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天長與地久》

我們的愛情還擱淺在那個夏天裏。

那時候,沈曦還在。

那時候,慕言還在。

那時候,我們的愛情距離夏天很近了。

可是距離夏天最近的愛,卻始終找不着邊。

【壹】

    「蕭然,你的電話響了。不接嗎?」室友瞟了一眼了桌上不停震動且發出鈴聲的電話,細心地提醒道。

    我在畫紙上靈活舞動著的手尚未有停下的意願。畫紙上,描繪著的是一個人,令我昭思暮念的那個他。五官輪廓漸漸成型,有著玉樹臨風的前昭。一筆一劃慢慢勾勒出的,不僅僅只是面部的線條,而是我對他一整個夏天的思念。

    「我正畫到要緊處,走不開呢。要不,你幫我接一接吧。」我輕輕皺了皺眉,在這個時候,究竟還有誰會打電話給我呢?百思不得其解。

    室友的目光再一次劃過忽閃忽閃的電話屏幕,歎了一口氣邊伸手替我接了電話。當她劃過電話接聽鍵的那一瞬,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忽然揪了一下。是,有什麼不好的要發生了嗎?還是,只是錯覺?

    通電話的聲音零零落落地傳入我耳里…

    「你好,請問找蕭然有什麼事嗎……」

    「嗯……你是……什麼……哦好……」

    接著,由不得我再繼續束耳聆聽。室友便直徑喊了一聲:「蕭然,是慕言。」

    是,慕言?真的是那個慕言,還是只是碰巧同名同姓打錯電話?慕言……聽見他名字那一刻,我的手重重地抖了一下。一道唐突又醜陋的筆跡便出現在了我的畫裡,破壞了美感,震撼了我的心。慕言……他找我,是好或壞呢?

    我顫抖著。身上流瀉出的都是我滿滿的緊張和恐慌。我不知道他到底為了什麼而找我,更不知道那件事究竟是好是壞。

    我壓抑著洶湧的心情,接過電話輕輕地問了一聲,「喂?」

    「然然,我想見一見你。就現在,Rock   Garden。行嗎?」電話另外一頭傳來的是許久未聞的聲音。他的聲音夾雜著濃濃的疲憊,是有什麼煩心的事了嗎?

    「我……」回答還未完整出口,電話另一端便只剩下「嘟嘟嘟……」的掛線聲。就這麼著急,掛了電話嗎?慕言,我究竟是有多讓你不待見……

    就,這麼有把握我一定會去赴約?

    是啊,在這段愛裏把自己放得卑微的我始終還是去了不是嗎?

    果然。愛情裏哪一方陷得越深,傷得越重;愛得越多,想來越傻。

【貳】

    「慕言,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我望著此時此刻坐在我對面的那個男人。一個季節過去了,他的樣子依然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眼睛下方多出了層層的黑色。這陣子,他都沒睡好嗎?究竟,為了什麼而忙碌啊……

    「蕭然。」他喚著我的名字。不論聽過多少遍,我依然覺得他輕啟薄唇說出我的名字,是前所未有的悅耳。

    「嗯?」我一愣一愣地看著他,應了一聲反問道。

    他低下了頭,稍長的劉海遮蓋了他的眉目。我看不見他眸子一閃而過的情緒,但他那副模樣看上去卻格外落寞。很久以後的我,才茫然憶起,那個閃過的情緒,是愧疚啊……

    他始終沒有再次抬頭,只是低沉的聲音卻依然緩緩從他口中吐露出。「蕭然,我想問,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你說吧。」雖然我挺疑惑的,但畢竟他要求我幫忙,我怎麼可能會去拒絕呢?儘管,我們不再和從前一樣……

    「能不能幫沈曦頂罪?」那一刻,他抬起了頭,眸里反射出的都是期許的目光。很溫和啊,卻在那一剎那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我從未見過他為了哪一個女孩兒如此低聲下氣。即便是為了當時他深愛著的我,也未曾如此。

    沈曦……

    沈曦……

    明明我們是最好的閨蜜啊!可是為什麼後來卻因為慕言變了一個樣呢?他說讓我幫她頂罪。我知道沈曦究竟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是我從未料想過竟然會有人要求我幫她頂罪。沈曦,我曾經和你說過,什麼東西都可以讓給你,唯獨慕言不行,   即便,我們是再好的閨蜜……可是呢?你卻活脫脫地搶走了我所有的信仰。現下,他為了你來求我呢,你說,我該答應嗎?

