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襯衫:你的味道

味道,往往最勾人。

許寧的鼻子輕輕觸碰手上的襯衫,微微磨蹭再深吸一口氣,濃烈的男性氣味充斥他的鼻腔,直達頭頂。

迷人的味道讓他心醉不已。

如果以一般男人的觀點,肯定認為他很變態,男人的汗味加古龍水有什麼好聞?如果以醫學方面來看,汗是身體代謝出來的產物,含有體內毒素,男人味頂多是肝臟製造的睾固酮代謝物,雄酮,的味道。

許寧也不是第一次質問自己這個問題,但他還是參悟不透其中的道理,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個味道?

無解。許寧肯定的想,又不自覺聞了一下。

「許寧,你要拖到什麼時候?收個衣服那麼慢!」黃尚輝推開門,大聲的說。

許寧尷尬地耳根泛紅,將手中的襯衫丟進後頭的黑色垃圾袋,再將桶子裡的衣物一併丟進垃圾袋裡。

一邊祈禱前輩沒看到他剛剛的行為。

在黃尚輝的監視下,許寧不敢怠慢,趕緊將東西收拾好,拉著垃圾袋跟著黃尚輝往外走,一邊道歉:「不好意思,剛接了一通電話!」許寧胡亂找了一個正常的理由。

「下次注意一點,我們還有其他地方要去,沒那麼多美國時間瞎混。」黃尚輝黑著臉,非常不悅。

許寧低著頭,再次道歉。

走到外場,黃尚輝向咖啡廳老闆致歉:「衛老闆很抱歉,耽誤了您的時間,希望沒對您的生意造成影響。」

衛辰天微笑:「不會,辛苦你們了。」

「那我們先走了,明天上午十點會準時將洗好的制服送來。」黃尚輝說,領著後頭的許寧往外走。

許寧微微抬起頭,對上了衛辰天的眼睛,他羞赧的傻笑,微微點頭。

衛辰天禮貌性地點頭,「辛苦了。」

許寧連忙搖頭說:「不會!」語畢,逃也似的推開玻璃門。

他的心臟噗通噗通跳,腦海裡不斷出現對方的英俊的臉、迷人的笑容,還有…清爽的味道。每次走過衛老闆的旁邊,都能聞到那股淡淡的香水味,那股味道同樣殘留在襯衫上,每次聞到都讓他春心蕩漾。

啊…似乎又聞到那股味道了。

「你在發什麼愣!」黃尚輝大吼。

「抱歉!」許寧趕緊將垃圾袋丟進後車廂,坐上副駕駛座。

黃尚輝臭著一張臉,彷彿要破口大罵般瞪著許寧。許寧自知犯錯,低著頭不吭一聲。他眼角的餘光看著後照鏡上越來越小的咖啡廳招牌,心底失落地嘆了一口氣。

他開始懷念了。

許寧在這家行動洗滌公司工作了半年,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合作的店家收取髒掉的衣物回公司清洗,再依約定的時間送還回去。

他第一次聞到衛老闆的味道時,震驚地無法呼吸,幾乎每吸一口氣都捨不得吐氣,想讓那股氣息在鼻腔裡久一點。

他知道荒誕無稽,可是他就是迷戀上參雜著咖啡香與香水的男人味。

幾乎是無法自拔。

所以每當休假日,他便會跑去咖啡廳,點一杯拿鐵咖啡泡一下午。只要是老闆來送咖啡,他就覺得是幸運天,如果是其他服務生,他便安慰自己是為了累積運氣,沒有人是天天運氣好的嘛…!

「今天也是拿鐵咖啡嗎?」衛辰天微笑,看著許寧走進店裡。

許寧點頭,服務生帶著他坐在靠窗的位置。

沒過多久,衛辰天端著咖啡朝他走來,許寧看得心裡噗通噗通跳,桌下的手不自覺抓緊褲子。

「您的拿鐵咖啡。」衛辰天先放了一塊心型杯墊,才將咖啡放在上頭。

那塊杯墊讓他思緒都亂了。

「謝謝。」許寧說著,拿起來喝了一口。

衛辰天難得沒有離開,看著許寧說:「你很喜歡拿鐵咖啡?」

「嗯…比較不會那麼苦…」許寧乾笑。

老實說,他不愛喝咖啡,因為他不喜歡那種苦澀的味道,他喝過的也只有便利商店賣的輕鬆小品那種甜膩的咖啡。

衛辰天看許寧皺著眉頭,笑著說:「要不然我泡一杯奶茶給你?」

許寧連忙擺手:「那怎麼好意思。」話說,這裡也賣奶茶?

衛辰天彎腰,在許寧耳邊小聲的說:「其實我私下都喝奶茶,所以有特別準備。你確定不來一杯?」

許寧覺得耳朵好癢好熱,連忙靠近窗戶,拉開兩人的距離。

「好,麻煩你了。」許寧窘迫地點頭。

他覺得自己肯定臉紅了。

衛辰天泡的奶茶非常好喝,是許寧喜歡的那種茶味較濃、奶味較淡的奶茶,喝完還會回甘的,讓許寧愛不釋手。要不是不好意思,他肯定續杯。

他看著泡著咖啡的衛辰天,想著如果能一直聞著他的味道,喝著他泡的奶茶就好了。

可惜,現實並不如許寧想的美好。應該說,是糟糕透頂。

當他從衛辰天的襯衫上聞到女人的香水時,他只覺得天崩地裂,一顆心頓時跌到谷底。

他忘了一件事,像衛辰天條件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會沒有女人呢?

