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偽自我介紹兼)Mercury日常極短篇之 《 圓宵 》

每逢元宵節就要應景一下打個廣告的《   圓宵   》......

是說如果元宵端午中元中秋連同24節氣都寫一篇,好像就可以從年初打廣告打到年尾了。

順便推一下,新書《返》會從2/29號星期一早上八點開始每週更新喔!

以下正文開始

**********************

(「爸爸!我們去看花燈好不好?」)

「花燈?」

(「對啊!花燈!」)

小黑在地上坐著,把下巴靠在茶几上,水汪汪的眼睛閃耀著興奮與期待。

===================================================

(「爸爸你看!是月亮!好大的月亮!」)

小黑興奮地跑來跑去,對著天空大喊。

「小黑,那是氣球,不是月亮。」穿著白色長外套的她,輕輕地彎下腰,在小黑的頭上拍了一下,臉上帶著無奈的微笑。

(「是氣球月亮!是好大好大會飄來飄去的月亮!」)

「真是的。」她搖搖頭,轉過來看著我。「怎麼突然從台中跑了上來?」

「小黑說想要看花燈嘛,所以就帶他來囉。」

「那也不用急著在今天呀。你明天不用上班嗎?」

「我請假了。小黑說今天是元宵節,要看花燈就要在今天。」

「你的工作可以這樣說請假就請假的嗎?」

「沒問題的。假本來就是拿來請的。」

「可是我明天還要上班啊!」

「我知道,所以我並沒有要妳陪我們來。」我看著小黑跑到了路旁的攤販前,目不轉睛地看著發光的兔耳頭飾。「只是小黑說要先去看媽媽下班了沒,再來看花燈。」

(「媽媽、媽媽,妳看這個兔子耳朵好可愛,小黑可以戴!」)

「笨小黑,你戴著這個就有四個耳朵了,看起來會很奇怪喔!」她笑著摸了摸小黑的頭,指了指著旁邊的大型花燈。「我們去看花燈吧,你看今年的花燈有好多好多可愛的兔子呢!」

(「對啊,今年是兔子的年!媽媽妳看,那個兔子的耳朵會動喔!」)

我們跟著小黑的腳步,慢慢地在擁擠的人群中移動。

「都在一起十年了,除了當年要你陪我去繞花燈求好運的那次,你從來就不是會喜歡看花燈的人。」她看著身邊湧動的人潮,不禁露出煩悶的眼神。

「是啊,都十年了。」我抬起頭看著夜空,被燈光照耀地如此明亮,卻不知為何有著一種蕭索的氣氛。「我只是想,至少我們該有一次,爸爸媽媽帶著小黑一起看花燈的回憶。」

「看吧,你從一開始就已經算計好了,要我一起來看花燈。」她側過臉,白了我一眼。

「真是,說溜嘴了。」我拍拍自己的腦袋,笑了一下。

「別給我傻笑。」她嘆了口氣。「你不知道我很累嗎?我明後天都還要上班,又不像你可以兩手一甩,說請假就請假。」

「對不起。只是……」我轉過頭看著她的側臉,用視線緩緩掃過她髮鬢柔美的線條。「我想見妳。」

十年了,每次見到她的面容,總讓我砰然心動。不管是開心的笑容也好,吵架時抿著雙唇一語不發的樣子也好,累得說不出話的疲憊神情也好,睜著惺忪雙眼還沒睡醒的樣子也好,總是帶著她特有的姿態,牽動著我的心思。

我們沉默著,在人群中飄來蕩去。

(「媽媽!那裡有賣熱狗!小黑想吃!」)

她蹲了下來,將長髮撥到耳後,輕輕攬著小黑:「不可以喔,小黑剛剛吃過晚餐了,再吃會變成小胖子喔!」

(「可是小黑沒吃飽!」)

「可是剛剛媽媽沒吃完的漢堡要給小黑吃的時候,小黑說他吃飽了呀!」她微嘟著嘴,一雙單眼皮的大眼睛眨了眨。

(「因為小黑不喜歡美乃滋嘛!」)

小黑抬起頭,一臉無辜地小聲抗議著,引得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啦,今天已經好晚了,小黑乖,爸爸明天早上帶你吃大餐好不好?」

(「真的喔!不可以再騙小黑!」)

「好,爸爸不騙小黑。你看,前面有個好大好大的機器人呢!我們去看好不好?」

(「好!」)

她站了起來,輕輕地牽住了我的右手,跟著小黑的步伐繼續前進。

我們就這樣,安靜地走著,走著。

一直到累了,我們才停下腳步,在台階上做了下來。

她輕輕地併攏雙腿,讓小黑的頭一如往常地靠在她的腿上,閉起眼睛打起盹來。

在這樣溫柔的月光下,我們什麼都不說,或是,什麼都不敢說,只是沉默著。

直到……

「我們要分手了嗎?」

我開口,卻不敢看著她。她身上熟悉的香味,還有仍然牽著我的那隻手傳來的溫度,都在告訴我,我做了一個必然會後悔的決定。

「你終於想通了嗎?」

「妳說,長期分隔兩地,我們的感情已經很淡很淡了,不是嗎?」我重複著她說的話,心裡卻知道這不是事實。

至少,對我而言。

如果感情已經很淡很淡了,為什麼,我會這麼的心痛?

