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新年短文──這世界只有你和我。

又到了農曆春節的時候,這節日是我一年當中最期待的一段日子,不是因為放假,而是因為他會回來。——葉褚玦。

「阿玦,快起來幫媽的忙,去廚房煮飯了,你堂哥快回來了。」也不過凌晨四五點,就聽到自家母親奪魂似的叫聲。

葉褚玦翻身下了床拿起一旁的襯衫套上才緩慢的出了房門,聲音有點沙啞的喊道:「媽,堂哥從臺北下來也沒那麼快,妳看伯母也沒妳緊張。」

「唉!你這孩子也真是的,你表哥一年也就回老家一次,要好好款待人家,你給我去煮飯,你堂哥就愛吃你做的菜。」

葉褚玦嘆了口氣進了廚房開始幹活,嘴裡也碎唸著:「一年回來一次,那還不如別回來。」

他忙到中午時分,準備的差不多後,聽到自家妹妹跑進廚房吆喝著:「嘿!靖煬哥哥回來啦!」

葉褚玦往自家親妹頭上一拍道:「葉曉霖,妳安靜點不行嗎?大家有眼,也知道堂哥回來了。」

葉曉霖嘟起嘴說:「哼!這次可不一樣!靖煬哥哥帶了個漂亮姊姊回來了,可能是未來表嫂呢。」

「噹啷!」握在手裡的菜刀倏然掉落,掃落了桌上的一盤魚,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葉曉霖嚇了一跳,怒吼著自家哥哥:「葉褚玦,你謀殺親妹啊!」

「褚玦、曉霖,發生什麼事了?」一道溫軟的聲音倏然插入。

葉曉霖跳到那男子的身旁抱怨道:「欸,靖煬哥哥,我哥剛剛竟然想謀害青春又可愛的我,你說他是不是沒有人性啊?」

葉靖煬低低的笑了聲道:「曉霖妳先出去陪爺爺他們,我幫褚玦收拾一下。」

語落,葉曉霖朝葉褚玦做了個鬼臉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葉靖煬嘆了口氣俯身撿起碎落一地的盤子道:「褚玦,多大的人了也不小心一點。」

葉褚玦冷冷的望著他道:「葉靖煬,你是什麼意思?」

葉靖煬垂著頭依舊撿著地上的碎片,淡淡道:「你想問什麼?」

葉褚玦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他困在牆與他之間,咬牙切齒的說:「葉靖煬,你他媽帶一個女人回來是什麼意思?」

葉靖煬甩開他的手,將衣領拉好後,從口袋了拿出一張喜帖道:「我要結婚了。」

葉褚玦不可置信的望著他吼道:「你說什麼?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葉靖煬凝視著他的臉道:「褚玦,我們都該醒了,這場愛情從一開始就不會有結果不是嗎?」

葉褚玦眼睛浮起一陣水氣模糊的讓他看不清眼前的男子,他揪住他的衣領道:「你撒謊!你還是愛我的!你這個騙子。」

葉靖煬捧住他的臉正聲道:「褚玦,我沒時間跟你談一場沒有結果的戀愛,我家只有我一個兒子,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生育的女性,而不是一個男人,所以褚玦從性別這一點,你就沒資格了。」

葉褚玦別過臉厲聲道:「那你當初就別招惹我啊!葉靖煬說開始的人是你,那說結束的人該是我!」語畢,他扯過他的手往他的房間走去。

葉靖煬怒斥:「葉褚玦,放手!」

葉褚玦充耳不聞,直接將人甩到床上飛快的鎖上了房門。

他轉過身,俯身吻住葉靖煬的雙唇,他想侵入對方的嘴裡,只可惜對方緊閉著雙唇毫不配合,他倫起拳頭往他腹部一揍,葉靖煬悶哼一聲張了嘴,他的舌尖便直接竄入他的嘴裡,倏然舌尖一疼,血腥味便充斥著口腔。

葉褚玦抬頭冷冷一笑:「葉靖煬,你敢咬我?」

葉靖煬冷哼:「有什麼不敢?」

葉褚玦俯身咬住他的鎖骨道:「你不許說結束。」語畢,他扯落他的襯衫,露出精壯的胸膛,他緩緩的從鎖骨吻至他的胸膛。

葉靖煬狠狠的揪住他的頭髮吼道:「葉褚玦,我們結束了,放開我。」

葉褚玦嗤嗤的笑著道:「我勸你放棄離開我的念頭,取消跟那女人的婚約,這樣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我們還是跟往常一樣。」

