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好朋友的祝福》

      我想我一定是失心瘋了,才會坐在這裡,和眼前這位應該稱為「前男友」的人喝咖啡。

      四周氣氛有些凝重,我和他各喝各的咖啡,他低頭滑手機,而我則是托著下巴看著窗外發呆,彼此沒有任何對談,直到一個令我驚訝的女子出現……

      「老公,媽媽要你回家一趟。」女子大腹便便,一副即將臨盆的樣子,挺著一顆圓球,走起路來也有些蹣跚。

      我想,真正令我感到驚訝的不是她的出現,而是她對我眼前這個男人的稱呼。

      老公?他們何時結婚的?

      在我的腦袋被許多問句迎面撲來的同時,那個女子注意到我了。

      「小羽……」她的臉上帶著一絲的歉意,和男子剛才見到我的時候一樣,滿臉尷尬的對我打招呼:「好久不見。」

      「嗯。」我平淡的回應她。

      說真的,面對「前任好友」兼「前男友的小三」我實在熱情不起來,我還沒那麼大器,即使那件事已經過了一年多了。

      「阿澤,我該走了。」

      在這種怪異的氣氛下,我一秒也不想多留,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我起身就要離開。

      阿澤也慌張的站起來伸手攔住我,「先別走。」他誠懇的看著我。

      我別過頭,不想和他對到眼,逼自己冷冷的說:「放手,我想你這樣子,你老婆會吃醋吧!」

      我刻意加重「老婆」兩個字,希望他會有點自知之明。

      他表情變得僵硬,看著身邊的老婆,又看看我,最後無力的垂下手。

      我深吸了一口氣,邁開步伐,裝得非常瀟灑的樣子從他們兩人的身邊走過,即使心中有些留戀……

      我和阿澤在大二的某一場聯誼上面認識,後來被眾人牽線所以在一起了。因為在不同的學校念書,阿澤經常跑到學校來找我,校門口很常出現他等待的身影。

      佩璇……就是阿澤現在的老婆,和我是高中同學,後來一起念了同一所大學,感情一路從高中要好到那時候,身為姊妹淘的她當然對阿澤和我的事瞭若指掌,包括我和阿澤的個性、包括我們吵架、包括我們去哪旅行。

      和阿澤喝下午茶,是為了討論該怎麼讓吵架的我們和好,和阿澤出去逛街,是為了幫我挑情人節禮物,一切都是這麼自然、這麼不讓人起疑心……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們的相處不再是因為我……

      那天,阿澤載我到市政府附近考試,他把我放在考場後,要我結束考試後打給他,再讓他來接我,之後他便回家了。

      考試意外進行的順利,我提早結束考試,打算自己搭捷運回家。但我卻在回家路的某一間咖啡館看到他和佩璇。

      咦?怎麼……佩璇今天不是要回台中老家嗎?

      就在我想上前去和他們打招呼時,阿澤的手緩緩往上,輕輕撫摸著佩璇白皙的瓜子臉,大手像是在保護著什麼稀世珍寶一般,那樣的輕、那樣的柔。臉上的表情溫柔的好似可以滴出水,就如同他看著我的表情一樣。

      我的身子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我努力逼自己不去胡思亂想,但阿澤與佩璇的互動卻越來越親密,我再也忍不住的逃離現場。

      回到家,我依舊不斷的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下來,接著我的目光停留在梳妝台上……

      阿澤忘記帶出門的手機就這樣靜靜的躺在上頭。

      鼓起勇氣走向前去拿起手機,左手輔助著不斷抖動的右手,我打開簡訊的收件匣。

      『小羽去考試了,能出來見面嗎?我很想你……       ──佩璇』

      原本緊握著手機的手無助垂下的同時,晶瑩的淚水也快速的離開眼眶,滴落至冰冷的地板上。

      我逃跑了。

      我想,在看到那樣的事情之後,我沒有勇氣再去面對阿澤。當然,也包括佩璇。

      快速的收拾完簡單的行囊,我回到台中。

      我丟下在台北的一切,也拋下了愛情,還有那看似堅固,卻微不足道的友情。

      事情發生過後的這些日子,阿澤不是沒有找過我,但是我把手機換了門號,生活也改往南部發展,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找不到我。因為我不敢保證,再次見到他,我會做出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再度相遇,究竟只是生命中的偶然,或者是命運所安排的必然,我可能一輩子也搞不清楚。

      儘管沉澱了好一些日子,我的內心看似早已放下了,卻在得知他們結婚之時,陣陣的壓迫感依舊令我喘不過氣來。

      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身旁的吵鬧早已影響不了我一片空白的腦袋。

      失神的回到家,開了我那一年多都不敢開的舊帳號的信箱。

      裡頭塞滿了幾百封佩璇和阿澤寄來的信。

      我隨意的點開一封,長篇大論使我眼花。

      『小羽,

      我知道現在說對不起非常老套,但是除了對不起,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彌補我和佩璇所作的一切。

