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方昕

一、

「不是,我不是要這樣的結局!」不知道第幾次從噩夢中驚醒,她躺在濕漉漉的被子裡,抬起已經被汗水浸濕的手捂住雙眼。

時鐘的時針與分針重疊,停在了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號零時,這一天,是他的生日。

她轉過身,隨手拿起被單的一角擦乾了夢中流下的淚水,已經乾涸的液體即使經過擦拭還是讓她覺得眼角緊繃,就像是即使夢醒了,還是覺得整顆心都劇烈地疼痛。

她拿過手機,屏幕在觸碰的瞬間照亮了原本漆黑的房間,翻開LINE的動態,她笑了出聲。照片裡頭的那個孩子,眉眼像極了他,恍惚間,站在他身邊的女子,像極了她。

二、

頂著兩隻紅腫的雙眼,她如同行尸走肉那般上了樓梯,「我覺得適合你的上班時間應該是從下午一點開始。」突然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揶揄地說道。

她翻了個白眼,「錯了,不管我幾點起床,醒後半小時內的狀態都是這樣。」她不溫柔地拉下了那隻手,緩緩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開了電腦就意味著一整天忙碌的開始,看著郵箱裡頭的一堆英文郵件,她巴不得大吼一聲砸爛眼前的破機器,歎了口氣,抓起手機,就往廁所裡頭衝。

公司裡的人不知道,要喚醒她最好的方式,除了咖啡,就是煙。

「生日快樂。」她看著那個,放著他與小公主親密合照的頭像,怔怔地發了愣。手指無意識地往下滑,一條條的祝福充斥在她的眼前,當年的人們幾乎全員到齊,就是沒有她。

「誰知道楊曼君最近怎麼樣了?」

那條煞風景的留言下面,再無任何評論。

而她手中的煙也燃到了盡頭,在感覺到指尖灼熱的瞬間,她突然意識到,她一口都還沒來得及抽,煙灰散落了一地。

三、

高二那年,因為高一不錯的成績被分配進了資優班,但也是在這一年,她的成績直線下滑。

「你數學二十八。」楊莉莉拿著一張右上角標了紅色數字的紙張,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頭也沒抬,仍然盯著手機屏幕,「恩。」

「你最近怎麼了?」楊莉莉皺著眉,拉過她眼前的空椅坐下,奪過了她的手機。

此時教學樓下突然傳來了一片騷動,許多好事者都跑出教室,圍在走廊的欄杆邊,「走,去看看。」楊莉莉一臉的興致勃勃,眼力不好的看不出她一臉的不耐煩。

「他們比賽回來了。」楊莉莉興奮地拉著她的手,蹦蹦跳跳地,還丟臉地揮著手大叫著。

「聽說方昕他們又贏了湖中。」關鍵的字眼傳進了她的耳朵,她定眼一看,笑了起來,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突地,她往走廊的盡頭猛衝,在要下樓的瞬間停住了腳步,她深吸了一口氣,緩慢地往前走。

在與他擦身而過的時候,她清晰地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轉過頭,便看見了一雙微笑的眼。

慌忙地低下了頭,故意又走下了一段台階後,原路返回。

每天為了與他擦身而過,這段路她已經走了不下數百遍。

四、

「我喜歡方昕。」她記得那一天,她小心翼翼地壓低嗓音對著楊莉莉說道。

楊莉莉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看得她內心一陣抵觸,「喜歡他就去跟他說啊。」

她搖了搖頭,「不行,我不敢。」在學校一直很低調的她,除了平時國文考試因為作文得到滿分名字會被老師提起以外,沒有任何的閃光點。平庸又普通。

「有什麼不敢的。」楊莉莉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或許楊莉莉永遠都不會明白,她或許一輩子都不可能像她一樣勇敢地去追求想要的東西,因為害怕被拒絕,害怕失去。

那個瞬間,自尊比喜歡來得更重要。

「但你不說的話,他可能永遠都不知道哦。」楊莉莉壞笑著說道,將她拉出了教室,走過一間間喧鬧的課室,指著裡頭的女孩子們,「這些人,都跟你一樣喜歡方昕,如果你不說他永遠都不會注意到你。因為比你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