之前他沒聞到,不代表衛辰天單身,也不代表衛辰天就沒人追,沒有女友。他竟然把這種淺顯易懂的問題拋在腦後,一個人像傻子一樣沾沾自喜,真是蠢到家了。

他將襯衫丟進垃圾袋,完全失去興致。他頹喪地進行一貫作業,速度快到以往的三倍。

「你今天怎麼這麼有效率?」看到許寧拿著袋子出來,坐在檯前和衛辰天聊天的黃尚輝諷刺道。

「呵呵…」許寧笑了一下,不作表態,他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這裡的空氣讓他快要窒息。

「你還好嗎?臉色很差。」衛辰天注意到許寧的不對勁,開口詢問。

許寧搖頭,看都不看衛辰天一眼,直說:「今天不太舒服,我先走了。」

「告辭了,衛老闆。」黃尚輝說著,跟著離開。

衛辰天看著許寧離開的方向沉思,他記得許凝進來的時候,臉色可是紅光滿面,好得很,怎麼會突然蒼白了?

「老闆!老闆!」員工喊了幾聲,終於把衛辰天的魂喚了回來。

「嗯?怎麼了?」衛辰天說。

員工指了指咖啡,「泡太久了…」

「噢!我再重做一杯。」衛辰天趕緊倒掉原來的咖啡,重新將咖啡豆裝進咖啡機裡。

他竟然走神了。

「老闆你有心事?」員工問。他難得看老闆心不在焉的樣子。

衛辰天哭笑,有心事的可不是他。

連續幾天,許寧萎靡不振,尤其當他一人值班,少了前輩督促,更是明顯鬱悶低沉。  

許寧走進店裡,看著衛辰天說:「打擾了,我來收衣服。」

「只有你一人?」衛辰天問。

「前輩他今天有事。」許寧答道,鑽進內場放置雜物的地方。

他凝視著寫著「衛辰天」名字的桶子,遲疑地將裡頭的襯衫拿了起來,淺淺吸了一口。

是平常的氣味,可總覺得少了什麼,沒有以往讓他嚮往。

許寧垂眸,失落地嘆了一口氣。

「我以為你不會再聞。」衛辰天靠在門邊說。

許寧愣了幾秒,連忙將襯衫放下,一雙手藏在身後,不知所措。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許寧臉色刷白,像做了虧心事般低著頭。

「不是故意?」衛辰天走向許寧,後者緊張地後退。

「可是…你每天偷聞我的襯衫。」衛辰天微笑,眼裡卻閃著精光,有違平常溫文儒雅的形像。

許寧瞪大眼,難道衛辰天早就知道,卻沒揭發他?為什麼?為了讓他難堪?

許寧彷彿被潑了一身濕,全身冰冷。

「你不知道也難怪,我裝得是針孔攝影機。」衛辰天將許寧堵到角落,手指輕輕滑過許寧的臉頰,「你在發抖?」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變態,我只是…覺得你的味道很好聞…我以後不會這樣了,真的!」許寧希望自己能鎮定一點,但衛辰天不斷靠近的臉讓他淡定不了。

衛辰天眉毛微抬,「好聞?可是你這段期間卻一反過去,拿了就走…你不覺得你說話很矛盾?」

許寧解釋道:「因為你襯衫有奇怪的香味,我不是很喜歡,所以就…」

「奇怪的香味啊…那是…」

「是你為了讓我放棄才噴的對吧?」許寧勉強扯起嘴角,如果真是這樣,他會很難過。

「是我妹搞的鬼。」衛辰天沒好氣地說:「說是趕走周遭的蒼蠅。」

所以他是蒼蠅?許寧黯然。

衛辰天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許寧的頭說:「我不討厭你的癖好。」。

「咦?」許寧抬頭,一臉茫然。

「快收拾吧!你還有很多地方要去呢!」衛辰天笑了一聲,轉身便要往外場走去。

許寧拉住衛辰天的衣角說:「你是什麼意思?」

「你說呢?」衛辰天回了一個曖昧的笑容。

「我以後可以繼續聞你的襯衫?」許寧滿臉期待。

衛辰天猛地靠近許寧,在他耳邊說:「你聞不夠…還可以到我家,嗯?」

許寧的臉蛋瞬間翻紅,不敢置信地看著偷笑的衛辰天。

難道…

他的戀情降臨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阿~好喜歡這篇阿
有沒有後續呢?想看後續阿
拓喜究竟什麼時候要回來阿qwq
等超久的了QAQ
2016-10-22 14: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甜♥♥
好看!!而且好甜!!
希望有後續!!
2016-01-13 02: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XD
我也覺得他可以有後續發展
不過我填坑要填不完了 囧
壓力山大!!
有機會我會努力來寫得!!
2016-01-13 12: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