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西裝:這樣很對。

      「白經理,等會兒下班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一道嗓音響起,打斷了青年敲鍵盤的動作,他揚起頭,一張清俊好看的臉上綻出了略帶歉意的笑,對著女孩勾勾嘴角:

      「不好意思,我等一下有事。」

      女孩失望地轉身離去,留下白璽若有所思地盯著螢幕,那資料頁上竟隱約浮現了張冷峻的臉蛋,白璽驚了下險些把手邊的咖啡杯弄翻。

      白璽是個無庸置疑的有為青年,名牌大學畢業,甫畢業就在公司幹的風生水起,極得老闆的重視,然而他那不驕矜自喜的謙卑態度才真正贏得同事們的敬重,即使年紀輕輕就擔綱經理的位置、也沒人在他背後說過些什麼。

      大夥兒頂多就是八卦的說說白璽長得好看,才能又高,怎麼到了這會兒還沒個女朋友。

      當然也不是沒有女勇者想來屠白璽這條大白龍,但最後大家都碰了個軟釘子,白璽下了班後除了必要的應酬,基本上不和同事單獨出門,大夥兒議論紛紛著,說不定白經理就是個安定宅,要是下了班不馬上回家會不安呢。

      然而這頭白璽卻沒那閒情逸致去理會大夥兒朝他瞥的八卦眼神,資料沒看幾頁,腦中又浮現了那人的身影,惹的精明能幹的白經理略煩躁的撥了下瀏海;這傢伙,就算人不在也不讓他稍微清閒些,動不動就出現在他腦海中是想幹嘛呢?

      害他都無法專注在工作上。

      想著白璽輕鼓起腮幫子,目光飄向了那被他放在邊上的深藍西裝,上方似乎還飄盪著某人那抹淡淡的清香,他的思緒不由自主地飄回前幾天早上--

      「你要去出差?」

      白璽看向那在他面前穿著襯衫的男子,因著晨起的關係,他那雙清透的大眼中散著幾許迷茫,男子回過眼就見著白璽那副呆愣的模樣,墨色眸子迅速的掠過一道闇芒,但他旋即轉回了目光,輕「嗯」了聲權當回答。

      「那什麼時候會回來?」

      白經理擁著被子揉揉眼,不依不饒的又問,男人的動作卻頓了下,順手提過椅子上的公事包,丟下兩個字後就出了門:

      「未知。」

      白璽一直到展羽走了好一會兒後才猛地回過了神,在不滿上湧之時,他側頭就見展羽忘在椅子上的西裝,他本想給他送去的,但思及展羽這名律師根本不缺西裝便作罷,沒想自己這幾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倒都鬼使神差的把西裝帶了出來。

      嘖,不過就是幾天沒見他嘛,他才不會因此而失魂落魄呢,展羽以為他是誰啊?

      白璽輕哼了聲,繼而轉首投入工作中。

      白璽和展羽,從大學的時候就交往了。

      兩人的性格迥異,白璽是個清爽的好孩子,至於展羽,用白璽的話來說也就一句話可以形容:長得好看的神經病。

      他倆是孽緣的室友,白璽本來還有個可愛的小女朋友,誰知道最後卻因著「緣分淡了」這種不是理由的理由分手了,小白璽那時整整哭了一晚;那時在上鋪看書的展羽被白璽那嗚嗚咽咽的聲音弄得不耐煩了,連梯子也沒走,一翻就下了床,在小白璽錯愕看著他的時候,他猛地一個俯身吻上了他的唇,直接將哭聲全堵回了他喉嚨中。

      待展羽站直身子,小白璽已經沒了聲響,兀自愣愣地望著跟前那張冷凝的俊臉。

      「她不要你,我要了。」

      淡淡的七個字霸氣的打進了白璽耳中,一瞬把小白璽弄矇了,他淚眼模糊的看著展羽,頓了兩秒才遲來的將自己塞進了被子裡;展羽伸出手指戳戳那棉被團,小白璽搖晃了兩下表示自己是個有節操的人,不會輕易答應這種事。

      但很可惜的,展少爺並未理解白璽的意思,又戳了兩下棉被,白璽被那手指戳得鬱悶了,霍地一把掀開了被子,方問出「你想幹什麼」的時候,領子就被展羽一把扯了住,爾後濕潤的嘴唇又印了上來,直把小白璽吻得喘不過氣來。

      「我想這麼幹。」

      展羽那雙漂亮眸子在夜色中熠熠發著光,把白璽堵得又頓了兩秒,他也不知腦袋怎麼了,一開口就吐槽錯了地方:

      「但我們這過程好像不太對……」

      「我們一起睡三年了。」

      展少爺淡定答曰,小白璽又沒了聲音,這好像沒錯,但又好像哪裡不太對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但,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對。」

      腦子有點渾沌的小白璽嘗試提出些什麼,可下一刻又被展羽打了斷:

      「你討厭我嗎?」

      「耶?不、不討厭。」

      「那就行了,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這樣很對。」

      展羽霸氣做了結論,聽他那語氣,大概他答民法申論題時也沒有一次的結論是如此明確而不可動搖的。

      而小白璽就這麼被他那句「這樣很對」給唬了住,一唬就是六年時間,白璽也很不解自己怎麼就被展羽拐了呢?偏偏,他好像也不怎麼排斥,甚至,還非常喜歡。

      終於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白璽帶頭站起了身,下邊的小嘍囉們才敢歡呼一聲,跟著提包走了出去,一路上時不時有人嘗試邀約他出去玩,但都被白璽一一有禮地回絕了。