「是啊。」她的聲音一如往昔的輕柔,語氣卻是我從沒聽過的冷靜與決絕。「就像你說過的,一個人的生活,總會習慣的。我們都選擇自己原本的生活,也都沒有辦法給對方想要的,就像你想結婚,我卻不想。我們繼續勉強在一起,以後也會後悔,不會有幸福的。」

「難道,我們離幸福真的這麼遙遠嗎?」我仰起頭,讓滿溢的眼淚留在眼裡。「我可以不結婚的,我可以陪在妳身邊的,只要妳願意,我可以辭掉我現在的工作。我只是想,我在這份工作多待兩年,就可以多存一點錢,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回學校唸書,然後……」

「夠了!」她出聲打斷了我的話,說道:「你總是看著前方,說著以後以後,一直想著未來的計畫。我不像你!我不像你什麼都可以計畫的好好的,然後就可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光是想著現在,應付現在就耗盡我全部的力氣了,我沒有辦法像你那樣。跟你在一起,我覺得壓力好大,好像自己永遠都不夠好……」

「不是這樣的,妳很好,真的。我之所以總是看著未來,是因為妳的現在並沒有我。妳總是在工作,每天都工作到九點十點,隔週六要上班,不上班的週六又說很累想在家休息,甚至聖誕節復活節萬聖節一大堆有的沒有的節日學校都有活動,好不容易有空了,妳卻說妳要回家陪爸爸媽媽……我知道妳沒有錯,妳做的都是對的,可是我呢,我能怎麼辦?所以,我只能寄望未來,寄望我們能夠陪伴在彼此身邊的未來。如果是我要求太多,太心急,我可以改的,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好嗎?」

「不要這樣,你放手吧。」十年來第一次,她選擇鬆開了我的手。「現在的我只想要一個人的生活,簡單輕鬆的生活。」

「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留住妳了嗎?」我問著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答的蠢問題。

「如果是以前,如果我只是在生氣,在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原諒你了。」她輕輕嘆了口氣。「現在,請你放手吧,讓我一個人生活一陣子再說吧。」

「好吧。我會照顧小黑的。」

「嗯。」

我伸手抹去眼角的淚水,拍拍小黑的頭叫醒他:「小黑,起來囉,我們回家了!」

(「要回家了喔?」)

小黑眨了眨惺忪的雙眼,看著我們兩個人。

「對啊,要回家了,媽媽明天還要上班呢。我們回家睡飽飽,明天爸爸再帶你吃大餐!」

(「好啊!媽媽,花燈好漂亮,小黑明年也要來看花燈!」)

小黑甩了甩頭,站了起來。

「小黑乖,等到你的年到了,媽媽再陪你來看花燈,好不好?到時候,小黑就是花燈的主角囉!」她站了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好!一定喔!」)

小黑跟著她的步伐,大聲地答應著,

小黑一路開心地搖頭晃腦,而我們卻一語不發,走到了公車站牌。

「那,就這樣吧,你們早點回去,天氣很冷,別著涼了。」她依然一如往常地轉過身來,看著我說再見,眼神裡卻不再有熟悉的依戀。

「再見,我走了。」

「謝謝。」

「請,不要說謝謝……」我轉身,眼淚卻再也忍不住,不聽話的劃過臉頰。「不要,因為我離開妳,而謝我。」

就這樣,我跟小黑走過了街角,默默地往車站的方向走著。

(「爸爸你不要難過嘛!媽媽只是工作很忙,過一陣子不忙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呀!」)

小黑拉了拉我的褲管,笑嘻嘻地安慰著我。

「是啊!」我再次擦去了淚水,笑著回答小黑:「下次等到小黑的年,我們就再一起來看花燈,對不對?」

(「對!」)

===================================================

(「爸爸你看!是月亮!好大的月亮!」)

小黑興奮地跑來跑去,對著天空大喊。

「小黑,你也老大不小了,氣球跟月亮還分不清楚。」我輕輕地彎下腰,在小黑的頭上拍了一下,臉上帶著無奈的微笑。

(「是氣球月亮!是好大好大會飄來飄去的月亮!」)

「真是的。」我搖搖頭。「我們去看花燈吧,你看,今年的花燈有好多好多的小黑呢!」

(「對!今年是小黑的年!」)

小黑開心地轉了兩圈,拉著我往人群裡面鑽。

(「爸爸你看!那裡有好大好大的機器人,還有那裡的小黑耳朵會動耶!」)

「小黑你看,今年也有賣閃亮亮的小黑耳朵喔,小黑想不想要?爸爸買一個給你!」

(「小黑才不要!小黑已經有自己的耳朵了!媽媽說有四個耳朵很奇怪!」)

媽媽……嗎?

