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父子】小明的故事(高H)

小明一点都不快乐。

虽然贵为王氏财团的幺子,住着奢华得令普通人无法企及的豪宅,喜怒哀乐牵动着上上下下几十位仆人的生计大事,但是小明还是感觉一点都不快乐。

从小就失去了妈妈,长大后也一直笼罩在亲生哥哥所谓'王氏集团天才的继承人'光环下,因为母亲当年生产自己难产而死的关系,父亲也对自己冷冰冰的从不曾关心,从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小明一直都很孤单很不快乐。

也许你会想即使是这样小明不是有很多钱么,有钱就可以去外面寻求温暖。的确,疼爱、关心、爱情、没有一样是用钱买不来的,但是王家的家教非常严,王父对王小明的管教甚至比对长子还要严格,甚至苛刻。每天上下学司机接送,从不允许在外面陌生环境逗留,念的学校也是由王氏企业控股的贵族中学,理所当然的,小明十几年来从来没有任何朋友,甚至在学校和谁多讲过几句话都让小明有一种「会被老师报告给父亲」的压抑感。

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王小明,性格难免有些压抑和懦弱。

「早!二少爷」家里主内务的二管家张姨敲开了清晨的小明卧室的门。

「先生在客厅用早饭,二少爷请赶快洗漱。」

忽略掉张姨面无表情的脸,还没睡醒的小明迷迷糊糊的听到的「先生」的这两个字,顿时清醒了大半。接过佣人递上来的洗漱用品,对于等会下楼碰见爸爸感到有些不自在。

王父坐在餐厅落地窗旁的椅子上看报纸,看样子是吃过早餐了,听到小明下楼的声音头都没抬。

「爸……爸早安……」小明走到王父面前,整理了下校服穿戴,犹疑的问早安。

王父闻言放下报纸,直入主题。「听司机说你最近放学越来越晚了?」

「最近要期中测验了,呃…老师有些拖堂……」小明不知不觉攥紧了衣角。

「拖堂?补习么?」王父的声音有些拔高,令小明愈发的无地自容,不同于自己的十项全能科科优秀的亲身哥哥,小明的成绩一直都很一般,在各个上流的交际圈里,小明的成绩说出来都很让王家丢脸。这也一直是小明的痛处,此刻他低着头看地面,脖子羞愧的通红。

「那李华是谁?你说的老师就是他?!你现在居然开始说谎了?!」王父的眼睛微眯,一点也看不出年龄的刻板的脸上写满了不悦。「你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你还不明白?不要随便的被贫穷肮脏的下等人收买人心的道理需要我重申么?!!!」

小明还是低着头,但是从脖子到锁骨已经通红一片了,像是在做什么激烈挣扎。李华是他交的第一个朋友,因为学业很棒并且坐在小明的前排,所以曾向他请教问题,虽然对于对方一脸「天呐!我们学校的冷美人居然找我说话」的受宠若惊的态度不太能理解,但是他却是小明有生以来第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如果讲解题目也算是为他好的话。

小明的脖子拧得通红,僵了半天才回答。「他不是肮脏的下等人……」

「怎么?就这么几天的相处就让你摇着屁股的贴上去了?!」

这句话显然过了,小明條地抬起头,眼眶通红满是泪水,十六年来第一次顶撞父亲,「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说完像是赌气,一摸眼泪转身逃出门外。

一整天,小明都是心不在焉的。连李华都看出来了今天的小明有什么不对劲,问之,小明只摇摇头,目光始终停留在教室黑板上。

但是李华没发现,小明握笔的手还有些握不稳,十六年来第一次如此不敬的忤逆自己的父亲,小明根本不敢想后果是什么。

放学后,不等李华开口,小明第一时间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冲到了平时司机停靠的位置。

没想到司机比平时还要早,小明松了一口气,打开了后排的车门。

「坐前面来。」

小明刚放下的心此刻受到了一百万伏击,怎么爸爸在这?!难道今天由爸爸来接他么?!!!!!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小明手忙脚乱的关上车门,又拉开前排的车门,战战兢兢的坐进去。

一路无言,当小明意识到这不是归家的路线之后,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难道爸爸不打算带我回家了么?因为我激怒了他所以不想和我生活在一起了?!!!难道就这样……把我抛弃了么!!!!

