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剎花火番外篇03】 我不要什麼來生,一直都只要這輩子的你

初媛下了公車,拎緊了肩上的白色流蘇包,在公車站牌旁望著面前一望無際的大海安靜地站了片刻。

一陣帶著鹹味的海風吹來,披散在背後的波浪長髮頓時飛舞起來,凌亂地覆在她的臉上、頸上。

她抬手撥了撥頭髮,將外套的領口拉緊些,接著沿著指標一路往目的地步行前進。

當那招牌性的地中海建築還有白色鐘塔出現在眼前時,她停下腳步,閉上雙眼深深吸了口氣,然後緩緩抬手覆上自己的心口,溫柔地低聲說道:「阿夜,你看,這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我一直很想跟你再來一次,現在總算是帶你來了。」

回應她的,只有一陣陣海浪拍打上岸的聲響。她不以為意,睜開眼繼續往前走,目光隨意地掃過四周。

這個漁港她在高二時來過一次,當時是蘇啟夜帶她來的。那天她第一次翻牆出學校,也第一次翹課到外面玩,更是第一次和蘇啟夜單獨外出旅行。

經過了這麼多年,漁港似乎是沒落了,原本散落在周圍的攤販所剩無幾,港邊停靠的船隻也像是多年無人行駛。

遊客更是少得可憐,放眼望去,除了她之外,也就只有一對年輕情侶在那鐘塔下搖鐘祈願。

初媛看著那對情侶,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他們肯定不知道,那股熱戀中的美好氛圍是會傳染的,看著他們或許自己都沒有發覺的燦爛笑容,讓人心情也跟著暖了起來。

當時的他們,怎麼沒有想到要去搖鐘祈願呢?

初媛很快又輕笑著搖了搖頭,推翻了一瞬間浮現在腦中的傻氣想法。

當時的他們,根本什麼關係都還不是,她怎麼有那個勇氣邀請他一起去做這只有情侶才會做的事呢?

可是當時的他們……至少是當時的她,真的很快樂。

初媛慢慢走到了堤岸上,那個他曾經在這裡向她訴說他黑暗過往的地方。她脫下了繫帶高跟鞋,隨手擺在一旁,然後也不顧衣服會不會髒掉就這麼在堤岸坐了下來。

海風拂過,又吹亂了她的一頭長髮,但這次她卻沒有再去整理它,而是凝視著前方蔚藍美麗的海洋,就這麼沉默地獨自坐著、看著。直到夕陽逐漸西下,將雲霞染成了絢爛的紫紅色時,她才彷彿自言自語般地對著海面說道:「阿夜,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感謝你了嗎?你以為這樣我就會開心了嗎?不,我恨你。以前不管你再怎麼欺騙我,再怎麼說狠話傷我的心,我都沒有恨過你,但是現在,我恨你,非常非常恨你。

你們總是在替我做決定,總是自以為是地做出在你們看來是為我好的選擇,可是你們從來都沒有問過,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

我當然也想活下去啊!但我怎麼可能會希望用這種方式活下去?你不是最瞭解我嗎?你不是無時無刻都在揣摩我的心思只為了討好我嗎?那你在做出那個選擇的時候,怎麼都沒有想過我有沒有辦法承受這個真相?

你知道嗎?語函姐告訴我你的死訊之後,我整整做了一個月的噩夢。每天晚上,我都夢到自己殺了你,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我覺得自己是個可怕的殺人犯!

你當然知道,因為你一直陪著我,就在我的胸腔裡陪著我……以前我無數次希望你能永遠陪在我身邊,但不是這種方式,不是的,不是的,你怎麼就不明白!

那天回去後,我問了我爸實情,然後我跟他說,我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他!我原諒不了他,正如我原諒不了你。

但是他病倒了。那時我看著躺在床上高燒昏迷的他,我突然發現,原來我那個從來沒有人能擊垮的強大爸爸,他已經老了,他也會生病,也會邁向死亡。

他只是為我好。

我知道你也是為我好。

你知道嗎?當時我躺在美國醫院手術室裡、等待進行換心手術的時候,曾經這麼想過:如果我真的成功活下來,有一天當我們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重逢了,如果我還是喜歡你,如果你還沒忘記我,我想我們還可以試著再努力一次,說不定真的就能幸福了。

我活下來了,可是你不在了。

但要不是你把生命給了我,我是不是就有可能活不成?我不知道,所以我恨你。

你知道這樣我就永遠都無法放下你了,你要我一輩子都記住你,哪怕是以這種愧疚罪惡的心情,你也要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你。

你做到了!這輩子,我恐怕再也沒有辦法去愛其他人了。但是阿夜,這樣我們就都幸福了嗎?這樣做能讓你快樂嗎?

你當然不會快樂,也不會痛苦,因為你已經死了!

你死了!」

初媛對著大海聲嘶力竭地喊著,溫熱的眼淚終究是從眼眶湧出,沿著兩頰緩緩而下。她垂下頭,吸了吸鼻子,抬手緊抓著心口前的衣服啞聲問道:「你怎麼就這麼傻呢?我寧願你繼續像之前那樣恨著我、恨著魏應天的女兒,也不要你為我做這些事啊!

你讓我該怎麼辦?你以為你這是在補償之前對我的傷害,但是我的罪又該向誰去贖?

阿夜,你之前說,如果我們下輩子還能遇見,你希望我們可以在一起。我告訴你,如果我們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會再相遇,到時候我一定會拼命躲著你!

這樣子,你就不會再因為我受傷害了。沒有遇見我,你就能活得好好的,你本就該活得好好的。

欠你的這條命,我這輩子還不起,也沒地方還去。但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我會連你的份加倍好好活著。

只有活著,才不會忘記你。

我不要什麼來生,一直都只要這輩子的你。只有我活得好好的,這輩子的你才能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我不會讓你消失的。

我們都會好好的。我答應你。」

初媛用手背抹去臉上殘存的淚痕,將被風吹亂的髮絲一綹綹整理好。然後,她重新穿上了高跟鞋,扶著水泥地面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

她再次抬頭望向遠方的大海,直到夕陽完全隱沒在海平面之下,天空換了身藍紫色的晚袍,她才轉過身,慢慢地往回家的路走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