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七个夜

(上)

白色的、白色的瞳孔。

白色的眼睛......

在看着他……

白色的眼睛里……流出鲜红的泪……

那是……血!

夜已深。

一到深夜,城市的灯火辉映着浑浊的半空,拉开光怪陆离的序幕。

路上行人匆匆,深冬干冷的天气逼迫人们早些回到温暖的家,喝一壶热茶,泡一泡疲惫的身体。

向歌缩了缩脖子,拉紧单薄的外衣。

最近又做了那个梦。

诡异的、不详的梦。

大概是最近太累,已经很久没有做过的梦又再度出现,什么时间去小宁那里看看吧,开点宁神的药拿来吃。

就是在这时踢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空洞清脆的声音传来,大约是金属一类的东西,谁家的破铜烂铁丢在路边了吧。

抱着撞疼的脚揉了揉,向歌正要开骂,那堆破铜烂铁却动了一下。

一把扯住向歌的脚腕,冰凉的触感顺着厚厚的绒裤传来,他打了个哆嗦。

“小歌……”

“啊——!”愣了片刻,向歌尖叫。

破铜烂铁说话了!破铜烂铁竟然说话了!

自己真的是压力太大看到了幻觉么……

“小、歌……小、歌……”那堆金属又低声念着,声音一顿一顿。

然后猛然趴倒,喀拉喀拉响起沉闷的声音。

向歌默默的抬头看了眼月亮,很清晰很圆,又低头看了看破铜烂铁,抬手按住太阳穴。

费力的将那堆金属抬到自己不大的房子里,向歌进门的那一刻便摊在沙发下一动也不动了。

踹了踹金属,没有反应。

吃力的将金属翻转过来,却发现那并不是金属,是个人。

准确的说,是已经面目全非的人。仿佛被高温烧灼过,已经没有几块完好的肌肤,露出下面泛着银亮色泽的骨架。

人形电脑里的场景重现了么……可是为什么不是甜美少女,而是破铜烂铁?

正在想如何处置这个人,突然听到模糊的两个字。

“什么?”向歌靠过去。

“充、电……”

充电?

半响反应过来的向歌手忙脚乱的寻找插孔,终于在颈后找到了类似插孔的洞,接上电之后便再也没了力气,趴在一旁沉沉的睡了。

已经忙了一天的身体严重超负荷,第二天还要去上班,不管如何奇特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都没有精力去兴奋或好奇了。

半夜是被冻醒的。

摸到手机一看,凌晨二点。

竟然趴在地板上就睡着了,打着喷嚏醒来,瞧了瞧一旁的物体,仍是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命迹象。

向歌甚至想,这人会不会就这样不再醒来了?

清晨,向歌匆匆洗漱完便出门上班了,一天都陀螺似的忙个不停,等静下来时,已经傍晚七点多了,深吸一口气,搭电车回家。

疲惫的摸出钥匙打算开门,谁知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欢迎回来,小歌。”

一个男人低着头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是极好听的,但就是没有温度。

愣了一会儿,向歌踏进门的一只脚收回来,抬头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

“你是谁?”

“欢迎回来,我的恋人。”在向歌惊讶的瞬间一把抓住他,扯进了门。

“谁是你恋人啊,说清楚好不好?”用力挣脱铁钳一样的束缚,向歌揉揉手腕,皱着眉,“话说回来,你到底是谁啊?”

男人没有说话。

向歌四处看了看,是自己的家,客厅里那堆破铜烂铁已经没有了。

破铜烂铁?

是了,昨晚回家时捡来的金属,结果竟然一直被自己忘在脑后。

“饿死了饿死了,中午也没来得及吃东西,我要去做饭,你老实呆着。”

男人听到这话,一声不吭的站起来,拉着他走到餐桌旁,又放开了手。

香气扑鼻、精致万分的菜摆满了一桌子,还冒着腾腾热气。

口水横流的向歌扑向餐桌,狼吞虎咽起来。

“说吧,你是什么?机器人?外星人?还是异次元生物?”

填饱了肚子,脾气自然也小了,向歌边吃边边看向对面坐的男人。

“我是CH-713。”

“果然是机器人啊,你有名字吗?”

男人摇摇头。

“没有?”

“我不记得了。我的系统紊乱,很多数据都丢失了。”男人端起桌上的红酒,轻酌了一口。

“怎么,机器人也懂得品酒么。”

“嗯。”

“但我记得,我喜欢你,你是我的恋人,小歌。”

恋人?机器人都高级到懂得恋爱这种心情了?很不幸连自己都还没体会过。

对于这种胡言乱语,向歌无视。

吃过饭后,向歌摸着肚皮窝在沙发上看八点档,男人洗碗拖地,走来走去无比勤快。

向歌瞥他一眼,“……小铁”

破铜烂铁,起这名字多合适。

向歌不禁佩服起自己来。

男人停下,“你叫我?”

