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的自由年代-腦補結局

以下純屬個人心中的自由結局,雖然這部戲劇已經結束一年多了

但我相信,仍然有許多人期待著三立能夠拍攝續集,或是電影

想看川恩戀有好的結局,但是等了又等,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不少自由粉開始自己腦補結局

這幾天腦海裡也時常浮出片段,所以決定把它寫出來

2015.08.13修改了結尾部分,整個篇幅達一萬多字

-----正文-------

在嘉恩離開的一年後,流川收到了她的來信。

手裡拿著她寫的信,流川沒拆開信,只是望著信上寄件者的名字,臉上不自覺的露出笑容。心想著,就算分隔兩地,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你終究還記得我。

  

心裡滿是暖款的,抬起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就像她搭上飛機離開的那天一樣,對著天空投射滿滿的心意。是否在遙遠的那一方,也能感覺得到呢?

  

在嘉恩離開台灣去當交換學生之後,流川進入了阿慶家的律師事務所工作,一方面專心的準備幫爸爸打官司,他一定要把那些子虛烏有的罪名給除掉,不是該爸爸承擔的,誰也不可以賴在他身上。

每當有空的時候,流川總會到思想起看看,只是靜靜的站在門外,看了看屋內的狀況,沒多久便離去。

  

一個人隻身前往英國當交換學生的嘉恩,剛到達陌生的環境,要面對許多的問題。但是她仍然努力著,因為她非常的清楚,這次的機會是用她和流川的愛情換來的。

而姊妹們不時也會捎信來,說說她們的近況,聊聊一些心情。

白雪學姊也因為當金釵,時常在國外飛來飛去的,到世界各國去參加研習。如果碰巧經過英國,就會去找嘉恩聊聊。

  

兩人再次見面,雖然只隔了幾個月,可是在白雪的眼裡,嘉恩已經有了不少的成長。

那稚氣的笑容已成了過往,現在臉上的笑容,似乎多了幾分的溫柔。

白雪看得出來,嘉恩的心裡還是忘不了流川,即使聊天的過程中隻字未提。

在附近的咖啡廳待著,但在國外的嘉恩,卻喝不慣咖啡,到哪還是喜歡喝著紅茶。

或許是心裡對著家鄉的想念,雖然是不同口味的紅茶,但每次喝下,總能填補一下對家鄉的思念。

白雪放下手中的咖啡,敞開笑容的問著。『嘉恩,什麼時候回台灣呢?』

『差不多在半個月後。』嘉恩輕輕的答著,不再像從前那般大剌剌的說話。

『那太好了,我也半個月就會回台灣了。到時候再找小薇跟Tracy一起吃飯吧!』白雪雙手合十興奮的說著。

『好阿!那我們半個月後在台灣見囉!』想到還在台灣等著她的小薇跟Tracy,臉上的笑容又多了幾分。

  

與白雪學姊約定好的日子,很快的就到了。

不知不覺得在英國,已經待滿了一年的時間,就要回到她滿心思念的家,還有那個他在的地方。

飛機到達機場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出關後的嘉恩,推著行李來到了機場大廳。

在機場大廳的中央,嘉恩停下了腳步。做了個深呼吸的動作,吸進的是家鄉的空氣,臉上浮出感覺真好的表情。

忽然前方傳來一聲呼喚,『林、嘉、恩。』

這耳熟的聲音,令嘉恩迅速的掃過前方的人,就在人群中發現了人維的身影。

但嘉恩並沒有像以前那樣,飛奔到人維面前。只是帶著笑容,推著行李走到了人維面前。

『你怎麼會來?』語聲很溫柔,嘉恩滿是驚訝的看著人維。

沒有立即回應嘉恩的問題,人維則是不斷的繞著嘉恩看,然後驚呼的說著。『哇~這是我認識的林嘉恩嗎?』

看著人維搞笑的模樣,嘉恩伸出手輕輕的拍了一下人維的肩膀。『好了啦!你怎麼會來?』

『當然是來接你的啊!昨天聽到伯父說你今天下午要回來,我當然要來接你了。』話一說完,人維馬上接過嘉恩的行李推車,彎腰伸手意示要嘉恩先走。

  