很快,目的地到了,一栋小型别墅。

爸爸停车,熄火,下车。

小明连忙跟着,生怕爸爸把他丢下。

一直进去别墅里面,小明发现别墅里面的所有开关都是全自动的,启动的源头还没看出来,大概是人脸识别或指纹开锁之类的。

小明跟着爸爸一直走到卧室,传统意义上的卧室。

但它实在太大了,比客厅还大。正中央放着一床巨大的水床。

小明有些奇怪,但也不敢贸然出声。毕竟从没去过除家里学校以外其他地方的小明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里感到十分不安。

「去洗澡。」

小明呆呆的望着他,好像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爸爸皱眉,「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小明立刻转身,走向于卧室连接的卫生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觉得很荒谬,但爸爸总会给他一种必须听从的压迫感。

进到浴室,发现原来大得不正常的不止卧室还有浴缸,从小明进浴室门开始,浴缸开始自动放水,热水在空中氤氲出白雾,混合着今人放松的香氛。小明整个人松懈下来,解开衣扣,没入水中……

直到下体传来异样的感觉时,小明才悠悠转醒。

一睁眼发现全身动弹不得,一丝不挂,腿被绑成M型固定在水床上。爸爸正拨弄着他的下体,时不时弹一弹。

淡粉的玉茎玲珑可爱,在爸爸的拨弄下诚实的翘起。小明面泛潮红,从没有过性经验的他只能呆呆的不自控的发出「唔……嗯……」的呻吟。

爸爸笑,「这副身体真是出乎意料的淫荡啊。」,说完俯身含住了小巧的玉茎。

「啊啊啊!!!!」小明哪里经受过这种刺激,脑海里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都往那里逆流,充血。大概是因为大脑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无边的快感,整个身体处于当机状态。

双手动弹不得,小明只能通过小腹的抽搐來迎接初次高潮的到来。

爸爸的喉结动了动,顺利的咽下自己儿子人生的第一发精液。

看到自己平时无比敬畏和害怕的父亲吞下了自己排泄器官的「脏东西」,差一点两眼一闭昏过去。但爸爸的牙齿及时制止,因为他刚高潮后敏感不堪的马眼正被爸爸极富技巧的轻轻咬舔着。

小腹还在急剧的抽搐着,仿佛距离刚刚的高潮后还有一个无底洞在等着。小明全身的皮肤都泛着情色的淡粉色。口里「啊!啊啊啊!」的大声尖叫着,一点理智也不剩。

「李华也这样舔过你么?他有我弄你弄得爽吗?!!你射了多少??!!」男人的语气满是嘲讽。

「唔…什…嗯…什么…?没有……我没有…啊啊啊…从没有过……」小明快要接近极限了,他低头看见爸爸舔了一下上唇沾上的精液,翻了个白眼就要迎来下一次高潮了。

爸爸及时掐住了玉茎的根部,把小明从高潮的边沿拉回来。

「哈……爸…快放手!…我要死了……啊啊!!!」玉茎的马眼流出了难过的淫液。爸爸将它涂满手指,向后探去。

「痛!!!!」刚插进去,小明的前面就软下来。巨大的痛楚像要把他撕开来。

爸爸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深处开拓,不管小明怎么痛呼,依次加到三根手指。

小明疼得说不出话来,全身冒汗。

突然,不知是刮到了体内哪一点,快感从尾椎猛地传到大脑,小明的身体反射弧般向后弓起。

爸爸像是为了确定般的来回戳了好几次,每每正中时小明的身体都会弹起。

里面湿成一片,在手指的「指奸」下早就发出淫乱不堪的咕咕声。

爸爸另一只手捏了捏不知何时已经翘起的分身,「真是生来就让人操的骚货。」说着,抽出手指,换作自己粗壮的肉棒一捅到底。

炙热粗大的大肉棒一插入底,爸爸两手扶着小明的细腰,对着那一点开始研磨起来。大肉棒一进来,小明满足的叹息,「啊…好棒……」随后又淫乱的疯狂摇头,汹涌的快感简直令小明崩溃的哭喊。「不要…啊啊啊…不要了……要坏了…啊啊啊啊啊啊爸!……会…噢……坏的…」