    「蕭然……」或許是看著我毫無反應的樣子,他再一次喚了我的名字。可這一刻,為什麼我的心裡卻無比厭惡呢?他為了另一個女人在我面前低聲下氣啊!頂罪,這不是鬧著玩兒的,那是一輩子的事啊!他就,這麼輕易,求了我嗎?慕言,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嗎……

    「慕言,你是覺得,我對你的真心很可笑,還是你覺得我一定會對著你百依百順呢?」我笑了。從他收縮的瞳孔,我甚至可以看見我自嘲的那抹弧度。很惡心啊,真的   很惡心。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為了這份愛情扭曲了自己呢?可是有些事有些愛,一旦陷入了就再也無法脫身自制。

    「蕭然我……」嗯,沒了下文。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回答什麼,可我真真確確明了的是,他再多說也不能還我一段愛情。那又何必呢?不說,不聽,就這樣吧。

    「呵,慕言,你為了沈曦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那我又算什麼?你是我的初戀啊!而你現在為了你的女朋友,我的好閨蜜,卻來懇求你的前女友幫忙頂罪。你知道,坐牢會毀了一個人的一輩子嗎?」

    「蕭然,你說的我都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你一直都很好,可是我……」這一刻我忽然覺得,慕言不再是從前的慕言了。他變了,變得讓我陌生了。是啊,從一段結束以後,他跟著沈曦身邊一定變了不少吧。

    「慕言夠了。你再說,也不能還我一個初戀。我愛你,那是真的愛。我從來不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從一開始我就對你說過,不論是什麼事情,只要我做得到我都會盡力去幫你。因為,你是我蕭然愛的那個人。」這一句話一說完,我隨即閉上了眼睛。算是,對青春的一個簡單告別式吧。我想告別過去,不論是以什麼樣不堪的方式,我都該讓自己死心。他現在,可是沈曦的男朋友啊……

    「你的意思是……」他驚喜地看著我。我知道,他從頭到尾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表情,都只是為了沈曦。我真的不會再奢求什麼了,或者他從來就不屬於我。

    我願意,以任何方式來放手過去,當做是告別式。再偏激也不為過,只要能讓我徹底忘卻。

    「慕言,你一開始希望的,不正是這樣嗎?」

    那一天,我一滴眼淚也沒掉。他們說,人到了悲傷至極甚至連眼淚都只是奢侈品。我想,我大概明白了那一句話吧。從頭到尾我沒哭,可是心一直在瑟縮著。無可否認,我害怕。害怕再一次失去他。可我卻親手成全了他們。沈曦,你畢竟是我唯一的閨蜜啊……

【叁】

    今天是在牢裡的第1750天。我想,應該還剩下幾天我就可以再一次見到陽光了吧!

    因為被判傷害罪,我被判了五年的刑法。每一次當我看著囚室的時候,我甚至還會不經意想起那天晚上慕言苦苦哀求的懦弱。

    我真的沒有為了慕言而哭了,反倒是在我提筆寫下這封給沈曦的信時,哭得稀里嘩啦,特矯情。

-

To:沈曦

    沈曦,你畢竟是我最好的閨蜜。我替你頂罪,就當是對青春的一種葬禮進行曲。

    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天臨睡前我對你說的話。我說:「沈曦,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閨蜜。你要什麼我都能讓給你,可唯獨慕言不行。他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可是後來你依然很固執地把他從我身邊撥走。從此我的心破了一個無底洞,見不到底,卻看得見滿溢心痛的曾經甜蜜。

    沈曦,我們曾經那麼好。真的,只能是曾經嗎?

    我用了整個一輩子當賭注,來賭你們的一場未來。所有,沈曦,就算是作為閨蜜的最後一個請求也好,一定要和慕言好好的,就這樣一起過一輩子。

    沈曦,再見。

From:蕭然

【肆】

    再一次看到藍天白雲,那似乎真的是好久以後的事。那一天出獄,沒有人接我,我只得默默走回家。那一刻心裡好空,我一直珍藏的東西不在了,我一直忙著的事也沒了,我不知道,自己何去何從。我就像是天地間的廢物,可有可無。

    一個街角,謾罵聲傳了出來。

    「你個王八蛋!為什麼要拋棄我?」

    「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

    接著一個身影走了出來。我還未看清他的長相,他便已伸出手,說道:「蕭然,歡迎回家。」

    無需多餘的動作,甚至無需抬頭,我便已了然他是誰。是他啊……為什麼,到最後只剩下他呢?我笑了笑強忍眼睛的酸澀辛辣,伸手回握了他的手。「夏愷憶,謝謝你。」

    「傻瓜,謝什麼呢!」他笑了,那一刻我甚至覺得他的笑比陽光還耀眼。他的笑容在我腦海回蕩著,眼前飄忽著。好久,沒有見到笑容了……

    他慢慢展開了雙手,抱著了我。淡淡的薄荷香充斥著我的鼻腔。夏愷憶,謝謝你。真的,謝謝你。竟然到現在,還一直記得這個味道……

    他俯身在我耳畔輕輕說了一句話。我笑了,發自內心地就笑了。他陪在我身邊守護了我三十幾年,為的只是這麼一句話。夏愷憶,你真傻。有些話   ,憋在心裡太久會難受的。

    現下我已恍然。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對愛情還抱著幻想,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下一條路。他為我犧牲這麼多,可能,我真的不應該再辜負他了。

    「蕭然傻瓜,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真的真的好愛好愛你。蕭然,我愛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我輕輕地咬了他的耳畔。他的耳畔,留下了一到不明顯的齒印。那一刻我笑得就像是小孩兒一樣,好久,沒有這麼惬意了。就好像小時候的我,小時候的夏愷憶,小時候的,沈曦……那樣快樂……

    「可是白癡,你能不能以一個正常點的開場白出現?」輕擰眉頭,我最終依舊忍不住數落了他幾句。真是的,有誰會以這種分手的開場白來迎接喜歡很久的人啊?