葉靖煬掙扎著起身道:「你做夢。」

葉褚玦冷漠的壓住葉靖煬,冷笑道:「堂哥,你打不過我的,你別掙扎好好待在我身旁就行了。」

葉靖煬惡狠狠的瞪著他道:「你到底想怎樣?」

葉褚玦笑說:「別離開我就成。」

葉靖煬別過臉,臉上已沒有厲色淡淡道:「說了不可能……」

葉褚玦轉過他的臉低頭又吻了吻道:「沒什麼不可能,堂哥,你愛我嗎?」

葉靖煬苦笑道:「……愛。」

葉褚玦吻了吻他的眼角道:「那就成了,伯父為難你了是嗎?」

葉靖煬苦澀著點頭道:「是啊……我畢竟已經快三十歲了,還不成家爸也慌了,所以褚玦,我們到此為止了好嗎?」

葉褚玦臉色難看的望著他吼道:「要結束?除非你踏過我的屍體。」

葉靖煬輕笑:「褚玦,放手吧!你能找到比我更愛你的人。」

葉褚玦正要出聲,倏然傳來敲門聲與自家母親的呼喊聲:「褚玦、靖煬你們倆兄弟在搞什麼鬼?快出來吃飯,廚房也還沒收拾乾淨。」

葉褚玦應道:「媽,等等就出去。」語落,門口的人便離去了。

葉褚玦撿起掉落在地面的襯衫為葉靖煬穿上後道:「堂哥,走吧。」語畢,他往門口走去。

葉靖煬沉默不語的跟在他身後離去,有時後他真的不明白他這個堂弟在想什麼……

葉褚玦默默的坐到他母親身旁,葉靖煬也神色自若的坐到他未婚妻旁邊,大夥兒都在討論著他們的婚事。

葉褚玦也淡淡的說了一句:「堂哥,恭喜你。」

葉靖煬微笑道:「嗯,謝謝,也祝你早點成家。」

葉褚玦應了聲後便放下碗筷道:「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語畢,他便起身離開。

葉褚玦來到陽臺上點燃了一根煙抽了起來,抬頭望著有點陰雨的天空,真有點像他的心情啊……

葉靖煬的婚禮在農曆新年後,今年難得留了下來,打算把婚禮辦完在與妻子回去臺北。

婚禮當天葉褚玦一身黑色西裝到了會場,見到葉靖煬西裝筆挺的在招呼客人。

他面色陰騖的望著他,除非他死,他才能夠結束這段感情。

葉褚玦邁開步伐走向葉靖煬道:「堂哥,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葉靖煬微笑道:「有何不可。」語畢,他跟著葉褚玦出了會場。

到了一旁的小巷,葉褚玦勾起一抹微笑道:「我愛你。」

葉靖煬望著他道:「……我知道。」語剛落,脖頸一疼,眼前一黑他就昏厥了。

葉靖煬睜開雙眼,吃痛的坐起身子,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人,他起身走向門口,倏然門就開了,葉褚玦冷冷的開口道:「你想去哪?」

葉靖煬蹙眉望著他道:「褚玦,你到底要幹什麼?」

葉褚玦將他壓到牆上道:「我要幹什麼?我只想永遠跟你在一起。」語落,他急促的吻上他的唇瓣,凌亂的啃咬著。

葉靖煬推開他陰騖的吼道:「葉褚玦,滾開!」

葉褚玦冷笑:「你真他媽的以為我會讓你跟那個女人結婚嗎?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你了!」

葉靖煬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狠狠道:「褚玦,別逼我恨你!」

葉褚玦失心瘋似的狂笑起來:「恨我?恨我至少代表我在你心中還是佔有一席之地的,那讓你恨有何不可?」

葉靖煬鬆開手道:「到底要怎樣你才要放過我?」

葉褚玦捧起他的臉微笑道:「堂哥,你的眼睛真漂亮,可惜了。」

葉靖煬往後退了一步吼道:「你要幹什麼?」

葉褚玦慢條斯理的從口袋抽出一把美工刀逼近他道:「吶……堂哥,你看不見後就只有我會愛著你了。」語畢,他伸手扣住他的下顎,揚起手中的利刃狠狠的往葉靖煬的雙眼一劃,頓時鮮血溢出,散落在兩人潔白的襯衫上,渲染出鮮紅的花朵。

葉靖煬伸手捂著自己的雙眼吃痛的跌落在地上,葉褚玦將刀刃丟至一旁,蹲下身子擁住葉靖煬柔聲道:「堂哥,別怕啊!我在,我會一直陪你直到永遠。」

葉靖煬疼到暈在葉褚玦懷裡。

葉褚玦低下身子吻了吻鮮血直流的雙眼道:「我愛你。」

葉靖煬再次醒來時,聞到刺鼻的藥水味,與淡淡的花香,眼前如他所料般一片漆黑,他伸手撫上他的眼睛,那兒蒙上厚厚的紗布。

倏然,有人推門進入,葉靖煬緊張的說道:「是誰?」

「靖煬,我是媽媽呀。」

葉靖煬聽聞是自家母親鬆了一口氣問道:「媽,後來……婚禮怎麼樣了?若曦呢?」

葉母嘆了口氣道:「你那天不曉得怎麼不見了,若曦那天哭了好久,親家很震怒,後來三天後,褚玦帶著滿身是血的你回來,說你被人帶走,那天他正好看到,跟了過去才救到你,他現在出去買東西等會兒就回來了。」

葉靖煬笑著,原來他是這樣跟家裡的人解釋的……

「那我的工作也沒法做了,若曦呢?她走了?」

葉母無奈的望著自己的兒子道:「若曦聽到你失明後,就跟著她爸回臺北了。」

葉靖煬苦笑著:「是啊……誰願意跟一個瞎子結婚呢?」

「誰說的?」倏然一道低沉的嗓音開口道。

葉褚玦走到他身旁道:「我會照顧你一輩子。」

葉母不可置信的說:「褚玦,你在說什麼?」

葉褚玦望向她道:「伯母,我很愛堂哥,很愛很愛。」

葉母抖著音道:「你們是堂兄弟啊!」

葉褚玦神色平穩的說:「伯母,那根本就不重要,我愛堂哥勝過生命。」

葉靖煬扯住他的衣袖吼道:「別說了!」

葉母別過臉道:「隨便你們,你們覺得幸福就隨你們去了。」

葉褚玦微笑道:「伯母,謝謝妳。」

葉母擺擺手道:「我去家裡拿東西,你們倆就待在這吧。」語畢,葉母轉身離去。

葉褚玦拿起花瓶中的兩朵玫瑰後,坐到葉靖煬身旁道:「堂哥,你知道兩朵玫瑰的花語是什麼嗎?」

葉靖煬搖頭道:「……不知道。」

葉褚玦俯身吻了吻他的唇瓣道:「這個世界只有你和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