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手錶】

喧囂的城市中,看見路上人來人往的景象,聽見路上車聲鼎沸的雜聲。

我站在紅綠燈閃爍的十字路口上,卻仍聽見了「滴答、滴答」的聲響。

我感受到了時間正在通常運行,流逝中。

任憑它那樣快速地離去,再也抓不回的時間。

我,無能為力,去做些什麼。

春、夏、秋、冬。

四季為一年。

又來到了葉子回歸大自然的季節。

道路兩旁落下滿地的葉片,向晚吹著涼爽的風,拂過一名獨自坐在公車站牌旁長椅上的男子的臉龐。

男子的身形偏瘦,七分袖稍寬的襯衫,讓他露出的手腕看起來更加纖細脆弱。

髮絲隨著風飄動而變得凌亂,男子習慣性地將左手摸向右手腕,卻發現抓了空,他尷尬地輕笑。

一臺公車在不遠處緩緩駛近,一名青年在這站下了車。

「啊!墨良學長!」

聽見青年的呼喚,男子起身走了過去。

「太慢了,我說過我不喜歡等人的吧。」被喚作墨良學長的男子不滿地撇嘴。

「抱歉啦!搭公車前遇到一位老婆婆提著重物要過馬路,所以就……」青年乾笑了兩聲。

「你那什麼老套的藉口啊!哈哈!」墨良滿肚子的不滿瞬間降為零。

「我是說真的……」青年無力反駁道。

青年,墨良學生時期的學弟,林誠。

兩人現在都已是近三十歲的男人,學長學弟的關係應該早已結束,但林誠還是執意喚墨良學長。

「是、是,我知道。」墨良嘴上說知道,仍無法克制地笑到彎腰。

林誠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只好轉個話題,「學長突然約我今天出來是要去哪?」

大概是笑夠了,墨良挺直身子回道:「沒啊,只是想出來走走順便聊聊天,前陣子我不是很忙嗎?都沒辦法和你好好說上話,有點過意不去,哈哈。」

林誠注意到對方的左手習慣性地往右手腕摸去,他發現了一件事,睜大了眼。

「學長你不是那種會特意約我出來聊天的人,又是關於『他』的事,對吧?」林誠看透了墨良的心思。

「呵呵,算是吧。」墨良以笑帶過。

「他」,是墨良的情人,但目前是下落不明的狀態。

以前林誠還會小心詢問墨良和「他」之間的事,可自從「他」擅自離開墨良的世界,林誠就不再那樣的小心謹慎,他認為「他」是該退出墨良的世界了。雖然從一開始就該那麼做了,但因為墨良太過喜歡「他」,加上墨良的情緒波動大,林誠實在不敢輕易去打破兩人之間的界限。

結束這個話題,墨良輕踏著腳步向前,「到附近走走吧。」

路程大約七分鐘,直到抵達目的地為止,任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意外沉寂的氛圍,襯出秋季的悲傷,風唱著只屬於這季節的哀歌,輕輕的,沒有足跡的。

倆個男人一前一後走到一個風景區。

由於是平常日,加上已是傍晚時分,幾乎沒甚麼人。

「林誠。」墨良鮮少地用名字稱呼對方,也打破莫名的沉靜。

「怎麼?」林誠內心有些忐忑,他覺得眼前的男人好像會隨時消失不見。

「我不喜歡等待。」墨良毫無來由地說出這句話。

墨良走在林誠前頭,後頭的青年僅能望著對方的背影,憑著聲音去猜測現在墨良臉上的表情是什麼。

大概,是想哭的表情吧。

「嗯,我知道。」

伴在墨良身邊多年,林誠總是能知道墨良想表達什麼,對他們來說那是一種默契,不需要多作解釋。

前方的男人在欄杆前停下腳步,雙手搭上欄杆。

林誠幾個箭步,將彼此的距離縮短。

「我討厭等待不可能有結果的承諾。」墨良雙手緊抓著欄杆,施力過大使指甲泛白。

不能碰他。林誠在心裡告誡自己。

倘若現在碰了他,大概一切就會如拼圖般散落、崩毀吧。

「學長。」林誠輕喊那個只屬於他的稱呼。

位置移到墨良旁邊,「學長已經很努力了。」

安慰的話語傳進墨良心頭,不安感一下子消散如煙,卻又太過安心,感到想哭。

墨良的左手摸向右手腕,一樣抓了個空,尷尬地搔了搔頭,「習慣真是可怕,哈哈。」

「本想說這陣子不戴那隻手錶的,但果然還是會覺得少了什麼,就連今天也把它放在背袋裡了。」

「學長你……?」聽到對方這番述說,他猛然轉頭看向身旁的人。

墨良從袋子中拿出一個盒子,外盒上印的牌子是瑞士某家鐘錶大廠的圖示,「抱歉,這個還你。」

墨良以很認真的神色看著林誠。

見對方的視線筆直地投過來,林誠裝做一副沒關係的樣子,和平常一樣掛起笑容,「這天終於來了。」

林誠知道墨良總有一天會離他而去,可是如同母親養育孩子一樣,總不想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一陣鼻酸湧上,猶如苦澀的咖啡,伴著幾顆方糖,方糖卻溶解不了。

