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我討(很)厭(愛)你(妳)》

    炎炎夏日中,我卻覺得我的心……無比的淒涼。

    輕輕嘆了口氣,我翻身過來正視著那個和我共枕的大男孩,他身上的被子因為我的翻動而稍稍往下滑,被子裡的他赤裸著,而被子裡的我……一樣赤裸著。

    這大概是我今天年做過最蠢的事情。

    馬的。

    或許是因為有感覺到炙熱的視線正死盯著自己,他輕輕鎖著眉頭、緩緩睜開眼睛來與我對上眼。

    「早安。」我說

    「……。」然後他無言

    「爽嗎?」我又問

    他瞪了我一眼,伸手扒了自己剛起床時都會出現的凌亂頭毛。「那妳呢?爽嗎?」

    聽見他這麼說,我忍不住笑了,接著翻身仰躺,望著他家的天花板。許久,他才坐起身來,體貼地為我將被子拉好,問我:「餓嗎?」

    我搖頭。

    他再問:「那……痛嗎?」

    我只笑不語。

ˇˇˇˇˇ

    他的名字叫顏昊珣,是我男友……不,現在應該算是前男友的表弟。

    長相可以算是兼具可愛與帥氣於一身,功課成績可以說是以高中第一名畢業的,目前是大學生,然後小我一歲。

    他的表哥、我的前男友叫做何智耘,我們是在網路上面認識的,從國中認識到高中,但是在高中我們第一次見面,然後交往。對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昊珣也在場,聽說是被逼著所以才跟自家表哥一起來。

    我和智耘的感情可以說是分分合合,他不喜歡被管著,所以我就不管他,因為我相信他不會離開,只是貪玩了點而已。每次分手都是因為智耘劈腿,每次複合也都是因為智耘說了一些感性的話讓我留下。我不知道我到底可以蠢多久,但其實我老早就不爽智耘很久了,也許……已經被他傷的心都麻痺了吧?

    和智耘分手之後,我和昊珣的互動倒是從完全沒有交集,變成有在聊天是朋友的關係,漸漸地……越來越好,甚至很多時候就連是男女朋友都不敢提及的私密對話我們都敢聊,說實在的,每次和智耘分手的時候總是昊珣第一個知道,然後第一個來安慰我,縱使他的安慰不像是安慰,就是有時候會嗆我的那種,但是我知道……昊珣只是希望我可以轉移目標,開開心心地繼續過活。

    「梁雅軒!」突地,一股力量將我推開,讓我來不及收回自己的思緒,只能愣愣地望著那個將我推開、抱在懷裡的渾蛋

    「顏昊珣……你在幹嘛?」我現在的表情,我敢保證絕對是那種失寵已久的妃子突然又受到皇帝疼愛的那種、受寵若驚的表情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一雙黑眸充滿著怒火瞪著我,我也沒有在開口,我倆就這樣在大馬路上四目相望許久,好一會兒才又開口:「妳到底在幹嘛?就算和何智耘分手也沒有必要這樣放棄自己的性命吧?又不是第一次分手了,搞得自己好像是深宮怨婦似的在幹嘛?」

    一聽到他提著和何智耘分手的事情我就覺得氣,使勁推開他怒瞪:「操你妹的,馬的誰在跟你深宮怨婦,去你他馬的甚麼放棄自己的性命?幹他娘顏昊珣你再給我提到何智耘的名字我們就絕交!」

    我劈哩啪啦就罵了一整串髒話,昊珣的表情可以說是從驚訝變成錯愕,最後轉成暗沉。

    喔幹!認識他這麼久第一次知道他的表情可以這麼多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等等,這句話好像不是用在這邊的……嗯,好啦,隨便!

    「雅軒。」莫名其妙,昊珣用一種我很害怕的眼神看著我,那種眼神不是令人畏懼的,而是在別人眼裡認為最為溫柔的,可是對我而言……他的這個眼神卻讓我彷彿看見了剛和我交往時的那個何智耘,溫柔、體貼、有時會裝可愛時,智耘都是用著這個眼神在看著我

    我沒有回應昊珣,反射性地逃避他的眼神,旋過身後邁步離開。

    即使我知道昊珣一直在喊著我的名字、即使我知道路人都因為聽見了昊珣對我的呼喚而狐疑地盯著我,但是──

    我絕對不要回頭。

    絕對不要!

    眼淚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從我的眼角滑下,一開始我沒有注意到,直到感覺到頰測有熱熱的液體落下時我才發現原來我真他馬的該死的哭了!