她看著楊莉莉的眼睛,又看了看那些打扮的自己還要時髦的女孩們,笑了起來。

那瞬間,要強的心比自尊來得更重要。

五、

「欸,聽說我們這屆有人寫信給方昕告白。」一到教室,她便聽見了同學們的竊竊私語。

「那他接受了嗎?」有人這麼問道,她拉長著耳朵聽著那些人的議論,卻在聽到下文的這一秒,愣在原地。

「當然是沒有啊,信被他們班的人搶走了,還整個班級傳閱。」那人誇張地說著,笑聲刺耳的讓她巴不得衝上前去撕爛她的嘴,「還好那封信沒有落款人,不然如果是我一定丟臉的巴不得轉學。」

她放下書包,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教室,那一堂課,她翹掉了,一個人坐在操場邊,儘管陽光毒辣,卻令她覺得,再熱辣的陽光都沒有那些閒言碎語來的傷人。

那一晚,她失眠了,但她不知道她是難過信被公開,還是擔心被發現。

「我聽說了,我會幫你啦。」看見簡訊時,已經是隔天早晨。她被鬧鐘吵醒,一股氣憋在心裡沒得發,卻在看見這幾個字的時候瞬間消了氣。

如果有楊莉莉的幫忙,會不會更容易得到他的回應?

她這麼想著,手指不受控制地按道,「好。」

六、

「你要不要再寫一封信,我幫你拿給他。」楊莉莉在紙條上面寫道,趁老師轉過身時丟給她。

她刷刷幾筆,「不要,我怕被發現。」

「但那封信他或許根本沒來得及看啊。而且我打聽過了,那不是他拿出來的,是被搶走的。」

「所以呢?」

「所以他不是故意要把你寫給他的信公開的。」

她看著紙條很久,提著筆始終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最後她賭氣地將紙張揉成了一團,扔進了抽屜裡。

他們實行了B計劃,既然情書不管用,那就使用人情戰術。

楊莉莉自告奮勇地說要打入敵營,因為方昕是籃球隊隊長,每天放學他們球隊都會在籃球場練球,從喜歡上他的那一刻起,她不會落下他在校內的每一場球賽,即使只是練習,看著他穿著23號球衣,她也覺得開心。

楊莉莉的計劃就是,想辦法認識他身邊的朋友,再進一步地認識他,之後就能將她帶到方昕的面前,或許他們能先從朋友做起,或許方昕能喜歡上平凡的她,從她不出色的外貌裡看見不一樣的地方。

自計劃開始後,她每天都翹首以盼,只要楊莉莉一回到班級,便會主動對她說起關於方昕的一切,包括喜歡吃的東西、喜歡的球員,最重要的事,她擁有了他的電話號碼。

「但她好像有女朋友。」楊莉莉一臉同情地看著她,仔細觀察著她的反應。

她清楚的記得,這瞬間,她的反應只是哦了一聲,便低下了頭。

七、

「楊莉莉最近怎麼沒有跟你一起?」放學回家的路上,楊莉莉的鄰居走在她的身邊問了這麼一句。

她搖了搖頭,「不知道。」

已經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了,楊莉莉不再主動跟自己說起關於方昕的事,一下課就往外沖,還沒放學就已經收拾好了書包,她都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不見蹤影。

她想著,或許計劃現在正進行到最重要的一步,等到成功了,楊莉莉就會將自己帶到方昕的面前。

但看到她和籃球隊裡頭的隊員手牽手走在操場上時,她停住了腳步。當看見楊莉莉站在操場邊與方昕有說有笑、打打鬧鬧的時候,她停住了腳步。

她停住了腳步似乎這一刻連心臟都停止了跳動。

當這一切呈現在眼前的時候,她突然意識到,或許一開始坦白出自己的戀情就是一件天大的錯事。她的愛情別人無法促成,反而是她愛情的殘骸撮合了別人的愛情。

八、

手機的鈴聲驚醒了趴在辦公桌上迷蒙睡去的她,正準備打開屏幕,就聽見同事在她旁邊嘰裡呱啦地討論著科比退役的消息。

是了,曾經的方昕崇拜著Michael   Jordan   就連球衣的號碼都用著他的號碼,但Kobe退役的那天,他的動態顯示了對Kobe的懷念,或許在她沒陪伴他的歲月裡,科比成了他心中的新一任英雄。

