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与妖

叮……咚……

有清澈的水声传来。

静谧的夜里,竹筒敲击发出的声响显得格外诡异。

一道黑影极迅速的蹿起,隐入了参天的古树之间。

池边的少年翘起白嫩的脚趾,笑嘻嘻的逗弄水底的几尾锦鲤。

砰的一声重响,有东西掉落在附近。

少年被惊得缩了缩身子,看了看寂静的四周,慢腾腾的起身走向物体掉落的地方。

粗重的喘息传来,少年顿了顿,轻轻拨开了草丛。

蛇怎么会发出喘气声?

这是涌入少年脑海的第一个念头。

深蓝色的细鳞映着月色散发出朦胧的光晕,湿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少年皱起隽秀的眉。

蛇睁开眼,冷冷的看着他。

“喂,不要待在这里。”

掩下一闪即逝的惊讶,蛇竟哼笑了一声。

原来看得出我的本体么。

少年拍拍手上的草屑,蹲下身子。

迅雷不及掩耳的功夫里,蛇已缠上了少年的腿,快速的游走在他身上,张开滴着涎液的口舌,朝少年咬去。

只是在尖牙划破脖颈的片刻,七寸已被死死掐住,分毫动弹不得。

“喂,想要咬人去其他地方,不要在我家惹麻烦。”

少年一字一句的开口,仿佛已经见怪不怪。

平安时期,是一个人与妖魔共存的时代。

无数妖魔盘踞在京都,和人类维持着并不稳定的联系,而对于频繁出现在生活中的妖魔,人们已经渐渐麻木。

一人一蛇的僵持还在继续,良久,蛇开口说话。

“做笔交易吧。我可以满足你所提出的任何愿望,相应的,你为我提供养伤的场所直到我恢复妖力。如何?”

少年仔细的盯它半响,“什么愿望都可以?”

“什么愿望都可以。”

“无论什么?”

“无论什么。”

秋分,是祭祀天皇的重要节日。在这一天,人们身着盛装,参加盛大的典礼。

少年百无聊赖的走在合街上,瞥一眼热闹的人群,打了个呵欠。

“真是奇怪的小鬼啊。”

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少年低头看了看怀中,一截小巧的蛇首探出,却在开口说话。

“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岩代橘?”

“嗯?不然还要我怎么样?以我现在的能力又做不了什么。”

名字为橘少的年淡漠的说。

岩代一族侍奉天皇已经近两百年的历史,与妖魔联系密切,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古老的家族在人与妖魔的夹缝之间,小心翼翼的生存。

找到转生的妖王,延续契约,守护自己的家族,是少年自有记忆以来便被不断告知的使命。

如今结界力量在变弱,妖魔已经开始聚集,岩代家族早晚会被馋食掉。

漫无目的走向合街附近的森林,仿佛踏入了一个幻境,萤火虫受惊从树上飞起,缓慢的漂浮在空气里,微弱的光散发出来,如同下着一场发光的、无声的雨。

橘坐在一片潮湿的草地上,抬头盯着难得一见的景色出神,深秋夜晚的露水带着凉意,洒落肩头。

蛇从胸口游了出来,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之前说过的,替我完成心愿是真的吧。”

“怎么,你不相信我?也是,你在担心我能不能做到吧。”

“是。”

橘毫不客气的回答。

半透明的人影嗤笑,嘶哑的声音在深夜听起来异常妖异。

“契约一旦达成,便不可逆转,安心好了,你的家族,我会守护下去,直到妖力全部恢复,这是交易。”

橘看着那个身影,微微一扯嘴角,是啊,交易。

“那我就暂且相信你好了。”

说罢丢下变回蛇的妖魔,朝湖边走去。

脱掉衣物,少年跳进湖中,牙齿在打颤,却是畅快的游弋着,如同一尾灵活的鱼。

冰凉的水抚过肌肤,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闭上眼,任自己沉浸在其中。

被捞上来时,水珠顺着黑润的发流淌,脸是惨白的。

“虽然你对生存没有欲望,但好歹顾虑一下我,我还不想这么早死。契约者之间是生命交换的羁绊,你不会不知道吧。”

蛇盘上橘的手臂,没什么感情的说。

少年看向蛇,呵呵笑了起来,整张脸竟显得十分可爱。

被捉弄了么。

切了一声,蛇扭过头。

“喂,你有名字么。”

“……没有。妖魔不需要名字。”

隔了一会儿,蛇才说道。

“宵。”

“什么?”