出了機場,坐上了人維開來的車。上了車後,嘉恩不自覺的笑著說。『想不到當年騎著名流100的人維,竟然會開著車來接我。』

『拜託!嘉恩,你太看不起我了喔!我可是鄭人維耶~人稱鋼鐵人的代表。』人維開車的技術跟一年前相比,果然進步了很多。

一年的時間沒見,兩人聊著天南地北,雖然幾乎都是聽人維在說話。

但這對嘉恩來說,是個很溫馨的畫面。跟在遙遠的英國相比,果然還是在台灣比較好。

  

車子沿路的開往思想起,嘉恩看著窗外的風景,腦海裡慢慢的浮現第一次來到台北的畫面,嘴角慢慢的上揚。

看嘉恩的模樣,人維靜靜的開著車,不再打擾她回憶起從前。

  

不久後,車子停在思想起門口,嘉恩坐在車上望著店內,嘴裡慢慢的吐出字句。『我...回來了。』

還沒來的及下車幫嘉恩開車門,她自個兒的開啟車門出來。

但嘉恩沒有直接進屋內,只是盯著門上的招牌。

  

在店內忙著的嘉恩媽,注意到站在門外的嘉恩了。趕緊叫著嘉恩爸,『快、快,嘉恩回來了。』

背對著門正在看擦桌子的嘉恩爸,一聽到立馬放下抹布,回頭看著門口。

兩老興高采烈的走向嘉恩,一同喊著。『嘉恩。』

看見爸媽走來,嘉恩張開雙手抱住爸媽,輕輕的說著。『爸,媽,我回來了。』

  

人維從車後拿出了嘉恩的行李,看見三人抱在一起的溫馨畫面。

便靜靜的將嘉恩的行李提進屋內,行李擱置在樓梯旁。走到吧檯內,自己倒了一杯紅茶。

這時屋外的三人在一起走進來,人維端著紅茶,走向嘉恩。將手上的紅茶遞給了她,『喏!最美味的紅茶。』

接過紅茶的嘉恩,還沒坐下就先漱了一口。茶一入喉,激動的說著。『就是這個味道。我在英國最懷念的味道,就是這杯紅茶。在英國喝的都跟思想起的不一樣,讓我好想念。』

  

突然,人維的手機響了。『伯父,伯母,嘉恩。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來跟你們吃個飯。』

看著人維離去的背影,嘉恩媽感慨的說。『這一年來人維也長大了不少,事業做得有模有樣的。』

嘉恩回頭望著人維離去的背影,像似同意的點著頭。

  

人維一直到上了車子,才接起電話。『阿慶,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傳來阿慶的聲音,像似有什麼事。

『人維,今天是嘉恩回來的日子對吧!』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阿慶的聲音,可聲音卻比平常說話來的小聲許多。

『對阿!嘉恩剛剛到家了。你問這個幹嘛?』

忽然間,阿慶捂著嘴的說。『約個時間大家一起去吃飯,我會想辦法把流川帶過去。』

聽見阿慶大膽的提議,人維有點驚訝。但是他明白阿慶的用意,大家都知道流川其實一直沒忘記嘉恩。『你確定?』

『反正你把人約好,流川由我來搞定。』阿慶說的一副有十成的把握。

『好,那就讓我們兩個來推他們一把。』人維點著頭的說。

掛上電話後,人維先打電話給其他人,然後最後通知嘉恩。

  

隔天晚上,大夥約在某家餐館,嘉恩跟人維先到。

接著Tracy跟小薇也到了,兩人一進入餐館看到嘉恩,都激動的小跑步到她的面前,給了大大的擁抱。

『我好想你們哦!』嘉恩抱著兩人,開心的笑著。

好不容易三人才分開,Tracy笑開的看著嘉恩。『哇~嘉恩你變的很有女人味喲!很會打扮了。』

在一旁的人維,則是忙著打電話問Jacky跟阿弟兩人,大約要多久才會到。

三個女人話夾子一開,旁邊的人維簡直成了空氣。

忽然發現,日祁竟然沒跟小薇一起來。睜大雙眼的問這小薇,『小薇,日祁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日祁說家裡有點事,會晚一點到。』轉頭回答完人維的問題後,繼續進入三人的世界。