    我和智耘的愛情持續了五年,在這五年之中我們雖然分分合合,但卻沒有吵過一次架。他劈腿,我知道他不需要我了,所以我便自動自發地離開;他說了感性的話,我知道他需要我了,所以我又愚蠢的回到他身邊。

    周圍的朋友都覺得我是個傻子,竟然可以為了那個人渣委屈自己五年,其實現在……我也覺得自己是個傻子。

    我愛了何智耘五年的時間,現在也許真的是夠了吧?

    「嗚嗚……哇啊啊啊……。」我不管自己現在身處何處,只是蹲下身子來環抱住自己的雙臂痛哭著,我不懂……我明明這麼愛他,為了成為他理想中的那個女生我做了多少事情,結果回報我的就是今天──是真的結束了

    真的結束了!

    幹!

    我不曉得自己到底哭了多久,夜風冷颼颼地、不留情地狠掃著我的身軀,似乎也很想把我凍傷吧?我想。

    「妳果然在這裡。」一個男聲無奈地這麼對我說話,站到我身前脫下外套蓋到我身上,將我整個頭都給蓋住,不讓別人看見我哭泣的樣子。再言:「這邊很冷,要不要回我家去?」

    我哽咽地搖搖頭:「我才不要啦……嗚嗚……。」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一雙強而有力的胳臂將我打橫抱起,我下意識地躲到他懷裡、聽著他讓人安心的心跳繼續哭著。「我帶妳回家吧?」

    我用力搖頭。

    「那回我家好不?」他問

    我點頭。

    在回他家的路上,我沒有把外套給掀起來,因為我沒有臉見他,真的太丟臉了!

    「喝紅茶好嗎?」顏昊珣打開家門後便把我放到沙發上面去坐,拿開蓋在我頭上的外套吊在門邊的鉤子上,見我沒有回答,所以又問了一次:「梁雅軒,說話,喝紅茶好嗎?」

    我隨手抽了幾張衛生紙擤鼻涕後,才用這雙通紅的雙眼對上他的黑眸,問了一個我認為很重要的問題:「顏昊珣,你喜歡我嗎?」

    昊珣掛外套的手很明顯抖了一下,旋即若無其事地瞪了我一眼,罵著「白癡」就去幫我倒紅茶,沒多久他拿了杯剛沖泡好紅茶的馬克杯遞給我,我又白目了問了一次:「顏昊珣,你喜歡我對嗎?」不然為甚麼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

    「神經病,妳有什麼值得我喜歡的?」他呿了聲

    「那就好。」我輕啄了口紅茶,不禁想著這怎麼這麼難喝?我果然是比較喜歡喝檸檬紅茶吧?

    顏昊珣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地去準備吃的。

    幾天後,我和何智耘巧遇了,這是我們分手之後第一次見面。

    「雅軒,妳還好嗎?」他淺笑,但是笑中無笑意,看了只讓人覺得討厭而已

    「我很好。」既然他笑,那我也不會認輸。「你呢?我想沒有我,你應該也可以過的很好吧?」我冷笑

    何智耘的表情瞬間吃鱉,尷尬地開口:「雅軒,就算分手了,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的不是嗎?」

    我聳聳肩,拉了拉快掉下來的背包肩帶,回著:「我們就算只是朋友,也分很多種不是嗎?」

    「其實妳也沒有資格怪我劈腿吧?」何智耘說出了這句不要臉的話

    「你什麼意思?」難道他是指我不忠嗎?

    幹!

    「別說妳不知道阿珣喜歡妳,才和我分手幾天而已你們的感情就好到可以一起回他家?」何智耘淡淡一笑,再言:「從我和妳見面的第一天,阿珣就說過他很喜歡妳,我想他大概比我還早知道妳的存在,只是不知道怎麼認識妳而已,簡單來說……我可以是你們之間的媒介呢!」

    他的話頓時有如炸彈一樣在我的腦袋裡轟地炸開。

    他剛剛說甚麼……?

    昊珣喜歡我?很早以前就喜歡我了?所以他才會一直都對我這麼好是嗎?

    或許是看見了我訝異的表情,何智耘也疑惑了:「難道妳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老實回答

    「呵,那小子還真是挺能忍的。」語畢,我的手已高高舉起還沒和我的腦袋搭上線,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就這麼響起

    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何智耘當時的表情是多麼震驚。

    然而,我沒有在理他的轉身瀟灑離開。

    當下我只有一個想法──

    幹,爽!

