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紅顏殘夢》

「見過太子殿下。」

勒住了馬,太子隻身來到寒府門前,駐守門口的侍衛和僕從紛紛恭敬的行了天揖禮。(*註)

「免禮,寒少主在嗎?」

「回殿下,少主在書房,奴才這就去稟告。」

太子踏上臺階,隨著僕從走過前院,還未見到自己想找的人,就先碰上了這座府邸的主人。

「不知太子殿下大駕光臨,寒某有失遠迎,不知殿下有何要事?」

「寒宗主不必多禮,本宮只是來找令公子,別無他意。」太子拱手道。

見尊貴的太子爺是來找自家兒子的,出來迎接的寒宗主也不敢怠慢,連忙吩咐屬下帶路到後書院去。

繞過了重重長廊,終於到了後書院,太子揮手命人退下,這才獨自踏入其中一間書房。

這地方,他來過無數次,自然是熟悉地形和位置的,只是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彼時那個微不足道的郡王,禮節自也多了。

太子選的沒錯,他想找的人就在裡面。

然而明明府內的僕從都來稟告過、連太子走入書房時都沒有刻意放輕腳步,書房內的人還是安靜的站在廊下,沒有過來向他行禮,眼神望向遠方。

就像在看著什麼一樣。

太子也不願打擾他,靜靜的走到廊下,站在他身邊。

沉默蔓延開來。

安靜的猶如房內都沒有人,依稀還可以聽見風吹動綠葉悉悉窣窣的聲響。

「小陌,和親之事,是我魯莽了。」

良久,並立無語的兩人之間,終飄出一絲話語。

「那件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不必太過自責。」

「怎麼會一點關係都沒有!小璟是我去說服的,縱然所有適齡的公主中只有小璟的八字合適,那也都是因為……」

「衍寧,人各有命,又何必多言?」

他看著院中盛開的櫻花,衣袂隨風擺動,安靜半晌後竟笑了出來。

太子曹衍寧不解看著他。

「我還記得,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她還未及笄,聽說我這兒的櫻花盛開了,便跟著你來看花。

她就站在櫻花樹下,裹著貂毛披風,抬頭望著一朵朵嬌豔欲滴的粉櫻,偶有櫻花因風吹散庭園,她便伸手去抓,繁櫻之下,美人隨風而起,似是撲騰,似是玩耍。

而我就站在這裡,看著身穿青玉色衣襖的她在院子追逐櫻花,看著她細白的手跟粉色的櫻纏繞在一塊,披風上也落了好幾朵花,但仍然不減她的風采。

她回頭一望,笑著問我櫻花好不好看,澄澈的眼眸眨著天真活潑的性情,單純的笑容著實讓人離不開眼。她不知道的是在我眼裡,無論是滿院子盛開的櫻花還是在院中隨風飄揚的她,都好看。」

原來一個回眸,一抹笑容,就能讓人彷彿墜入一幅色彩鮮明的風景畫,深深被其所吸引。

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他才真正注意到那個時常跟在曹衍寧身後的小姑娘,才慢慢開始對她上心。

寒家少主寒禹陌,出身江湖世家,其父為天下大幫瀟湘派之宗主,自小天資聰穎,文武雙全,十五歲上戰場,兩年下來戰功累累,十八歲受封御林軍統領,聖上更許諾待其弱冠後,將當時年方及笄,最受寵愛的雲英公主曹衍璟許配給他,一時榮景,寒府門庭若市,不可言喻。

賞花後到那段婚約前,曹衍璟礙於公主身份無法主動前來找他,倒是寒禹陌閒了下來,時常進宮去教她騎馬。

他總是飽含耐心,指導她如何借力使力上馬,如何輕鬆操控馬兒前進的速度,如何保持平衡不至於使自己摔下來,一步步慢慢的教;而她雖學的慢,卻也是很有毅力的一直學習下去,無論晴雨,絕不中斷練習。

也許他們倆人的感情,就是在那時候慢慢萌芽生根的。

「又有誰能想到,立下婚約不到一年,你就因為江湖仇殺而意外墜入懸崖,從此沒了下落。」

對寒禹陌而言,那是一段煎熬的折磨;可對遠在京城的曹衍璟而言,又何嘗不是一段孤獨的歲月?

「為了自己那個還未過門的夫君,小璟毅然決定守寡,那時她還只是個十五歲的女孩,孤家寡人守了八年。

當時周邊所有人都勸她廢棄婚約,連父皇都有意如此,想幫她另外找個好歸宿,可小璟一反常態的固執,堅決守著一段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兌現的婚約。

而你消失了八年,抹去了過往的所有痕跡,偽裝成謀士來投靠我,用三年幫助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郡王走上奪嫡之路,就像你當年用三年說服父皇將小璟嫁給你一樣——

寒禹陌,你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寒禹陌自嘲的笑了一聲,「設局讓自己重傷,讓自己意外掉下懸崖,我只求不要讓我寒家牽扯進奪嫡這趟渾水。可我千算萬算,卻唯獨忘了算上衍璟。

為了這個局,我犧牲了太多東西,我不能讓她為了那個張揚狂傲的少年將軍獨守空閨,也無法用那個滿腹陰詭的白衣謀士身份與她長相廝守。」

驀然回首,才發現妳在等我,沒離開過。

可我已經錯過了轉彎的路口,又該怎麼回頭?

