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练笔片段(大概R15肉渣?《七月秋蜜毒》的前身

《湮光》:

他唇齿间的索吻有刺麻的血腥味。

互相之间只要能各取所需就足够了,无关乎情谊,因为对方都并不是那么的无可取代。

讨厌他,讨厌他深藏色的鬃发,讨厌他金色的狼瞳,讨厌他强韧的态度和火山般的冲动。讨厌他……的一切。

然而却能接受这捉摸不定的恍惚。

《倒吊蝶》:

他的呼吸间有呻吟的意味。

一地银白色的月光如水如纱般倾洒,冷漠地覆缠于青年男子修长的躯体。几乎有些透明的肌肤间游走着淡淡的血丝,使得其实还有些肌理的身姿透出病痨似的气息。

凶狠的虐待欲和疼惜的保护欲于她的轻啮重捻间往复交替,诱引着他酸涩的压抑。

若此生负得罪多的,便是他罢。深晓他经历了多少非人的磨难,却依旧在前尘往世中,伤他彻骨。

被束缚在这丝茧牢狱中的他,即使是安静地躺着也会感受到万蛊蚀心般的痛楚,然而却不敢告知他一切悲惨后的隐由。只因贪图他无度的忍让和付出,只因他依然记着主上的执令,以至于宁以残损的方式替她生死相随。

他那凝满哀伤的倦容,是她心底最痛的裂痕。索取得太多,而无法相报……

《歌月谣》:——那些夜色盛开的花,如血如沙,漫际天涯。

黑暗的帷幕中有喘息的回音,伴着淡淡的血香弥漫开来,于漏出柔帐的紫色指尖缭绕。

并不太喜欢现在的位置,过于沉重,也没有主导地位。

但终归难以割舍他,那一头辰砂般的红发。

这一瞬在心底涌起的潮与汐,宛如大荒无垠。

《锋渊》

金属制品穿刺身躯的异物感很清晰,冰凉与酸楚有着别样的狂乱。诚然他很温柔地进出,然这等痛麻依旧浓烈得她生死不得,宛如在刀锋上吞咽。

拥抱着一个注定要消失的“亲人”,背德感沉重的爱恨交织成这些血与夜的迷歌。

温润的唇齿相依间,鼻梁却总磕在他硬梆梆的护目镜上。

结实的肌肉并没有太多体温,始终缭绕着金属的冰冷。舌苔总有苦涩的味道——这是千百年来只属于兄长的气息,纵然已全无那令人梦魂萦绕的药芳。

而她,则一如那永不熄灭的辛与辣,在他心底烫出无可奈何的火花。

残夜太短,而轮回太长。纠葛至今夕的,却是永恒的离魂愁肠。

《华月》

“哥啊……哥。"她呵气般地呼唤着,柔韧的蜜色耦臂攀附在银发青年曲线优美的颈项,紧紧、紧紧贴着他削瘦但依旧肌理起伏清晰的白皙胸膛,任由火热的胴体炙烤着他苍凉的心,融化流淌出唯有她才能享有的温存——那般无度的宠溺。

只要这样相拥就足够了,只要能生生世世相守便无求了……

她灵活的舌尖轻轻沾去他的泪痕,他的掌心沉沉覆着她的腰肢,罗帐间绛色的喘息是如此瑰丽,灼热地穿透、点燃他久积陈雪的灵魂……

《青蔻》

少年光滑的入侵是如此顺畅而柔和,似乎指尖温柔的触摸。他就像其他同族习惯的那样,用自己全部力量倾压下来,印一抹深深的吻痕。

相贴的脸颊有种丝缎的触感。身下的孩子,白玉般的足尖微微有些泛红地蜷曲。

渐渐褪去的夜色中,他俩如同幼猫般互相舔舐着耳尖与毛发。

——————————————————

写《七月秋蜜毒》之前的练笔片段

后来这些片段里的人设就变成我文里的角色了嗯……不知道有没人能猜出来分别是文中的谁w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