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桃花一生尽戎马(真三国无双7帝国的争霸模式剧情文)

用文艺的方式码一下用图1中间这位和他右边的妹子通争霸模式的经历

是照着我那篇连载的男主“黎渊”和女主“弥月”捏的脸。本来打算是直接照着文中剧情发展,结果帝国的随机剧情把我虐的不要不要的。

——那个九命的猫妖追随了他三生三世。

不知谁年秦淮河畔的瑞雪,满落出整个建邺的繁华。年青的城主黎渊骑着高头大马,身旁伴着他同样面容如玉的将领,顶着子民的膜拜缓步巡街。

化为人形的她也隐藏在人群中,和所有好奇的猫儿一般探头探脑。不经意间,目光的碰擦,竟把俩人都呆住了。

回城后,他立刻命手下打探那女孩儿姓甚名谁,岂料满城百姓,竟从未见过此人,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终于,城外的小山野中,他们见了面。

“知道吗,我们都曾是猫。”那女孩儿狡黠地一笑,“你叫弥华,而我叫弥月。”

她说,他之所以自幼白头,正因为他的前世是一只黑尾白身的猫妖,俗名雪里拖枪,而她则是一只四蹄雪白的黑猫,名为乌云盖雪。

这鬼话说给他人听,恐怕只觉这丫头早已疯傻。然依然留有前世记忆的他,明白这姑娘便是自己从记事起便在梦中见过的那捧朱颜。不顾他人劝阻地,城主热心地追求着这份前世姻缘,甚至有些荒废政事。

不过,对他而言,和这女子白头偕老,或许比什么都重要。

然这乱世中又岂能容得下俩人偏安一隅。烽火四起的那年至冬,他一见钟情的爱妻,在诞下一名并未继承母亲端丽姿容的长子后,陨殁于邻邦的侵略,连一抹灰都没给他留下。

兵临城下。撕心裂肺万念俱灰的城主一把火烧尽了他的一切。河上冲天的两缕硝烟,一黑一白,宛若冤魂无法唱出的哀歌。

第二世。

又是一年繁花似锦。她和他,如期相逢在那条青石街上。

彼时他已是打下大半江山的帝王,而她依然还是那无人知其名的山野精怪。

好在求贤若渴的君主并没有阻止这无名无分的小丫头请求加入自己麾下,作为一名女官参与事务。

然,一切功成名就的他,独独忘了曾经那份孽缘。在他眼里,她和那些乱世中源源不断的投降者没有什么两样,最多有些顽皮和爱献殷勤罢了。他堂堂一届君王,不乏的便是后宫佳丽。若是俘虏了敌方的将士,还会特意留下漂亮又厉害的女将。

江河一统之际,他率领所有的部下登楼庆贺,唯有她在暗处垂下落寞的泪光。

第三世。

秦淮两岸花,一河胭脂泪。倒流的时光如同洪水般洗净了这清平盛世厚厚的铅华,如同剥落这名城主某一世落魄而凄美的痴情。

那女子,不言语。只是依旧在人群阑珊中望尽他衣衫锦绣,高头大马,只是依旧以一名仰慕者的身份,两袖空空拜入他门下。只不过,这一世,君是君,臣是臣。

不论她如何卖力,始终一碗水端平的他,赏赐的也唯有淡淡的“不错”二字。

她倒也,平静得宛若死水无澜。

沉默寡言的他,不知何时竟在意起了这同样默默无闻的姑娘。除却统帅与军师这两名女中豪杰赞口不绝她盖世的勇猛,他的部下多半对她毫无好感可言。

他依旧相信两名重臣的判断。决计派遣那名为“弥月”的平凡女子一些更为繁重的征战任务。

翌日突袭,他被敌军包围,眼看命不久矣,万军从中竟赫然晴光乍迸,是那姑娘挥舞着刀刃前来救驾。双刃落处,人头宛如割草般滚落。她自己不顾浑身的伤势,跳上高台擒住敌军统帅,就此立了大功。