過了一會兒,Jacky跟阿弟進入餐館。

人維一看見兩人進來,便舉手揮動。『這邊這邊。』

走到桌前,發現嘉恩。Jacky興奮的說著,『嘉恩變漂亮了喲~』

嘉恩則有點害羞的回應著,『哪有啦…』

還沒來的急反應,白雪也進入了店內。

從門口就看見大家,白雪也快步的來到桌前。

『白雪學姐,好久不見。』Tracy跟小薇向白雪打招呼。

嘉恩則是拍著左邊的椅子,『學姐,坐這裡吧!』

白雪入座之後,左看看右看看。『咦!怎麼還少三個人?』

這時,阿慶跟日祁也來了。

『抱歉抱歉,來晚了。』日祁搔著頭說著。

看見阿慶跟日祁一起出現,可卻唯獨少了流川,人維趕緊拉著阿慶到一旁。

『阿慶,你不是說會負責把流川帶來嗎?人呢?』人維小聲的問著。

『流川說明天他爸要開庭,他要準備資料。怎麼拉也拉不來…』阿慶一臉無奈的表示,自己相當的盡力。

白雪注意到人維跟阿慶在一旁說悄悄話,恰巧與人維對上眼,她以唇語的方式問著人維。『流川呢?』

只見人維搖著頭回應。

這一餐雖然沒見到流川,嘉恩心裡有些小失落,可也有點鬆一口氣。

因為隔了一年的時間,嘉恩對流川的感情仍然沒有減少,而是更加的強烈。

  

因為她知道流川是為了自己好,才會推開自己。為了讓她自由的飛,去追尋夢想。

雖然很痛,但是她深信著流川一定更痛。

在面對各種的打擊,他得獨自一個人撐下去。他不想自己變成嘉恩,通往夢想道路上的那顆絆腳石。

所以即使在痛,都要推開嘉恩。

因為愛她,所以要離開她。

  

在律師事務所的流川,一個人埋著頭整理手邊的資料,準備著明天的官司。

夜深了,卻也不願休息。他把握著每一分每一秒,只為了多找到一點的證據,減少不應該由爸爸承擔的罪過。

  

時間不自覺的來到了凌晨三點,事務所早就空無一人,連燈也只剩下流川辦公桌上的小燈。

疲勞的令他想要闔上雙眼,但他選擇到外面散散心。

騎上NSR,他漫無目的的騎著。卻不自覺的來到城東大學,將車停在校門口,下意識的走進了學校。

黑夜裡的校園,安靜的讓人產生錯覺。

流川走到了當年3631與Sky約好見面的小橋上,腦海裡湧出了當時的畫面,他手裡拿著禮物,緊張的在小橋上來回的走。

那蠢蠢的模樣,自己都不禁笑了。

只是在校園走著,回憶著與嘉恩有關的記憶,就能讓他恢復動力,像充電完成似的,可以克服眼前的一切。

  

聚餐的時候大家似乎,有點避免提到流川。總是說著自己的近況,卻沒人提起流川的名字。

當沒人說時,嘉恩自己問了,臉上表情很平淡。『流川呢?過的怎麼樣?』

這一問,在場的人嘴巴都像似被布給塞住,一句話也吐不出來。

嘉恩沒有在問,只是靜靜的看著阿慶,因為他一定知道流川的事情。

慢慢的,阿慶才說出口。『本來今天是要帶他過來的,但明天流川的爸爸要開庭。所以,他今天晚上會很忙…』

嘉恩點點頭,拿起了紅茶漱了一口。又淡淡的問,『流川…他爸爸還好嗎?』

『嗯…老樣子,還是在打淤泥戰…』阿慶意思是,流川爸爸的官司就像泥潭,深陷在內就很難逃出。

嘉恩聽完又點點頭,可這回她沒在提問。

  

那晚聚餐結束後,嘉恩回到家裡。

坐在房內不斷的思考著,一年前的自己不夠成熟,什麼都幫不了流川。

一年後的現在,自己變的更堅強,更獨立了。是否能幫的上流川一點點的忙呢?

