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向北方候著遠去的你

      (信箋展開之時發出了紙張交磨的沙沙聲。)

蕓煙如晤,

      來到這北方的城市已有半年,請原諒我至今才得以寫信予妳,當初毅然決然離開了我們熟悉的故土,許是太過自信,直到近期方有些安頓之感,忙碌的生活甚至連想念都不被允許,只在前些日子裡稍稍病了——北方氣候比我所以為還要寒冷——蜷縮在這堪堪容身的小空間,格外思戀妳。

      還記得有一次妳將東西落在校園,我不顧勸阻冒著大雨幫妳取回來,卻也因此生了大病,那幾日妳總是心疼又自責地在我床邊照顧,指尖上柔軟的溫度至今依舊清晰。

      請不用為我掛心,我能猜想閱讀到這妳輕聲抽氣並擰起了娟秀的眉毛。請不用為我掛心,懷著與妳的記憶和伯父伯母的期許,我已然痊癒。家裡可都還好?離開前我推拒了伯父給予的金錢,不過近日戶頭裡卻多出一筆不小數目,妳請代我向伯父致謝,並告知這錢我只當是應急,絕不輕易使用,來日還要全數還去。十多年來托妳家照顧,實在不能再收些什麼。

      值得與妳提起,北方人和我們所認知大有差異,昔日我們總說北方人冷漠,原來是這城市太過匆忙,匆忙到彼此之間無暇顧及。這是個讓所有人討生活的地方,卻不是個能過好生活的地方。夜晚街道上霓虹燈迷離璀璨,夾著人車喧囂,就像是鬆懈了白天拴緊的發條,朦朧而失焦。

      渡過了這些日子,我始終無法適應城市夜晚,此刻又更加想念南方挾帶軟泥清香的星空了。北上面試前一晚,我們倆躺在車站前方的草坪,蟲鳴蛙叫與列車隆隆駛過的聲音交替為滿簾星斗演奏。彼時的我們,憧憬著未來。

      啊,不知不覺間竟也像妳一般多愁善感起來!妳且先切莫嗔惱,那樣的妳正是我所願意悉心呵護。有一個小秘密從未與妳說起,面試後我即刻搭車回返,其實刻意說晚了一個車次,躲在矮叢後看著妳走入車站。巧得是,那班妳所以為的車次誤點,妳背對著月台倚靠在柵欄上,時不時地回頭盼望,幾次地向站長詢問。

      站長也是我們熟悉的,他忍不住調侃妳:「慕綦才離開一天妳就這個樣子,若是他真去了大城市工作,小蕓是不是要變成望夫石?」羞得妳滿面通紅鼓起嘴直嚷著誰是妳丈夫了。那模樣真教我忍俊不住,想來仍是會心一笑。

      (字跡於此做了停頓,筆尖在紙上壓出一個小點。)

      信至此,鄰人踏上樓梯的皮鞋跫音響起,他就像是妳姨婆家飼養的雞隻般準時,總是在十點半帶著一絲疲憊回到這幢小公寓,並在開起房門時用鑰匙聲掩蓋住深沉又如釋重負的嘆氣。每晚皆如此,也是提醒我就寢的號角。

      似乎有許多話還待訴說,然而我不似妳總輕易地尋覓出妥當話題,便先這樣了。明日我便將信寄出,想到待妳拆封又要過去許多日子,不禁憎恨起這遙遠的距離。

                                    願明媚如春光的妳始終安好

                                                   丙申年三月三日    慕綦頓筆

      (窗外傳來火車駛過的隆隆聲,那人手執信紙微微抬起頭,輕輕地嘆氣裡帶著安心。)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