就是那一日,他升了她为副将,常侍于身侧。身为君王却常常身先士卒鼓舞士气的他,自然也是希望有这样一名值得信赖的属下共同并肩作战。她也鞍前马后,几乎所有的战场都响彻她奋勇杀敌的呼喝。

向来疏于人情的他,并不擅长出访外交。于是那姑娘便独自孤身前往别国谈判,与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个势力说和,换来了至少半年的高枕无忧,甚至还与一名女领主长期结谊。此刻他才意识到,她的能耐恐怕远不止此。

一个难得清闲的午后,他以商讨国事的名号将她约出。温暖的南风熏醉了十里桃花,漫天凋零的落红,痴痴缠缠,迷离了她幽瞳深处,多年未曾荡漾的秋波。

听得身后女子起伏微妙的呼吸声,有些踌躇的君主蓦然驻足,唯有背影那一头华发拂乱了谁人的心池。

她所听见的,是她等了足足三世的“我想要与你一同走下去”和“一直在一起”。

那一刻,无尽决堤的情感淹没了她,表露在容颜上的,却只是一个淡淡的惊讶。

连君王也未曾料到的,印象中一直矜持沉默的女子,竟然当下便同意了这份连他自己看来都略显青涩稚嫩的表白。

俩人都迫不及待地,下月便准时举行了婚礼。花车上的她,笑靥如花。仿佛真的找到了一辈子的归宿。

然而,这两句话也并非未曾听过。这场婚礼也并非未曾举行过。

随之而来的,是绽放在血色天空中的死亡罢了。

连洞房花烛夜都与曾经某个时空中的那晚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他的温柔他的冷漠,这一世,她都尝遍了。

得知怀有身孕后,她的脾气越发暴躁,甚至身怀六甲都拼命地想去战场上杀敌。早已位居太守的她,在夫君领地的东头有一处封地。受封的当天,她便率了最亲信的几名女将,一举端了边陲两处小国。谁都无法理解她浓烈弥漫的仇恨缘自何处。

拥有实权的她,越发穷兵黩武,仿佛疯了般拼命帮夫家扩张版图,早朝时分,不管谁提出侵略的议案,她都绝不反驳。几乎巴不得每个月都战火连天,怒得人民怨声载道。这君主原本性格懒散,一场硝烟留下的战俘,甚至包括一些领主,他多半也是随意放了,她却追杀到天涯海角。甚至有传闻,她在扣留能人志士,打算起兵造反。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卧房里传来婴儿清脆的啼哭。“恭喜君主,夫人生了个女娃儿。”

还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浑身无力的她,顿觉晴天霹雳。她废了自己千年修为,只求上天赐她不再如三世前枉死,能好好走完那场薄命的两情相悦,能看着他有一份家国天下。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如她所安排那般循矩,为何唯有这里出了岔子。没能诞下长子的她,还怎么保住这来之不易的地位。

她想起了最早与她交好的那名小卒。那是一个温柔而腼腆的邻家少年。早年身无分文的她,经常厚着脸皮求他分给自己一些守护粮仓、殴打野狼之类的碎催,她那一身功夫也是在这些摸爬滚打中练就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卒虽依然是小卒,却是除却义结金兰的统帅和军师外,她唯一敢打开心扉的友人。

深夜汹涌的思绪宛如窗外呼呼的冷风般撞击着夫人的心扉。如果她和君主一样忘记了前世呢?她还会这么执着地缠着君主不放吗?天呐……要知道这一世她与他“巧逢”时满打满算也才十六七岁,正是该和闺蜜绣帕斗草的豆蔻年华,正该有个白面书生每天给她写些“相思如水”的酸腐诗词,却那么早、那么早随他出生入死、成婚立业,生产时还差点走了一遭鬼门关。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就得开始相夫教子了。

