

      我忽然想起,前陣子在信裡提起自己要考英文檢定,但什麼書都沒看,耍廢了好一陣子,都提不起勁。

      「沒想到他記得了。」打開卡片,娟秀端正的像是書法的字跡,還是老樣子。

      『快畢業了,整理宿舍時發現這本書,反正我用不到也是要丟,不如送給妳吧,考試加油!』

      闔起卡片,我打從心底會心一笑。接著,打開信件。

      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跡,佔滿了白色信紙,有時候我挺佩服我們兩個怎麼有這麼多的耐心寫那麼多字,說那麼多話,卻從不嫌煩。

      分享生活大小事,難過的事、生氣的事,甚至是那些從未和別人提起的事。

      在素未謀面的他面前,說起來總是不扭捏、不害躁,總覺得是他就沒關係,即使是祕密,如果是他,一定能替我守護好。

      只不過,有一件事我從未和男孩說起,並不是認為他無法保密,而是……

      我怕。

      我想知道的事,得到的答案會令我,失望。

      於是,我不說也不敢說。

      我知道他曾有個很愛很愛的前女友,雖然他總說不在意,事情都過了,他看開了也不覺得有什麼過不去。

      字裡行間總是充滿著玩笑和幽默,也從不避諱談這些事,其實看在我眼裡,還是覺得難過。

      其實我從以前就不能理解,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最後還是要分開?

      許昕是這樣。

      而男孩,也是這樣。

      為什麼?

      「因為……無法回到以前啦。」許昕如此回答,「所以就算還喜歡又怎樣?感覺已經不像從前,結論就是我們都變了。」

      但對我而言,結論是:不懂,我還是不懂!

      兩個人明明就喜歡著對方,為什麼變了?不是還喜歡嗎?

      真的很奇怪,很奇怪。

      人為什麼要這麼複雜,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如果因為這麼一點點的猶豫讓兩人形同陌路,對我來說真的好可惜。

      所以我很肯定我不討厭男孩,喜歡和他傳信,喜歡聽他說些白痴的趣事……

      喜歡他這個人。

      嗯,對,喜歡。

      但我的「喜歡」是屬於一種很……微妙的感覺,既不是愛更不是討厭……。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許昕猜。

      「唔,我覺得不是吧,就是一種說不上來的關係……算是欣賞嗎?」我皺眉,「他很厲害,懂得好多我不會的東西,甚至會讓我覺得……」我們不適合。

      「真複雜。」許昕咕噥。

      「信中和現實總是有差,或許他不是我想得那樣,也或許我不是他想得那樣。」

      許昕聳肩,「不然約他出來怎麼樣?他不是要回國了?」

      我瞪大眼,「瘋了嗎?我才不要!」

      許昕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見一面不就所有問題都解決了,有機會就繼續啊,真的不行就再見不聯絡囉。」

      「……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我不想破壞。」用手指纏著髮尾,我弱弱的應道。

      「我沒意見,妳高興就好。」許昕給我最後忠告,「如果一開始沒打算認真,就別陷太深,尤其像妳這種沒談過戀愛,經驗值零的人,最後割捨的時候一定是最放不下的那個。」

      我打了陣哆嗦,打了許昕一下。「妳不要說這些可怕的話啦!我們就是筆友而已,何況妳說得我也都知道。」

      許昕努嘴,「最好是知道。」

────

      回信之前,我習慣重複看信的內容,甚至是翻出以前的信,重頭再看一次。

      這天,我一如往常的翻著前陣子的信件,視線忽然停留在寫著前女友的那封信。

      他說,她是他唯一追過的女孩,中間因為一些誤會使得兩人分開,雖然誤會說開了,但最終還是分開了。

      沒有為什麼,就是變了,他們都不再是以前的他們,不再互相了解,不再適合。

      『一起經歷了這麼多事,怎麼會不了解?』

      藍色的筆跡微微滲透過白紙,我下意識的用手指,輕拂那段文字,我忽然好奇他究竟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寫下這段話。

