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遺憾

至今我還是無法忘懷,我與他之間的遺憾。

國中三年是我最痛苦的日子。

那些往事仍然歷歷在目,它們刻在我的腦海裡、心裡,無法散去。

我時常想起那三年我是怎麼被孤立、羞辱,然後怎麼遇見他,又是怎麼錯過他。

在那黑暗不堪的日子裡,我忍耐著度過每一分每一秒。

我從未試圖在黑暗裡尋找光亮,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認為自己會被拯救。

直到他出現。

這突如其來的光亮讓我措手不及,我甚至不敢睜開眼,把它看個清楚。

他在國二的時候轉學過來。

我不知道是同學們表現得太明顯,還是他本來就是個敏感的人。

總之他才轉來短短兩個星期,就已經發現了我在班上是怎樣的存在。

於是,他成了第一個向我表現友好的人。

他的突然搭話讓我很驚訝。

雖然才轉來兩個星期,但他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所以很快的就有了自己的朋友圈。

坦白說我很羨慕他。

而這樣讓我羨慕的他,竟然來向我搭話。

向被全班孤立的這個我。

「嗨。」他低沉的嗓音傳進我耳裡。

我有些愕然的抬起頭,他的笑臉就這樣突然的映入我的眼簾。

我就只是一直盯著他看,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我看起來一定很蠢。

但我不後悔,因為就是那個蠢表情讓他又笑了。

「噗哈哈,這什麼臉?   妳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我點了點頭,卻始終說不出一句話。

「我們做個朋友吧,妳看起來很安靜,我正好缺少安靜的朋友。」

最好是。   我差點就這麼回了。

但我心裡卻悄悄萌生出了一個想法:   不管我是什麼樣子,先成為他認為的那種樣子。

即便是習慣了,但我必須承認。

我需要朋友。

對於和我成為朋友,他並沒有表現得太過明顯。

是我拜託他這麼做的。

因為我很清楚,與我交好這件事,輕易的就能破壞他那看似堅固的朋友圈。

我很清楚自己的同學是怎樣的人。   他們不會善待與我交好的人。

他們就是那種大聲嚷嚷著好兄弟、好姊妹,卻能因為某個原因輕易的就瓦解,彷彿從來沒有友好過似的。   就是這樣的虛偽。

但我知道他在這樣虛偽的朋友圈裡很自在、很快樂。   所以我不想破壞他的快樂。

因為他對我來說就是我黑暗世界裡的一道光。   我不想奪走他臉上的笑容,那是我的救贖。

所以我告訴他,中午的時候就跟他們一起吃飯,體育課的時候就和他們一起玩耍嬉鬧,放學的時候就和他們一起離開。

你只要不孤立我就好。

中午的時候如果經過我旁邊,小聲地對我說聲嗨就好。

體育課的時候如果看見在角落的我,向我笑一笑就好。

放學的時候偷偷和我說再見就好。

這樣就夠了。   對我來說,這樣甚至是超出了讓我滿足的範圍。

他常常問我為什麼不讓他直接的表現出他對我的友好。

我都只是笑了笑:   「反正我們回家都有傳訊息,在學校你就和大家一起吧。」

「妳也可以和大家一起的,我可以幫妳。」他總是這麼說,多善解人意。

卻讓我覺得難受。

「不用了,會害到你的。」

會害到你的。

如果因為我的關係傷害到你,那對我來說會是多大的傷害,你知道嗎?