“嗯。”

“什么事?”愣了片刻,似乎接受了这个古怪的名字。

“以后开门的时候,记得穿上衣服……”

开玩笑,自己一进门一个完美比例的裸男站在面前,对自己说:欢迎回来?还恋人?被周围的邻居看到了,指不定怎么念叨。

“哦。”光着身子的男人没什么反应的答应一声,继续走来走去。

躺在床上的向歌翻了个身,看向坐在地板上的男人,“你真的不用睡觉?”

低着头的男人摇摇头,“不困。”

看着他这般,向歌一时也没了睡意,爬下床坐在他旁边,摸出香烟抽了起来。

一时间,只剩下烟雾淡淡萦绕,丝丝凉薄的烟味飘进睡衣的领口。

男人动了动,嗅着这烟味,突然一颗头就凑了过去。

向歌猛不丁被吓得手一抖,掉落的烟打在了男人的手背上。

被带着火星的烟烧灼,男人却像没有痛感一样继续凑近向歌的脖子嗅着。

向歌惊悚的看着男人的手背在被烙出一个洞之后又渐渐复原。

“你……你……”

“只要有电,皮肤组织就会自动再生。”男人看出向歌的疑惑,解释道,说完又闻了闻向歌身上淡淡的烟味,“真香……”

向歌叹气,这人搞不好是个烟鬼……

又看了看男人小狗一样的动作,不由得好笑,伸出手摸上他的脸。

触感冰凉,对着洒进窗户的月光,男人光滑细致的肌理没有一丝瑕疵,透着淡淡青色。

很奇特的手感,明明很真实,却不是真实。没有温度,仿佛暗暗浮现着的青色血管也不过是错觉。

是,错觉。

竟生出他是个活生生的人的,错觉。

就在这时,始终低着头的男人眼底忽然一缕白光闪现,转瞬便消失了。

向歌一震,抬起男人的下颚,“抬头。”

男人没有动。

“抬头,听到没有?”这句虽温柔依旧,却已是带着寒意。

男人缓缓抬起头。

拨开他杂乱的长发,一双眼睛垂着。

“看着我。”

男人掀动眼帘。

向歌猛然一抖,像是脱力了一般,放开了钳制男人的下巴。

“怎么可能……”

白色的瞳孔……白色的眼眸……

白色的……

眼前男人的双眼和梦境中流着鲜艳血液的白色眼睛重叠,静静的望着他。

向歌突然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袭上脑部,蜷缩在地上抱住头呻吟起来。

如同濒死的鱼得不到呼吸,他挣扎在混乱的思维里。

一旁的男人挪过来,生硬的抱住自己,冰凉的体温在此刻成了最好的镇静剂,渐渐安抚下狂躁的情绪。

“别碰我!”向歌颤抖着甩开他。

“我喜欢小歌。”男人抱来毯子裹住向歌,便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向歌如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拿了片面包匆匆忙忙走掉了。

回来之时,男人依旧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都说了穿上衣服……

向歌无力的抚额。

“小歌。”

“嗯?怎么了?”对着笔记本修改图纸的向歌隔了一会儿,回道。

“我想起了一些事。”

“什么?”

“我叫向南。”

敲打键盘的手指停住了,向歌一口水喷上屏幕。

和老哥重名?这是巧合吗?

“哦。”胡乱的应了一声,没放在心上的向歌继续工作。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呼吸声和噼啪打字的轻响。

第三天,向歌终于向上司拍桌,拿起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愤然离开工作了两年的写字楼。

对于上午十点钟不到便回到家的向歌,男人没什么反应。

倒是在公园转悠了半小时的向歌别扭了一下。

“喂,小铁。”

“嗯。”

“我被炒了。”

“炒?午餐吗?”

“......我从今天开始不去上班了。”

“哦。”

端着盘子,男人继续往厨房走。

向歌看着窗后男人弧线优美的侧身,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食人间烟火真是好啊……

“我喜欢你,小歌。”

隔了一会儿,厨房中传出清晰毫无停顿的声音。

“你为什么总这么说?”向歌实在是郁闷这个男人固执的叫做表白的东西。

“程序。”

“你说什么?”向歌的脸突然一片苍白。

“我喜欢你,是程序。”

(下)

第四天,不用去上班的向歌第一次睡觉睡到自然醒,满足的伸个懒腰,揉揉眼睛去洗漱。

便看到男人蹲在卫生间若有所思的表情。

“喂,你大早晨干嘛?”