嘉恩爸經過房間門口,瞧見嘉恩坐在床邊發呆。

便走進房內,拿著椅子到嘉恩面前坐下。『嘉恩啊,在想什麼?』

嘉恩緩緩的說出自己內心的話,試著問爸爸。『爸,我能幫的上忙嗎?』

嘉恩爸握著她的手說,『別想那麼多,盡你所能的去做。沒有試試看,你怎麼會知道能不能。』

  

聽完爸爸的話,嘉恩決定要去探望一下流川的爸爸。

與流川爸這樣面對面說話,這大概是第二次吧!第一次是在流川家吃飯的時候,沒想到第二次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流川的爸爸被帶了出來,一看見是嘉恩來探望自己,他很驚訝。

『嘉恩…』

『伯父。』嘉恩輕聲的喊著。

流川爸看著眼前這個人,雖然才隔一年。卻感覺好像從女孩長大成人了,而這都是因為自己。

『伯父,對不起。我什麼忙都幫不上…』嘉恩有些難過,覺得自己當時無法陪災流川身邊,感覺很對不起他。

『不,是我的錯。杉峰是因為我,才會把你給推開。是我害你們分開,讓杉峰踏入著淤泥浪費了自己的青春…』流川爸越說越難過,覺得自己沒能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

以為自己當初的安排,是為了流川好,卻反倒害了他。

看見流川爸如此的自責,嘉恩搖了搖頭的說。『伯父,你別這樣說。我相信對流川來說,這絕對不是在浪費時間,因為你是他的爸爸,他願意在你身上花一輩子的時間。』

聽見嘉恩說了當時流川說過的話,流川爸更慚愧。他乞求嘉恩能夠幫幫流川,讓他恢復成過往那個嚮往自由的流川。

更希望嘉恩不樣因為自己,而離開流川。

『伯父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離開流川的。』嘉恩眼神透露出堅定,因為她的心早已認定流川。

  

看完流川爸後,嘉恩回到了思想起。

坐在店內的角落,她眼淚不禁的一直滴落。

嘉恩媽察覺不對勁,走到嘉恩前,擔心的問。『嘉恩啊,你怎麼了?』

嘉恩將頭埋入媽媽的懷裡,難過的問著。『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你沒說是什麼問題,我怎麼知道呢?』嘉恩媽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溫柔的問。

『我…我離不開流川,可是…』可是之後的話卻不敢說出口。

這時站在門邊的嘉恩爸走過來,『可是什麼?』

『爸……我怕你們會因為…因為流川爸爸的事,反對我跟流川在一起……』嘉恩慢慢的說出自己心中擔心的問題。

聽見嘉恩的問題,嘉恩爸忍不住笑了。

嘉恩媽看見,瞪了嘉恩爸一眼。

受到嘉恩媽的瞪眼,才正經的回答她的問題。『傻孩子,你老爸我是那麼不明理的人嗎?流川是流川,劉立委是劉立委。阿你是要跟流川在一起,又不是要跟劉立委在一起。』

走到嘉恩前的位子坐下,嘉恩爸看了一眼嘉恩媽,才又繼續說。『何況,你去英國的這一年,流川三不五時就會來店門口看著,我知道他在想你。可每次想要請他進來坐坐,他卻總是拒絕。我看的出來,流川那小子是真的很在乎你,所以才會這麼做。』

原來流川一直都有來思想起,如果嘉恩爸沒說,她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吧!

『所以,爸媽,你們不會反對我跟流川在一起嗎?』嘉恩小心翼翼的再次確認著。

嘉恩媽捧著嘉恩的臉,『傻孩子,流川這麼愛你,我們有什麼好反對的。』

這時的嘉恩才停止淚水,敞開笑容。

『啊不過…』嘉恩爸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

突然一臉正經的說著,『我是同意你們在一起,但是不要給我太早結婚。』

『爸~』話一出,嘉恩臉微微的紅。不知道是因為哭的關係,還是爸的話而造成的。

  

得到了爸媽的支持,嘉恩拾起信心,想要幫幫流川跟自己。讓彼此都不要在後悔,更不要錯過。

嘉恩拿起電話打給了人維,『人維,我有事要請你幫忙一下。』

  