「晚上去不去唱歌?」同事這麼問道。

「都可以啊。」她熱烈地回應,出了社會這麼多年,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平凡的小女孩,整天躲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做著平凡的美夢。如今她可以笑著應對陌生人的各種詢問,在旁人驚奇地對她說,「你怎麼可以每天都這麼開心」的時候說出,「人生本來就沒什麼難過的事」這樣虛偽的話。

她變成了當年的楊莉莉,變成了那樣的性格,只是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儘管頭痛欲裂,她還是決定再去廁所,抽完那包煙中的最後一根。

九、

陳曉東雖然已經過了氣,但他的歌在他們這一代還是耳熟能詳,念舊的人會偶爾翻出來哼個幾句,但聽起來卻沒有當年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當年和楊莉莉疏遠了之後,她又回到了獨來獨往的生活,每天回到家也不多說話,只是放學還是會在操場邊看著他們打完球準備回家才離開,只是手機裡頭還保留著那個號碼,每天看一眼,直到背的滾瓜爛熟,也從來沒有撥出過一次那爛熟於心的幾個數字。

似乎轉變了模式之後,她見到方昕的次數便多了起來,她不知道這是上帝垂憐她還是在懲罰她,每每見面,每每四目相對,每每擦肩而過,她始終開不了口說一句你好,始終沒有勇氣拉住他,告訴他其實我很喜歡你。

就連再寫一封信的力氣也都沒有了。

出乎意料的是,臨近畢業,楊莉莉突然約了她去唱歌,這是疏遠後的第一次示好,也就在那天,方昕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愣了愣,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到座位上,也不記得他唱了什麼歌,卻記得整天他對她說的唯一一句話就是,「你好。」

她唱著「請你一定要比我幸福」,唱的淚流滿面。

就像此刻,她聽到了這句歌詞,也淚流滿面。

十、

「我喜歡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那年她站在大學的宿舍樓下,看著高她一個頭的男孩,低著頭囁嚅地對她說道。

她微笑著看著那個人,看著他通紅的耳朵和手插在口袋,努力保持鎮定卻掩飾不住緊張的樣子。

「可是我不喜歡你。」她緩緩地說道,臉上帶著虛假的愧疚。

她看著那人猛地抬起頭,瞪大著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為什麼?」那人突然將手從口袋中抽了出來,頹喪地垂在兩邊,她愣了愣,為什麼?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啊,哪有為什麼?

最後她輕聲說道,「你會遇到更好的女生的。」沒等男孩再開口,她便轉身往樓上走去。

突然,她感覺到有一隻手用力地抓住自己的手腕,轉過頭是男孩信誓旦旦的臉,「我不會放棄的。」

我不會放棄的。她愣了愣,他不會放棄,那她呢?

十一、

「你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去吃飯?」男孩走在她身邊,一臉興致盎然地看著她,她搖了搖頭,往校外走去。依舊跟在她身邊的男孩又說道,「你要去哪裡?我載你。」

她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身邊的人卻像是口香糖一樣黏在她身邊,腳步不停,頻率幾乎與她一致。

一整天,她去上課,他也去;她去吃飯,他也去;她回宿舍,他也回,樓上樓下的關係,讓男孩幾乎能掌握她的行蹤,本來就三點一線的她,行蹤實在不用猜就能一手掌握。

幾個月下來,從開始的不習慣、厭煩到後來的聽之任之,她已經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拒絕男孩的跟隨,即使放狠話叫他走,在消失一兩天後,還是會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她面前,掛著滿臉的笑容。

「他是變態嗎?」室友舜舜有一天對她說道。

她搖了搖頭,一語不發。

「要不然答應他好了。」另一名室友Jamie吃著男孩一大早就拿上來的零食,開了一瓶奶茶,塞了滿嘴的食物,鼓著嘴,口齒不清地說道。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如果是我,就算對我再好,怎麼可能因為這個就在一起?」舜舜站在陽台上,撇了撇嘴,不屑地看了一眼此刻正站在樓下的男孩,搖了搖頭走回自己的位置,準備開始打英雄聯盟。

