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年

呼,又到了一個冬天。

我暖著手,全身在不停的顫抖著。

搬來北海道已經十年了,不曉得他過得好不好。

我跟他,認識了十年。

那一年,我剛升上高中。

因為我是唯一一個考不同區高中的女孩,所以不用擔心會在這裡遇到國中同學。

可是這也代表,我要重新融入一個群體。

想到就好麻煩。

開學前一個月,我完全是自己一個人在做自己的事。

本來覺得沒什麼,可是那個該死的傢伙就這樣闖進了我的生活。

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我正在解一題很難解的數學。

他跟他朋友打打鬧鬧,突然,他整個人撞到我身上。

然後悲劇了。

我拿來運算的紙到處飛,找不到過程,手還撞到桌角,一大片瘀青浮現,不要提被筆劃傷的傷口了。

「阿,你死定了,快跟人家道歉。」他朋友在旁邊瞎起鬨著。

他一臉抱歉地看著我,然後開口,「那個,陳同學,妳沒事吧?」

翻了白眼,「我像沒事?」舉起手臂,把瘀青跟傷口指給他看。

「柚鈞,你慘了你。」一群白目。翻了白眼送他們。

「若妍,妳不先去保健室嗎?」一旁的女同學跟我說。

「當然要去,麻煩妳們幫我收拾一下這些計算紙,我等一下就回來。」面無表情地站起來,走出教室。

邊走邊看著手上的傷勢,死定了,這下要怎麼解釋?

「那個...陳同學,我陪妳去!」身後傳來他的聲音。

不耐煩地加快腳步,往保健室走去。

於是走廊上出現一種景色。

一名長髮女孩走得飛快,後面跟了一個長的蠻好看的男孩。

經過的老師們八卦的會心一笑,準備回辦公室大肆宣揚。

好不容易走到了保健室,裡面的老師卻不在。

拿了食鹽水,往傷口上淋了下去,再拿優碘跟棉花棒,開始消毒。

他一臉糾結的看著我,好像替我痛的樣子,蠻好笑的。

「你到底跟來幹嘛?」我不耐煩地看著他。

「想跟妳道歉。」帥氣的臉上掛著的是痞子般的微笑。

翻了白眼,「不需要,回教室去。」

「可是我把妳弄受傷了。」他一臉居心叵測的看著我。

「這點小傷不礙事,回去。」瞪著他。

他就站在那邊,擺明了我不想回去。

不想理他,把傷口包紮好以後,外面再連同瘀青纏上一層繃帶,畢竟那片瘀青還蠻明顯的。

再度用剛剛的速度走回教室,因為上課了。

「報告。」打開教室門,看著台上的老師。

「去哪裡了?」老師疑惑的看著我。

「保健室包紮傷口,請問我可以回座位了嗎?」淡淡地說。

「當然可以。」老師雖然有點疑惑我怎麼受傷的,但是還是沒問太多。

但是後面那個就沒那麼幸運了。

「白柚鈞同學,你跑哪去了?」老師皮笑肉不笑的說。

「陪妍妍去包紮阿。」噗...他叫誰?

一堆人見鬼的看著我,因為全班同學的名字裡面只有我一個人有妍啊!

連老師都很驚訝地看著我,「妍妍是指若妍?!」

「不然呢?」白柚鈞!我要殺了你!!!

我快速地站起身,「老師,是他把我弄受傷,然後我自己走到保健室自己去包紮,他自己不要臉跟過來的。」語末,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坐下。

「白柚鈞同學,去坐好,不要去騷擾若妍。」老師下了定論,就開始上課了。

一下課,一堆女同學立刻圍來我的座位旁邊。

「若妍,妳沒事吧?!」幹嘛那麼緊張?

她們看我搖頭,才鬆了一口氣。

「還好妳沒事,白柚鈞那傢伙生平最喜歡辣手摧花。」一名國中時好像跟他同班的女生說。

抽抽嘴角,原來他是這種人...

「小妍妍~」我很驚悚的看向來人,一身雞皮疙瘩秒起。

一堆女同學連忙圍住我,「白柚鈞,你想對若妍幹什麼?」

他無辜地望著我,「只是想跟她道歉。」

「你的心意她有感受到,麻煩你離她遠一點。」女同學不客氣的說。

「妍妍,班導找妳喔。」白柚鈞說完,人就閃了。

站起身,往導師辦公室走去。

當然,那群女生沒跟來。

剛踏進導師辦公室,我再度傻眼了。

為什麼他也在?

「若妍,來這邊。」老師看到我以後,好像看到救星。

我一頭霧水的走過去,看著他們。

「若妍,我有一個任務給妳,超級重要。」老師很沉痛地說。

「什麼東西?」疑惑啊!!!

「請妳每天幫這傢伙補習到八點,看妳是要在學校教還是到他家去,我都會幫妳打好招呼,拜託。」老師一臉妳就是我的希望的看著我。

「為什麼是我?」這才是重點吧阿阿阿阿!!!

「因為妳是全班第一名。」這是事實啦...可是也有比我更厲害的阿阿阿啊!

「若妍,拜託妳啦,雖然把妳推給這個辣手摧花的混蛋是有點遺憾,可是我相信妳可以的!」不要裝出一臉很勵志的表情阿阿阿!