她甚至在想,当初若不化为人形偷溜去闹市围观,恐怕如今自己依然是那山野间的妖灵,自由而无拘。

终究念的也不过是他一世温存,却因此赔上了三生。

好在女儿生得伶俐可爱,有着母亲妩媚的容颜和父亲清隽的五官,喜得父亲恨不得捧在掌心每日供着当公主。倒是夫人自小把她当男孩儿养,母女二人共赴沙场骁勇杀敌,邦外无不闻风丧胆。

看着身材高挑的女儿在军营中年复一年出落得亭亭玉立,训练场上总是回荡着她爽朗的笑声,做母亲的仿佛在看着另一个自己长大成人。也是那年桃花流水,女儿眼里却依然没有心仪的小伙子,每日还是舞刀弄枪,不亦乐乎。

对此她暗暗发誓,哪怕只是为了还女儿一个安宁的青春年华,她也要把这天下攥在手心。

她夫君的版图扩张得越发嚣张之际,自是引起周边势力的不满,原本与之交好的几名领主也纷纷开始联手进犯——尽管之前他们还在互相争斗。谁知道当初一名小小的地方君主是怎么成长到如斯境界的?

彪悍泼辣的女太守依旧是披挂上阵,酣战之际,远远竟传来女儿负伤的吃痛声。她顿时顾不上失守的炮台,冲进敌群把遍体鳞伤的女儿背出来……

那几乎是她一生征战中唯一的惨败。丢了城池,也丢了名声。

从往后她再也不愿看着骨肉经历危难。她累了,真的累了。年复一年的拉锯战令她看不到天下一统的曙光。这么多年来,她信不过任何人,不管是交好结盟还是上场杀敌,她都处处亲力而为。连自己最爱的君王都早已遗忘了前生前世的山盟海誓,她还有什么可以信赖的。

不知觉,夫君那里却传来即将胜利的好消息——只剩下最后一名女领主要解决了。待年底盟约到期,便举军占领。

听闻此刻,始终支持他出征的夫人却百味杂陈。那位女领主原是一介歌姬,却在乱世中苦苦支撑,待部下也从来温柔如水。女太守早年间,刚开始自任使节时,曾私携了一千旦物资作为赠礼,遭到对方婉拒。此后第二年,那时正是她和她的主君最困难的时节,已实在拿不出像样交礼的她不得不空手向女领主求和,却被很自然地答应了。和锱铢必较的诸位领主比起来,这勾栏瓦肆出身的弱小女子,反比任何“大官”都自尊和友善。

出于一些难以明说的芥蒂,女太守并不敢与那女领主交往得太过密切。但寥寥对话间两位巾帼甚有惺惺相惜之态。然对方问出的一句话,却始终令她不敢回答——

“你为什么不自立门户呢?”

“某一世的话……可能会吧。”黑夜中,是她独自的低语。一滴泪,不争气地打湿画着桃花妆的脸颊,重重砸在指间的行军图上。

原本只是想安静地陪伴在他身边,看他策马奔腾,衣袂如雪。任他红烛暖帐,耳鬓厮磨。

被他暖了一生又冷了一世,如今他对自己是冷是暖,早就说不清了。殿堂高台上,他还是他的君王,她仍是她的太守。君是君,臣是臣,莫在世人面前,有得半分逾越。

倒是这一生慢慢认识了许多战友,包括自己的女儿。就连白发苍苍的军营老将,也常常对她这一身武艺刮目相看。

当初只是想找个依靠,如今却发现,自己成了所有人的依靠。

恐怕纵使这一生走完,她也舍不得在转世后忘记他们了。

宵小女流,一生戎马。桃花何处,堰塞狂沙。

于是这是我第一次正式通关后玩出来的大致剧情。里面一些配图其实和实际情况不太相符,因为当时第一遍全是手机拍的……这些是我后来用CG事典重新截图的。

总之意会啦。

后来为了达成所有即时演算动画条件又重新开档用君主模式,选之前的汉子玩了一遍,结果又被虐了一遍……

黎渊(第四世)

