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幸福 ,乾杯!

從前有個大富翁,擁有無數錢財,卻一點也不快樂不覺得幸福。一天,他決定變賣所有家產,扛著一大袋金銀珠寶去尋找傳說中的幸福快樂。他沿途吃好穿好住好,悠然快活來到一棟氣派儼然的教堂,遇見一位神父,便請教神父怎樣才能找到幸福?

神父大驚小怪瞪著他,繼而抓抓後腦勺,隨便告訴他:「今晚子時,黃土坡,榕樹下。」

富翁喜出望外,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居然只費了一點點功夫。是夜,他儘管將信將疑,卻仍帶著他的全部家當如時赴約,站在黃土坡上的榕樹下,左等右等卻不見神父前來,四野狼聲忽起,冷風習習,令他心裡邊惴惴難安。這時從榕樹後方突然跳出一名蒙面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走他手裡的寶物,轉身就跑。富翁驚慌失色,馬上提步狂追,一直追一直追,追到上氣不接下氣,終於把他的寶物奪回來。

「現在你幸福嗎?」神父累得跑不動了,邊拿掉臉上的黑布巾,抹去額頭的汗水,邊回頭問。

「一定要這樣玩嗎?」富翁氣喘吁吁,累得趴在涼椅上吐舌頭。

「為了讓你看見幸福,我得先讓你經歷失去。」神父說。

我同學香香從來牙尖嘴利,是有理沒理都不肯饒人的江南美女。

高中最後一年,大夥兒都快被聯考折磨得不成人形,四名男同學受不了日煎夜熬,決定集體蹺課,跑到學校後面的彈子房跟一幫古惑仔玩KISS、哈長煙、打群架,最後全部鬧進一家外科診所,被訓導主任循線逮獲。

那群沒肩膀的傢伙算算各人身上已背了大過小過無數,唯恐家裡人追究,於是慫恿看起來很好欺負,從來不惹是生非,考試成績好得沒天理,長得一副可恥的眉清目秀,永遠跟在大夥兒後頭幫忙收拾殘局的樊天堯出來頂罪,鼓勵他:

小弟都是經過這樣熬煉,才慢慢變成大尾鱸鰻的。

香香看不過去,扠著腰仗義執言,朝眾人發射彈匣:

「是不是男人啊!?耀武揚威犯校規,藏頭縮尾找墊背,江湖好漢都你們這樣當的?人家是肝膽相照,義薄雲天。你們是推諉塞責,陷害忠良。難怪人人都說不怕神一樣的敵手,就怕豬一樣的朋友。」

整個教室頓時鴉雀無聲,空氣凝結五秒鐘,一名男同學受不住良心譴責,赫然站起,拉著褲頭狼狽奔向訓導處自首。估計樊天堯就是在那時候大受感動,繼而對香香展開熱烈追求的。

香香嘴巴麻利,卻孝順勤快,家裡兄弟姐妹四人,她排行老大,每天有做不完的家事。樊天堯是省話一哥,不懂花言巧語,也不知展開銀彈攻勢,只默默來到她家,默默幫忙料理家務,默默陪她守寡的媽媽打四色牌做酸菜包子。

香香媽的酸菜包子具高檔餐館水準,每週六下午四點開籠,聞香湧進三合院的男同學女同學多達十幾人,一人一粒熱騰騰的包子,還沒跨出門檻已經邊哈氣邊囫圇吞進肚子裡,吃慢點的,馬上遭眾人圍搶。

