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戒指:浮沉此生(三國策瑜)

入坑注意:

*啊初沒有節操(?

*CP是孫策X周瑜

*R18,是H(<

*可能OOC

*文筆渣,雷者慎入

如果以上沒有問題,那麼咱們開始吧☆

—————————————

《浮沉此生》

「稟主公,尋陽已破,劉勳敗逃,豫章、廬陵敵眾已降。」

嗓音泠泠清越,溫儒俊美男子一襲月白直裾,長衫輕揚。墨絲一絲不苟地紮束成冠,他眉目如玉清潤,恭謹揖拱,神色卻透出幾分疏淡清冷。

另一頭,案前男子聞言抬眸。

面容俊朗英挺,他樣貌亦是瀟灑英俊,卻與那人翩翩溫儒正成對比。

「如此甚好。」凝望他疏冷神色半晌,他許久方才輕笑啟脣。

「巴丘乃屬江東重地,臣自請前往領兵鎮守。」依然低垂著首,溫儒男子一眼也未看他,只這聲要求卻有些冷硬起來,似隱忍什麼。

孫策見他這般倨傲,劍眉輕凝,卻是歎了一聲,「孤不允。」話落,他自案前起身,緩步踱至他面前,便又聽得他道:

「巴丘重地,唯臣能勝任之,望主公莫因私廢公……」

「我不允。」站定至他面前,孫策再復開口,話聲沉沉,伸手便將他下頷抬起,「因你還未原諒我。」

強迫地與他對上眼,周瑜目光微動,卻仍是傲然地別過了眼,「臣不敢。主公英明威武,臣當拜服聽令,怎敢對主公有所怨懟?」

孫策見他不肯看自己,墨玉眸子裡又是幾分委屈,頓了一晌,卻是忽地緊扣住他下頷、傾首吻了上去!

未料他會這般直接,周瑜霎地一頓,伸手掙扎欲將他推開。可他卻將他攬近,霸道而侵略地伸舌吮吻──比力氣,他自然比不過自幼習武的江東小霸王,半點兒退不得,抵在胸膛的掙扎乍看倒更似欲拒還迎。

一身傲骨翩然,心頭又還正是氣憤難當,他只得張牙咬上他的脣,權作報復──直至腥甜散逸口中,眼前之人卻打死也不願放開。

可恥的是,他卻也逐漸忘了該抵抗……下意識便隨著他的吻而暈了腦袋。

一吻未休,他喘息地有些脫力,腳下一迾,正正地被他擁進懷裡。

「公瑾。」附耳低喃,孫策歎了一聲,溫熱氣息輕拂,撓得他有些癢。「娶大小喬不好麼?男子漢終歸都該成家立業,尤其如你這樣出色英武的男子,是該留下後嗣的。」感覺懷裡的人兒又想逃,他便將他攬得更緊,不容他再逃離。

周瑜貼著他精實胸膛,聽得他這番話,心裡頭不禁又更委屈了,「你分明知曉,成家立業從來都非我本意。」他只想伴著他,做他最親近的臣子,替他征伐沙場、開將擴土……卻為何非要將一個小喬安到他府上?

孫策卻更無奈。「公瑾,我怕。」

「怕什麼?」他堂堂江東小霸王,難道還有怕的東西?

「我怕世人目光,終究會將你我說得不堪……然後將你逼走。」他將他擁得更緊,嗓音卻有些澀苦,彷彿還微微發著顫,「公瑾,親上加親不好麼?如此,你便再沒有理由離開我……」

聞言微怔,周瑜卻聽他竟彷彿孩子一般,一股腦地將他攢在懷裡,似乎是深怕他離去──

他歎然,終究還是妥協放柔,「怕什麼呢,我不是在這兒麼。先前不是曾允過了你,上天入地,我只隨你身旁,哪兒也不去。」輕輕伸手將他回擁,他貼著他溫熱身子,心裡不由得苦笑。

打自愛上他,他便早已有所覺悟。被世人唾棄又如何?他周公瑾難道會怕這些──可他沒想,孫策卻會怕。

但如今這般,他又該如何回去面對他的「夫人」?即便這門親事被傳作佳話又如何,他如此,不是誤了兩個姑娘麼──

思量片刻,他終是不忍,仰起頭來,主動地湊上了他的脣。

孫策微怔一瞬,隨後緊扣住他後腦,深深吻上──

順著向下牽握上他的手,細細摩娑──同為練武之人,他和他的手都帶粗繭,有令人安心的粗糙和溫暖……

指上驀地傳來一陣冰涼,周瑜昏熱的腦袋略微清醒一瞬,見他動作稍停,於是困惑地抬起了手。「這是什麼……」他的指頭上有個銀製指環,樣式雖簡單,但他並不明白這東西的用意──這不是姑娘家才會喜愛的飾物麼?

