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霧裡看花》

花霧里以為自己會哭。

到了此刻,她才明白什麼是欲哭無淚。胸口堵的慌,像是壓著千斤,想推開卻推不開。眼前泛著水氣,看出去的世界都像蒙著一層薄紗。可是沒有眼淚。

她一直以為只要知道答案以後,她便能乾脆一點,是死心還是痛快,了了她長久以來的糾葛。

「妳走吧。」魏辰海站在海浪推上來留下的潮濕沙地上,打上岸的浪花拍著他的腳踝。

背著光,他的臉模模糊糊的,讓光給打暈了一圈。他很高,一部分的沙灘都給他拉長的影子佔去了。

花霧里想起當初她就是和魏辰海在這片沙灘上認了彼此,稱兄道弟。那個時候,他們都還懵懵懂懂的,誰也沒有想過那段單純情誼會發展到現在這般一踏糊塗。

她看著他交了第一個女朋友,在他分手的時候陪著他一起瘋癲;他第一次告白和人的時後,她陪著他一起研究如何得到對方的心,事成以後還一起開慶功宴。

他的身邊從來不缺女伴,可以說是一個換過一個。她為了他,卻不曾交過任何男朋友。

花霧里知道自己很愛魏辰海。早在她意識到以前她已經無可自拔的愛著他。她不是不曾不甘心過,她比誰都還早認識他,可是他就是不肯承認他對她的感情。但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來,她只是自卑,魏辰海的條件那麼好,每個相襯他的女孩也都是那麼的優秀。她沒有顯赫的家世,她太普通了,不夠資格配他。最糟糕的還是前陣子,他和苒苒宣佈在一起。他們是青梅竹馬,又是世交,她更沒資格。

「我走了。」花霧里覺得自己在笑但是聽起來卻像在哭。

「妳別笑,看起來比哭還難看。」魏辰海看了他一眼。

花霧里不想理會他,逕自踢了踢沙,她今天穿了涼鞋,踩在沙灘上,鞋裡都是沙,白天的沙還燙著,她縮著腳尖不敢全部放下。沙裡混了小石子,刮著她的腳底很不舒服。魏辰海悄悄的走到她背後,彎下身幫她清理,沙上疊著兩個人的腳印,浪一打上,痕跡若有似無。花霧里不想他幫忙,踢了他一腳,卻沒踩穩被他緊緊抓住。

她愣住。

魏辰海並沒有放手,他很安靜的看著花霧里,臉上一點波瀾也沒有。

突如其來,他開口,「為什麼是妳?」

他的聲音很低沉。壓在無風的空氣裡,在她耳邊嗡嗡作響。花霧里不能理解他話語裡的意思,也不想理解。魏辰海離她很近,近的她只要往前靠近就能貼近他的心跳。

然後,她看見沙灘的另一端出現苒苒熟悉的身影,隔著很遠,但是會穿著亮粉色配綠色短裙,還能穿的很好看的也只有苒苒一人了。

「放手。」她大力甩開他的右手。

魏辰海沒有任何反抗,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苒苒牽著一隻牧羊犬一蹦一跳的朝他們走來,看見他們很開心的揮手。魏辰海走向前,給苒苒一個擁抱。苒苒鬆開鍊子,讓牧羊犬自由的奔跑在沙灘上。她記得那隻狗叫小海,是苒苒和魏辰海一起認養的,花霧里怕狗,魏辰海知道,當時她很反對,但是魏辰海還是同苒苒一起簽下認養文件。

苒苒將頭靠著他的胸膛,栗色的頭髮騷著他的下巴,魏辰海在苒苒的額頭上落一吻,他神情自若的回望著花霧里,眼神帶著挑釁。她一邊後退一邊閃避向她跑去的小海,她被沙上的石塊絆倒。

花霧里兩頰發燙,她覺得難堪,狼狽的從沙上站起來往車子一拐一拐的跑去。

花霧里重新發動了兩次汽車,才成功的將車子開出沙灘上。一上大道她就後悔了,假日的車道堵塞的很嚴重,應該要上交流道的。她想起晚上的飯局,想撥個電話時,手機卻沒電了,她洩氣的將手機摔到副駕駛座上。這是她這輩子最困窘的一天,再也沒有一天能比今天更讓她尷尬了。

等塞車塞回家後,原定的吃飯時間都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預定的是一間高級餐廳,這個時間餐廳已經打烊了。回到租屋處,她趕緊給手機充電,並撥了室內電話。