爸爸的动作一滞,俯身低头含住小明的耳垂,低哄道,「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爸」

回应小明的是一记有力的贯穿。

「……啊……爸……」

「喜欢爸爸的大肉棒么?!」男人低低的调笑,一边慢下来九浅一深的贯穿。

「唔……」小明难耐的扭起腰,不断的迎合男人的撞击。

「回答爸爸。」男人干脆停了下来。

「唔……恩……喜……喜欢……」刚刚经历高强度快感的身体食味知髓的渴求着肏干。

「喜欢什么?」男人又开始缓慢有力的撞击。

「啊……哈……喜欢爸爸的大肉棒……用力的戳进来……」

「哈哈……那不叫戳进来,那叫干你,明白了么……」说着男人开始加快速度。

「啊哈……我知道了…爸爸…快…点干……」小明此刻已经失去理智了,半张的薄唇流下了透明的津液,不时蹦出一些淫荡不堪的话语。

「喜欢爸爸操你么??那就求爸爸狠狠的操你啊……」男人一记深深的贯穿。

「啊……好喜欢……啊哈……好棒啊……啊…爸爸……快把我操翻……用力操……啊……」小明被绑住的双腿极尽所能打开到最大程度。扭着腰迎合着男人愈来愈快猛的插入。

上面也没闲着,粉嫩的小嘴浪声不绝,「啊……顶到了……爸爸好…棒……啊哈……把我操…翻了……啊……又要去了……」

男人闻言马力全开,打桩一般的像要把小明捣坏。

「啊!啊!!!啊——」小明一声高过一声,很快就被操得发不出声音了。

高潮将至,小穴抽搐着收缩起来,让大肉棒享受到臻至的快感。男人一巴掌打在小明挺翘白皙的极品翘臀上,马上红了一块。「真是个好穴啊。」

小明无暇反应,在大力抽搐中翻着白眼又一次迎来了高潮。

从男人进入后就没被触碰过的玉茎射出的淫液溅在男人的小腹,男人一把将肉棒抽出,射在小明高潮后红润诱人,而后不等小明高潮的余韵退散,起身将事先准备好的三枚跳蛋塞进了小明又湿又热的小穴里,转身走进卫生间。

………………………………………………………………

「唔……」小明一如过去十六年的每一天在6:20分醒来。

规律的作息和有条理的生物钟促使了小明从没有睡过一次懒觉。

但是不寻常的事情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小明睁开眼,发现周围都是陌生的。

大脑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天自己居然那样……的反应,小明的脸红得滴血,把脸埋进床单,恨不能把自己窒息掉就好了。

身体感到些微的异样,小明动了动腰,后面好像还塞着什么异物。

「天呢!」小明活动了下昨天被困绑僵掉的双手,跪在床上一手撑着床单想把身体里面那个羞人的东西弄出来。

但…那东西实在太深了,而自己的小穴又紧致的要命,小明只能一点一点的让食指和中指完全吞进去,并让身体用力将东西排出体外。

可谁料更加深了身体里跳蛋的作用,敏感的肠肉甚至察觉到了它凹凸不平的表面和形状。

经历过欢爱的身体像是有记忆一般,食髓知味的追逐曾经男人给予自己的无上快感。很快,小穴就开始骚动起来。

小明一边对自己的身体感到无比的羞耻,一边又不满足的抠挖着自己的后庭,一边嘴里发出欲求不满的浪叫「哈…啊……啊…恩……」。

就在小明身体的渴望就要战胜理智,无法得到满足的小穴骚动的扭动的时候,被塞进身体深处的跳蛋开始震动起来!!

「啊……哈…噢噢…顶…顶到了…哈…好棒…噢…一直一直……啊啊啊………」

小明的身体整个瘫倒在床上,被跳蛋搞得欲罢不能的浪穴不停的流着水,就好像流着口水渴望有什么东西用力的插进来然后狠狠的肏干一番。

「一大早就这么饥渴啊。」爸爸进入房间就看到小明瘫软在床上两腿大张,淫靡的小穴流出来的浪水弄湿了一大块床单。事实上爸爸并不是碰巧发现小明在自慰,其实每一间房子里都安装了摄像头,爸爸对着屏幕早就欣赏了很久,并在适时的时候开启了跳蛋的震动功能。

小明看到爸爸进来,惊慌失措地抽出手,用最后一点力气夹紧了腿。可是抽出手指后的小穴似乎更加饥渴难耐了,而夹紧小穴之后跳蛋好像进到身体里更深的地方了……

「这可不是自慰时被爸爸撞见时应该有的态度哦~」爸爸大步走过去,狠狠的掐了几把小明浑圆挺翘的屁股,然后「啪啪啪」的抽打几下,白皙富有弹性的屁股上很快留下几道红红的印子。