結果,我還是接下來這個苦差事了。

出了辦公室,「妍妍~」滾!

「我現在心情很不好,請你滾離我的視線範圍。」我托高臉上的眼鏡,狠瞪著他。

「不要這樣嘛~妍妍,所以妳要直接到我家?」他疑惑的看著我。

「我不用回家洗澡嗎?」受不了的翻了白眼。

「好喔。」他賊兮兮地笑著。

好不容易撐到放學,慢慢的走回家去,沖澡。

想到等一下五點的補習,就有點無力。

洗完澡以後,因為老師跟媽媽打過招呼,所以我幾乎不用什麼想藉口,就直接給他出門了。

拿著地址,慢慢地找過去。

好難找...

「妍妍~」喔,人自己找過來了。

轉過頭,「本來想打你手機的。」

至於為什會有他的手機,其實是他自己輸進去的。

「怕妳迷路嘛,妳還蠻像路痴的。」他嘻皮笑臉的笑著。

我感覺我的臉上溫度開始飆高了。

「路痴又怎麼了?我就是路痴阿。」淡淡地說著,頭還低下去。

可是還是被他發現我的窘境了。

「咦,妍妍臉紅了耶,可愛耶。」厚,很煩欸。

「白柚鈞,帶路,不然我不教了。」撂下狠話。

果然,白柚鈞就乖乖帶路了。

然後,補習了好幾個月,他的功課終於開始有起色了。

班導又叫我去導師室了。

「若妍,妳不愧是全班第一名阿!」為什麼班導一臉很感動?

我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大哥你中邪?

「若妍,妳看,這是他學期初的成績,然後這個是他學期末的成績。」班導拿出兩張紙,指給我看。

恩,從二十分變到六十分,恩,進步很多。

「若妍,接下來還是麻煩妳了。」班導還是一直笑。

勉強一笑,出了導師室。

感覺有點喘不過氣,連忙找了個隱密的角落,拿出藥。

吸了幾口,才覺得舒服一點。

該死的先天性氣喘,每次一到季節交替時,總是特別的難受。

等呼吸平復下來以後,才慢慢的走回教室。

最近藥似乎有點不管用了。

「成功捕獲野生妍妍~」又是這該死的死小孩。

「喂,柚子,這樣抱很難看。」不知從幾何時開始,我從叫他白柚鈞,變成了柚子。

「又沒關係,妍妍~」這位大哥很沒水準的在我身上亂蹭,也不看自己比我高上多少公分。

翻了白眼,「再吵,今天的甜點就沒了。」託他老媽的福,我終於摸清楚他的愛好。

他是個甜食偏執狂,尤其對巧克力沒輒。

然後我就是剛好很會做甜點的那種人。

「好,今天的是什麼?」他好像一隻大狗狗喔,有時候還蠻可愛的。

「巧克力熔岩蛋糕。」忽略了自己眼前開始出現的黑影,打開教室門。

「耶。」他笑得很燦爛。

突然我眼前一黑,然後臉上一痛,媽的,有人亂K球阿!

因為後座力,我往後倒去,頭又叩到地板上,好痛。

然後我的下場就是暈了。

只聽到那顆白色的柚子暴怒的聲音:「誰給老子亂K球的!滾出來!」

真粗魯。暈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床邊只有我的東西。

「妍妍?」那顆柚子出現。

「抱歉,你的熔岩蛋糕好像要泡湯了。」對他歉意一笑。

「沒差啦,妳沒事吧?」柚子好像很擔心。

「沒...沒事。」糟糕...呼吸開始急促了。

「妍妍?」柚子一臉疑惑。

「柚子,幫我拿我書包第一層的藥...快。」好喘...

柚子很慌張地翻出藥,遞給我。

打開藥,吸了幾口,呼吸才開始平穩下來。

「妍妍,妳有氣喘?」柚子一臉驚嚇。

「很驚訝?」我放鬆的倘回去床上。

他搖頭,「只是有點被妳嚇到。」

「可以送我回家嗎?我有點困難。」笑。

「當然沒問題。」

隔天以後,我再也沒去學校了。

因為季節變化大,加上我的先天性氣喘,一直再發作。

醫生說這裡的空氣太髒,建議我搬去日本的北海道。

我最後一次去學校,是辦休學。

當同學們知道我休學之後,都開始依依不捨了。

只有柚子,一臉呆滯。

等我步出大門後,柚子才追上來。

「妍妍,為什麼休學?」他一臉著急。

「我要專心靜養,再見。」我上了車,往機場行去。

他呆滯地站在原地,似乎無法接受。

上了飛機,我才終於知道一個事實。

我愛上了白柚鈞。

很愛很愛。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然後我搬來了北海道,住到現在。

我今年,二十六歲。

沒交過任何男朋友,我還愛著他。

苦笑,身上不停地顫抖著。

今年感覺特別冷呢。

突然,一個我熟悉的臂彎環住我,氣息也是我熟悉的那一個。

「怕冷為什麼要這樣站在外面?」他把我轉過去。

他長大了,變得更帥了,也成熟了。

「還是被你找到了。」笑。

「廢話,我可是白柚鈞。」他也笑了。

我知道,我跟他的故事會繼續延續下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