“从今往后,你就叫宵吧。”

“喂,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有什么不可以?反正也没有名字。”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名字的意义?”

“嗯?”

少年闭上了眼睛,似乎快要睡着。

“算了,夜晚的意思吗,哼,还不是太讨厌。”

伏向少年肩头,蛇看着他眉眼弯弯的样子,高傲的说。

名字是束缚。

可是,蛇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果然是太久没有见到过人类的缘故么。

古朴的庭院,樱树的花瓣飘落在草地上,有鸟轻快的鸣叫。

树下是少年倚靠的身影,手中的书卷被他抛来抛去,哗啦啦作响。

偶尔端起身旁的清酒小酌一口,眯起眼睛,满足的叹息。

远处,蛇跳进酒缸里扑腾,不一会儿带着一身酒香爬到树下。

“又去偷酒,小心醉死在里面。”

“嗝,人间唯一不讨厌的就是酒了,这种东西真是好喝。”

少年低声笑起来。

低头看了看渐渐变为人形的蛇,又喝了口酒。

醇香的酒气弥漫开来,深蓝色和服的男子躺在草地上,手臂挡住暖洋洋的光线,脸上是斑驳的树影。

细长妖异的眼,肌理下是鳞片淡淡的纹路,头发杂乱的铺散开。

潮湿,冰冷。

“哦,已经可以化为实体了么。”

“怎么说也是努力在恢复,为了加固你们的结界耗费掉我更多妖力,看来又要在这待上一段时间了。”

“是么。”

“真是无聊啊。”

干涩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不断袭来的黑暗和窒息的阴郁,是梦境。

梦里,被祖父抽打,一下一下,连皮肉也撕裂开,母亲跌坐在一旁,捂着脸哭泣,却未曾去阻止。

岩代家的孩子,怎么能和妖魔厮混在一起?

可是祖父你忘记了么,岩代家,原本就是同妖魔有着深刻的羁绊。

即使被欺骗了。

即使被它们欺骗了,岩代一族的宿命也不会停止。

年幼的孩子承受着责罚,低头不语。

场景切换,这次变为了黑白色调的灵堂,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沉闷,祖父端正的五官以一个僵硬的表情定格在了十寸见方的相框里。

从今以往,就连严厉的责罚,也不会有了。

如胶片一样的画面晦涩又痛苦,负面情绪铺天盖地而来。

一个身影赤脚坐在池边,手中捉着蛇的七寸,蛇妖异的双眼盯着他。

如同两颗耀眼的宝石。

最后一个画面停止之时,橘大口喘着气醒来。

涔涔冷汗顺着脖颈滴下,不期然的撞进身上男人流淌着光华的眼眸。

“梦魇了吗?”

“……嗯。”

“真是阴沉的小鬼。”

“说起来,你压在我身上做什么。”

嘶嘶叫了两声,男人慢悠悠的爬起。

橘走向窗台,打开窗子。霎时清冷的风鱼贯而入,飘来隐隐约约的腥气,屏息聆听,群魔嚎啸,如同举行盛大的馋筵。

“这个时期真是不安稳啊。京都快被分食了哦。”

橘瞥了一眼身后懒洋洋游来的蛇。

“京都会怎样不重要,只要我的家族能够存活就可以了。”

“哦?真自私呢。你的家族不是世代侍奉天皇?”

“是又怎样?”

“敢说这种话,还真是自大啊。”

不过,很有趣。蛇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有趣的人类了。

“宵。”

“嗯?”

蛇模糊的应了一声。

“侍奉我吧,作为我的仆人。”

蛇迫力十足的眸子扫过来,盘上了眼前的少年。

“这么贪心可不好呢。连妖魔都妄图控制,契约的效力难道还不够么?”

“因为我不相信你。”

“我的祖父,和妖王结下了契约。”

“然后呢?”

“被背叛了。”

祖父的灵魂被吞食,身体被夺走,契约却无法终止,最终受尽了折磨而死。小时候严酷的责罚,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要再靠近妖魔。

因为越是强大的生物,越不可以信任。

“所以,是不是妖王无所谓,只要可以守护岩代家族,无论谁都可以。”

少年面无表情地说。

没有我,还有其他的妖魔会来守护。

没什么特别之分的话语,蛇难得的郁闷了。

“可以。”

风越来越冷,正在橘打算关掉窗户的时候,蛇开口了。

“什么?”