無法割捨那份感情,更拒絕不了她,只能繼續走下去,試圖遮掩自己的內心。

初次聽聞此般說法,曹衍寧驚詫的看著他,過往他所說過的話,也一一浮現在自己腦海——

“我名為陌宇,是來協助殿下爭奪帝位的。”

“皇上這麼寵愛雲英公主,為何不為她找門好親事?”

“殿下莫急,和親一事,即使皇上選定了人選,也得雙方八字合的起來,公主才嫁得出去。”

“宮中所有的適齡公主都不合適?殿下確定,所有未行嫁娶的適齡公主皆與鮮卑族的王子合了八字?”

仔細想起來,寒禹陌每次的問話都像是不經意揭過,不刻意對他提起,也不刻意打住不提,就像是茶餘飯後的閒聊。

當時他還是親王,還是那個最疼愛小璟的曹衍寧。

為了自己最珍愛的妹妹,曹衍寧也曾經動過勸她放棄婚約的念頭,可還沒有個實際作為,就先讓自己打了幾巴掌。

曹衍寧的腦袋飛速的運轉,待他細細的思索過,才總算搞懂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他也是期待好友能浴火重生,歸來與小璟結為連理,卻不知道寒禹陌會利用這份情感,親手將最愛的女人送上和親這條路。

「所以你就讓人勸我說服小璟去和親,甚至使計讓皇宮所有適齡公主中,只有小璟的八字與鮮卑族王子是合適的,這樣小璟會為了家國天下而不得不嫁——

你到底都在想些什麼!看著小璟為了當年的少年將軍失魂落魄這麼多年也就罷了,你還眼睜睜看著小璟因天下而被迫遠嫁外族,不到三月便思念成疾,病逝他鄉。而這一切甚至還是你一手策劃的!你瘋了不成!」

足智多謀卻又多愁善感,寒禹陌既是冰冷無情的謀士,也是溫暖柔和的詩人。

作為一個合格的謀士,他運用滿腹詭計,輔佐他所效忠的主子入主東宮;作為一個不合格的詩人,他卻宣洩不了自己內心的怨懟,還有那份怎麼也放不下的感情。

什麼時候,他也學會了,親手將畢生的愛人推開自己的懷抱?

「衍寧,你知道的,我放不下她……」

「既然內心仍然有她,當初又為何強逼自己放手?」曹衍寧緩緩問道。

寒禹陌聲音很淡,低沉如止水:「不放手,難道拉著她一起墜入深淵?」

曹衍寧閉了閉眼,控制不住自己情緒吼了出來,「你就是這樣,總是認為自己虧欠了全世界,總是認為自己對不起小璟,於是想盡辦法為她安排好一切,想為她找個好人家,可你就沒想過,小璟根本沒有在意過你的舊傷,更不在意你能活上多久,以她的個性,她寧可選擇和你短短幾個時辰的相處然後死去,也不要活著卻永遠失去你!」

得了,才剛平息的情緒,又被他的平淡語氣撩撥得發火。

原先還以為是自己莽撞,拆散了一對鴛鴦,沒想到卻是姻緣主自己剪去了這條紅線。

老天,他這個沒藥醫的笨蛋,難道就不知道小璟對他始終如初,即便可能一輩子再也見不著,也會記得當初的竹馬?

一如他們的初次談話,寧靜,卻又美好。

寒禹陌安靜下來,沒再出聲辯駁。

書房外,長廊下,又陷入一段漫長難耐的沉默。

「我不跟你說了,早知道今天過來會知道這些東西,我還寧可始終被蒙在鼓裡……」曹衍寧等了許久都沒見他說什麼,索性氣呼呼的轉身離開。

寒禹陌低低的喚了他一聲。

「衍寧,衍璟她離京前……可有說什麼?」

太子停下腳步,沒有回頭。

「你真的想知道?」

寒禹陌應了聲。

「西風夜雨,家國夢裡;

思不見君,難忍別離。

三生三世,與君相惜;

望君守約,此心唯寄。」

說完再沒留下腳步,走的甚是決絕。

廊下那人,卻兀自哭了出來。

他自認負了她的真心,總想著要補償,卻不知原來在衍璟心中,無論對錯,無論多久,她始終等著他回來。

原來最遠的距離,不是不知道身邊的人愛著你,而是自己明明可以與她並肩同行,卻在要追上時將她狠狠往前推。

衍璟,對不住了。

你自始至終都沒恨過我,可我卻始終過不去心中那道坎。

我本應守護你三生三世,和你相知相惜。

可我此生卻負了你的真情。

倘若還有來世,讓我們再續前緣,可好?

衍璟,你別忘了,你的馬術還沒學好……

*註:   天揖,又稱上揖,是周禮中的標準揖禮,通常於正式禮儀場合,如祭禮、冠禮等行此禮,平時對上位者和長輩也行此禮。

行禮時身體肅立,雙手抱圓,左手在上,手心向內,俯身推手時,微向上舉高齊額,俯身約60度,起身時自然垂手或袖手。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