「我走了。」她看了一眼正吃得意猶未盡的Jamie,「你怎麼可以吃這麼多?」

「你今天沒課了吧?要不要去看我打球?」她剛上完一堂課,走出教室就收到這麼一則簡訊。

她看了一眼,合上手機後又打了開來,「什麼球?」這是在他糾纏了這麼久後的第一次,她回了他的信息。

「籃球。」

十二、

她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站在籃球場中間的那個人,球場上的人這麼多,但她一眼就看見了他,就像當年高中運動會上,她在茫茫人海一眼看中他時一樣。

男孩鼓起勇氣拉住她的手,將她帶到他的面前,「這是方昕,我們隊的隊長。」

她愣愣地看著他,分別了這麼多年,本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見面,卻沒想到,世界這麼小,他們進了同一所大學。

「你好。」方昕帶著她記憶中的微笑,看著她吐出了這兩個字。

這個場景和記憶中的畫面重叠在了一起,彷彿是一場夢。

她猛地低下了頭,感受著手腕的溫度,她掙扎了幾下,卻發現男孩握得更緊,抬起頭,聽見方昕笑著捶了一下男孩的胸口,「你女朋友?很漂亮啊。」

女孩愣愣地看著男孩低著頭腼腆地搔頭的模樣,愣愣地看著方昕笑得一臉陽光。

原來,他根本就不記得她的名字,不記得她的長相,不記得生命中曾經出現過這麼一個女孩,寫過情書、不落下每一場球賽、無數次的擦身而過。

難道他就沒有哪一刻突然想起她嗎?

「我不是她的女朋友,我還在考慮。」最後,她聽見自己對著方昕這麼說道。

十三、

日子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時候,每天只要她沒有課都會去看他們練習球賽,一有重大比賽即使要考試她都會飛奔前去看,只為了看著他穿一件嶄新的球衣在球場上揮灑汗水,就像過去的每個日日夜夜,眼裡、心裡,只有方昕一個人。

只是當初身邊的人是楊莉莉,現在卻換成了也許幾年後連名字都不會在她的記憶中留下痕跡的男孩。

她有時會刻意的不拒絕男孩的示好,只是奢望方昕心中會有那麼一絲的妒忌,但沒有。方昕一如既往的對他們笑著,一如既往的揶揄,一如既往的看不透她眼底壓抑著的想念,她也一如既往的沒有開口告白的勇氣。

今天是方昕帶領學校球隊打贏隔壁大學的喜慶日子,球隊教練決定帶著全體成員開一場盛大的慶功宴,此時方昕帶著一個女孩的手走到了他們面前,教練一臉了然的看著他們緊牽著的手,突然回過頭看著她和男孩,「曼君,你也一起來吧。」

「好啊。」男孩興奮地拉著她的手,跟著大家往校外走去。那一路兩人相握的手始終未松,手心都沁著汗水,她從心底瀰漫上一股惡心,在飯店門口時,她猛地抽出了手。

「我還有事,先走了。」她努力地維持著原本淡然的模樣,甚至自以為在臉上掛起了一抹歉疚的微笑,轉身離開。

當初楊莉莉答應幫她,把她帶到方昕的面前,楊莉莉做到了,卻不是她要的樣子。

如今她利用男孩得到了再次接近方昕的機會,卻也不是她要的樣子。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十四、

