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襯衫:替代品

那件襯衫,總是沾染著名為罪孽的味道。

說的更白點,就是精液的氣味。充斥著男人野性氣息的襯衫凌亂而不整,隨便的搭掛在椅子上,孤零零地等待主人寵信。

  

一個人若是過的過於平凡,總會覺得虛度光陰,或者一天便幽幽地就過了大半。

徐靖總有這樣的感覺,他總是覺得自己渾渾噩噩,活像個行屍走肉的廢人,但實際上他並不那麼「廢」,月薪幾十萬在跳不說,學歷也高得嚇人,目前在行業中也是個當紅炸子雞,幾乎可以說是待字閨中的小姐們朝思暮想的結婚對象人選。

可是徐靖不想結婚,說真的他並不認為結婚代表什麼,不是還有誰說過婚姻便是愛情的墳墓嗎?既然是墳墓了為何還要結?自掘墳墓不成?徐靖嗤之以鼻。他當然不結婚。

他是個同志。

「同志沒什麼不好。」

母親在他十七歲那年便知道了他的性向,她哭了整整三天,最後紅著眼眶跟他說著沒事。一星期後,母親便與父親離婚了,他打算跟隨母親,沒有任何原因,純粹就是愧疚。

母親對他的愛沒有變,但是看待他的眼神卻從此小心翼翼,結婚啊女朋友啊什麼的都成了禁忌,即便他毫不在意,但凡親戚提起,母親總是先一步翻臉。

「為何要這麼生氣呢?他們羞辱的是我,不是在斥責妳的教育。」徐靖不解。

「傻孩子,你是我的兒子。」母親總是溫柔的摸著徐靖,然後在他耳朵旁輕喃道:「作為一個母親,哪有看自己兒子被人詬病的?」

徐靖對於母親的體貼大為感動,他暗自發誓要更加孝順她。

在徐靖成年當天,母親便驟逝了,徐靖不悲傷,因為他知道母親會永遠活在他心底。不過也許沒那麼難過,是因為在他懂得掉淚前,便翻閱了母親的日記。

「那孩子和他父親一樣,是個同志……我好害怕……可是他沒有錯,那孩子是那樣的無辜……」

「我曾經恨過那孩子,畢竟他越來越像那個人,可是……」

「那孩子又再一次被嘲笑了,不行啊……心裡總有點放不下。」

「我開始釋懷了那孩子的性向,老實說,當他爸哭著跟我坦白性向時,我便該懂了,這種事情是天生的而非後天,我為什麼還要看不開?那孩子那麼可愛體貼,是個好兒子啊……」

「他的父親跟我說了,他上了他兒子……我的兒子,是徐靖啊!他竟然連兒子都碰?那件事還不夠嗎?徐靖呢?他當初跟我走,是慶幸終於脫離他還是因為……」

「……他跟他爸一個樣,是的,都是在利用我……徐靖……我的孩子,原來就是那樣看我的?」

「我該恨他嗎?」

「恨有什麼用,我這輩子最深愛的兩個男人都不愛我,還……還愛著彼此……」

「我好累。」

「徐靖,你一直都是我兒子,我固然可以接受你愛男人,但是你愛父親這點,很抱歉,我不能接受。」

   母親是喝農藥自殺的。而她似乎早就知道自己會去翻日記,便在最後一頁用紅筆寫下這段話,裡頭當然充滿母親對孩子的關切與體諒,卻同時也帶有濃烈的,對於不倫的悲憤與指控。可是徐靖沒辦法跟母親解釋這件事。

   他的母親一直到死了都覺得自己兒子是個不折不扣的背叛者。他和父親,都背叛了母親的愛。

   那件襯衫被徐靖拿起,他緩緩的披在身上。

   那上頭殘留著男人的汗味以及發洩過後的性氣味。

   那襯衫是父親的,是父親每次來找自己時,一定會帶的那一件。

即便是現在,徐靖都快步入三十歲,他那近五十的父親還是會來找他,然後拿出那件襯衫,要他穿在身上。

   那襯衫很大,徐靖穿上後都還顯得寬鬆,父親便會碰那副德性的他。

   他舔吻徐靖的腳趾,像是在跪拜似的,十分賣力的去吸吮那十根腳趾,直到上頭都沾了自己的唾液,才會吻著他的小腿一直到下體的性器官。

      父親很喜歡含著他的陰莖,他喜歡吸的非常大聲,還要他放浪的大叫。

      徐靖當然照做,他喜歡父親,也很享受跟父親的性愛。

      父親插入時,總是喜歡講些煽情的言語,像是都濕了呢、你夾我好緊啊、再更大力的擺弄腰部、積了很多嘛!射出來的好濃稠……諸如此類的。

      這時候的父親,總不叫他靖,他會叫他樹。

      徐靖知道樹是誰,他是他早逝的舅舅,聽說在母親跟父親結婚前三天出車禍死的,而看母親的日記後他才發現,父親便是在樹死亡的當天跟母親坦承性向的。

      徐靖喜歡父親,當然對那未曾謀面的舅舅懷有敵意,可是當他看到母親因為自己與父親性交而崩潰的神情,以及父親懷念舊情人時,那既痛苦卻又享受在兒子體內抽插的表情,他卻上癮了。

      像吸了毒般,欲罷不能。

      父親後來乾脆的把襯衫寄放在徐靖家,反正每次都要穿,倒不如直接就在那晾著也好。

      徐靖知道父親堅持要他穿襯衫的理由,大概是因為他穿的樣子像是舅舅,或者,他長得跟舅舅很像。

      徐靖從小就被誇跟母親很像,而母親曾經稍微提過她與舅舅相貌相似。

      那為何要這件襯衫呢?也許……這是唯一一件,父親所擁有的,屬於舅舅的東西?

      徐靖用自己的下體去磨蹭那襯衫,他想著父親快要高潮的表情,還有嘴裡嘶喃著樹時,那痛不欲生的神情,都令他著迷不已。

      「啊……」徐靖聞著襯衫上所沾染著的,自己與父親的味道,他淺淺的笑了。

      他一直都沒有跟母親解釋,他和父親並不相愛。

      父親愛的人是樹啊!是那個舅舅啊!也許母親知道?還是她早已把他當成樹的轉世一般撫養?

      「我只是……非常喜歡你們的表情。」

      徐靖嗅著襯衫上的氣味,他喃喃著,只覺得自己是個行屍走肉的廢人。

     

      他喜歡男人,喜歡與男人做愛。

      他只有一個男人,那是他的父親。

      他的父親把他當成舊情人,是舅舅的替身。

      他不生氣,因為他無所謂。

     

      徐靖就是這麼一個扭曲奇怪的人,比起愛人與被愛,他更享受對方痛苦流淚的樣子,他的性高潮,也往往是在父親哭喊著樹時達到的。

      門外響起門鈴聲,徐靖揚起更大的笑容,他穿上沾有自己精液的白襯衫,三步當一步的前往開門。

      這便是徐靖的生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