“在想要不要‘洗澡’。

洗的话,电池会坏掉,不洗的话,看你洗起来很开心。我喜欢看小歌洗澡。”认认真真严肃的回答。

“……”向歌终于抓狂,一摔毛巾,“老天你是在玩我呢吧!”

说回来这人是变态吗?

“小歌?”男人不理解向歌为什么生气,自顾自的说,“我又想起了一些事。”

“……是什么?”

忍着想要抽打男人的欲望,向歌咬着牙问。

“小歌,你是CH-714,是和我同一时期批量生产的生化智能人。”男人一字一句的语调在这时显得森冷无比。

“胡说什么呢,脑子被烧了吧。”向歌僵硬的笑了笑。

“你是机器人。”

无情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并不宽敞的房子里,四周静的连呼吸都停止。

为什么之前没有觉得男人的声音会这么冰冷呢?

大概……习惯了他沉默的温柔吧。

第五天,向歌靠在床沿看书,男人坐在地板上。

“我真的是机器人?”

“嗯。”

“可是,我能吃饭,你看,我也喝水,冷了知道加衣服,热了会发火,我有呼吸的,我也有心跳!你摸摸,你摸摸!”丢下手里的书,扯过男人,直直的盯着那双隐藏在长长刘海后白色的眼睛。

原本努力压制的慌张终于渐渐浮现,平静不复再。

“我不知道。”

被抓过去按住单薄胸口的冰冷手掌,感受不到温热的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着。看着突然不知如何是好的向歌,男人依旧是平板的语气。

白色流着血的眼睛,沉默悲伤的看着他……

为什么?……

你哭了吗?为什么要哭?……

直觉那是眼泪,并不是血液,汩汩流淌,模糊了整张原本就看不清的脸。

如果……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如果当时……

惊醒坐起,却再也睡不着。

向歌悄悄爬起,摸过一旁的烟,蹲在天台上抽起来。

寂静的深夜,只传来香烟嘶嘶燃尽的微弱声响。

自己是机器人,这简直是最好笑的笑话。

最近发生的事会不会都是自己的臆想?无意识的捏了捏脸颊,有熟悉的痛感,他苦笑了一下。

又在做那个梦。

那是……记忆?

难道自己曾在之前失去过一段记忆?可是为什么丝毫没有觉察到呢?

男人悄无声息的靠过来。

“小歌,我喜欢你。”

“闭嘴,不要再说了。如果是程序的话,不需要。”

头埋进手臂,向歌疲惫的说。

喜欢这种东西……说久了是会成为习惯的……

“可是,我喜欢你。”

“够了……”深吸一口气,努力做出个笑容,“不说这个了。明天,出去玩吧。”

第六天,一早便拉着男人出门。

走在路上男人不时便会停顿一下,向歌回头看他。

“怎么?”

“不舒服。”扯扯衣服,正要当众脱掉。

“喂!”早晨便是硬套上的,这人力气无比大,自己又拗不过他,连哄带骗给他套了就拖出门。

“穿上小歌就会喜欢我了吗?”

向歌想打他。

呼吸着清爽的空气,两人走到街心花园,有不少孩子在玩秋千,老人们慢悠悠的推着太极,沿途瞧着每日都能看到的这番景象,脚步轻快了许多。

不知不觉走到深处的小路上,路两旁葱葱郁郁的灌木丛,有不知名的野花宛转绽放,幽静而祥和。向歌眯起眼睛,似乎心情很好。

“小歌。”

听到叫声向歌回头,逆着光的脸上有斑驳的树影,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男人。

“小歌真漂亮。”

然后笑容僵在了嘴角。

没等向歌破口大骂,男人突然就像是受到了刺激,全身以一种扭曲的形态痉挛起来,慢慢跪倒在地上。

“你怎么了?”向歌跑过去,手掌摸了摸男人的脸,顿时被高热的温度烫到缩了回去。

不由分说的拉着男人往家里走去。

躺在床上的男人无声无息,白色双眼紧闭,如同木偶。

“喂,你可不要死了……”