電話響沒兩聲就被接起。

「我應該說過今天這間餐廳只接受預約,一天兩組客人,要是超過預定時間半小時就會取消預約。」喬許的聲音悠悠的從電話那頭傳來。

「對不起。路上車多了點,手機又沒電。」花霧里囁嚅著。

聽出她聲音中的無力,喬許難得沒有生氣反而關心道,「妳吃飯了嗎?」

「還沒。」她想起冰箱還有前天吃剩的便當。

「是不打算吃還是還沒要吃?」喬許的語氣很尖銳,似乎不滿。

她攪著電話線,抬起頭正巧看見一年前他和魏辰海的合照,頓時一點食慾也沒有,她也沒有多餘的氣力再回話,「不打算。我累了,我要睡了。」

說完沒理會喬許回應了什麼,她直接把電話掛斷,還順手把電話線也扯了:不回話的後果,頂多就是下個月要祭出自己的打工費陪她去逛街失血一下。

掛了電話之後,她沒有更衣從櫃子裡找了顆普拿疼服下後就睡下了。這一夜她睡得極不安穩。

花霧里什麼都不出色,就記性差最為出名。經過一夜後,她覺得精神好多了。換了一身衣服後,她便拿了鑰匙出門。

今天和教授請假一天出去走走。她伸伸腰。

一打開門,她被嚇著了。

宋齊站在她面前。

她關上門又重新打開。宋齊還在她面前。

宋齊站在兩個柱子中間,他正閉目養神,聽見開門聲,微微的睜開眼睛,然後又閉上。

「我說過不許不接我的電話。」宋齊的聲音不冷不熱的,聽不出情緒。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花霧里僵硬的開口。

宋齊穿著一套西裝,她記得昨天早上他曾跟他提過他要搭飛機到上海開會,晚上回來。

「我一下飛機就坐車過來了。」他張開眼睛盯著她。

「你站了一整晚?」花霧里一驚。

瞥了她一眼,宋齊冷哼一聲沒有回答,他轉頭,冷淡的丟下一句話,「吃早餐。」

宋齊的話帶著命令,花霧里知道他大概心情不好,拿了手提包,鎖上門後跟著宋齊離開了大樓。

前一晚宋齊是讓司機載他來的,現在沒車,花霧里又忘了拿鑰匙,兩人只能用走的。還好早餐店離她的租屋處不遠,沉默的走了十多分鐘後就到了。只是宋齊一個大男人腳程很快,花霧里幾乎一路是小跑步的跟著。

到了店裡,宋齊很有霸氣的把整個二樓包了,原先在二樓的幾位客人都被趕到樓下去;宋齊連點菜都帶著玉樹臨風之姿,他把菜單上能吃的菜全都點了一份。可是,餐點送來後,他連動都沒有動,只是偶爾夾了菜放到她的盤子裡。花霧里知道這種平民小店的菜宋齊肯定是連看都看不入眼,要他吃上一口,更是不可能的。於是她便不客氣的將每一樣都吃上一輪。

在她吃飯的時候,宋齊不時闔上眼小歇片刻。

「累的話待會讓司機送你回家休息。」花霧里還咬著蛋餅含糊不清的說著。

宋齊瞪了她一眼,這下她一說,他不睡了,開始撥弄著眼前的盤碗食物。這一下,花霧里也不想吃了,放下筷子,拿了紙巾擦了擦嘴。

「謝謝招待,我吃飽了。」她對宋齊喊著。

宋齊點頭然後起身,「走。」

他的聲音很有力,花霧里雖然想再多問幾句但還是作罷,默默的跟著他走出早餐店。

又往大馬路走了幾分鐘的路程,尖峰時段,車輛多,大車小車幾乎貼著行人擦肩而過。花霧里終於受不了了,趕在下一個路口前,拉住宋齊。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

兩個人僵在路口,宋齊沉默了幾秒才開口:「魏,」才說了一個字,他又停下來,頓了一會才又說:「妳昨天一整晚手機關機要是有人找妳怎麼辦?」

花霧里征著,這還是她頭一次看過宋齊說話遲疑。

她想了一下,要說會打她的手機找她的人不過就是宋齊或者是喬許。不過才一個晚上,會有誰急著找她?困惑的將手機開機。才剛按完密碼,手中的手機忽然被拿走。

「你幹、嘛?」花霧里往宋齊身上撲去要拿回手機。

下一秒她反手被宋齊扣住。宋齊突然吻住她,花霧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回過神她已經往宋齊臉上搧去,可手才剛舉起又被他捉住,這回,他抓得很用力,她想掙脫都沒辦法。她幾乎要以為自己的手腕要被擰碎了。宋齊是學過武術的,所以他很懂得如何拿捏力道,如何讓人痛不欲生卻不會受傷。這一下,真的把花霧里逼得淚眼汪汪。

「你放手!」她氣極了。

張口就想咬宋齊,宋齊也沒閃躲,隨她一口咬住他的手腕。花霧里也真的狠下心,直接在宋齊手上咬出一排血痕。

宋齊又狠狠的瞪她一眼,稍微鬆開氣力,她趁機搶回手機。

「妳不應該關機的。」

她忽然怯縮了,在重新要開啟畫面的剎那。她看見一整排的未接來電,有喬許的、宋齊的還有幾隻沒見過的號碼,然後後面一整排都是魏辰海打來的。最新一通是早上七點多打來的,是苒苒的號碼。