流浪军苍屠雳因为慕名加入他麾下。黎渊退位给他,之后自己成为流浪军,广交朋友,在人群中获得了很多好名声。在此期间苍屠雳这个年青的君主丢掉了很多城池。

于是他发动兵变把苍屠雳干掉了。苍屠雳至死都没明白这是为什么。

上任后他处决了所有苍屠雳的部下,用暴政统一了江河。

黎渊(第五世)

作为君主整日寻欢作乐。没有结拜的兄弟也没有娶妻纳妾。上一世最崇拜自己的手下起兵谋反。黎渊败北,在一个雨夜中,浑身是伤的他落魄地逃到了野外。

从此孤身一人的他,家徒四壁。倒也落得清闲。就此过了五六年浑浑噩噩的日子,他在梦中突然想起“弥月”这个名字。

模糊记忆中,前世中,哪怕全世界抛弃了他,她也会无怨无悔地追随他左右。只要他对她好,她不会在意他是君王还是草寇。或许,如今的自己,没有了家国的束缚,带着她浪迹天涯,会更符合她当初的梦想吧。

他立刻动身到处询问她的下落。就这样一年一年又一年。他见到了许多前世曾经亲密无间的人。在别处做官的军师岚素,在山野当强盗的女将军苏方尘。他甚至回到曾经的都城。这里没有人认出他,也没有人知道“弥月”是谁。

就这样寻寻觅觅了十年,他才意识到,曾经命中注定的女子,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

(当然,是这个该死的系统的问题……我用弥月通关之后,因为她升成了盖世神将,所以原始数据不小心被我手贱覆盖了……必须在编辑剧本的时候重新加入角色一次,就相当于升仙后又需要重新转世吧。但是真心虐……找了十年都没有找到弥月的黎渊……)

然后因为有些剧情必须在野或者担任将领才能通出来,我后面又继续用弥月(君主模式还得先退位烦死了,并且不知道为什么黎渊被我搞的没法取消君主设定)通。因为必须用军师才能谋反,而且配偶不能谋反……这回虐大发了。

弥月(第六世)

她在遇到黎渊之前先遇到了身为流浪军的苍屠雳。她加入了他的势力,成为了他的妻子。两个雌雄大盗每日做些抢劫暗杀的任务。即使到黎渊处任官也死性不改。

甚至相比乏味的攻击敌方据点,她更喜欢紧张刺激的暗杀。甚至直接手刃了其中一个小国的君主。

弥月(第七世)

这一世,她是黎渊的军师,弥罗是黎渊的大将。

她不再尽心尽力地服侍君主,每日除了找弥罗等部下嬉笑聊天,便是悄悄积攒自己的势力。

最终她带着所有和她感情深厚的部下谋反了黎渊。

战场上,她与他狭路相逢。担心妻子的安全,弥罗冲过来保护,却被愤怒的黎渊砍翻在地。

在她的刀刃横在他的脖子上时,与她前几世纠葛无数的君主眼中只剩下了熊熊的怒火。

叛徒,永远不可原谅的叛徒!

那一年,黎渊势力灭亡。她成为了女王。

谋反成功后,她曾试着在全国寻觅黎渊的踪迹,但是他永远的不在了。不知是早已魂归故里,还是根本不想见到她。

尽管弥罗对她一直很热心——哪怕是刚见面的时候。不像黎渊,与她不够熟络之前,一直是冷淡而居高临下的。

这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将,能为了任性的她始终相伴无悔。

可是,想到黎渊,心里不免有些空落落的。

死性不改的她,带着自己现在的丈夫弥罗和部下们退位给了一名小兵,自己做了强盗头子。反而轻松愉快了很多,她更喜欢这种在江湖飘摇的感觉。不用再跟其他势力勾心斗角,不再需要发愁边境的战事和疆域的得失。乱世就这样乱着又如何,今天抢劫这个国库,明天袭击那个村落,今朝有酒今朝醉,反正丈夫和兄弟们都不会离开她。