不同于常人的机器人,不知道该如何照料,向歌手足无措的在一旁踱来踱去。

一直到傍晚,男人也没有睁开眼。

第七天,男人依旧没有醒来。

向歌呆呆的看着那张脸,夹在指间的烟只吸了一口,便被遗忘了般渐渐燃尽,灼伤手指,烟灰掉落在地板上。

没有了男人世界大厨级的餐点,向歌连食物的滋味都快回味不起来。

如果当时……没有救你就好了……

就不会……

就是他恍惚的一瞬,男人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沉静的眼睛。

向歌微张的口以滑稽的姿势定住,然后石化。

他听到男人说:“数据全都恢复了。”

他听到男人说,“小歌,我是向南,是你哥哥。”

他听到男人说,“小歌,你是CH-714。”

他听到男人说:“事务所不需要已有了牵绊的机器人,我们是失败的作品。”

他听到男人说:“我逃了出来,回来找你。”

他听到男人说:“我喜欢你,小歌。”

他听到男人说:“小歌,把我变回人类吧。”

向歌听着声音从对面的男人口中飘出,意识却已远离,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自己什么都听不懂。

“为什么?”干哑的声音响起,向歌空洞的看着男人。

“你是我的弟弟,自小被捉去改造成生化智能机器人。

十年前一同逃出事务所,伪造了兄弟的身份,但是事务所的人找到我们,要清除我们。我拼命反抗却只能保留住你的身体,你的芯片被毁了。

失去了芯片,你的记忆没有了,所有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但同时,你变回了人类,事务所的人再没有理由抓你回去。

最后我和事务所的人达成协议,我回去,放你走。

现在,我再一次逃了出来。”

“毁了我的芯片吧。”男人说。

向歌疯狂的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人着急了,抱住向歌,吻了上去。

“我喜欢你,小歌。”

向歌推不开怪力的男人,舌被缠住放肆的掠夺,冰凉滑腻的舔舐过敏感的内膜,眼里开始有晶莹的液体汇聚。

“你……放开我……”

“把我变回人类吧,好不好?”好听的声音犹在低喃。

清脆的巴掌掴上男人苍白细致的肌肤,“滚。”

“什么?”男人一呆。

“我说——你滚。”向歌低头指着门,“你是机器人,可我不是!”

我有感情……是活生生的人……

所以,不要再愚弄我了……

男人却笑了。

笑,本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脸上的。

但是他却笑了。

诡异,还透着诱惑。

“直到小歌想起来,将我变回人类,我是不会走的。”

“我不会把你变成人类的!绝对不会!!”

向歌撕心裂肺的吼。

男人却自动自发的坐进了沙发,拂开额前过长的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白色透明的眼睛,直直盯着向歌。

仿佛不再是金属构成的机器,只是一个人,有了情绪,会笑,会把人一步步逼入绝境。

“我在这里待了一个星期。不多不少正好七天。”

“我总是在夜晚想起一些东西,有关你我的回忆。”

“如今我更不可能离开,除非你答应把我变回人类。”

“今后还有这么多个夜晚,我会一直等下去。”

“我喜欢你。”

无良番外

从那天以后,向歌便再没搭理过男人。

同一屋檐下住着两个互不相干的人,是很奇妙的感觉。

冷着脸去厨房倒咖啡,浓浓的黑眼圈显示着他极度缺乏的睡眠,向歌不禁叹息自己的天生劳碌命,再次工作的地方依旧图纸纷飞,焦头烂额。

却在出来的时候碰到了系着围裙正要做饭的男人。

于是滚烫的咖啡悉数淋在手臂上,滋滋作响,似乎还有缕烟飘起。

男人没什么感觉的擦了擦手,露出个笑容。

“小歌,今晚包饺子。”

向歌不耐烦的避开正要回卧室,冷不防被拉住,他回头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你忘记了吗?今天是除夕夜。

“我们相遇的第一个除夕。”

向歌呆了一下,已经这么久了……

几乎没有好好打量过的男人,合体的西装上是花纹搞笑的围裙,却能带着不损优雅的笑容,那双……与常人无异的眸子正看着他。

切。

会赚钱了不起啊,戴个隐形彩片了不起啊,再伪装骨子里还不是个不敢真面目见人的金属一堆?

向歌现在的脑子里,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自己要累死累活的做图才拿到的薪水他一小时就能赚到?

穿的人模人样,以前还光屁股呢,哼。

突然想到,这人再不是被自己捡到时的木讷的男人了,再不是小铁了。

如今是鼎鼎大名的集团老大,是被千万人追捧的青年才俊。

真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窝在自己这不到100坪的家里。

“我只是履行了诺言。我不会离开。我喜欢你。”

这是男人天天念叨的几句话,没来由的一阵怒火。

“走开。”眉头一皱,猛地甩开男人。

男人笑意不减,“肯理我了?”

……这哪是机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