「走吧。」剛抽完煙走回包廂,便看見同事們已經各自拿好了皮包。

她接過自己的背包,轉身往外走去。緊了緊身上的外套,走出大門,她看了一眼墨黑的天空,連一絲月光都見不到。

「明天放假,去喝一杯吧。」她笑嘻嘻地勾住身邊人的脖子。

自那晚從飯店門口離開後,接下來的幾個月她再也沒有去球場,即使心中再思念,即使好幾次下課腳都不自覺地往球場的方向走去,總會在半途折回,再次躲回自己的象牙塔。

那晚那雙緊牽的手,終於讓她心中涌起了一股酸楚。

她輸了,方昕不會為她嫉妒,但她卻心痛的無法呼吸。

也許時間的流逝不會讓愛戀消弭,只會在歲月的沉澱中越來越濃。

「如果你不說,他永遠不會注意到你。因為比你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

曾經對楊莉莉這麼失望,此刻當年的話語卻突然湧現在她的腦海裡。

她翻開手機,看到了草稿箱裡頭,滿滿的都是無數個日日夜夜想要發出卻沒有發出的簡訊。

她一條一條地刪掉每一封簡訊,在看見中間那個空字時,拇指按了幾下,重新編輯了新的一則,將它發送到了那早已銘刻在靈魂裡的幾個數字。

「你最近還好嗎?學長。」

十五、

即使她已經不再去球場,男孩仍然依舊發揮口香糖的功用,纏著她,即使她再也不會回應。

「聽說隊長跟他女朋友分手了。」只有這麼一句話,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轉過頭看著男孩的滔滔不絕,「其實那個女生是隊長高中時期的女朋友,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分手了,等上了大學才又遇見再在一起。」

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要表現出一副很在意的樣子,只是輕輕地說,「是嗎?」

他們高中時為什麼分手,其實在她高中畢業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只是從來沒有見過那女孩的模樣,原來,那晚他牽著的人就是曾經得到她夢寐以求的心的幸運兒。

騎單車的女孩是方昕的國中同學,因為性格頑劣,沒考上好的學校,只好上了高職,而與她相反的是,方昕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即使沒辦法拿全年級第一,但依然前程似錦。

上了高職,單車女孩認識了許多朋友,男男女女大多是不愛唸書的孩子,除了翹課就是半夜出去夜遊,即使心有芥蒂,方昕依舊縱容她,以他當時的成績,如果放棄進入高中陪伴女孩讀高職,或許結局會不一樣,但他沒有。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方昕認為自己沒有立場管束她,即使身為她名義上的男朋友。

有一晚,女孩哭著打電話給他,當他趕到醫院時,正看見兩手包著紗布的女孩,夜遊期間發生車禍,幸好同行者皆是擦傷,但也讓她六神無主只知道要撥打他的號碼。

那晚方昕雖然憤怒,但還是耐著性子苦口婆心地勸她好好讀書,將來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見到女孩點了點頭,他欣喜若狂,以為再也不會失去她。

但之後女孩的屢屢再犯,卻讓方昕的耐心逐步被消磨殆盡,畢業前夕,終於分道揚鑣。

只是這一次分手的原因,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十六、

「你要喝什麼?」同事拿著酒單問道,她隨意地說道,「隨便。」

當瑪格麗特大口灌下時,她才覺得活了過來,今天是他的生日,既然沒辦法幫他慶祝,那麼至少要陪他喝一杯酒,她左手拿著手機屏幕,右手對著照片中拿著啤酒杯微笑著的男人,手輕抬,笑著說,「乾杯。」

她永遠記得大二的那個晚上,當方昕出現在她面前時,她是驚訝的,大一的時候舜舜教會了她抽煙,自那之後她就習慣了點著煙思念他,即使告白的話從來沒有說出口,即使這段愛戀充其量只是單相思。

但她就是怎麼都忘不了當年他們站在校園裡他望著她的眼神,怎麼都忘不了每一次擦身而過瀰漫而來的肥皂香。

「你會抽煙?」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在「你好」之後,第一句單獨對她說的話,會是這一句。

她慌忙地掐掉了手中還剩二分之一的煙,端起酒杯掩飾自己尷尬的神情。

「其實女生抽煙很正常。」不知道是要安慰她還是說的是實話,她聽見他這麼說道。

她沉默著,這突如其來的、夢中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的單獨相處在現實中發生卻令她感到心慌意亂。

「給我一根。」他伸手拿過她按在掌心下的煙,當指尖碰觸到她時,她不受控制的顫抖了一下,隨即縮回了手。

「要嗎?」仿似煙的主人是他,他抽出了一支,遞到了她的面前。

「上了大學,還有跟楊莉莉聯絡嗎?」他突然轉過頭看著她。

她張目結舌地看著那張淡然的臉,一時間說不出話。

「高中寫情書的人是你;在包廂裡頭哭的稀里嘩啦的是你。」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發簡訊給我的人也是你。」

她轉過頭,酒吧裡熙熙攘攘的喧鬧聲與被掩蓋著的音樂聲雜糅在了一起,她卻覺得此刻世界變得如此安靜,安靜的聽得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一如當年經過他時那般。