“我答应侍奉你。”

“反悔的话,我会杀了你的。”

“不要把我和背叛的那家伙相提并论。”

“哦?还真是难以置信。”

少年微微笑着的侧脸,轮廓很柔和。

“要我侍奉你,总该索取点报酬吧。”

“你想要什么?我能够给的,都可以拿去。”

蛇沙哑的笑声传来。

转头的瞬间,已变成高大的男子,朝窗台前坐着的少年倾过身来,用力将橘拉扯进怀里,强横的抬起他的下巴。

“我也不奢求,给我点你的力量就够了。”

说罢便贴上少年樱色的唇瓣。

橘僵硬的感受那冰冷而柔软的触感,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急速的流失,推拒的手臂渐渐无力的垂了下来。

良久,蛇啧啧嘴,发出一声叹息。

“味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被夺走力量的橘虚弱的喘息,脸色难堪的拂开伸向他的手。

“这反应,第一次吗?”

橘的脸色更差了,白皙的颊边透出羞恼的淡红。

“你有什么不满么。”

“没有。”

“哼。”

蛇心情大好的游出和室,去后院的池塘捉鱼了。

身体明明在颤抖却倔强的不肯屈服,只有那个人的味道,才这般青涩而美好,带着惹人上瘾的香气。

自己还真是无意间发现了珍贵的食物呢。

已是来年开春。

蛇在这里已待了半年有余,可以维持人形的时间越来越长,橘知道,它的妖力就快要全部恢复了。

结界加固之后,便很少会有妖魔出现,尽管结界之外的世界,妖魔们依旧在觊觎每一寸净土。

无力去担心他人将会如何,只要守护住这个家族,也算对得起祖父了。

最近的蛇常常多日不回来,橘叼着毛笔懒散的看向窗外。

跟随了岩代家二十年的老管家失踪了,已经找了很多天,却没有任何结果。

收回视线,低头看看桌上的一沓纸,每一页每一页都写满了同一个字。

那字体清隽有力,风骨毕露,如同少年带给人的感觉。

风掀起轻薄的纸张,有一张缓缓飘落在地上。

宵。

少年早已离开。

老管家终于在府邸后山的瀑布下被发现,撕咬的面目全非的身体血淋淋的呈现在众人眼前,橘的眼神微微一缩。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被妖魔吃掉的残骸。

有流言在宅邸里传播开来,什么事情就要发生。

宅邸中开始有接二连三的人失踪,隔几天就会抬回一具具残破的尸体。

这日,蛇行色匆匆的回来,头一偏,躲过了呼啸而来的短剑。

“你这是什么意思?”

蛇阴沉的语调响起。

“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吧。”

橘缓缓走近,直直的盯着蛇。

“妖魔果然是不能相信的,为什么要吃了他们?”

“什么?”

蛇微微一愣。

只这短暂的分神,第二柄短剑已经袭来,堪堪擦过深蓝色细鳞的脊背。

“你背叛我!”

凄厉的叫声传来,惊飞一树雀鸟。

一反平日的淡漠,少年失控的愤怒里,有着极力掩饰的疼痛。

蛇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快速的游向后院,那里,一具刚刚搬来的尸体正要被处理,蛇看着那具尸体愣住了。

身后是追来的少年,手持短剑,剧烈的抖动。

“也对啊,我早该知道的……反正你快要离开了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他们没有得罪过你吧,为什么要吃了他们!”

蛇终于回过神来。

“你不相信我。”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你给了我名字,唯有这名字的束缚是我永远也挣脱不了的,灵魂的印记。

但我不满足。妖魔是贪婪的,我不想今后只有你,我渴望更多更强大的力量,我时时刻刻都在和喧嚣着想要挣脱束缚的本能抗衡,是为了留在你身边。

可你竟然不相信我。

蛇终于体会到了失望的滋味。

被仇恨蒙蔽心智的少年,没有看到变为人形从地上爬起来男人腹部左侧汩汩流血的伤口。

“交易什么的,算了吧,我放你离开,契约终止吧。”

低着头的少年犹自说着,脸被埋进阴影,神色莫辨。

蛇突然掐住他的脖子,带着几欲捏碎的力道。

看到被迫抬起头的橘,蛇僵住了。

比自己略矮的少年,满脸泪水,眼睫颤抖,倔强的令人心悸。

指尖触碰到温暖的脸颊,滚烫的泪水顺着蛇的手指滑下,一滴又一滴。

咸湿的液体,混杂着悲伤,狠狠撞进蛇的心底。

他抽回手,最后看了少年一眼,丢下一样东西,便转身离开了。

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骨碌碌滚到脚下一截断木,橘伸手拾起。

这是樱树的断枝?