    打了何智耘一巴掌之後,便下起了毛毛細雨,而且雨勢有變大的跡象,我在心裡罵了好幾聲髒字,想在附近找尋可避雨的騎樓卻該死的找不到。

    正準備掏手機找人求助時,一把深色的雨傘便這麼從我頭上冒出,我反射性地回頭望著替我撐傘的好心人,赫然發現那人竟是顏昊珣,不久前他表哥所說的話才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妳看妳又忘記帶傘了。」他無奈地白了我一眼

    「你怎麼在這裡?」我聽得見我說出的話是多麼地乾澀

    昊珣蹙眉不解:「我剛下課啊,怎麼了?」

    憶起這些年和智耘交往的過程中,昊珣似乎真的一ˋ直都守在我身邊不曾離去,忍不住……我哭了,像個小孩一樣蹲下身子抱著自己的膝蓋,我的舉動深深嚇到了顏昊珣。

    「喂,妳幹嘛!」

    「我剛遇見何智耘那渣男了……。」

    「他又欺負妳了?靠北他到底怎麼才肯放過妳!幹!」昊珣雖然也是會罵髒話,但鮮少會在我面前罵髒話,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罵這麼多髒字的髒話,由此可見他有多憤怒

    「顏昊珣。」我哽咽的聲音制止他繼續發火

    「嗯,我在這呢。」他也蹲下身子來,拍拍我的肩安撫著我

    「可不可以……不要說愛我?」不要跟何智耘一樣說愛我,因為……我已經怕了。

    在我說完的霎那,我聽見了昊珣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那天之後,我便沒再見過昊珣,打他手機也不接、去他家找人他似乎已經好幾天都沒有回來了。當我再次接到他的電話,是在幾個月後。

    『打擾了,請問梁雅軒小姐嗎?』昊珣的手機傳來了一個陌生女孩的聲音

    「對,我是梁雅軒。」我狐疑地應著

    『是這樣的,我是顏昊珣的大學同學,他在我們這邊喝醉了……我看他的電話紀錄最多就是和妳聊天,所以就擅自打給妳了,請問妳有空來帶他回去嗎?不然我家這邊很難做生意……。』那女孩的聲音聽起來也有些為難,看來昊珣惹了麻煩呢

    「我馬上過去,請問可以把地址給我嗎?」

    不久,我以著自己的嬌小身子扛著顏昊珣回到他家,原本他都乖乖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一到他家門口他就開始鬧起便扭。

    死都不肯進去。

    「顏昊珣,別鬧了,快進屋吧?」我無奈,心中也免不了不捨

    這是我認識他以來,他第一次這麼墮落。

    「雅軒……。」他像個大孩子一樣在我面前哭了出來,並將頭埋進膝蓋裡

    我嘆了口氣。「我在呢。」

    「可不可以說愛我?」抬起頭來,他的臉色憔悴了許多

    聞言,我先是一愣,接著……想也不想地回著:「對不起,我不能。」

    他自嘲地笑起來:「果然是這樣嗎?哈、哈哈哈!知道我對妳的感情之後就連朋友都當不成了是嗎?梁雅軒……我喜歡妳十年了啊!十年!妳能想像當我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我有多高興嗎?妳知道當我得知妳和何智耘在一起的時候我心有多痛嗎?妳能明白我多想在妳和智耘分手之後就把你搶過來嗎?」

    聽聞他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我的心就彷彿被數把利刃狠狠貫穿似地疼痛。

ˇˇˇˇˇ

    我忘記我和昊珣上床了幾次,我只知道每一次相好,他都很溫柔很溫柔,寧可自己忍著也不願意讓我感覺到任何一絲疼痛。

    我們沒有在一起,不只現在不可能在一起,未來的任何一天……都不可能在一起。

    今天早上起來,昊珣留了張紙條說他要先去買早餐,而我則趁著這個機會寫了封信給他,然後徹底從他的生命中消失。

    昊珣買完早餐回到家裡,正準備去房間叫我的時候,猛然發現我不在了,他著急地將整間房子都翻過來找,仍然沒看見我,倒是發現了我留給他的信──

    『Dear   珣:

                            謝謝你願意一直陪著我,然後無私的將你的溫柔獻給我,但是我覺得……已經夠了。你值得幸福、值得更好的女生伴著你,但是那個女生永遠不可能是我……。』

    將整封信都看完,昊珣的眼淚有如洪水般不停落下,他將信給揉爛,無視我信中最後一行所寫的最後四個字:『我很討厭你』,然後哽咽地說著──

    「可是我很愛妳啊……。」

    外頭下著滂沱大雨,映襯著顏昊珣的心碎與悲傷──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我褲子都脫了妳給我看這個XDDD
不行,這個太有前途了哈哈哈
2016-05-01 18: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
((已笑翻
其實只是先報名還沒打完啦wwwww
2016-05-01 18: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