      我依稀記得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身在嬉鬧人群當中的妳,神情是那樣的平靜,即使其他聯誼的男孩說著什麼逗弄著妳,妳也只是微微的笑著,身旁的一切彷彿是身外之物一般,一點也影響不了妳,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女孩。

      或許我就是被那樣子的妳給吸引。

      然而進一步交往之後,我又發現了妳更多不同的面貌,妳精明能幹好似女強人一般,卻還是保有單純女孩子的心靈。一天又一天,對我有好多新鮮反應的妳,讓我從不對妳感到膩,讓我更想要每天和妳在一起,也讓我又更愛妳一些。

      但是,即便我再怎麼樣的深愛妳,我還是遇見了那動搖我的另外一個女人,妳可以說我花心、說我不專情,但是請妳別恨佩璇,妳們的感情那麼的好,卻被我這個中途冒出來的外人給介入。

      我曾經非常愛過妳,或許是我們無緣能夠一起走下去,在我想要保護妳,也想要保護佩璇的同時,殊不知我把妳們兩個都給害得遍體鱗傷。

      是我太自私,我也不想求妳的原諒,但是請妳一定要原諒佩璇。

                                                                                             阿澤』

      我平靜的把筆電合上,內心卻糾結著。

      我能原諒他們嗎?能原諒他嗎?

      見到他們的時候這麼慌亂的我,究竟放下了沒?

      在信裡,阿澤說了那麼多,最重要的卻是要我原諒佩璇,他這麼不在乎自己,一心只想著要讓佩璇能夠得到我的諒解,看來他一定非常愛佩璇,很愛很愛。

      想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佩璇肚子裡的孩子,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我何必給一個孕婦這麼大的壓力呢?

      就像阿澤說的,或許我們就是沒有緣分,無法像他和佩璇一樣,走到結婚甚至是懷孕這一步。

      當年的我真得很愛阿澤,當我得知阿澤背著我和佩璇在一起的時候,我氣得直發抖,淚水也不止的瘋狂掉落。

      那時的我,恨他、恨佩璇,甚至恨所有的人,但如今的我,還恨嗎?

      或者是說,還愛嗎?

      ღ

      我的人生一直以來都是安安穩穩的過著,並且秉持著我一向的「和平主義」原則。我向來都不喜歡麻煩的事情,因此生活過的越低調越好,嚴重到身邊的朋友都勸我不如上山隱居算了。

      但如今,我要去做一件我想也沒有想過的瘋狂事情──和阿澤還有珮璇「好好的」吃一頓飯。

      只見阿澤牽著佩璇的手,小心翼翼的來到我面前的位置坐下。

      見狀,我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拿起在桌上的水杯。

      倏地,阿澤身體一斜,整個擋在佩璇身前,然後緊閉雙眼,好像是在等待什麼降臨一般。

      我愣了一下,滿臉疑問的開口,「你……在幹嘛?」

      「啊?」阿澤張開雙眼,看著我手上即將就口的杯子,也愣住了。然後紅著臉尷尬的說:「我以為妳……」他指了指我手上的水杯,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看著我手上的杯子,我的腦筋開始轉動。

      他難道是以為我會像電視劇裡面的潑辣女人一樣朝他們潑水嗎?

      頓時理解他腦子裡的畫面,我又好氣又好笑。

      突如其來的小插曲,讓一開始緊張的我變得輕鬆了許多,我不以為意,接著視線飄到佩璇的肚子上,問:「幾個月了?」

      佩璇雖然一臉驚訝,但還是低下頭,輕輕的摸了摸那圓滾滾的肚子,滿臉幸福的說:「快要到預產期了。」

      「男生?」我又問。

      佩璇搖搖頭,說:「不是,是個女孩。」

      在他們訝異的神情之下,我自顧自的說著:「那就好,要不孩子生出來像他的話,那可糟糕了。」我用下巴指了指阿澤。

      「妳這是什麼意思啊?我雖然稱不上是風流倜儻,怎麼說也算是玉樹臨風吧!」阿澤故作生氣的說。

      「想得美啊你!」

      我們笑鬧著,緩和了不少緊繃的氣氛,整個聊天過程我們都沒有提到任何不開心的往事,只是不斷的聊到他們的婚禮以及生活,直到我們結束了這場還算和樂的聚餐。

      「好好照顧佩璇和孩子。」到了門口,我叮嚀著阿澤。

      「一定。」他伸出手來和我一握,神情堅定的說。

      我原諒了、放下了,我想要真心的祝福他們,但我沒有打算親口說出。就當作他們一開始就是這麼幸福的夫妻,就當作我和他們原本就只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還是會記得阿澤帶給我的一切,記得我們曾經那麼幸福,但是今天以後,這些回憶將會被我塵封在內心的最深處。