香香媽總是為樊天堯獨留一籠這個秘密,直到畢業前夕才被揭露。

「你小子太陰險。」香香為此很不高興。「你到我家幫忙,是我逼你的?」

「沒有。」

「你打牌故意放水,是我支使你的?」

「沒有。」

「那你快走吧,趁我媽還沒逼我嫁給你。」

樊天堯咕噥老半天,終於說出個完整的句子:「妳不喜歡我?」

「我喜歡浪漫的男人,會甜言密語討我開心,偶而送我鮮花當禮物。」香香知道他不會有反應,哀嘆一聲,轉頭走了。

學校畢業後,大伙兒各自升學或直接奔向職場,努力朝各個成功領域邁進。

週末,香香媽找我吃飯,四方桌上擺滿紅燒肉、豆瓣魚、干燒明蝦、蔥油淋雞……。

「全班同學都請來啦?」我問。

「沒,就妳一個。」香香媽賊賊一笑,「趕緊吃,吃胖點。」

拎著一串轆轆饑腸的我不疑有詐,立馬食指開動,大吃大嚼,完全喪失淑女形象。

老太太看著餐桌片刻狼藉,意味深長地問我:「樊天堯是不是阿香男朋友?」

「我不清楚耶。」嘴巴油滋滋,來不及擦,再塞一塊紅燒肉,腮幫子都鼓起來。

香香媽非常老江湖地冷笑一聲,轉進廚房端出一盤包子擱桌上。「快講,講實話,一會兒讓妳帶回去當早餐。」

看在一整盤肉包子的份上,我短暫考慮三秒鐘就決定出賣朋友。

「樊天堯是很喜歡香香,香香也不是不喜歡他,只是嫌他口拙木訥,欠缺交際手腕,畢竟追求香香的男孩一大串。」

老太太白眼外翻。「濫芋充數一大串。這女孩眼高於頂挑三揀四,終究要自討苦吃。樊天堯哪點配不上她?」

「他不會搞浪漫。」

「妳教他。」

我?我心虛,忽然胃口欠佳,掌心開始冒汗。

「呃…上個月,公司調他到海峽對岸去了。」我說。

「那妳幫我傳個話給香香。」

「她不就住家裡?」

「欸!我們母女不對盤,講兩句就摃上。我怕她不知道把握良機,遲早要變成老姑婆。」

香香揹著包包推門進來。

「媽,說什麼妳?我同學面前妳也好說我壞話。」

「把我女婿還來。」

「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香香說。

「妳真是生著一張完美無瑕的臉蛋,長了一顆愚不可及的腦袋。」

「哈哈!完全得自妳的遺傳。」

香香媽勃然大怒,「妳讓眾人失望,卻對自己感覺良好。」

母女倆霎時劍拔弩張,我在一旁坐立難安,準備逃離現場,惴想著怎樣連盤帶包子一起端走。

「現在是一定要把氣氛搞得很尷尬就對了?」香香氣促地。

「我給妳機票錢,去把人給追回來。」

「我也到對岸去,誰來照顧妳?」

「這不有楚元伺候著?楚元妳說,妳是不是天天來跟我請安,沒飯吃了給飯吃,沒錢花了給錢花?」

我兩腿發軟,無聲求饒。

香香一氣,拉著我甩門而出,我發急大喊:「我~的~包子!」

過沒多久,香香戀愛了,朋友們為她高興,再三叮嚀她要幸福快樂。好像長久等待的戀情就為了遇見快樂,好像非得兩人攜手才有勇氣追求幸福。然而幸福總是過門不入,雖然我們期待它伴隨著婚姻而來,保守、眷顧著婚姻,以便所有的牽掛、忍耐和委屈求全都能在幸福裡得到補償。

        十二月底,第一道寒流來襲,我的小公寓超冷清,幾個室友分別出差、留學、當背包客浪跡天涯去,只剩佳玲與我偶而在客廳狹路相逢,順便抬摃、淺酌、玩英雄聯盟,互相陷害。

        客廳窗台下垂吊的風鈴搖搖擺擺,布縵隨風鼓播,木質地板發出嘎嘎的聲響,江惠重新走紅的「傷心酒店」迴盪整個屋子。

        暗淡酒店內,悲傷誰人知,痛苦吞腹內,一杯擱再來,你若有暸解……

「靠!兩個人太孤單了,玩都沒勁。」佳玲被蜜蜂蟄到一樣,從歪躺的沙發上彈起來,電話鈴聲跟著響起。

「喂!」香香打來的。「楚元,去妳那兒,談點事。」

樊天堯接到通知,專程驅車從千里之外趕來。鐵門甫一推開,見香香赫然在座,他有半秒鐘的欣喜。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公寓成了談判、爭吵、舉辦各樣歡慶的公共場所,我堂堂大房東像隱形人。