      仔細想一想,我從來沒有主動問過他心裡是什麼感受,只問事情的前因後果,而他最擅長的就是把一件嚴肅的事,說得稀鬆平常,以至於我的安慰也順勢成了順便和玩笑。

      腦中忽然有一股衝動,我打開手機,點開Facebook的頁面,在搜尋框內輸入何又黔三個字,其實當我打出第一個字,第一個搜尋結果就是他的名字。

      他曾給過我他的Facebook,而我也早就搜尋過他的頁面無數次,只是一直沒有勇氣按下好友邀請。

      總覺得如果按下了,我們之間是不是就有什麼地方改變了,而這改變到底是好是壞,我不知道。

      手指停留在好友邀請上,我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終於下定決心按下去,倏然,手機鈴聲響了,螢幕切換到許昕的來電畫面。

      繃緊的神經忽然鬆了,不得不說有種慶幸的感覺。

      「喂?」

      「妳上系網查看錄取名單了沒有?」

      「什麼名單?」

      「吼!我就知道妳一定又忘記。」許昕嘆氣,「海外實習錄取名單啊,妳之前不是有報名,今天是名單揭曉日啊!」

      經許昕提醒,我啊了一聲!

      「白痴,我幫妳查了啦!」

      我吞了吞口水,「……結果怎麼樣?」

      「唔……」

      「怎樣?上了嗎?」

      「……呃唔……」

      「許昕!」

      「好啦,很沒耐性欸!這樣妳暑假出國實習會不會丟我們系的臉?」

      「面對客人我可以很有耐心,但是妳……」

      「我怎樣?」

      我頓了頓,默默重複許昕上一句的話,「妳剛剛的意思是說……我、我上了嗎?」

      「嗯哼。」許昕尾音微揚,「不相信嗎?沒關係,我也不信妳上了!哇啊老天──!妳真的上了啊啊啊啊──」

      我愣了一會兒,下一秒,我們倆便抱著很亢奮的尖叫了一整晚。

      回信的時候,我立馬把這件事寫進給何又黔的信上,花費了幾個小時,我將信紙折好放進信封袋,將它寄出。

      和平常一樣,禮拜五只要一回家,警衛伯伯就會拿信給我,然後一定會再說一次他喜歡荷蘭的鬱金香。

      只是現在……一個禮拜過去了。

      嗯,他可能是在忙吧,因為要畢業了。

      兩個禮拜過去了。

      可能……還是有什麼事吧。

      第三個禮拜默默的也到了。

      大概……真的沒有時間寫信吧?

      等到第四個禮拜,我忽然發覺就算我們傳了十封、二十封,甚至是一百多封的信,我們依然只是彼此生命中的過路人。

      我不了解他,我甚至連他的樣貌都只能透過照片描繪。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不回我信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焦急的在找他?

      不知道。

      我對他一無所知,文字確實是個美麗的記號,但也顯現著我們的不熟悉,我們甚至連說過話都沒有。

      而他究竟是基於什麼的心情回我寫給他的信?

      我,不知道。

────

      「奇怪,好久沒聽妳說起荷蘭那個留學生?你們還在寫信嗎?」許昕喝了一口奶茶,笑得幾分曖昧,「傳這麼久了,可以在一起了吧。」

      我笑而不語,發愣的看著天空。

      「欸!不過啊,你們怎麼有那麼多話好聊啊?我每天跟我暗戀的男生說早,他就回我嗯一個字耶。靠!我就這樣結束了我掙扎半小時才決定密他的時間。」許昕翻了白眼,低聲罵他混蛋。

      望著天空,我無心的給他建議,「不然妳試試看都不密他,搞不好哪天他就會自己來密妳了。」

      「有用嗎?萬一他真的再也不理我怎麼辦?」

      收回落在遠處的目光,我聳肩,「表示他其實也沒有妳喜歡他這麼喜歡妳,那有什麼好留戀的,不是嗎?」

      許昕讚嘆道,「哇啊──難得說出這麼霸氣的話。果然要去國外實習的,氣質就是不一樣。」

      「我也是花了很久才明白。」

      我說得很小聲,許昕大概也沒聽見。

      「是說,妳明天幾點的飛機?我去送妳。」

      「中午十二點。」

      「妳要離開臺灣兩個月耶,好好照顧自己,我會想妳的。」許昕噁心巴拉的勾住我的肩膀。

      「少來了,可不要我一回來妳就是兩個孩子的媽了。」我揶揄她幾句。

      許昕靠在我肩上的頭一抬,認真道:「可是我的夢想是生三胞胎耶。」

      「……」

      我並沒有讓太多人知道我要去英國實習的事,所以送機的人只有許昕和幾位大學比較要好的朋友、教授,以及家人。

      沒有什麼感傷畫面,畢竟也不是不回來,所以我早早就趕他們回去,畢竟今天是假日,太晚回去塞車就不好了。

      登機前的等待時間,我百般無聊的滑起手機。我點開好久沒登入的Facebook,上次登出後,雖然中途好幾次想重新登入,但忘記密碼了,也懶的重新申請,於是就一直讓畫面停留在輸入信箱的狀態。