「征伐沙場時,曾聽聞此物於外族,是戒鎖一人一生之意。」聲音瘖啞,孫策輕抵他額心,抬起了自己的另一隻手,上頭也有個一模一樣的指環──「公瑾,公瑾……你這一生,都是我的──」

話方落盡,他再複覆上他溫熱脣瓣──然後將他打橫抱起,放至一旁臥榻。

周瑜被他吻得幾乎喪失思考,思緒紊亂分杳。那句話卻直直打入他心防,又甜又澀地化成一泓泓波瀾。

啊……自己是何時變得這般無可自拔的呢?分明是萬不該有的情感,可為何他卻獨獨於他的情,無法克制……

掌心探入裾裡,孫策愈加肆無忌憚地愛撫摸索,細吻由脖頸吮吻啃咬至鎖骨,烙下紅印──雖不是頭一次了,可每每被他如此觸碰,周瑜仍不免覺著幾分羞恥,只得咬緊了下脣。

衣衫散落間,他見狀,便附著他脣畔低笑:「都不是初經人事了,公瑾還會羞赧?」

而他聞言蹙眉,原想開口啐他兩句,可後壁傳來的異樣卻令他連話聲都破碎得不成模樣。

「……別、別吵……伯符,快……」

渾身燥熱難當,他略動了動身子,身子泛起潮紅,又不經意觸到他跨間腫脹。

青絲散落,美人膚白如雪……在孫策眼裡,他勝過天底下任何一個傾城女子,說不出的風情萬種。

悶哼一聲,他見他如此難耐,哪裡還忍得住火。原來要憐香惜玉的念頭也散了,便將深入後壁的指節抽出,抬起他雙腿猛烈進攻──

「嗯、嗯──別、太快了──」

承受不住他突然這般刺激的深入,他一下沒忍住聲音,放聲呻吟了出來──情慾幾乎將他腦子裡所有驕傲顧慮都拋到了腦後,他下意識拱起身子,衝擊而來的快感令他渾身戰慄──

「若不快些、便聽不見你此刻聲音……」

低吟輕笑,他扶著他精瘦腰枝,臥榻被震得陣陣搖晃,還有曖昧浪蕩的摩擦聲。

「公瑾,公瑾……喚我的名,像從前那樣──」

「嗯……不、我不──」

「公瑾,我愛你,你可知、可知……」

湊著他戴了指環的指節輕吻舔吮,他動作緩了些,神色癡迷愛眷,卻彷彿還有一絲懇求。

他心下放軟,不禁張手主動將他抱住,緊緊貼近他身軀。埋著他頸側,他起脣,聲聲誘人輕喃,「伯符、伯符──」他又怎會不知?因他亦是愛他極深──

拱起腰桿,他貼著他身軀擺動迎合,卻又聽得他急切熱烈地出聲:「公瑾,你這一生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是他的臣下,他的至交,他的情人……

周瑜聞言輕怔,卻不由得笑了,心裡既有甜蜜,也有苦澀。

是啊,即便他與他這樣的關係,永遠都不能令世人所知,可他這一生,卻是真的已然許給了他……

「伯符,這一生……你也是我的。」

至情浪來襲,他依著他耳畔,呢喃輕應。

北風如冰刺骨。

半倚臥榻,溫儒俊美的男子烏絲未縛,容顏蒼白,風吹得他髮絲輕柔拂起。

「咳咳、咳……」

「都督,您還是先睡下吧,主公已在趕來探望的路上了……」

聽著一旁隨侍苦聲哀勸,周瑜氣息未平,微微側首過去,卻是淡然淺笑。「你們都先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會。」

聽聞此話,又見相勸無果,侍從只得歎然應是,方與其他婢女退了出去。

帳內安靜後,周瑜神色淡漠地坐了一會,又捂著帕子咳了幾聲,上頭登時又染滿鮮血。

──然而拿開布帕那一瞬,指頭上奪目的銀色指環卻又映入眼底。

他微怔片刻,卻是揚脣笑了。

十年前,孫策被刺客所殺,將後事交與二弟孫權,並把輔佐大任交給了他……如今,十年了。赤壁一戰算是暫時穩固了江東,荊南四郡也都已經收復……雖然巴蜀出師未捷,但他總算沒有負了他的期望吧。

他說過,他這一生都是他的。可說這話的人卻自己先走了,獨留這一只鎖人心魄的環……

也罷。

將白帕隨意放到一旁,他閉上眼,輕淺地勾起了笑。

亂世蒼茫,浮沉此生,當能遇見他……他從不後悔。

伯符,且再等他一會……他很快,便能去見他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4)

公瑾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美男就是要配美男
自初顛覆了我對歷史的印象
在一起吧一生一世一雙人啊

是說,公瑾永遠是我的最愛(之一)

自初加油
2016-05-22 15: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對好有愛<3
看小說完全能背起來誰比誰先死甚麼的天阿真的好可愛####
2016-04-26 16: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策瑜大法好!
基情滿滿的世界是最好記歷史的A_A(哪裡不對
2016-05-06 03:27回覆
好有愛!!
這一對我喜歡!

歷史都是這樣的話我一定背得起來!
2016-01-08 22: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XDDDDDDDDDDDD三國歷史很多美好的CP(X
2016-01-12 13:22回覆

既然是寫來自己開心的
難道就不能篡改歷史讓他們HE嗎QAQ
2016-01-07 20: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咳咳……我覺得十年殉情的梗很美啊(#
2016-01-08 04: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