「進來說話吧。」佳玲招呼他一杯溫麥酒,讓他坐在香香對面。

樊天堯看著香香,神情複雜,一滴酒也沒喝。

「找你來,只是想跟你說句話。」香香先開口。

「妳只想跟我說句話?但是我有千言萬語。」

如今回想起來,這一段如同書卷裡繁華古城的一宵良夜,人與物,片刻成了永恆,定格在彼此倏然遠颺的目光中。

「我們不適合。我沒法陪你追求幸福。」香香說。

古老的寒風吹拂著春青臉龐上那抹苦澀的微笑,窗外有吟唱的夜鶯,和匆匆而過達達的馬蹄聲相映襯。

我們不說我不喜歡你,怕傷人。也不好說你不是我的菜,更傷人。我們總說我們不適合,好像這樣就比較厚道,對方的傷勢就可能比較不那麼嚴重。

香香絕然離去後,樊天堯兩眼發直,在小公寓一直坐到天亮,喝光我從溫哥華扛回來的兩瓶溫麥酒。

佳玲把「傷心酒店」改成「一個人的天荒地老」,又換成「曲終人散」。

如果小公寓也有靈魂,它應該也落魄而憂傷吧。

幾天後,樊天堯徹底失蹤了,電話、手機也不接,酒錢也不還。

香香如願找到她的白馬王子,三天兩頭又是鮮花又是巧克力,夜夜情話綿綿伴天明,感覺再有三輩子也愛不夠,好像他們一出生就注定是天造地設,要永浴愛河。終於一個克制不住,兩人拉著行李搬進幸福小屋,過起如膠似漆的恩愛生活,每天藉著臉書傳來一大堆親蜜合照,閃傷眾同學的眼。

如此這般過了大半年,他們將情話昇華成爭吵,放閃的照片一一刪除,再接著,香香搬出幸福小屋,強行在小公寓裡跟我擠一張單人床。

做為同學,我非常不理解,但有點兒擔憂,萬一她就這樣賴著不走,是不是該跟她收點房租?

一天夜裡,香香終於忍不住,抱著我的手臂泣訴:

「其實我很想念他。他脾氣好,人品好,我怎麼罵他也不回嘴,凡事總為我想,體諒我的不足,心疼我的付出,時時刻刻守著陽光守著我。」

「妳發昏了,那是樊天堯吧!」

「我說的就是他。」

月底,收到樊天堯的喜帖,佳玲故意擺在客廳茶几明顯處,眼睜睜看著香香痛哭流涕,傷心得不能自己。

「我真是大笨蛋!失去了才知道珍貴。」香香碰都不敢碰那張喜帖,怕承受不住一下崩潰。

「只有回不去的從前,沒有到不了的明天。」佳玲難得說智慧的言語,顯見最近有讀點書。

「也許他跟那女孩是真心相愛,於今,我能做的,是祝福他們。」

「也許,他還愛著妳。」佳玲居心叵測。

香香抹掉淚水,嘆了一口長長的氣,從包包裡抽出五千元交給我。

「幫我帶個紅包去,告訴樊天堯我過得很好,別為我擔心,要他…,要他幸福過一生。」

樊天堯突如其來,在小公寓裡見到香香憔悴的倦容,嫣頰殘留的淚水,十分不捨。

「其實我從沒忘記妳,這婚禮是為妳準備的。」

香香抖著雙手打開喜帖,忍不住破涕而笑。「好壞啊!你們三個。」

「是楚元的主意。」佳玲忙撇清。

「我該怎麼謝你們?」

「其實我也有出力。」佳玲忙改口。「教父牛排一客就好,誰教我們是好姐妹。」

樊天堯鼓足勇氣,對香香說:「我知道妳的難處,知道一雙強壯的臂膀對妳何其重要。只要妳肯給我機會,我會拚命工作,不讓這世間的種種困境拖累妳,只要能讓妳過得幸福快樂,我會一直努力下去。」

我當場感動得陪香香一起哭。

佳玲偷偷架我枴子,叫我別太入戲,「人家又不說給妳聽的。」

如今回想起來,這一段如同書卷裡繁華古城的一宵良夜,人與物,片刻成了永恆,定格在彼此緊密交織的目光中。

如果小公寓也有靈魂,應該也歡喜而欣慰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