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曼。

        寂靜的書房裡忽然傳來動靜,阿宏轉頭一看,是小曼,她又來了。

      「妳的臉色好蒼白,看起來比上回更虛弱了。」阿宏心驚地皺眉。

      「嗯,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小曼趴在他身後的茶几上,過肩的長髮像瀑布一樣垂下來,幾乎遮住她半張臉,只剩下一抹懶洋洋的微笑。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會消失。

      阿宏回頭凝視著電腦螢幕,看了眼word檔左下角顯示的字數。

      「我下午又多寫了兩千個字。」加上昨晚熬夜寫出來的三千字,一共累積了五千字的文稿。

      「是嗎?」

      「妳等等,我馬上再多寫一點。」今天的目標是七千,等他寫好檢查好上傳,一切都會好轉的。「再給我兩個鐘頭吧!」

      阿宏屏氣凝神地望著螢幕,寧靜的房間裡只剩鍵盤敲敲打打的聲響。小曼依然趴伏在茶几上。

      她覺得很冷,可是不敢吵鬧打擾阿宏,抬眼看了下牆上的時鐘,已經深夜十點半了。

      冷。冷。冷。

      時間分秒流逝,漸漸的,額頭前的劉海似乎又長了一些些。小曼虛弱地抬起冰涼的指尖,將它們撥到一旁。

      「好,我要發表囉。」終於,阿宏按下視窗顯示的「確定」鍵。

      新的小說進度上傳完成了。

      阿宏立刻從電腦桌前爬起來,轉身將小曼抱到電腦旁,然後抓起一條毛毯披在她肩上。

      他現在住的房間,是普通公寓的五樓加蓋,屋內是日式的榻榻米地板,所有傢俱幾乎都散落在地板上。阿宏將一堆亂七八糟的書籍雜物通通推到牆角去,先找到電熱壺燒起熱水,再打開置物箱,翻來翻去終於找到一包即溶巧克力,讓他鬆了口氣。

      「馬上幫妳泡熱可可,妳等等喔。」

      真是傻瓜,熱可可對她一點用處也沒有,毛毯也是,人類就是喜歡窮忙。

      不過,小曼還是笑著點點頭。

      她明白,阿宏只是停不下來而已,他得為她做點什麼才安心。

      隔了一個多小時,瀏覽人次五?只有五個人點擊?

      「我還能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淒慘的數字讓阿宏急得抓頭。「啊,對了,我這就拜託臉書上的朋友幫我看看稿子,妳撐一下喔。」

      「嗯。」

      又隔了兩個小時。點閱人次,十二人。

      「怎麼會這樣?那我去論壇打打廣告好了。」

      「不用勉強了,阿宏。」小曼終於看不下去,伸手阻止他。「如果不是真心從你的文字裡感受到幸福,那些能量就無法轉移到我身上。」

      與其浪費時間待在網路上亂晃、瞎留言、打沒用的廣告,還不如陪她痛快地打一場電動呢!

      可惜,她現在恐怕連搖控器也握不住了。

      「對不起,都是我寫的太差了,對不起。」阿宏跪在她腳邊,不住向她道歉。

      「不是你的錯。」好累,好睏。小曼像隻貓咪似地蜷著身體,垂下眼睫。「睡一覺吧,你該好好休息,醒來才有力氣繼續寫。」

      「如果我是天才型的作家,妳就不會這麼虛弱了。」

      「別傻,因為你才有了我,我很喜歡自己看起來的模樣,我覺得現在這樣很美,你不覺得嗎?」不是她自誇,她真的是個漂亮的女孩,擁有一個小小巧巧的巴掌臉蛋,一雙又大又亮的黑眼眸,臉頰像玫瑰花瓣似的粉嫩……那是說,在她精神好的時候。

      「當然,妳是最漂亮的。」

      「換作別人,我就不是現在這個模樣了。」

      過去,她陪阿宏參加過許多作家的聚會、簽名會,看過許多其他作家身邊的靈,各式各樣的,有的全身發散著閃亮亮的粉紅色光芒,也有黑暗邪惡像是地獄來的使者;有的靈高傲無比,有的靈鬼祟又下流,有的靈像孩子一樣單純無邪──但他們清一色全都孤孤單單的,他們的主人無法看見他們。

      只有她,只有她能依偎在阿宏身邊有說有笑。

      阿宏是個專寫青少年勵志小說的作家,本身也是個陽光型的大男孩。不知道為什麼,從她誕生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就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她是藉由阿宏的讀者們,從閱讀他的作品中產生的幸福感凝聚起來的靈,阿宏帶給讀者們的幸福感越強烈,她的身上的能量就越活躍。當能量累積到一個程度時,她終於擁有了自己的形體。

      阿宏看見她的第一眼,就愛上了她。

      別的作者都無法看見他們的靈,為什麼阿宏可以呢?

      她覺得他們真是命中註定的一對,他們的緣分一定很深、很深、很深,不可思議的深……

      可惜好景不常,隨著出版業萎縮,阿宏的讀者越來越少,退稿量也變多,逼得他不得不透過各種管道發表自己的作品。他急需要讀者的能量,非常非常迫切,因為她越來越衰弱了。

      「我不要成為別人筆下的靈,我很高興是你。」她說。

      「如果妳消失了怎麼辦?」他說。

      「我不會的。」她說。

      「只要你持續寫下去,我就不會真正的消失。」她說。

      阿宏鋪好棉被和毛毯,抱著小曼躲到被窩裡。小曼冰涼的身體貼在阿宏溫暖的胸膛上,覺得自己好幸福。

      一連數日拚命寫下數萬字文稿的阿宏,一沾上棉被就累癱了,不曉得是昏倒了還是睡著,總之失去了意識。

      小曼始終默默地偎在他身邊。

      不久,黎明升起,金色的陽光透過紗窗直直射向阿宏的胸口──

      啊,她變透明了耶。

      小曼坐起來,抬起自己的手,摸摸自己的胸口。

      陽光毫無障礙地穿過她的身體,灑落在阿宏身上,照映著他疲倦憔悴的臉龐。

      啊,原來,失去了讀者餵養的能量,她真的會消失耶。

      小曼苦笑起來,重新躺下來,依偎在阿宏身邊,輕輕地低語:「就算你看不見我,我也不會真正消失,求你,永遠不要停筆,永遠不要停下來。因為……我還想要……活著。」

      她感覺眼角落下了淚,透明的淚光沿著透明的臉頰滑落,滴在他的T恤上,形成一滴明顯的水漬。

      啊,那就是她曾經來過這世上的痕跡呢!

      小曼繼續哭著,哭到再也沒有淚滴為止。

---------------------

本篇短文,原始刊登於狗屋出版社2016年一月份的《作者私房話》。

我是popo蘇慢抒,也是狗屋蘇曼茵。

2016年一月新作《輕易愛上你》1/5上市,請多指教。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