「应该跪在爸爸面前双手掰开屁股两瓣,祈求爸爸满足你淫荡的小肉穴才对吧?」

「不…啊……不是…的…啊啊……哦…」小明把头埋在床单下,不回答爸爸淫荡不堪的话语,屁股却不听话的对着爸爸扭动起来。

爸爸极富技巧的揉搓着臀瓣,让跳蛋进得更深。并用中指戳进早就湿透的小穴里浅浅的抠弄起来。

「噢……用力…哈…好棒…啊……不…够……还要…」

爸爸猛的抽出手指,小穴舍不得爸爸的离开,湿热的媚肉紧箍住手指,带出一大片淫液。将小明翻过来,把手指插进小明的口里,「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骚不骚?嗯?」并用另一只手揉搓着小明胸前粉红的乳头,轻轻的拉扯。

身体又一敏感点被掌握,小明的浪声一声高过一声,「啊…啊啊……不…要…弄…那里……啊啊…不…行了……要…要去了……啊啊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爸爸及时的掐住了小明脆弱的前端。「跪、在、爸、爸、面、前、双、手、掰、开、屁、股、祈、求、爸、爸、满、足、你、淫、荡、的、小、肉、穴、」爸爸一手掐住小明的分身,一手勾住小明的下巴强迫即将高潮的小明与自己对视。「爸爸刚刚说的都听清楚了么?」

小明在天堂与地狱中煎熬得满脸眼泪。「啊啊啊…快…放…放手啊……我听到了…唔唔……好难受…」

「很好。」爸爸大手在臀瓣上一拍,「让爸爸看看你的表现。」

小明趴在床上,乖乖的张开双腿,不理会一边抽搐着将要到达高潮的身体,掰开双瓣,哭泣着说,「求…啊…求…爸爸…快…恩…快来…肏…翻…哈啊…啊…我的…小…肉穴……狠…狠的…把我…啊啊啊…啊…干死…」

说完爸爸一把将自己喷张的硕大一捅到底,直接火力全开地快速贯穿着,一边松开了掐住小明分身的手。

「啊啊……啊!!!!!」小明的全身紧绷抽搐,在自己的尖叫声中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潮!

高潮中的小穴强力的箍住自己,但爸爸并没有放慢抽插的速度或力道。让小穴一边高潮一边被强劲的操干爽飞天。

「啊…哈啊……不要…不要了……啊…啊哈…受不了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小明翻着白眼,持续不断的高潮让身体深处隐藏的淫荡爆发。「噢……爸爸…要肏…死…啊哈…我了…爸爸…操的好棒……咿呀…又…又顶到…了…好…棒……啊哈…把我…干死…啊啊啊…爽死了……噢噢……爸爸…要把…淫荡…哈…的小…噢噢…肉穴…干翻…了…哈啊…」

一直到小明的高潮结束,爸爸仍然在持续有力的操干着小淫穴,但是小明已经射不出任何东西了,体内的跳蛋被爸爸推到了更深处。凹凸不平的表面狠狠撞击着敏感的体内,配合着爸爸抽插的频率,像是被好几个男人同时在肏干。小明的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碰触的前端一阵刺痛,然后金黄的液体喷涌而出。

男人满意的看着小明被自己干到失禁后羞耻欲绝的涨红的脸,一把勾过来对准那小嘴狠狠捅进去,不等小明反应,双手固定好后脑勺就开始喷射起来。

男人的量超多又射了很久,小明的头动弹不得,全身虚脱,苦苦煎熬以为等男人射完就完事了,结果被要求吞下去后,感觉整个下巴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止下巴,小明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全身都不是自己的。

然而做完这一切的男人还要恶劣的加一句,「你刚刚吞下去的那些可都是你的兄弟姐妹哦!」

小明终于晕过去了。

男人看了看表,显示7:45.。

顺着跳蛋留在外面的电线将之取出,横抱起小明进入了卫生间。

十五分钟后,整理好衣服,把跳蛋归回原位。将人扔进车的副驾驶上,驱车前往学校。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大大加油!
太赤鸡了,我喜欢
2018-06-30 09: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