      想著離登機時間還有一小時,為了打發時間,我重新申請了密碼。

      登入。

      不意外有上百則通知,畢竟我已經登出快一年了,至於是從什麼時候……

      「唉,好端端的怎麼又想起那個人呢?」我自嘲道。

      搖搖頭,我看了一眼通知旁的收件匣訊息,上頭的紅色數字顯示七十六,原來Facebook也會有廣告垃圾訊息。

      我疑惑的點開訊息,畫面出來了,看著傳訊人的名字我怔愣了好久。

      何又黔。

      「欸欸!對不起啦!前陣子因為家裡有點事匆匆就回臺灣了。」

      「妳寄去荷蘭的信,我可能收不到了。」

      「妳不要因為這樣生氣哦,我給妳我在臺灣的家的地址……」

      ……

      ……

      ……

      「妳是不是都不讀FB的啊?」

      「妳這人真的很誇張耶,就連我不回信也不會找我一下,好歹我們也傳信了一年了,不夠朋友!」

      「好啦,妳快點回我,我就不生氣了。」

      「實習公司的客戶真的很難搞,以為砸錢就是老大,是啦,真的是!」

      「我的老闆上班就是把我當作超人在用,下班就是把我當作狗在使喚,動不動就叫我去接他兒子。」

      「我覺得我這就是現世報,我爸以前也常常叫他的員工來接我放學,陪我玩。」

      ……

      ……

      ……

      「突然好懷念荷蘭的冬天,躲在被窩裡打報告的日子,累了就睡,醒來就繼續掰。」

      「冬天來了,在荷蘭待久只能不斷把自己當作羊在養,天天吃些蔬菜沙拉,現在終於能吃熱騰騰的燒仙草,妳最近應該吃了滿滿妳最喜歡的芋圓吧。」

      ……

      ……

      ……

      「不是說要去荷蘭自助旅行?我都回國了,妳還沒出發。」

      「我明年二月要去申請美國的研究所,祝我好運!」

      「我發現啊……一個人講話真的好累。」

      「妳在幹麻呢?」

      「妳的期中考快到了吧,別老是熬夜,事情總愛拖到最後一刻,對身體不好啊。」

      ……

      ……

      ……

      「我才發現,除了妳的租屋地址,我什麼也沒留。」

      「我寄了信過去,可是被退回了。妳換租屋了吧?」

      「妳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因為我超過我們約好的時間,一個月。」

      「抱歉,雖然知道妳也不會回我。」

      「但我好像已經習慣和妳說我每天的心情、在做什麼……」

      「為了研究所,泡在圖書館好幾個月,常常讀到一半,想起妳問我的話,……我的前女友。」

      「唉……我怎麼會到現在都還放不下她。」

      「都是妳害的……要不是妳三不五時就提她一下,總說我們很可惜,明明還喜歡著,究竟為什麼放手?」

      「其實我也不知道,大概知道我們不會長久吧,與其當下死活拖著,倒不如斷乾淨還比較輕鬆。」

      「我……太害怕距離了。」

      「哈哈哈……我怎麼那麼白痴啊,居然對著一個視窗自言自語了一年了,研究所真的讓我壓力太大了。」

      ……

      ……

      ……

      「嗨,我想把這個好消息第一個告訴妳──我考上美國的研究所了!」

      「我以為當我回到我們在的同個城市,我們的距離會靠近一些,沒想到卻比我想像中更遠……」

      「這將是我最後一條訊息,謝謝妳陪我分享那些時光,還有一件事,我一直考慮要不要跟妳說,本來打算隱瞞,但後來想了想,除了妳以外,我不想和別人分享這件事……」

      「我喜歡妳。」

      我看著白晃晃的螢幕,有些模糊,眼角有些發痠,反覆看著訊息。

      我焦急的想要一一回覆,我不是故意的……,我找過你,但除了你的地址我一無所知,我想過加你Facebook好友,但、但……

      我提不起勇氣,我怕是我自作多情,所以狠下心丟棄有關於你的一切。

      點下對話框,我想打點什麼,想要參與,卻不知道從何開始說起……。

      無助感像是一片濃厚的烏雲,在我心底下起一場大雨。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是不是又再次錯過了?