我不要。   我不要這樣。

「怎麼會呢?相信我,不會的。」他又揚起了嘴角,露出他好看的笑容。

就是這樣的笑容,總讓我覺得溫暖。

「.....」而我只是堅決搖頭:「我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了,但你不一樣。」

你不一樣。

你和我始終是不一樣的人。

你活在光明處,而我在黑暗處。

你是我不斷渴求著、努力伸手想去觸碰,卻始終觸不可及的光亮。

你太刺目,所以即使我時常悄悄的對你動心了,卻始終不敢表露出什麼。

因為我害怕。   如果我表現出了對你的好感,你就會離我愈來愈遠。

刺耳的言語再次竄進我的耳裡,我握緊了拳頭。

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

他們口中的我,自以為是、嬌蠻做作、討好巴結、虛偽透頂。

我每天都從他們的口中聽見我從他們身上看見的樣子。

但他們總說那是我。

「幹麻自我介紹?」

和以往不同的聲音及話語,就這樣硬生生的闖入我的耳裡。

當然還有他們耳裡。

瞬間就安靜了,大家不約而同地看向他,我也是。

他撇過頭來,剛好對上了我的眼。

我搖了搖頭,甚至給他一個微笑。

我要讓他知道我沒事。

我要他現在就假裝自己是在開玩笑。

拜託。   我要他沒事。

「真無聊。」他再次開口:「一群白癡。」

我徹底愣住了。

他自始自終都直視著我。

那個眼神,比我當初要他別在他們面前和我太過友好時的眼神,還要更堅決。

我發現我緊握的拳頭鬆了。

明明我應該感到緊張的。

但在這一個瞬間,我突然覺得很開心。   發自內心的,開心。

要他別在他們面前與我親近、要他別試圖幫我的,分明是我自己。

但此刻他做了我要他別做的事,我卻開心得不能自己。

我知道這很矛盾,但我果然,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堅強、那麼無私。

「欸欸欸...不是吧,你說甚麼?」我們班和他最親近的人不可置信的說道。

對,就是那個滿口的好兄弟,卻可以在某一瞬間輕易背叛的那個人。

那個我一直對他絕口不提的,他最好朋友的背叛史。

當時我後悔不已。

我應該告訴他的,早就應該告訴他的。

我自以為是的『保護』,才是對他真正的傷害。

他在班上瞬間變成和我同樣的人。

他不再是每個人眼裡的光,卻始終是我的太陽。

理所當然的我和他變成最要好的朋友,他們刺耳的言語裡,多了一個主角。

於是,我們成了狗男女、廢物二人組。

他聽著這些言語卻依然笑得燦爛,我卻相反。

我甚至要他去和他們道歉,說當時是在開玩笑。

但他卻因此跟我賭氣了一陣子。

他說他是真的生氣才這麼做的。   他一點都不在意失去那些虛假的朋友。

「妳比他們真實多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從他眼裡看見了不一樣的色彩。

所以我暗自竊喜。  

我果然很矛盾。

對於他的被孤立我自責不已,但同時卻又為此欣喜。

所以我果然,很自私對吧。

擅自喜歡上他的我,很自私對吧?

他就那樣和我一起度過了整個國中生涯。

我們一直到國中快畢業才交到朋友。

所以我們的朋友圈從某一瞬間就漸漸的不只是我們兩人世界。

即便我們仍然是最要好的,卻還是有些甚麼不一樣了。

我猜,我勇敢的猜測。

他也喜歡我。

但這始終只是猜測。

面對他我始終膽怯,我始終不敢說出我對他深深的喜歡。

所以我也不敢去探究我的猜測是否正確,更不敢去向他尋求答案。

就這樣一拖,拖到我們畢業。

拖到我們漸行漸遠。

拖到我對他的喜歡漸漸的消磨成了過去式,我才又遇見了他。

然後我才從他的口中得知,

原來當時的我沒有猜錯。   但我們卻沒有在一起。

因為我該死的退縮了。

所以到了現在,我才只能惋惜。

好可惜的我的初戀,我就這樣輸給了自己。

再次相遇是我們久違的第一次見面,卻同時也是最後一次。

我們沒有留下聯絡方式。

或許是因為,我們始終都不願讓過去那份美好變質吧。

即便現在的我對他的喜歡已經不那麼濃烈,甚至我再次遇見他都只有懷念,沒有動心。

但我仍然想跟自己道歉。

我對不起自己,我不夠勇敢,所以才在應該貼近的時候和他擦肩而過。

我和他之間的遺憾,是我的怯懦釀成的大禍。

所以本來應該完美的回憶裡,卻硬深深的多了一個無法填補的空洞。

過去的我鐵定哭得很大聲。鐵定對著自己歇斯底里。

但是又能怎麼辦?   時光不會倒流。

而現在的我們活在現在。

所以,我們再次相遇、再次擦肩而過,這次是我們自己選擇的。

我們都已經失去了對彼此心動的理由了。

即便我仍然懷念那道光、那份溫暖。

即便我仍然懷念他的笑容、他說的每一句話。

即便我仍然懷念自己對他的喜歡。

但這份喜歡到了現在,從本質上就變了。

時間會改變很多事,就例如我們。

果然,我的認知沒錯。

錯過了一次,就很難再有機會把握了。

因為時間不會等人,所以它不會等你猶豫。

它不會管你膽怯、不會管你懦弱、不會管你後悔。

它只會在你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溜走,然後順道帶走一些甚麼。

就像你曾經拚命渴望著、想像著的那份心情。

或者你曾經努力的張開眼,就只為了把某個人的心看得清楚的那份執著。

在它逐漸流逝的時候,這些就都自然而然的淡了。

所以你不再拚命、不再渴望,也不再執著了。

因為那份喜歡到了現在,從本質上就變了。

所以即便你感到不甘心,又能怎麼樣呢?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遺憾,它終究只能是個遺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遺憾,真的無法彌補了。

男主人真的很好,即使知道自己也會和女主一樣陷入那個被孤立的境界,仍然奮不顧身的向前。
雖然兩人最後沒有在一起,但那些一起共度的過程,一定是比一般的戀人還要更加幸福:D
2016-05-08 09: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豆豆魚

是啊,即便最終錯過彼此,但是過去的回憶依然珍貴。

他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我希望他以後能夠獲得幸福
2016-05-14 17: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