幾天後,流川突然接到人維的電話,說什麼有事需要幫忙的。

流川按照人維說的話,來到了城東大學。

走到了紅茶大告白的廣場前,卻沒看見半個人影。只見眼前有個桌子,他走向前去看了桌子上的東西。疑惑的說著,『這個鄭人維又在搞什麼鬼了…』

桌上放著三隻玩具劍,一隻鋼鐵人模型,和一台腳踏車玩具。

看著桌上三樣物品,流川嘴裡唸著。『三劍客、鋼鐵人、腳踏車……』

似乎明白什麼的流川,步出校園,騎上NSR前往他心裡想的地方。

三劍客VS鋼鐵人,在加上腳踏車,只有那個地方了。

雖然不明白人維到底要幹嘛,但循著線索就能夠知道了。

來到了那年跟人維成為朋友的地方,就是兩人比賽越野自行車的山路。

  

遠遠的就看到當初的起終點處有一台車,車前站著一個人。那背影流川很熟悉,騎到車子前停下,脫下了安全帽。

『白雪,你怎麼在這裡。』流川喊著在車前背著他的人。

白雪聽見久違的聲音,微笑的轉過身。『嗨!流川,好久不見了。』

流川從NSR下來,走向白雪。『對啊!你怎麼會在這裡?人維呢?』

『人維帶我來的,他在車裡。』白雪手指著車內。

忽然間,駕駛座的車門被開啟。人維從車內出來了,裝帥的靠著車門跟流川打招呼。『流川,你來啦!』

看見那充滿搞笑的模樣,流川笑了。『你不是說有事找我,幹嘛叫我到學校去,結果自己跟白雪在這裡。』

人維關上車門,來到白雪身旁。依然不忘裝帥,屁股依靠在引擎蓋。『看看你腦袋有沒有被悶出鏽啊!』

流川輕拍人維的肩膀,『什麼跟什麼啊?到底有什麼事趕快說,幹嘛這樣吊我胃口。』

在一旁的白雪,遞了杯紅茶給流川。『給你。』

看見白雪拿著紅茶,不禁想起先前白雪告白的那個畫面。讓流川有點不解,『這個…?』

人維搞笑的說著,『拜託,你該不會以為白雪要跟你告白吧?』

一旁的白雪聽了,直接一掌朝人維的手臂拍去。『鄭人維,你正經一點啦!』

『所以你們兩個可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事嗎?』看著眼前打鬧的畫面,讓流川有些懷念。

此時人維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紙,遞給了流川。

流川接過人維手上的紙,將紙張打開,發現是城東聖誕舞會的宣傳單。『城東聖誕舞會…這是幹嘛?』

『大家看你這一年來忙碌的模樣,想讓你好好放鬆一天。』白雪笑著的對流川說著他們這麼做的用意。

人維聽見白雪在解說,趕緊搶話。『所以我們策劃了尋寶之旅,讓你借著尋寶來放鬆一下。』

聽見他們的話語,流川笑著的看手上的傳單。知道大家是出於好意,所以也沒有拒絕。反倒好奇的問,『那總得告訴我寶物是什麼吧!』

就知道流川會這樣問,白雪神秘稀稀的搖動食指。『寶物是神秘的,所以沒有寶物的資訊,你要自己找到最後。』

人維點著頭,將停留在白雪手上的紅茶,拿給了流川。『所以下個提示就是這杯紅茶跟這張傳單,願你能找到寶物。』

流川一手拿著紅茶,一手拿著傳單。心裡暖暖的,很有信心的看著眼前的兩人。『好吧!那我就找出來給你們看。』

  

跟人維還有白雪分開後,提示中的城東聖誕舞會傳單,讓流川想起那年的耶誕舞會。至於那杯紅茶,不禁心想“會是嘉恩嗎?”

