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2016全國中學生讀書心得比賽特優--微塵眾生】

      PO得有點晚,老實說我還真忘了。

        特優這種東西,得著得著就不稀罕了(#

        不過每次打還是很難不認真,但動機真的乏了,覺得作品質量一直在下降。錢又少字又多,只為了一整面中學生網站的特優實在很難繼續寫下去。

        但我還是覺得這樣至少讓我有個理由借些書回來;並且強迫整理。

微塵眾:紅樓夢小人物二  

----------------------

      蔣勳的美很別致,很剔透;像江南的性靈之美,陳著歲月的凝煉,檀香從書頁裡透出般若的禪意。乍然撞見了,金風玉露也不為過,眼前渾沌百態如同被一隻大手撥開,紛紛擾擾、續續叨叨,皆從萬象遁入妙空;復生萬象──一種近似輪迴的美就烙在腦子裡了。第一次見識到他的風采是在《孤獨六講》,冷靜的筆調拉起很大的張力;讀他的文是會醉的,醉倒在一種醺醺然的意象,疏離的恰到好處,收的餘韻無窮,理性的文構裡處處是感性的細膩,他無疑是個文人,真正意義上的擺脫迂腐,帶了點華夏特有的「俠」氣,這也讓他的文瀟灑了不只一點半點。

      平生素喜佛家言,平直中帶著莊重;莊重中帶著虔敬;虔敬裡又蘊含一點點的悲憫、一點點渡化眾生的仁慈。看見微塵眾的第一眼只覺得乾淨,乳白鑲在一紙素淨的草皮綠中,翻開來的空白內頁填著三句話:「我喜歡《金剛經》說的『微塵眾』,多到像塵沙微粒一樣的眾生,在六道中輪轉。」我忒喜歡他講到這三字的直譯,尤其是「輪轉」二字,「輪」字綿延亙長,彷彿就要這樣交疊到時空的盡頭;「轉」字仄聲收韻的內斂讓情感更加含蓄樸質,在心裡籠上模糊的回音。亦如情不知所起,悸動也不需要理由,單這三句話,幾乎已將我俘虜。

      對紅樓的情感是複雜的,大觀園裡凋零一季又一季的落花;青春埋葬的地方。早些年看不透,覺得林妹妹的死已是極致了──美的極致、凋零的極致、愛的極致。大了些,蒙昧時授以出世方,便又覺人生無常,自有定數;天地本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順應其道,本心無為,又何以拘泥於這等兒女情長?直至近日又開始懷疑起來,原本以為的看透變得飄忽。十年辛苦,不尋常的文字被磨得越發閃耀,而有很多細微的、不曾被注意過的篇章,竟在人生困頓、驀然回首之際浮光掠影般閃現,愈走愈心驚,愈走愈浩瀚。我懂了,又似非懂;繞一繞又繞到道德經理無為無不為、莊周為蝶為莊周?簡直一通混亂,腦袋發脹。

      蔣勳的微塵眾為我揭了個頭,他筆下的紅樓又是另一種風情,在細微的地方見到人性之所在,一句話、兩行清淺的文字,他拆開來細細描摩,不時點下令人驚艷的註解;講紅樓,也在講一段泡沫般易逝的韶華;講作者深沉的百轉千迴、講人的美;講人藝術層次的狂想。在章之五「櫳翠庵喝茶」中說的是在傳統評文中並不討喜的妙玉,蔣勳神來一筆:「多看幾次《紅樓夢》,卻不覺得作者討厭妙玉。作者當然知道妙玉修行不徹底,但是《紅樓夢》本身像佛經,本來就在寫人性不徹底的修行。」何其震懾?紅樓一夢,無非一場人性不徹底的修行,七苦未渡,眾生輾轉流離。一句話道盡了這部曠世鉅作的本質。而妙玉為青春知己以梅花雪烹茶,烹的難道只是茶?,他寫道:「櫳翠庵的茶裡流著青春生命共同的記憶。作者在嘲諷妙玉嗎?或者她正是『都云作者癡』的『癡者』之一。覺悟了,就不是『癡』,『癡』也正是修行的不徹底。」何其妙哉?戲裡戲外的「癡」除了人物與作者,揉雜在百年時光長河中驚鴻一瞥的讀書人,人人皆癡。

      在知道世界上有這麼一位以「美」為信仰的作家之前,我便常以「佈道者」自居,佈的是感官的饗宴;或花香、或鳥鳴,或一段文字所帶來的冥想的異動,對於「美」的偏執簡直喪心病狂,卻也不掙扎的耽溺於其中,只道此間奧妙趣意無窮。蔣勳的節奏是慢的,因為他剖得細緻,也讓我看到了有別於以往的境界;當多數人以大展向性的東西當作衡量標準時,他看見了藏在這部作品中作者隱晦的心思,並將之逐一挑出、思考、內化。予我,這是另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也是另一趟美學的領悟,微小的事物所乘載的龐大情感、人情冷暖與人性交織,層層剝開的心動比之檯面上的大開大闔、跌宕起伏多了分沉澱。

      盼有朝一日,這「佛經」能在渡人之際,捎上我。  

--------------

        下一本想寫桑青與桃紅,在圖書館翻了一點,覺得很有意思。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