「我先走了。」她掏出錢包,隨意地抽出一張鈔票,放在桌上,卻在離開的時候停住了腳步。

「你還要逃避多久?」

她轉過頭看著他目光如炬地看著自己,全身熱的如同火燒。

十七、

有沒有曾經喜歡一個人到,即使為他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無論是你的身體還是你的心,全部毫無保留的給了他。

如果你說不期待他的回應,那是騙自己。但如果永遠沒有回應,只要有一絲希望,也不想放棄。

那晚的一切歷歷在目,她沒有離開,陪著他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看著他醉眼朦朧,看著他胡言亂語地喊著其他人的名字,最後陪他回到滿是他的氣息的房間。

她閉上了眼,心裡說不出的酸楚,到如今這就是她想要的嗎?

「我們就保持這樣的關係到畢業吧。」她記得醒來的早晨,頭痛欲裂,耳邊卻傳來他低沉的嗓音,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到你畢業,還是我畢業?」她驚訝自己還能如此冷靜,如此冷漠。

「不如到我們膩了對方為止。」她感受到他因笑聲而震動的胸腔,突然淚如泉湧。

十八、

「恭喜你啊方太太,隊長又贏了比賽。」一到球場,其他球員就對著她開玩笑著說道。

對外他們的關係是男女朋友,而隊員們也從稱呼她的名字改爲叫她方太太。

她不拒絕,他也不阻止。

她舉止得體的笑著點了點頭,走到球場中央,貼心地遞過水和毛巾。

他隨手擰開喝了一口水之後便牽過她的手,在這一刻,她恍惚的覺得其實方昕心裡是有她的,他們之間不僅僅只有床伴的關係,他們是有愛的。

對於床伴這個詞,他們都有一個共識。在身體還屬於對方的這段期間,雙方都不能有別的人,對外的關係可以是情侶,但內心要清楚一切都只是個遊戲。

這是她在思考了一夜之後提出的條件,他也欣然接受。

在契約成立的那一刻,她就失去了對他提愛的資格,喜歡也變成了一個笑話。

忽然,她看到遠處站立著的那個男孩,歉疚的偏過了頭。

「他對你很好吧?」回到宿舍,Jamie突然轉過頭問道。

她愣了愣,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如果沒有那個協議,他是一個完全合格的男朋友,但有了那個協議,一切就都變了味。

但她還是點了點頭,「恩,很好。」

十九、

「方太太,隊長雖然畢業了,但你不要太想他哦。」說這話的人勾著方昕的脖子,對著她說道。

她愣了愣,「不會。」

「真的嗎?你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那人哈哈大笑,對著方昕說道,「你女朋友要哭了快去安慰她。」

她伸手抹了一把臉,乾涸一片。但方昕還是走了過來,抱住她,突然吻了一下她的髮絲,「我離開了,你就會慢慢忘記我的。」

「恩,也許。」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不斷地吶喊,「不,永遠都不。」

即使只是擁有他的身體,那也是擁有啊。至少在這段時期,他只屬於她一個人。

在他要轉身的剎那,她突然拉住他的手,「告訴我,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她看著他的後腦勺,聽見他說,「遊戲已經結束了。」

二十、

她從睡夢中驚醒,腦海不斷盤旋著方昕最後的那句話。

翻身打開手機,屏幕的燈光照射在她的眼睛,讓她刺痛的瞇起了眼。

還有一分鐘,他的生日就要過了。

她翻看著今晚他和妻子、女兒吃飯的照片,屏幕裡頭的人笑得一臉燦爛,那是在她記憶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笑容。

「我已經忘了。生日快樂。」她點開他的上一封動態,在那條煞風景的留言下面這麼寫道。

當按下電源鍵,房間裡頭一片黑暗,打火機的聲音在屋內響起,一絲火星在黑暗中忽明忽滅,看不見的煙瀰漫在了整個房間。

明天早晨,當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她會看見掛在墻上的那兩件球衣,但無論是23號,還是24號,無論是喬丹還是科比,都再與她無關。

而她,會將它們好好的收在一個精美的箱子裡,上鎖。

從喜歡開始,從遊戲結束。

這不是我要的結局,但無奈結局如此。

再見了,我的青春。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