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不喜歡你。》

      「真的嗎?所以妳也喜歡王顥?」

      放學後女學生們依然留在教室內,一面化著妝一面聊著自己心目中喜歡的男同學是誰,而答案也不出眾人所料,是隔壁班的長相斯文、帥氣的王顥。

      我坐在座位上滑著手機,一面思考著她們到底要聊到什麼時候,倏地話鋒一轉落到了我身上,其中一位女同學畫著淡淡的裸妝,手指甲塗上了透明的指甲油,看上去晶瑩剔透般,就像是露水滴到手指甲一樣,她輕敲了我的桌面詢問,「曉恩妳呢?怎麼好像從來沒聽過妳說喜歡誰?」

      女同學的臉上盈滿了趣味及八卦,坐落在她後方的女同學聽到她的問話也興致盎然地探出頭來,我可以感覺到四周瀰漫著一種不容許我逃避這話題的味道,假設要跟她們打馬虎眼乎爛過去我想是不可能的。

      但是能怎麼辦呢?

      我是真的……沒有喜歡的人……大概吧。

      將手機暗屏之後放下它,我短暫的嘆了一口氣,「我……」聽到我的回答,女同學瞠大了雙眼,似乎是沒有料到今天的我會如此坦白又乖順吧。

      「沒有喜歡的人。」

      而當我這麼回答時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原本好看的平眉擰成了一塊就像是毛毛蟲一樣,她故作生氣般剁了腳步不滿嚷著,「紀曉恩!大家都說了妳就講一下啊!」

      看吧,果然。

      我如實回答了,但是只要是我的答案不能讓她們滿意,她們也不會放過我。

      吞了一口唾沫,我再度啟口,「但是我有一個討厭的人!」語調微揚,我露出了饒富意味的表情看向她們,八卦就是魚餌,而對於魚餌充滿興趣的大魚或是小魚,也都紛紛朝著我靠近。

      「是誰是誰?」

      「我們班的嗎?還是隔壁班?」

      不過一瞬間,我的四周擠滿了魚群。

      「我說了,妳們會很驚訝的。」

      「才不會咧!妳就說嘛!我們會保密的!」

      抿了抿唇,我的腦海浮現了一道修長的身影,節骨分明的手指,還有那抹如同夏日艷陽般燦爛的笑容……

      「王顥,我討厭王顥!」

      語落,她們閉上了嘴巴,神情顯得訝異與無措,似乎是沒料到我會這麼回應她們。

      「怎麼會?王顥耶!是那個滿分十分的王顥耶!」

      「對呀!曉恩妳說的是另外一個人吧?」

      我搖了搖頭,對,我討厭的就是那個王顥!那個長相斯文、帥氣甚至滿分十分的王顥!

      沉默在放學後的教室逐漸擴散,我知道我們氣氛弄僵了,但這不是我的錯,是她們逼我留下來聊天;是她們逼我要說出喜歡誰;是她們逼得我說出我討厭王顥這件事!

      扣扣,敲門的聲音霎時傳來過來,回過頭我的心頓時冷了一半,是王顥。

      他的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節骨分明的手指依然落在門上,「抱歉打擾了,紀曉恩該回家囉。」

      我的臉登時熱了起來,不說再見、不等回應,直接抓起書包我飛也似地衝出了教室、離開了校園、跳上了公車,也不等王顥。

      我不知道王顥有沒有聽到我和那群女同學之間的對話,但是有的話又怎樣呢?被他知道了我也無所謂!無所謂!

      翌日,我從家門口出來時便看到王顥騎著腳踏車在等我。

      將把手上的提袋遞到我的面前,他臉上依舊掛著淺淺的笑容,「柳橙汁和火腿蛋餅對吧?」

      撇過頭,我冷冷地回,「我吃飽了,你自己吃吧。」將視線重新放到他身上,我明明知道他騎腳踏車的意思,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騎車幹嘛?」

      他默默地將早餐掛回到把手上,笑著說,「接妳呀,上車吧!」

      「我不要。」

      語畢,我頭也不回地就走了,卻疏忽他騎著腳踏車,他很快地就追上我,從車上下來之後牽著車,「那我陪妳走。」

      「王顥!」

      「怎麼啦?」

      我忍不住朝他大吼,「我不要你這樣對我!不要你送我早餐!也不要你這樣接我上下學!我更不要……」眼眶忽地微熱、鼻頭一酸,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胸口溢滿了想哭的情緒,「你這樣沒心沒肺的笑著!」