林誠把所有的情感壓抑了下來,他告訴自己這是必然的,因為林誠喜歡上的是眼中只有「他」的墨良,墨良的情緒起伏都來自「他」,為「他」開心、為「他」難過、為「他」生氣,那樣惹人憐愛的墨良令人無法放下,讓人想要照顧他。

「對不起。」

「不,學長完全不需要道歉。」林誠雙手接下墨良遞出的小盒子,發現對方的手好像在顫抖著,他順勢握住墨良的手。

墨良略為驚訝看著眼前的男人,男人眼底滿是寵溺,「學長,你能戴一次這隻錶嗎?」

「當然可以。」墨良伸出自已的左手。

「不是右手?」林誠提出疑問,但下一秒他後悔了。

墨良露出苦笑,兩道眉縮在眉頭上,那抹笑勾得勉強,好像使很多勁才將嘴角往上扯,平常不明顯的酒窩,也被勾勒出來。

一瞬間,林誠意識到很多事,這次是真的了,他是真的被拒絕了。

林誠不自覺避開墨良的目光,逕自低下頭打開木製的盒子,一只精緻的手錶被柔軟絨布包覆著。

這是這個盒子第二次被打開,時隔兩年。

林誠小心翼翼地拿出手錶,將錶帶上的扣環拉開,放上墨良的左手腕上,輕輕地把扣環扣上。

對方的手腕好像比之前又細了些,是不是最近沒好好吃飯?是不是有太多負面想法?

一堆問題襲來,但林誠都沒有問出口,一段沉默飄盪在兩人之間。

這次是林誠先開口:「學長,你還記得我當時送你這只手錶時說了什麼嗎?」

「我把我往後的時間都交付給你,我會一直等你。」

林誠對於男人還清楚記得那句話感到意外,也瞭解到原來對方一直都有好好看著他。

「現在我是不是不用等了。」那是疑問句,也是肯定句。

墨良沒有回覆,但林誠自己也知道答案,只是想親耳聽到而已。

「墨良,謝謝你。」林誠突然很想叫對方的名字,而脫出口的竟是道謝。

「什麼啊!是我要道謝的吧!」聽到林誠沒來由的道謝,墨良笑了,打破之間的隔閡。

墨良推了一下林誠的肩膀,「林誠,謝謝你。」

兩人像是回到學生時代,笑著、打鬧著。

不知不覺,天空換上黑色的布幕,幾顆閃耀的恆星點綴著夜空,街道旁的路燈被點亮,指示著人們回家的路,夜晚的氣溫又下降了許多,風吹起來特別刺冷。

林誠和墨良不約而同看向遠方的地平線。

墨良下意識左手摸向右手腕,卻發現是左手帶著錶,「左手戴起來真不習慣,哈哈。」

墨良撫上錶殼,看著時針、分針和秒針相互追逐。

那是、由世界制定的時間,不可違抗、不可逆的,「我果然很討厭手錶啊,一直轉動著,從不停下,卻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轉,感覺和自己一樣愚蠢,哈哈。」

墨良脫下林誠為他戴上的手錶,將它還給原主,「『他』啊、都沒有先問過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買了錶送我,留了一句『我會回來的。』人就這樣消失了,真的是很自私啊……」

「他」沒有說那只錶是代表什麼,但無論「他」知不知道送錶的含義,墨良的心早已被束縛住,每天看著指針等待著承諾,即使墨良厭惡手錶,他仍很珍惜「他」送的東西。

「哈,我真的永遠比不上『他』呢。」林誠小聲道,並把手錶放回盒裡。

以後,大概沒有機會再打開了。

「你說什……?」

墨良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被一道陰影覆蓋。

「一下下就好。」林誠環著墨良的腰抱著他。

一開始墨良是不知所措,但最後他也回抱林誠。

「我決定要去找『他』。」

「我知道,我會支持你的。」

他們加深了擁抱,而彼此都知道,這是、朋友間的擁抱。

「謝謝你,請一定要幸福。」

滴答、滴答。

時間通常運轉著。

這次我會盡所能去做些什麼。

彌補這段時間。

當指針相遇靜止的時刻。

我會找到你的。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