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綁票案不能多做因為你不知道你綁到的是什麼(惡搞向)

  陽光、沙灘、海浪、比基尼長腿正妹,外加穿著可愛泳衣的蘿莉,夏天的沙灘必要的元素也。

    將手中的望遠鏡拿下,齊下小心翼翼的將手帕上沾滿了迷藥。

    只要今天這個案子成功,他就能在他加入的,名為「祠海」的組織裡,正式升級成為綁票A團的團員之一了。

    忘了說,祠海中總共有「綁票」、「詐騙」、「竊盜」這三大團,每團之下還有細分成ABC三種等級。就和考資優班一樣,只要你的成績或是功勞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升團,每次升團還會有一筆特別的獎金和證書。

    當然,升團之後的待遇和出任務後的分紅都會變好,具之前和他還蠻要好的霜管前輩所說,A團的某些成員出一次任務的獎金甚至多到可以送全部的團員一人一輛進口的汽車也沒問題。

    想當然爾,組織中的大家只要有空就拼命地出任務,以爭取入A團的機會。

    而這次他挑到的任務,是要綁架一個白子兒童,年齡要低於十歲,性別不拘、性格不拘,但長相一定要可愛。

    白子可不是那麼好找地,找了好幾天,齊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目標。

    那是一個十分可愛的蘿莉,外表看起來只有七歲多,雖然脾氣看起來不太好,但是臉蛋絕對百分百合格。

    再看看和蘿莉一起來的人,兩個比較大的女孩子看上去就不會照顧小孩,而看起來比較精明的男孩子年紀看起來也只有國小。

    簡單來講,那名蘿莉是個上好的綁架人選,既沒有太多人的注意,年紀也正處於好拐的階段。

    看看的天上熾熱的陽光,齊下站起了身,將放在一旁的箱子背起。

    他的計畫是偽裝成賣冷飲的小販,在靠近那個蘿莉時,用甚麼理由將她引誘到一旁的樹林中,再用藥將她迷昏。之後只要把箱子外的紙撕掉,再將蘿莉塞到箱子裡,這件案子就算成功了。

    在心中默默地給自己加油了聲,齊下緩緩的往那個白子蘿莉前進。

    二十公尺…….十五公尺……十公尺……五公尺……

    拍了拍蘿莉的肩膀,齊下露出了一個他自認為和藹可親的笑容然後下身,打開了箱子的蓋子,露出了放在裡面的飲料,「小妹妹,要不要買飲料回去給妳的哥哥姊姊喝呢?」嗯,親切度十足,有百分之九十會成功。

    蘿莉疑惑的回過頭,在看見他的臉的瞬間似乎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嗯,三罐可口可X,一罐X牌咖啡。」

    齊下翻了翻箱子,然後露出了抱歉的微笑,「小妹妹,我們這邊只有兩罐可樂喔!還是你要跟哥哥去那邊的車上拿?哥哥可以給妳折扣喔!」小孩子好騙,這樣應該就會跟著去了!

    「好!」蘿莉想了想,「……車子會很遠嗎?我怕桃……哥哥會擔心!」

    「不會不會,就在那邊喔!」齊下暗暗歡呼了下,「五分鐘內就能回來了喔!」

    說著,他蓋上了蓋子,轉過身,「往這邊喔!」

    只是齊下沒看到的是,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一條雪白的尾巴從蘿莉的泳裝下露了出來,將沙灘上的某個玻璃瓶捲了起來。

    等到兩人的身影被確實的遮住後,齊下猛然的回過身,沾滿迷藥的手帕直接的往蘿莉的臉上蓋去。

    但,在手帕蓋到蘿莉臉的同時,蘿莉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抓、到、你、了!」

    齊下還沒反應過來,某種鈍物便敲上了他的後腦杓。在失去意識之前,隱隱約約的,他還看到了剛剛跟在蘿莉身邊的那個男孩,還有另外一個穿著泳衣的蘿莉,而那個白子蘿莉的頭上,則是多出了一對毛茸茸的動物耳朵。

    現在的小孩都那麼暴力嗎?這是齊下在失去意識前最後的想法。

    努力地動了動手腳,齊下低頭看了看,原來他的繩子捆的緊緊的,而且還是以一種疑似是在某種特殊的影片中才會出現的……咳嗯,被稱為海老縛的那種綁法。

    而在他的面前站了三個孩子,其中一個就是他想誘拐白子蘿莉。

    在白子蘿莉的左側,則是站了另外一個蘿莉。

    那個蘿莉的年齡看上去比白子蘿莉還小一些,大約只有四歲,雖然可愛度絕對不下於白子蘿莉,但呈現微微半透明這點讓人感到十分驚恐,更別提從某些角度來看還看的到類似浮雕的不明圖騰。

    而白子蘿莉的右側,則是站了一個男孩。

    男孩有著一頭詭異粉紅頭髮,算是帥哥胚子的臉蛋上鑲著一雙金綠色的眼睛。

    白子蘿莉的頭上則是多出了一對毛茸茸的狐狸耳朵,身後則是有一條雪白蓬鬆的尾巴在那裏晃啊晃的。

    雖然有尾巴反而增加萌度,但齊下可沒有心情去觀賞。

    不會吧,有人說農曆七月容易撞到奇怪的東西,但現在也不是七月啊!

    齊下非常想抱住頭,但無奈的是手腳都被綁住了,根本連動都不能動。

    白子蘿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簡直就像是要將他吃掉一般。

    齊下嚇得發出了聲細小的尖叫。

    白子蘿莉皺了皺眉頭,「閉嘴,吵死了!」剛剛稍微有點的氣質完消失了,「你是祠海的人吧?我們有幾句話要問你。」

    說著,她掏出了張相片,「知道這上面的人的行蹤嗎?」

    照片上是個清秀的少年,一頭淡金色的髮在陽光下似乎在發著光。

    重點是,他知道那個人是誰。

    那是他們團十分優秀的一個A團成員,代號是冰清,加入組織約一個月就從最底層的C團爬到了A團,破了他們組織創始以來最快升級的速度。

    但是,大約在兩個多月前,組織中再也沒有人能聯絡得上他了他。

    於是,他搖了搖頭。

    白子蘿莉大力的踱了下腳,「又被他逃掉了!下次再遇到他絕對要狠狠地把他耳朵上的毛通通拔掉。」

    說著,她轉過頭,「桃遙、可可我們走!」

    齊下鬆了口氣。

    但等到那三個孩子完全的離開他的視線時,他才猛然想到。

    那,誰來給他鬆綁?

----------------------------------

之前社刊交的文,題目是夏天(由此可見離題離得很兇),整篇是非常嚴重的惡搞向

白子蘿莉是很久很久,大概是我國二的時候創的角色(俗稱的黑歷史,而且那個時候的筆名也不是這個),不是真的蘿莉但長得很像蘿莉

希望今年有辦法把他再寫出來......雖然很難......畢竟開學之後就差不多要開始準備學測了......只剩不到350天的樣子(遠目MAX,眼睛不小心掉出來,咦咦咦咦咦咦咦)英文快掛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