      吼完之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王顥錯愕的表情,他眼中一閃而過的落寞與傷害我沒有錯過,我著急的想要朝他解釋些什麼,但是我還是跑開了,如同昨日那般,逃他逃得遠遠的。

      上了公車之後我盡可能把音量調至最大,希望可以掩蓋住內心波濤洶湧的情緒,公車一搖一晃的讓我有些睡意,不知不覺之中我也隨著音樂的節奏進入了夢鄉,在夢中我看見了從前的自己跟王顥。

      ──那時候的王顥不是這樣子的。

      「曉恩,我喜歡王顥,我把我的心意都寫在這封信了,可以幫我轉交給他嗎?」我微訝地看著丁甯手上的信封,上頭的字體圓滾、可愛,沒有錯的,是丁甯親手寫的,但是更讓我訝異的是,她喜歡王顥。

      「嗯,可以啊。」儘管訝異、儘管胸口好像有著什麼怪異感,但是身為好朋友我不可能拒絕丁甯的請託。

      回家的路上我將丁甯的信遞給了王顥他又驚又喜的,「靠紀曉恩!我們認識那麼久了有話就說啊!寫什麼情書啊?怪肉麻的。」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要他小心前面,要是摔車害我破相有他好受的!

      「大哥!不是我寫的,是我朋友寫的!」一陣風吹來,攪亂了我的頭髮,「是丁甯寫的!她喜歡你!」

      「什麼?你說誰喜歡我?」王顥的聲音散在風中,糊成了一片,我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他也不清楚我在說什麼。

      隔天,我才剛將書包放下來丁甯就馬上走到我身旁,「怎麼樣?他收下了嗎?」丁甯的口氣和表情滿是擔憂,就怕自己被拒絕,我不知道王顥怎麼想的,所以我無法多說什麼,只能和丁甯說信已經被收下了。

      後來過沒多久,丁甯就跟我說他和王顥在一起了,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很驚訝也很錯愕,驚訝是我不知道他們之間已經進展到這個程度;錯愕是我不曉得原來王顥喜歡丁甯。

      王顥跟丁甯有時候會一起吃飯也會一起上下學,我不介意被兩位好朋友這樣子重色輕友,畢竟他們才剛開始交往理所當然會想要享受兩個人的時間,只是偶爾當我獨自一人走在校園時還是會有些空虛、落寞。

      身旁少了一個多嘴又愛吵的王顥,真的,好不習慣。

      等到我察覺到時日子就這麼過了半年,我本來以為王顥跟丁甯會就這樣交往下去,但是我錯了,大錯特錯。

      「紀曉恩!王顥今天也沒來妳知道他怎麼了嗎?」

      路過王顥他們班時,我被叫住了,我那時候才曉得王顥已經多日曠課未到校,只是這種事情怎麼會問我呢?應該問丁甯才對啊!

      「他們早就分手了妳不知道嗎?」

      這一瞬間,我的世界充滿了安靜與空白,就好像是壞掉的錄影帶一樣,我的腦中不停被播放著那句話──『他們早就分手了妳不知道嗎?』

      我抓住了丁甯,我希望她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眼前的丁甯卻成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放開我紀曉恩!妳還敢在我面前談王顥?」

      怎、怎麼了?為什麼站在我面前的丁甯看向我的表情像是看到什麼髒東西一樣?而且她的話是什麼意思?還敢在她面前談王顥?

      我做錯什麼了?

      焦急又混亂的情緒交織著,使得我不顧現在還是上課時間,我直接翻牆翻出了校園,衝到了王顥他們家,但是無論怎麼按門鈴始終沒人出來應門,我想王顥一定是不在家,他一定是穿著制服假裝出門上學,然而實際上卻是蹺了課。

      跑遍了大街小巷始終不見人影,忽然我記起了小時候常跟王顥一起到附近的國小當鞦韆,於是我死馬當活馬醫,偷偷溜進了國小裡頭,王顥果不起然就在那邊,盪著鞦韆。

      「嗨!紀曉恩!」

      這個瞬間,我才發現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王顥了,他怎麼會變成這樣了?我認識的那個擁有夏日艷陽般燦爛的笑容王顥怎麼不見了?