我以為歷經了多年,自己已經可以坦然地面對,但是心還是不由自主地刺痛。

(「爸爸不要擔心!媽媽等一下一定會來的,你也很想媽媽對不對?」)

「小黑,我想,你媽媽她可能不會來了。」

(「會的啦!媽媽已經跟小黑說好了,等到小黑的年要一起來看花燈的!我們再去晃一晃,媽媽就會到了!」)

就這樣,我跟小黑,在人群裡飄來蕩去。

人為什麼要看花燈呢?也許只是為了在這冷冷的天裡,在這圓圓的月下,能夠跟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起,能夠看著自己最重要的人,在這不停流轉的光影前,睜大著眼睛努力捕捉這一刻的幸福的模樣。

從來,我就不是喜歡看花燈的人。

我只是,想見妳而已。

然後,我累了,小黑也累了。

我們依著小黑的意思,在當年的那個台階坐下休息。

(「如果媽媽走累了,一定會到這裡來找我們的!」)

小黑是這樣說的。他把頭枕在我的大腿上,卻沒有閉起眼睛,只是盯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就這樣,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小黑,」我拍拍他的頭,說道:「走吧,我們該回家了。」

(「等一下!小黑去找媽媽!」)

小黑睜開了雙眼,突然站起身,跑進了人群裡。

「小黑!」我慢了一步,沒能抓住他,只能看著他的身影在人潮中被淹沒。

「小黑!你在哪?」

「小黑!我知道你聽得到!趕快回來!」

「小黑!」

我不顧週遭人群異樣的眼光,四處高喊著小黑的名字,卻怎麼也看不到小黑的身影,只好找上了服務處。

「對不起,可以麻煩你們幫我廣播嗎?」

「當然可以,請問先生是要找誰呢?」服務檯的服務人員連忙站了起身。

「我要找一隻狗,他叫小黑,大概這麼高,他…」

「先生,不好意思,這個……」服務員露出一臉尷尬的神情,說道:「你要找的是隻狗,我們廣播他也聽不懂吧。」

「不會的,小黑很聰明,聽到他的名字就會來的,拜託你,我……」

「先生,你不要鬧了,如果他聽的懂,狗的聽力很好,你自己去四周喊一喊,也許他就會回來了。」另一個服務員走過來,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已經喊過了!拜託,請你們幫幫我,他已經年紀很大了,我怕他受不了……」

發現服務處的騷動,路過的人無不放慢了腳步指指點點,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

「先生,真的,我們幫不了你的忙,叫小黑的狗沒有一千也有五百吧,而且你的狗又沒有什麼特徵,我們廣播了,萬一大家抱著一堆流浪狗來怎麼辦。」

「拜託,他對我很重要,我……」

我不能夠再失去小黑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們說的都是事實,我知道他們做的都對,可是……

我真的不能夠再失去小黑了。

(「爸爸!爸爸!」)

小黑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同時……

「小黑,你好聰明!居然知道爸爸在這裡!」

我轉過頭,看著小黑,還有那個身影,那件白色長外套,那頭柔美的長髮。

我就這樣,張著眼睛,看著她,和小黑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近,身影卻慢慢模糊。

然後,我抱著終於走到我面前的小黑,忍不住低頭哭了起來。

周圍那轟然的聲響,是煙火嗎?

今年的煙火,放得好晚。

幸好,我們沒錯過。

===================================================

「喂,季夫,是我。」

「喔,好久不見了,墨。」

隔著電話,是老朋友的聲音。

「是有一陣子了。今天的台北還是好冷。」

「是啊,氣象預報說晚上就會變暖,只是怎麼看,都像是個謊話。」

「呵呵,人總是沒有辦法知道未來的,只能猜測跟期待而已。關於你這次寄來的稿……」

「怎麼了?檔案有問題嗎?」

「不,只是,這樣寫好嗎?」

「你是指?」

「你知道,」他猶豫了一下,才接著說:「她不會再回來了。」

然後是三秒鐘的沉默

「我知道。」我輕輕地回答:「我只是,沒有辦法讓他們分開。」

「這樣嗎……」

然後又是三秒鐘的沉默。

「對不起。」我閉起眼睛,讓衣襟沾上一滴一滴的淚花。

「對誰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看~
好虐的文阿
2016-01-27 12: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呃,『好看』+『好虐』是表示想看更虐的呢,還是想看比較不虐的呢?
喜歡的話也歡迎看看我的其他故事,我想其他的應該(大部份)沒有這麼虐......吧。


2016-01-27 12: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