      我想阿澤和佩璇是懂我的,他們會知道我內心的想法的。

      最後,他們兩個看著我,都感激的笑了,笑的那麼欣慰、那麼幸福。

      我也同樣回以我發自內心最真誠的微笑。

      在他們轉身離開的下一秒,透明的水珠自臉頰滑落。

      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你們哭,真的。

      *愛到底了,也該放下了。祝福你們,我的朋友。

      收錄至《他的故事他的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8)

摧淚啊!
好感動,被劈腿不知有多痛,但她竟能不恨,然後放下
2018-07-07 14: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羽就是個很溫柔的人
2018-07-19 12:05回覆

跟我的過去好像喔...
唉唉~~想當年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時也有一個好閨蜜~
最終男朋友跟好閨蜜跑了,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一段期間我還一直跟好閨蜜說 幫我一起想辦法把他給追回來。
沒有想到那時候他們早就在一起了~~
一年之後我才知道他們有在一起過,而且說的人還是不小心說出口的= =

不過如今我也沒那麼討厭他們啦~~
而我跟那一位好閨蜜現在依舊還是很要好的朋友...


 
2017-07-19 17: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種時候都不知道該說閨密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的存在,唉......
從別人口中聽到真的很傷耶!
不過你還可以繼續跟他們當朋友,我覺得你很勇敢

原諒我這麼晚才看到留言
謝謝Lvan來看文
2017-07-27 21:46回覆

寫得真棒阿
我相信像小羽這麼好的女生一定能遇見更適合她的男人!
2017-03-21 22: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酸B來看文,原諒我到現在才看到留言
其實有打算替小羽寫一篇番外。
2017-04-19 12:23回覆
小雨真的很善良哪!
這是路思的愛情觀嗎?
不過, 在愛情裡, 喜歡了就是喜歡, 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強留是沒有用的, 放開也是放過自己!
只是被背叛的人真得會很難原諒,
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療傷,
或許在那一段時間裡其實小羽自我療傷也已經療得差不多了吧!
(讓我想起愛情白皮書的莉香)

若是依彗心的個性,
應該是很難原諒的,
放過是因為覺得不削, 不值,
最好的報復就是, 一定要過得比那人還好!
哈哈哈哈哈!

 
2016-06-02 13: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也不太算,只是我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我算是一個不太喜歡起衝突的人,我可能會看起來不以為意,但是內心波濤洶湧吧XD
也因為這樣,很常被朋友或是另一半說很冷漠
但是想走的的確留不住,我會讓他走的一乾二淨。
在一起和分別這一類的我算是處理得挺乾脆的。
如果我被背叛了,我或許只是無視他吧!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之類的,也不會想說要復仇。
唉呦,我對很多事都蠻無感的,搞不好對類的事情也是(?
2016-06-03 19:21回覆
對了!
剛剛忘了說恭喜呢!!
2016-05-30 22: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慧心
2016-06-01 18:58回覆
常常在有人得到幸福的同時, 也有人正失去幸福
愛情沒有公不公平,
只有選擇,
放開手中的爛泥, 才能握住另一朵即將綻開的花呀!
2016-05-30 22: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與其說是失去,還不如說是留下了重要的人。
小羽會選擇原諒,說不定只是因為不想要因此而失去自己曾經愛過的兩人。
當自己走了一輪,回過頭時,應該會慶幸自己當初所做的決定吧!
失去愛情的同時,友情不也正回到自己身邊嗎?
2016-06-01 18:57回覆

渣男!!女主竟然還原諒他?!潑水還不夠解氣,可惜沒潑(@_@;)
2016-04-26 18: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愛情裡不分對錯,喜歡了就是喜歡,不愛了就是不愛。
愛情來臨也很容易只是一個瞬間發生的事情。
有時候問對方為什麼會喜歡自己,可能也只是會得到「不知道,就是喜歡」之類的回答吧!
劈腿的人固然有錯,但是強留下對方也只是會兩敗俱傷罷了!
那麼,還不如都放彼此一馬,去追求另一個更適合自己的幸福。

PS: 女主角是個很冷靜的人,不會做出潑婦的行為啦XD
2016-04-27 19:39回覆
等等ODO
看見渣男!(指(X)
遇上能夠容忍自己花心出軌的女人真幸福啊(挖鼻(X
女主好可憐嚶嚶
2016-04-26 07: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嗯……怎麼說呢……
或許阿澤得到小羽的祝福才能夠和佩璇更堅定的走下去吧!
畢竟他們能夠在一起,也是小羽犧牲了不少換來的。
當然也得小羽自己想通,不然也只是繼續痛苦個沒完沒了而已。
2016-04-27 19: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