      在我面前的王顥面容慘澹,一張臉白得可怕,甚至連一點血色都沒有,向我打招呼的笑容一點笑意都沒有,彷彿是玩偶一般被人用線拉扯著才拉出了笑容。

      「王顥……」

      我戰戰兢兢走向前,心跳如鼓,好可怕!我覺得現在出現在我面前的王顥好可怕!

      「她說我根本不愛她……」

      一愣,我明白他說的「她」是丁甯。

      「她說我不愛她為什麼還要跟她交往傷害她。」王顥將鞦韆晃到最高點,他用力地吼著,「是啊!我不愛她!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愛誰!」

      我不知道他們兩個人之間到底怎麼了,我只希望王顥可以快點從鞦韆上下來,因為我真的好怕、我好怕他突然鬆手就這麼從鞦韆上摔下來。

      「王顥!」

      我大叫著,突然我的眼前出現一面懸崖,國小不見了、鞦韆不見了、王顥不見了,某個人突然從我背後推了我一把,我整個人摔到了懸崖下方,我的右腳往前方踢了一下,我驚醒了。

      我全身濕透被冷汗給浸潤,我這才發現我做夢了。

      下了公車之後發現自己坐過站,就算要回到學校至少也要一小時的車程,乾脆今天就不去了吧,反正去到學校也只是上課和睡覺而已。

      走進速食店隨意點了薯條和可樂之後找了個隱蔽的位置坐了下去,點開手機之後我整個人卻傻住了。

      ──平山高中,驚傳高二男學生自殺!

      迅速點進學校社團,當我看見大家流傳在網上的班級以及姓名時,我突然覺得附近的空氣好稀薄、好難受,我使盡地想要呼吸卻加深了眼前的一片黑,我的身體突然變得好重、好重。

      當我醒過來時人已經在醫院了,父母親、班導師還有學校教官都在,他們沒有責備我蹺課的事情,反而是將一封信放到我手中,輕輕了拍我的肩膀便走了出去。

      打開信封之後我的身體是顫抖著,是王顥寫的……這封信……

      是王顥的遺書。

      透過王顥的信我這才明白,當初丁甯老是認為王顥跟我有一腿,她狐疑的態度與過度神經質將王顥逼得很緊,兩個人分手之後王顥卻始終走不出當時的陰霾,所以他將自己武裝了起來。

      不談感情、不談戀愛、不交朋友,就不會再次受到傷害,但是我的那句話卻狠狠刺進了王顥的內心。

      ──『我更不要你這樣沒心沒肺的笑著!』

      是我的錯吧,王顥因為丁甯的緊迫盯人罹患了憂鬱症,而我卻是在他死後才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到了最後我甚至逼死了他。

      眼淚止不住地滴落,我責備自己卻也責怪王顥。

      不談感情、不談戀愛、不交朋友,那我算什麼?我到底是你的什麼人?可如今我再也找不出答案了。

      我果然不喜歡他,我不喜歡王顥,真的不喜歡。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紀曉恩知道丁甯喜歡王顥的時候,她不知道自己喜歡他真的太可惜了!!
一份純純的愛就這樣錯過了~~~~~(咬手帕

可惜最後王顥還是沒有找到一個有效紓發的管道,幫QQ

說好的Happy Ending呢!(敲碗
2017-09-04 22: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快樂結局在我的資料夾(摳鼻
2017-09-19 14:54回覆

真的看到起雞皮疙瘩了……覺得好傷心好傷心

男生對女生說不知道自己喜歡誰
女生頻頻說著討厭男生……

雖然他們似乎始終無法面對面坦承心意
甚至可能到男孩死掉了 女孩還是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感情
那種模糊或壓抑的感情算什麼……
但還是讓看著故事的我
默默想抱住女孩 拍拍她

尖銳逼人的女孩真的會逼瘋男孩呀…
真的覺得好感傷……

雖然最後女孩還是說著果然不喜歡男孩
但她的懊悔 她曾說過的那句傷透男孩的話
在最後也狠狠刻在讀著的我 的心上
2016-07-27 06: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寫得也很傷心T___T
所以我才不常寫虐文因為我都會虐到自己(乾)

其實這個故事最大的重點應該是遺憾與錯過
遺憾曉恩沒有將自己的內心看清,才會錯過了王顥

欸不過我一開始寫這文時是Happy Ending的耶哈哈
只是後來發現寫得太起勁都忘記規定了
所以急急忙忙又做了修正
之後應該會放上快樂結局啦哈哈
2016-07-30 10: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