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新天鵝堡傳說

我曾經看過那樣的場景,佈滿鏽斑的劍插在攀滿翠綠長春藤的牆上,開滿了白色的花——風吹來時便會摩擦出細微的聲響,像是悼念甚麼似的哭泣。

那裏是一座荒廢的磨坊,坐立在與世隔絕、氤氳著迷茫水氣的山區。年久失修的鐘敲出滿是塵埃的鳴聲,我從遠處的山頂向下俯瞰,彷彿就要墜進那古老的深淵。

陷在斑駁的歷史記憶中萬劫不復。

時間一定是在褪色。我回神時已經聽不見鐘聲,卻感覺到空氣在逆流,所有的洪流都在倒退,於是那上百年的畫面也就一一被沖刷出來——被人遺忘的世界。

死亡的跫音依然十分遙遠。

這裡很靜,蒼綠的藤蔓像要攀住時間以及其他什麼東西。他提著一桶水,抬頭看了一眼幾乎不動的雲。這座磨坊的工人都睡去了,剩他還清醒著……也許華格納也還醒著。他正想著風輕拂過髮梢那種微微的涼意——其實是甚麼也沒有,周身一陣燙人的氣息,讓他想拿起那桶水往自己身上潑去。

「你在看甚麼?別發呆啊。」

華格納從坊裡走出來,手裡捧著石頭雕刻而成的城堡,似笑非笑的神情迷濛在一片霧氣中。他一時間有些看不清華格納的模樣,伸手想要觸摸卻被他避開。

「欸……」

「唉,別亂摸啊。喏,你看,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城堡,這是模型喔。」

「……你真的做出來了呢。」

「那當然,這可是路德維希殿下的命令……」

「我說過別喊我殿下的。」

「——呵呵。」華格納牽起路德維希的手,「走吧走吧,進來裡頭好好欣賞一下我的成品,你再說說要取甚麼名字。」

「嗯。」

華格納未將那雕塑上色,他向路德維希描述那個只在夢境中才呈現的出來的藍色,他說,就將這座城堡蓋在巴伐利亞山區吧,那裏有座湖,大約就像他講的那種虛幻縹緲的藍。

你來當國王,而我就是你身邊的弄臣。

只有我們兩個,不會太寂寞嗎?

我會一直陪著你。

他們像孩子一樣的笑,華格納催促著,快命名吧,有了名字才能賦予它生命。

看著那座城堡,路德維希在腦海中描繪一次那個藍色的景致,他突然想到了天鵝,想到《羅安格林》,悠長幸福的旋律。華格納擱在一旁的劇稿上潦草地寫著「天鵝騎士」。

——你就是我的騎士。

「……就叫新天鵝堡吧。」

悲劇的終幕遲遲未拉下。

我來到磨坊,牆上那把劍被我折斷,殘留一半的劍身握在手裡是那樣的冰冷。華格納的劇稿被裝訂成一本又一本的書,其中《天鵝騎士》就躺在那滿是青苔的城堡石雕旁。霧很濃,是藍色的,我幾乎就要融化在裡頭。

啊啊,為甚麼會有百年的孤寂那樣沉重的夢境呢?

我翻開第一頁,掉落出雪白的信封,接續著一個斷裂的願望——親愛的,我所效忠的路德維希殿下……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或許已經死了。

或許你已經在藍湖邊找到我的屍體。

或許你也死了。

人是有靈魂的,我想,當你拆開這封信時,我也正在一旁看著你吧,請別回頭,別讓我看見你悲傷的眼淚。

我是否曾經說過,《羅安格林》是在婚禮中進行的曲子呢?

我將它寫出來,卻一輩子也聽不見它的旋律。

藍霧所架構出的牢籠我居然逃不出去。

是了,一定是因為你所說的話。

親愛的殿下,我想……你不會有機會打開這封信了。

一陣鈍痛從我胸口蔓延而上,所有的記憶就跟著華格納的劍一起消散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