花霧里正想著要撥通的時候,苒苒打了過來。

宋齊站在旁邊悄悄的觀察她的臉色,一句話都沒有說。她的臉色越來越慘白,他握著雙拳也越擰越緊,指甲都掐出了血痕。他在她通話結束前,已經先伸手招了計程車。

等他叫好車轉過身,花霧里已經倒下。最後她是被宋齊抱下車的,她醒來的時候,宋齊剛好走進急診室,整個場面搞得很可笑,急診室的護士都奔來查看,正七嘴八舌的和宋齊討論要叫醫生還是掛點滴,花霧里已醒來跳下病床,顧不得宋齊的阻攔,直接往電話裡苒苒指示的樓層奔去。

她想起中學時期有一回,她在路上給機車擦撞了,是魏辰海一路拉著她的手陪著她坐車到醫院。那時的醫院那樣的燈火通明,一呼吸變是滿腔的消毒水味,就和現在一樣,眼前白花花一片,她徹底失了方向。

宋齊向護士道歉後從後面追了上來,扯著她去找到苒苒。

一看見苒苒,花霧里像回了魂似的抓住她,「辰海呢?他還好嗎?他有想要吃什麼嗎?」

苒苒正在和魏辰海的家人議事,聽見她的問題,沒有立刻回答,反倒是伸出手拍拍她的肩。她認出魏辰海的姊姊,她也向前抱了抱她。她們都張開口安慰她。

可是花霧里一個字都聽不懂,她急得哭了出來,一個字一個字吃力地說,「我要看他!我只是和他吵架,你們怎麼就都攔著我看他?」

還是苒苒用力打了她一掌。她聽見很清脆的一聲響,然後接著一連串斷斷續續的話語:「拜託妳放過小海好不好!他已經走了,妳還想要怎樣?拜託你不要再纏著他了!」

眼前苒苒在哭,她也在哭,她終於哭出聲了。

辰海的姊姊比較堅定,向前拉開兩人,單獨將花霧里拉到遠離眾人的走廊。

「妳要堅強。小海昨天下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清楚,但昨天晚上他一個人喝醉了,在經過河堤的時候,看見有人輕生,也不想自己不會游泳就跟著跳下去了,結果對方只是鬧著玩的,是會游泳的。她自行游上岸,小海卻溺死了。」她說得很慢怕霧里聽不明白還重複講了一遍。

花霧里覺得很茫然,聽了半天的解釋,她抬頭,「我要找他。」

她這一句話,瓦解了所有人的堅強,背後魏辰海的奶奶哭暈了過去。

她以為被最愛的人背叛是最痛的事,她以為她恨他,此生不想再見到他。只要不要再聽見關於他的任何事,不要再想起,就可以毫無關係,毫無牽掛了。可是她現在才明白,只要他還活著,知道他還在,要她心死一萬回,她都無所謂。

她腿一軟,宋齊將她攬住,他看著花霧里在他懷裡哭到崩潰,他沉默著,不發一語。他早已交代好病房和醫生待命。

花霧里在他的攙扶下堅持要走去看魏辰海最後一眼。宋齊很不忍,但是他還是陪著她。

走了一段,苒苒忽然攔住她。

「妳要做什麼?」花霧里一征。

「都是妳。是妳害死小海的!」苒苒掐住她。

宋齊趕緊把她架開,苒苒已經顯入歇斯底里。

「他那麼愛妳,妳為什麼就是不知道。妳以為妳才是受害者?從妳和他認識的那刻開始就是錯誤,我就是不懂妳有什麼好的?所以我拖了關係不斷幫他介紹女孩子,還說服了她家人給他壓力,可是他就是不肯接受其他人!」苒苒大力踢著宋齊,一邊嚷著。

「霧里,妳別聽她說!」宋齊想把苒苒拖離這裡,但沒想到苒苒看似瘦小,力氣卻十分驚人。

「我就是看不慣他愛妳,不斷為了妳和其他人分手。所以我終於說動我爸讓他給伯父施壓,我們終於在一起了,可是你卻一再一再的出現,一而在再而三的干擾他的心。昨天他看著你離開後,和我提了分手。他為了妳,甚至願意不再愛上一個人,即便最後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她不願再聽,摀起耳朵,可是苒苒的聲音更大。

「可是如過妳為什麼就是不肯接他電話,如果你接電話了,或許他就不會自己半夜跑出去喝酒,就不會發生意外!可妳就是不肯接電話。」苒苒崩潰了。

花霧里征征的望著她。

原來他是愛她的。

她也是那樣的愛他。她愛他那麼久,還是沒有用,因為她再也不需要帶著內疚跟著辰海,也不需要一天到晚放大那些曖昧檢視猜忌著看著他;她也不需要整天掛念著他。因為他已經不在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這文好虐喔
2016-05-08 20: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凝也參加征文了(懵)
我是懵懂的 我剛剛從歷史坑裡爬出來(哭)
2016-05-02 21: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看~~快虐哭我了
這樣的故事虐得我心痛痛的呀!!
加油!!!
2016-04-29 15: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玥醬////

真的嘛!!!可是我覺得還不構虐還想再加(遭巴
2016-04-30 07: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