帶著紅茶提示疑惑,來到了城東大學舉辦舞會的場所。可是門是鎖著的狀態,門邊貼著一張紙條。

上頭寫著,“相約舞會見面地點,不見不散”。

這線索似乎讓流川更確認紅茶的意思,是指嘉恩的外號紅茶妹。

撕下門邊的紙條,他帶著複雜的心情,走到了舞會見面的小橋。

遠遠的就看到小橋上有人,可是並非是他心中所想的人。

『日祁,怎麼你也在這裡?』流川叫著正背對著他的人。

坐在腳踏車上的日祁,聽見流川的聲音,笑著的回頭。

『流川,你來啦!』在這裡遇見流川一點也不神奇,因為日祁也是這次尋寶之旅的其中一人。只不過他不是尋寶者,而是提供線索的人。

流川左看看右看看的,好奇的問著。『你們是怎麼了?怎麼突然玩起尋寶了。』

果然,被日祁給料中,流川絕對會這樣問。但是身為線索提供人,絕對不可以透漏任何重要的訊息。『還不是看你最近又忙官司的事情,前幾天的聚餐你也沒出現。所以,大家才決定辦這場尋寶之旅。』

隻字片語中一點也沒透露出跟嘉恩有關的消息。

『好吧!大家都這麼神秘,那我就只好繼續尋寶了。』流川笑著的回應。

日祁看了看四周,忍不住的說。『看到這裡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流川不明白的看著日祁,『什麼事阿?』

『當初你要我代替3631來這裡赴約,結果害我之後被小薇誤會。』說著說著,突然來氣的日祁。

對於日祁所說的話,讓流川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嘉恩突然在PTT上留下一封訊息,說要在舞會見面地點見面,還不見不散。

起初以為嘉恩不會真的一直等下去,誰知道天都快黑了,嘉恩依然在那裡等著。情急之下只好向日祁求救,結果日祁代替自己去赴約,最後還是被嘉恩給發現,其實3631是他,而不是日祁。

想起過往,流川笑的苦澀。

看見流川這個模樣,日祁趕緊打斷。遞出要傳達給流川的線索,『好了,別想這麼多了。這是下個線索,趕快去吧!』

流川接過B.B.CALL和一張紙,紙上寫著176863。

這個代號勾起流川的回憶,這是當時會了替小薇要求重新閱卷的權利,舉辦我的自由年代演唱會時,大家都會收到的B.B.CALL代號,意思是一起幫流川加油。

這個線索應該是指下一個地點,是在當初舉辦演唱會的場地吧!

向日祁道謝之後,自己便動身前往目的地。

看著流川離去的背影,日祁默默的說著。『流川加油,我們都在終點等著你。』

說完便騎著腳踏車離去。

  

走到了當時舉辦的場地外,流川就已經聽到了演唱會時所演唱的歌曲。因此他跟加緊腳步,推開了門進入裡面。

裡面空蕩蕩的,但是台上掛著當時的旗子。

這時歌曲播著伍佰所演唱的牽掛,他慢慢的走往舞台的方向,卻停在了當時與嘉恩擁抱的地點上。

回憶在次的侵襲著腦海,他在這裡跟嘉恩的一次擁抱。那次的擁抱,心跳好快好快,即使在人群裡,台上唱著歌,彷彿都還能聽見彼此的心跳。

音樂播完了,沉浸在回憶中的流川,張開了雙眼。發現舞台上有個人,仔細的一看,發現是小薇。

『流川,謝謝你跟嘉恩再那個時候幫了我,讓我可以勇敢的去追求。現在的我也希望你,可以傾聽自己心中的聲音,不要去抗拒它。』小薇在台上慢慢的說著。

到這流川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大家似乎在計畫著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小薇看見流川的猶豫,她從台上下來,走向他。

『不要害怕,我們大家都會一直陪著你。』小薇說完,將手上的紙張交給了流川。

流川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只是接過紙張,上頭畫著一個月亮,還有六芒星的圖案。

看完紙上的圖案,他猛然的抬頭看小薇。『這是…』

『去了你就知道。我們都會在終點等著你,千萬不要放棄。』小薇深信著,流川一定可以找到那個寶物。

緊握著手上的紙張,流川無聲的點點頭。

  

離開學校,再次坐上NSR,這次的目的地很遙遠。但勢必他得完成這趟的尋寶之旅,月亮跟六芒星的圖畫,那絕對是那裏不會錯。

爺爺當初留下的六芒星謎題,解開了的上的月亮跟身上六芒星項鍊的地點,就是庇亞晴部落。

約五個小時的路程,以現在時間下午2點來看,預計到達都已經晚上7點了。但是為了解開這個未知的寶藏,他必須走這一趟。

上一次是跟著尋寶社的人一起踏上這旅途,這次卻只有自己一個人。

但是大家都說了,他們會在終點等著他。

提起精神,他轉動油門,踏上了第二次未知寶物的尋寶之旅。

  