现在的君主还经常给她发来邀请,让她参战阻击敌军——当然,帮过一次后她就心里嫌烦了。连据点都要她出钱维修,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才懒得干,何况她对那块地盘早已没了感情。

尽管现任君主对她的印象一直不错,甚至在行军时邀请她担任自己的护卫。她也非常尽责,一路相伴,最后还徒手接住了刺客袭来的飞矢。

没过多久,在袭击商队时,她居然见到了久违的苏方。在担任军师期间她一直没有见过苏方,以为这一世二人不会重逢了,岂料她和自己一样,并没有任官,而是一直四处游荡。

她立刻邀请苏方加入了自己的流浪军,苏方也爽快地答应了。

然而当她再开始寻找另一个挚友时却失落地发现岚素早已在故国当了军师,不可能再跟着自己叛变了。

于是她打算继续积攒势力谋反,好到时让岚素回到自己身边。

恐怕现在的君主和曾经某一世的苍屠雳一样,到死都无法明白这个曾经贵为军师的山贼头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这一世叛变无数,究竟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弥月(第八世)

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了,黎渊,也不会再背叛你了。

这么想着,不知轮回了多少次,还是忘不记那桃花纷飞的街畔,还是放不下那银发白衣的身影。

每一世只能选择一个人。爱他到地老,伴他到天荒。大江只堪东流,韶华只许白头。

最终她还是拖着一身嫁衣回到他身边,任他的副将,做他的妻子。与他战场并肩,同他月下花前。

然而她真的累了。不想再操心这乱世种种。

终于她还是决计辞官归家,做她的女山贼。反正只要好好看着他就行了吧,已经别无所求了。

令她讶异的是,一国之君居然退位给了部下夜语,跟着她解甲归田。

她知道他拥有统一乱世的才能,也知道那是他的夙愿。

这样为了我真的可以么……

然而,过去的那些朋友,还能再回到身边吗。

你的子民又能原谅我吗。

呵……终究不是你陪着我,就是我陪着你。

几世零落飘摇

桃花一笑

戎马一生为谁憔

君臣一场大梦几朝

秦淮依旧

风雨潇潇

文艺模式到此结束

我从小就在江南长大,所以选了这座古城“建邺”作为起始点。

不过我个人其实不喜欢当君主。之前以为只能作为君主玩SLG,后来姬友麒麟说可以选在野就高高兴兴入盘了。

第一次的时候想快点通关所以把君主的初始城市的势力点的很大,只留了两个城邦玩玩

结果还没感情升温到表白就通关了

第二次……不想说啥了,写完大家就懂了。

*因为我记性不好所以可能有些剧情和游戏有点出入,见谅

*第一世的梗来自别人跟我说的事。他自己捏妹子选做君主结果妻子亡故了

后续无限吐槽:

生的儿子真TM丑!生的儿子真TM丑!生的儿子真TM丑!根本没法养成正太好吗!

生的女儿比妈好看比妈高比妈脸白比妈性格活泼可爱是为什么!我给我自己设了个作死的性格但是真心喜欢我女儿!