      對於自己為個混蛋守身如玉這事,白璽認真覺得相當不值,畢竟展羽那傢伙除了告白那當頭說過喜歡他外,就再也沒有過任何表示,甜言蜜語和浪漫根本不存在展羽的世界中,展律師在對待白璽的時候、少了辯護時的舌燦蓮花,惜字如金的程度令白璽幾欲發狂。

      可偏偏,白璽還是對他死心踏地的,為展羽做家務,為他整理衣物,為他付出了一切,當展羽忘帶文件的時候、一通電話白璽便不辭辛勞地為他送去;白璽自認自己對展羽夠好了,但這些,展羽似乎都不放在心上。

      甚至還將之視為理所當然。

      想到這,白璽頹然的垂下了頭,最近更是如此,以往雖然展羽話少,但他還是感受的到展羽注視著他時、那種熱切的眼神;可最近他卻敏感的發覺,展羽似乎在躲著他。

      「哎、你不是展律師的好朋友嘛!」

      一道清亮的女音猛地打斷了白璽的思緒,白璽抱著西裝的手顫了下,側頭見著是展羽律師事務所的職員,白璽友好的點點頭,可那女孩跟著說出的話卻令他愣了神:

      「展律師本來不用去外地的,這回搶著去還真令人意外啊。」

      白璽眨眨眼,突然覺得胸口一陣鈍痛,他木然地朝女孩道了別,走進家門才想起什麼似的摸出手機,按下了熟悉的號碼。

      「喂?」

      響起的慵懶女聲令白璽腦袋一空,而邊側一道小小聲、帶絲喘的熟悉嗓音卻像把槌子般砸得他心口劇烈疼痛了起來:「是誰?」

      手上的西裝都掉到了地上他也沒發覺,在展羽那穩重的嗓音再次響起之時,白璽只知道自己喃喃說了句:

      「展羽,我們分手吧。」

      語落他掛了手機,當手機又震動了起來,白璽顫著手直接又掐了斷,又死循環了好幾次,手機終於不再響起。

      屋子裡復歸一片平靜,白璽躲在被子裡瑟瑟發著抖,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十分鐘,也許是幾個小時,身後傳來喀擦一聲響,跟著身子突然被人緊緊地抱了住,那人也不顧他縮在被子裡,直接將他整個人環在了懷裡,像是怕失去什麼珍寶般地牢牢抱著,而後展羽顫抖的嗓音響了起來:

      「別走,別離開我。」

      白璽想推開他,卻又被展羽死死抱了住,那總是淡定冷然的嗓子,此刻帶上了濃濃的不安與緊張,話也多了起來。

      「剛剛我是在幫我姊搬東西,你別誤會。」

      白璽頓了下,頭從被子裡探了出來,靜靜地凝望了展羽好一會兒,最後他輕聲道:

      「說實話吧,展羽,你是不是膩煩了我?」

      「我沒有!」

      展羽用力搖頭,斬釘截鐵的道,手又緊了些。

      「那你幹嘛避著我?」

      聞言展羽心虛的轉開了目光,在白璽心底一涼的時候,向來冷然的展少爺才彆彆扭扭地說:

      「因為醫生說你最近身體不太好。」

      白璽一聽險些噴了,那初時的憤然消失殆盡,他默了半晌才小聲說:

      「我身體不好,是血壓高。」

      言下之意,展少爺多慮了,那些劇烈運動他還是做得起的。

      這時白璽才發現展羽身上只著襯衫,在這秋天的時候,夜風弄得他身上帶著涼意,他皺眉道:

      「你怎麼不穿西裝?」

      展羽聽著輕啊了聲,回過身將那件落在地上的藍色西裝撿了起來,披到了白璽身上輕聲道:

      「我想,這樣即使我不在,也像陪著你。」

      轟地一下白璽的臉翻紅了,他霍地一把將臉遮了起來,好吧,或許這個傢伙根本不是不懂浪漫,而是做起來殺人不見血!

     

回作家的PO

回應(4)

~♥~
好萌啊啊啊~~~(開小花
憑虛大大好厲害!≧∇≦
求後續(打滾~
2016-02-01 19: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這樣的短篇!!
萌的我一蹋糊塗~
不虧是憑虛虛~
好厲害~超有FU~
2016-01-07 23: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芷軒喜歡這對愛打情罵俏的傢伙(啥
希望以後有時間把他們寫成長篇(並不會XDDD
2016-01-08 22:32回覆

嗷嗷嗷好萌!!!
最喜歡這種情節了ww
棉被團ww感覺很可愛啊XD
2016-01-07 21: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嗷嗷嗷!棉被團超好戳的有沒有!(並沒有
我也最喜歡寫這種小甜文了XDD
2016-01-08 22:32回覆

嗷嗷嗷,抓錯字!!!!!縮在被子裡打成梭在被子哩了喔XDDDDD(這人沒資格說她人

我可以說我要後續嗎?
2016-01-07 0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嗷嗷!感謝抓錯!XDD
欸斗、後續也許有,也許沒有(說甚麼東西wwww
2016-01-08 22: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