      現在的每分每秒都讓我覺得我們似乎離的愈來愈遠了。

      我想挽救,換來的卻是更多氾濫的眼淚,沾濕了螢幕,暈染了字跡,我掩嘴,最終哭得泣不成聲。

      「搭乘飛往倫敦班機的旅客,本班機將在十五分鐘後起飛,請尚未登機的旅客,加快腳步。」

      偌大的機場大廳,廣播一次又一次的響起,我抹乾臉頰的眼淚,背起背包,朝著人群隊伍走去。

      「我還是很喜歡他,但已經少了在一起的衝動,光是看著對方幸福就夠了。」

      「有時候錯過就是錯過了。」

      許昕,我好像有點懂了。

      「我喜歡你。」

      緩緩打上這幾個字,我將手機關機,走入人群。

      何又黔,已讀。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我今天才看到你的留言然後現在才發現原來是我先來你家玩了(到底在說什麼啊(揍
默默覺得我是不是其實只是被又黔這名字煞到ˊˇˋ總覺得姓何的男生名字都好對我胃口(#
是說我現在才想起來留言還沒回(欸),等我用電腦再認真回我好了之我一定要說我其實也比較喜歡夜><

然後這篇我一定要腦補他們在一起(硬要)
(不然寫出來也感覺很好玩(欸
其實我被這篇煞到的最大原因是最後一句,一直有種,就算我想腦補以後,但是這個故事,感覺停在這裡真的有種,怎麼說,就是該在這裡的感覺吧哈哈。

之前看過你別的故事的廣告,卻在留言的時候沒發現ˊˇˋ還是今天再來才察覺(抹臉)
我是個廢話的讀者,也許以後又會出現了哈哈ˊˇˋ都是何先生煞到我的關係(一種硬要

廢話這麼多真是不好意思,打錯字也請見諒ˊˋ
2016-06-03 23: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每次看到爆長的留言  除了很爽沒有別的了(喂) 
所以不要覺得不好意思啦 我超喜歡跟別人深聊劇情

咦為什麼 我倒覺得特別的姓氏比較會吸引大家
「何」感覺很一般 
該不會是凌雨的心上人吧(?)

何又黔這個名字 我也忘記怎麼誕生 好像是叫別人給我幾個名字
我再自己拼湊吧
其實我滿喜歡取名字的欸哈哈 很有成就感XD

真的超心疼金月夜 我覺得他是這本書裡最該幸福的人
他跟蘇佑慧在一起那段時間 我記得他說了一句(有點忘了)
「如果愛情是場戰役,我早就輸給妳了……」類似啦
看到這句 就決定是金月夜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不過現實中他們還只是朋友
如果有後續 咱們再來開一篇吧

有時候我也會喜歡故事是開放式結局 
說得太明白 就少了一點什麼(你懂得XD)

真是感謝何又黔給我帶來一位小讀者 
2016-06-05 00:33回覆

喜歡這篇:)
怎麼說,雖然看起來是不會在一起,但是想著最後一句的那個已讀,我卻又覺得也許他們會再重新有了聯繫?

或也許,他們其實還來得及?
謹以這短短的留言表達我對它的喜歡:)
話說好想代替女主把男主抱走哎ˊˇˋ
2016-05-30 22: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凌雨

其實這篇在寫什麼我自己都看不太懂哈哈哈
但我想表達大概就是凌雨說的

或許這是一個重新開始
也或許就永遠是已讀 
不管結果怎麼樣 至少他們曾經很好很好 
至於最後兩人會怎麼發展……

下集待續(喂)


哈哈是說我們的男主沒有一次出現阿 
只有信件和訊息而已哈哈哈 煞到凌雨簡直算他小子好運
2016-06-01 00: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