然而我女儿是个纯武将,我队里也没追她的汉子…………(根本没有实装这种系统吧喂

楼主被这游戏逼的进去就先把跟主君的好感升起来防止他作怪

楼主中途是想过试试不升城主感情跟其中一个我喜欢的小兵

然而楼主游戏里的确被两个女武将追了,就是文里写的那两个元帅和军师,勿念

另外女领主那个求独立的对话其实肯定不是游戏角色自己说的啦XD

其实就是看到姬友麒麟是自己当女王的

这样想追哪个汉子直接控制即可

像我这种当在野的好多选项都玩不起来

  讲实话原本我跟麒麟是打算把这游戏当恋爱养成的结果发现

她当妹子主君追汉子在野,卧槽追到其中一个其他汉子全叛逃了

我当妹子在野追汉子主君,卧槽主君你特么有够花心的专门收妹子……

大家也看到了,第一张图大结局,除了结拜兄弟、一个大众脸以及看不到脸的庞统他身边一水儿的妹子。

总之就是最后留在咱俩本丸的只有妹子,耶~

君主模式的黎渊的确霸气,因为选的钟会的技能(没办法……之前设定他是仙侠类型角色所以这是唯一一个有点像万剑诀的技能)比我用弥月视角辅佐黎渊方便多了,而且大哥战斗力非常高,不管无双还是普攻都是一扫一大片,之前用弥月很难打的几场战役用他都是碾过。弥月的无双大招是鲍三娘那个伏在地上像猫一样攻击人,虽然超可爱但是既不好控制方向也威力很悲催OJZ

但是那段谋反剧情之后我整个人都被虐到了……原本只是为了触发特殊动画,但是看着特别心碎,从金碧辉煌站满臣子的殿堂变成破落的草庐。感觉他一个人盯着空落落的屋子好痛苦。

虽然说操纵的是我,但是如果我好好弄选项的话他通关真的超级快,而且性格也是非常正经的那样……总之就是很不适合去落草。

相比之下哪怕弥月自己谋反当君主用起来也很不顺手。而且我选的是神速不是辅佐,所以在游戏里统率力很低。实话实说就是根本压不住人的感觉……

其实她在黎渊那边做官的时候倒是也经常发糖。只要熬过前期大哥那个要命的冷遇(真的很要命……他根本不想跟你讲话,能一次跟你说四个字都不错了。做君主的话可以选一个全体加好感度的选项,但弥月不是君主没有这个技能,只能每个月都死皮赖脸去跟他强行聊天……然后看他一直不想理你……

后期就会发现大哥挺喜欢夸她宠她的,隔三差五就会送她东西。而且说真的退朝的时候看到房子里站着个大哥彻底吓到我了。

退朝的设定是丈夫和兄弟还有孩子会一起退,不过貌似S级好感的武将也会一起走

总之就是被祸国殃民的弥月全部拐走了……

弥月的技能很适合暗杀之类的小任务。加上她的技能点全加到跑路速度上了……

我最喜欢两种任务,一个是暗杀,一个是偷窃。这两个玩法和仙剑等游戏差不多,就是躲小兵然后到目的地。

暗杀是一定要避开小兵的,不然暗杀对象会跑得瞬移一样。但是偷窃任务不避开也可以,或者说光顾着避开时间会不够,因为一次要找两三个装了货物的木牛流马,虽然被发现后会有随机武将,但是以我那丧心病狂的奔跑速度反正被发现的话敌人也不一定打得到你。

我每次都是干脆直接跑到目的地(就是之前有一次苏方大姐冲过来调戏我……),

其他像驱逐野狼和袭击商队的暴力除草任务我也很喜欢。毕竟无双系列特色嘛。

我反而很不喜欢援护任务。因为要两头跑,打完这边的袭击者又要打那边的。

尤其是保护整个国家的人民撤退的那个任务,光是村落保护就已经一口血了,一群弱智AI让人想哭。

送货也是,商队都怂的不行,敌人一来就不走路了站在那里给敌人打劫。

让老娘亲自打劫你们可好?

最后,真心不想吐槽这个动作有些时候对着敌将时候的视角问题

以及建模绝对TM走光了吧……本来只是想截姐姐的大白腿结果我……

以及吐槽碎碎念:357E捏出来的脸其实挺好看的,可惜和风衣服比较少,多半偏古风(以及一些官方恶搞),不太好用来捏审神和刀男。姬友想捏青江就失败了因为缺发型。大概等战国无双帝国出来会改善?已经宣传图里看到和室风格的本丸素材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