一路上回想起了第一次前往庇亞晴的情景,忽然間流川決的眼睛好像熱熱的,沒多久感覺到臉旁慢慢的濕了。

所有的一切就彷彿昨日般,但卻早已有所不同了。

經過五個小時的路程,流川終於到達了部落。因為過了部落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無法進出,只能靠徒步進去。

他走到了那年他們居住的小木屋,卻發現阿慶也在那裡。

看著阿慶在小木屋外,流川疑惑的喊著。『阿慶。』

阿慶向流川揮揮手,『終於來了,我等好久的說。』

兩人先一起走進了小木屋,流川放下身上的包包後。轉身問著阿慶,『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慶一臉神密又得意的模樣,『我呢~跟日祁一樣,是線索提供人,所以我在這裡等你。』

又是線索提供人,流川突然好像頭有點疼似的,手在額頭上按摩著。

『好啦!想那麼多也沒有用,你一路來到這裡也累了吧!先睡一覺,剩下的明天再說。』阿慶拍著流川的肩說著。

  

第二天的早晨約五點左右,有幾個人已經先上山了。

而流川因為昨日太累,所以比較晚起床,因此沒發現其他人的存在。

洗漱完的流川,走到小木屋外。發現阿慶坐在門外,更令人訝異的是Tracy竟然也在。

流川指著Tracy啞口無言的看著阿慶,靜靜的等著他解釋狀況。

『Tracy來陪我傳達線索。』阿慶一手摟著Tracy的腰。

點著頭的回應阿慶的解釋,走到兩人的面前。『所以,我下一個線索是什麼?』

『最後這個比較特別,我們兩個直接傳達寶藏的線索給你。』Tracy指著山說。

流川順著手指的方向望去,再加上昨天最後的線索。他知道了,是神木。

『很簡單吧!你先去,我們晚點就會過去了。』阿慶向流川表示,最後大家都會聚在那裡。

  

得到最後的線索,流川轉身進小木屋,背起自己的包包。再次步出小木屋時,卻發現阿慶跟Tracy兩個人都不見了。

沒有多想的流川,便步上了通往神木的路。

但沿途卻發現有很新的腳印殘留,而且還是不少個,流川推算大概是大家都已經在神木那裏等著他。

不知過了多久,流川眼前出現神木的蹤影。距離越來越近了,可是神木附近卻一個人影也沒有。心裡想,大家走錯路了嗎?還是都躲起來了?

腳步依然沒有慢下來,流川更迅速的走往神木。

走到神木前,流川四處張望。沒有看見半個人影,只看到神木前有個收音機。

流川拿起收音機,發現收音機非常的乾淨,也沒有露水,估計是不久前才放在這裡的。

沒有任何的思考,流川直接按了播放鍵。

聽到了音樂的前奏,流川眼睛微亮。『是陳昇的然而。』

音樂播到了一半,聲音變小了。

錄音機裡卻傳來他最思念的聲音。

  

流川,我是嘉恩。

從分開後已經過了一年,心裡有好多話想對你說。

一年前你推開了我,雖然我很難過,心很痛。

但是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

不想要我因為你,而放棄去實現夢想的機會。

那時候的我過於孩子氣,把逞強當作堅強。

我知道,其實你也很難受。

很謝謝你當初的狠下心的決定,讓我成長了。

懂得什麼才是真正的堅強。

我曾經在通往夢想道路上,失去了前進的力量。

而你不顧一切的推了我一把,讓我可以去完成我的夢想。

現在我的夢想道路,已經到了終點了。

這一次,換我來幫你,一起前往自由的路。

我說過,"自由的你值得我愛,被自由侷限的你,也值得我愛"。

  