【戊】

    他抱著了我,下巴輕輕擱在我的肩頭。下巴殘留著的鬍渣刺得我臉頰生疼生疼的。可是那一種感覺,就好像是幸福蕩開來了一樣。他的聲音響起。「傻瓜,在想什麼呢?」

    「我在想,沈曦和……他……會不會和我們現在一樣幸福呢?」沈曦和慕言,永遠都是我心裡的一根刺。拔也拔不掉,除也除不去。無論過多久,那都是忘不了的哀傷。

    殤了的初戀,他們問,你還留戀什麼呢?留戀什麼嗎……我不知道。可是我至少,我現在幸福了。

    我轉過身,對上了夏愷憶柔情似水的眼眸。我輕挑嘴角,說:「好啦,我該去更文了。」

    他俯身在我髮鬢烙上一個吻。輕拍了我的肩膀,示意讓我去忙吧。我側身,繞開了他,坐到電腦前面。忘了介紹,我現在是個網絡作家。其實小說沒有特別出名,也就寥寥可數的幾位讀者吧!可我不是為了閱讀率而寫,我只是單純想要為早逝的青春留下一些什麼。

    夏愷憶只是默默地靠在欄杆上,看著埋頭寫文的我。

    「從此,我的世界不再只對一個人敞開。多了一個他,沒有特別擁擠,卻有了久違的感覺。感覺……我還,活,著。」那是文章最後一個段落。

    我的世界,多了一個夏愷憶。然而慕言依然沒有走出我的世界。無可否認我還是愛著他,可現在我似乎,更喜歡和夏愷憶在一起的感覺。那就好像是……我,擁有了全世界。

    夏愷憶。

    慕言。

    他們都是我這輩子愛的人。一個過去式,一個現在式。我從來不曾失去什麼。或許吧,我想。

    因為他,始終停留在我的世界。沒有越界半步,只是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默默仰望著往上努力攀緣的我。而我嚮往的地方,是慕言身邊的那個位置。直到我的信仰破碎,狠狠地跌在地上。那個時候,才了然,真的很多時候,愛不一定等得到天長地久,有時候不愛反而更長久。

    那些年我忽然成長了很久。從不懂愛的青澀懵懂,到了現在所謂無謂的麻木。很痛,很痛的領悟。

    有時候,通往天空的階梯不一定是天堂。或回憶牢籠,或無盡痛苦的輪回。而我的天堂,停留在夏愷憶站著的土地上。

    夏愷憶,給的是天堂。

    慕言,給的是天堂的眼淚。

    夏愷憶,謝謝你的天長地久。

    慕言,說過的地老天荒待下一世待續。

    我愛過的,我恨過的,謝謝。謝謝你們教會了我成長,讓我懂了該如何去愛。

    到了故事的最後,我還是沒有去探聽沈曦和慕言的結局。可能不是很完美,可能真的相互相守。但我,只剩下局外人的驅殼。沒有理由知道,也沒有藉口關心。

   

    說了再見不是嗎?再也,不見……

    我的不完美愛情,再也不見。

    「蕭然,開飯啦。」夏愷憶的聲音在屋子上方傳播開來。滿屋子洋溢著的,是幸福的芬芳。飯菜的香味,始終掩不去從他身上流瀉出來的愛。

    「嗯,好。」我輕輕合上手提電腦。

    「夏愷憶,謝謝你。」

    「傻瓜,說什麼謝謝啊。要謝就快點嫁給我吧!」

    「嗯……你說了算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我本來以為蕭然是男的...還以為她是同性戀呢!
詰尾有一點微幸福的感覺
2016-05-16 15:5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蕭然的名字的確是有點像男生
不過當初會用這個名字也是因爲我覺得和她的性格很般配
(好吧這是個莫名其妙的感覺XD)

蕭然最後還是幸福了 ❤
可以平靜地提起那段往事那個名字,可以過一個平凡的愛情生活 ❤
2016-05-18 12:00回覆

蕭然真的很傻。替人頂罪一點價值也沒有(´c_`)
看了很讓人心疼
結尾很窩心。還有人等著她
蕭然那些年總算苦盡甘來(๑´ㅂ`๑)

很喜歡這篇,有種淡淡的哀傷。
2016-05-15 11: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這篇是去年年尾就碼好了的文章。
不過這次爲了徵文我又重新改了改。

我也認爲蕭然特別傻,不過在愛情裏的聰明人,大概也不會懂什麼叫愛吧 ❤

這篇也是我那麼多散文裏最喜歡的一篇
2016-05-18 11: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