断木上蓦地睁开一对眼,有尖细的哭声冒出。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太饿了,实在忍不住……他已经把我的妖力全部吸走了,我再也不会去吃人了……饶了我吧……”

橘怔住了。

“啊,这气味不好啊。”

“怎么?”

“腥臭,不详。你宅邸里有没有什么年代久了的东西?”

“哼,大宅里每样东西年代都很久远。”

“这样啊。”

“我最近要出去一下,也许要一段时间。”

“做什么?”

“嘛,可以说是去觅食吧。”

几日前的对话忽然涌入橘的脑海。

树木的精怪吃了那些仆人?那么……觅食……是去捉这树精了?

宵……

断木掉落,橘已冲出房门。

在池边找到了坐着的蛇,橘屏住呼吸走过去,一如答应让它住下来的那一晚,冷漠,危险。

“宵……”

凑近时才发现,男人的腹部已被血液浸湿,氲开一大片,就连肌理之下的浅浅的鳞片纹路都淡得快要消失。

男人已先一步站起身。

“契约已经完成,我该走了。”

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被雾气掩盖,看不真切。

“宵。”

男人顿住。

橘嘴角扯开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果然……还是不想你离开。留下来,你答应过要侍奉我。”

“即使我会吃掉你?”

“身体也好,灵魂也好,无论你贪恋哪一个,都可以拿去。”

“即使我总有一天会离开?”

“那我就在你离开前,吸引住你目光停留之处,哪怕用上一生的时间。”

“为什么?”

停了一刻,蛇嘶哑的说。

“因为像你这样的妖魔,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了,宵。”

无责任甜品

“动了。”

“胡说,哪有动。”

“你看,明明动了的。”

……

深蓝色和服的高大男子趴在池塘边,似要将池底盯出个窟窿般。

短发的少年在一旁晃着脚,打了个呵欠,漫不经心瞥了一眼。

事情的起因是少年曾深夜在池边看到了一条透明的鲤鱼,起初以为是眼花了,之后又细细辨了一下,的确是鲤鱼,而且还在游动。

于是高傲的蛇便不甘心了,怎么也要瞧瞧引起那性格淡漠的少年分外在意的东西。

谁知那尾鲤鱼却不再出来了。今晚好不容易看到了,蛇无论如何也要拉着少年去捉,少年却始终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

蛇百思不得其解。

继续盯住池底,蛇悄悄舔舔嘴角。

那透明的鲤鱼一定是有些妖力的精怪,怕是贪恋灵气充沛的地方,跑到这里来吸取灵力来了。

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吃到有营养的食物了,况且,吸食这里的灵气,是不要命了么,恰做我腹中美食吧。

一旁的少年快要睡去,忽听得扑通一声,迷蒙着睁开双眼,高大男子已不见踪影,只见一条深蓝色细鳞的蛇快速在池底游弋,紧紧咬在那条鲤鱼后面。

还真让他说对了,鲤鱼真的在啊。

不一会儿,蛇已经叼着鲤鱼胖胖的肚子游出水面,正要一口吞下。

“等等。”

蛇抬头看他。

“这么漂亮的东西被你吃掉太可惜了,养在宅邸中吧。”

什么?

蛇瞪圆了妖异的眼睛。

极不情愿的吐出鲤鱼,受惊的鱼飞快游走,顷刻便不见了踪影。

“那可是难得一见的食物,妖力正充盈,补充我的体力正合适。”

嘶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些不舍。

“食物啊。”

少年喃喃自语。

“食物的话,不是正有一道美食摆在眼前么。”

蛇眨眨眼。

忽而反应过来。

变回高大的男子,扑向瘦弱的少年。

少年被扑的身形不稳,双双倒向草地。

深夜的草地带着青草的香气,潮湿的露水星星点点。没有滚烫的体温,没有火热的言语,身上的男人,只携着冰冷咸湿的气息,凑近少年。

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少年忽然转开眼,脸颊浮起可疑的红。

“橘,我很饿很饿。”

本就特殊的嗓音此时更加暗哑了。

“嗯。”

“我已经饥饿了太久。”

“然后呢?”

“我可能……不会太温柔。”

“哦。”

“宵。”

隔了一会儿,少年开口。

“什么?”

“品尝我吧,如果你觉得好吃的话。”

指尖以微弱到不可见的颤抖移向宽大和服的领口,拉扯开来,露出一片莹润的胸膛。

流光溢彩的眸子暗了下来,橘看向男人的双眼,霎时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眩目到极致的妖异。

不许离开我,只许看着我。

如此而已。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