隨著音樂傳出嘉恩的聲音,聽著每一字,流川心中的漣漪變得更加劇烈。

胸口好痛,眼睛好熱。可是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直到身後傳來的聲音。

『流川。』她站在流川身後不遠處,輕輕的喚著他。聲音是那麼的輕,那麼的溫柔。

熟悉的聲音,讓流川下意識的轉身。不敢相信那個站在她眼前的人,是他一直以來所思念的人。

她變得更漂亮了,少了稚氣的感覺,多了幾分的氣質。但臉上的笑容,依然是那個他心中一直惦記著的。

更不敢相信嘉恩就這樣站在他的面前,還叫著他。這是夢嗎?如果是的話,能不能不要那麼快的醒過來,讓他能夠多看幾眼那燦爛的笑容。

看見流川的臉,她笑的燦爛。『我回來了。』

這一瞬間,流川再也無法壓抑自己心中的情感。感覺到眼熱熱的,淚水一瞬間落下。『嘉恩…』

這一聲嘉恩,讓兩個人快步的互相走近。什麼話都沒有,只是一個大大的擁抱,抱緊眼前的人,感覺到對方的溫度。

用溫度證實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自己的幻想。

  

許久兩人都未分開,躲在一旁看的人都忍不住了。

忽然一群人衝向流川和嘉恩。

『你們兩個,不要在抱了。』Jacky跟阿弟忍不住的大喊。

身為單身的兩人,看到眼前這個畫面,雖然應該要很感動兩人終於在一起了,可是還是很羨慕又忌妒。

流川被Jacky跟阿弟的聲音給嚇了一跳,『你們……』

Tracy竊笑的說,『不是都說了我們會來。』

看見大家齊聚一堂,嘉恩由心底的說出來。『終於都聚在一起了,真好。』

人維笑著的附和,『是阿!我們十個人終於又在一塊了。』

『以前都分什麼三劍客根鋼鐵人的,現在要改了。』Jacky像似要出什麼餿主意。

日祁卻好奇的問著Jacky,『改什麼阿?』

『現在沒有三劍客,更沒有鋼鐵人,有的是邁向自由道路的十人,所以就叫自由十人幫吧!。』Jacky對著大家說。

聽著Jacky的提議,大家只是笑成一團,卻沒人反對這個稱號。

  

那天,神木再次帶領著大家前往自由之路。

1999年的的2月,大家齊聚在神木前。

  

那天晚上,大家在小木屋前說著自己的夢想與目標。

嘉恩回來了,而人維們也快畢業了。尋寶社的社長傳給了嘉恩,讓這個尋寶社能夠一直的帶領大家,尋找到更多的寶藏-自由。

白雪則是擔任金釵,時常會需要飛到各國去實習。回到臺灣時,總會帶著許多形形色色的禮物給大家。

小薇依然在漫畫書店打工,但有空的時候會跟日祁騎著腳踏車,到偏遠的村莊送書給小朋友。她有一本小畫冊,裡面畫滿跟日祁一起送書的畫面。

Tracy因為很會打扮,結果慢慢的開始接觸到平面模特兒的工作。可以讓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因此她很喜歡這樣的工作。

流川依然在阿慶家的事務所工作,而幫爸爸打的官司有了些小進展。替爸爸洗刷一些不是自己的罪名,因而獲得減刑。

阿慶雖然在自家的事務所工作,但平時只要Tracy有拍攝的工作,他一定會陪著。因為他說要監督那些攝影師,避免讓Tracy穿的太曝露。

日祁也在自家的當鋪工作,但放假的時間都是跟著小薇騎車到處送書。

人維經營的電子事業很穩定,同時也幫助在南部爸爸的忙。還沒畢業就已經有小成績,以後的出路就無須太多憂心。人維來臺北後的成長,不僅解開跟爸爸的心結,更獲得更多的支持。

阿弟因為還沒有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目前在人維身邊幫忙送貨。送貨期間難免看到漂亮的女生,但每次搭訕總被打槍。

Jacky想當電腦工程師,可是出師不利。學習狀況不好,目前在店內幫人維修電腦。

  

曾經你可能被困在某個地方,但別忘了最重要的。

"對自由有多大的理解,就能擁有多大的自由"

心若不自由,就算不被關在某地,你依然無法瞭解自由的意義。

心若自由了,就算被約束著,你依然可以過的很快樂。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