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老師與我(師生戀)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桶水從樓上倒下來,澆到我的身上。

      我去保健室換衣服,在那裏當值的,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男老師,我好像有在美術教室或是教務處看過他,我沒上過他的課,只確定他絕對不是保健室的老師。

      我把簾子拉起來,坐在簾子後面換衣服。老師說:「我看得到喔。」

      那個老師走過來,坐在靠近簾子的那張床上看著我。

      我背對著他,解我胸罩的釦子。老師說:「我還是看得到喔。」

      我說:「老師,你可以出去嗎?」

      老師笑瞇瞇的走出去,把門帶上。透過門板上半的霧玻璃,我能看到他的頭,他就站在門的後面。我聽見他在外面說:

      「我還是看得到你脫衣服。」

      中間的事,詳細的都不大記得了。

      只知道,國中時期,我並不是很喜歡那個老師,雖然他根本還沒三十歲,但我就覺得他是個變態大叔,而且我還是要上他的課。

      我會在美術教室看到他,最常看到他燈也沒開,就坐在夕陽的窗邊,兩隻手都白糊糊的,拿著一把銀色的、平平的小鏟子,在刮石膏像。

      他戴著一副細細的銀邊眼鏡,總是笑瞇瞇的,還違反校規,把頭髮染得有點棕色。所有的同學都很喜歡他,但是在他身上好像隱藏了很多的祕密,他也很少跟同學或是其他的老師打成一片。

      我從國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可是我們沒有很常說話,一週也頂多見一次,就是在他的課上。他上他的課,我在台下看他;有時候我不看他,他也不看我,我依稀覺得,當我不看他的時候,他會在意;我看他的時候,他上課會受到更多的鼓勵。

      我不敢在下課後留在美術教室裡,總是在下課前五分鐘就提早收拾好東西,連一眼都不敢看他,就準時走出教室。

      他沒有留過我,更沒有私底下找過我,也沒有在人前搭訕過我,可能是不敢。我們兩個都不是很主動的人,老師的個性更害羞,反而我為此在心裡在意得不行。有時跟同學聊到他,心裡的感覺都變得不大一樣。

      國三畢業前,他在美術課下課後,說:「XX,對不起,我寫了一張卡片給你。」他跟大家都很生疏,此時卻沒叫我「同學」,只叫了我的名字。老師對每個人都很客氣,他其實不用說對不起,但是他這樣還滿可愛的。

      他交給我一封用淡粉色素信封裝著的卡片,我什麼都沒跟他說,他也沒跟我多說什麼,我拿了卡片就走了,當下心裡頭其實好緊張。

      這對我而言是很私密的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走廊上沒什麼同學經過,我邊走邊開,卡片裡只寫了:「XXX同學,我很喜歡你。    你的XX老師」硬筆字寫得很好看,除了卡片之外,信封裡還裝著一條腳鍊。

      我有時很高興,有時覺得噁心,但一想到這個老師是我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人,我居然沒有把這卡片丟掉。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把這事情當成是我在學校裡頭一個長期的、最重要的秘密。我自認那老師喜歡我、把我當成一個特別的人,不只是學生。我知道他關心我,我也已經確認了這一點。

      我原本想回信的,最後卻沒有。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參加校內大型話劇的編劇團隊。就在上學期劇本要第一次定稿前後,我在校門口的十字路口被小客車撞到了,雖然還能走路,但每天的行走對我而言真是痛苦不堪。

      某天,我坐校內巴士,從宿舍出發,看見很多跟我同劇組的同學上車,本來以為他們跟我一樣,會在教學大樓下車,至少在我的腦海中,今天的行程應該是在教學大樓進行,可是他們下的地方不是教學大樓,而是別棟大樓。

      我問小巴的司機:「叔叔,為什麼好多同學在前一站一窩蜂的下掉了?」

      司機回答我:「好像有什麼活動吧,不是要討論你們的戲嗎?」

      想到平常會跟我搭同一班巴士,走同一個路線的同學們,通通都走了,我喜不自禁,逕自下了車,走進教學大樓,搭電梯到七樓。

      我穿入幽暗的走廊,在研究室前敲敲門,老師過來開門了,我走進他的研究室,他把門帶上。我把手上裝著咖啡的紙袋交給他,他輕攬我的肩膀,讓我在他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來。那裡通常都是研究生來找他meeting時坐的地方,我自己坐在這裡的次數反而不很多。

      他從抽屜裡拿出一大包藥給我。我問:「有藥單嗎?」老師說:「沒有,我看你很痛,就去幫你看醫生,但我不知道你的感覺如何,只能從我這裡看到的你,來告訴醫生症狀了。」

      我看日期是昨天的,沒有藥單,相關資訊都寫在分開的藥袋上,不論成分還是適應症,都是中英混雜,只有其中一樣貌似是止痛藥的,後遺症居然寫著「酸尿」,讓我怪怕一把的。

      他把其中一樣貌似是治胃痛的給收走了,可能是他比較需要吧。我把藥袋收進書包裡,問他:「你的胃會痛嗎?」

      他點頭,回答:「還好。」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很多時候都好,只有看到你很痛的時候,我的胃會特別痛。」他先是按著上腹,隨後按著心口,說:「這裡也不舒服。」

      聞言,我心裡頭酸酸的,倒覺得腳其實沒那麼痛了。我繞過桌子走過去,彎腰抱住坐在辦公椅上的他,把臉埋在他的胸膛上,用臉頰感覺他的心跳,忽然有一種確定了什麼、過了許久終於大局抵定、前所未有的踏實感。我把一隻手放在他的褲襠上,輕輕地撫摸,或許是太過興奮了,我問的不是「你會想抱我嗎?」我希望語意更清晰點,竟問他:「你會想跟我做嗎?」

      這時,門打開了,一個樓下辦公室的行政助理送文件過來,她根本沒有敲門。我連姿勢都沒法改,一站起來就會被看到臉,只好一直把臉埋在老師的身上,緊緊的抱著,完全不看那個女人。

      這真的很丟臉,沒有男老師會跟女學生這樣抱著,只要這個助理回去之後一說出來,我可能就要上地方新聞了。她可能不會說出來,或者我從此會成為校內八卦的焦點,聲名敗壞,跟我熟悉的同學通通都會認為我是個婊子。我很緊張,我很無助,我蹲得腳痠。老師慢條斯理的跟那位助理說話,交代她文件哪裡有問題,回去以後要修改什麼,還幫她劃線。

      約莫五分鐘過去,那位助理離開了。老師說:「沒事了。」他也輕輕的抱住我,把我從地上拉起來,而我已經腳軟了。他看起來真的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我卻可以感覺到,我整張臉都已經冷汗涔涔了。

      「從你小的時候開始,在我眼裡,你一直都很特別,我真的很喜歡你。」他說。

      「嗯,謝謝老師。」我說。

      儘管私底下叫他的名字叫多了,真的跟他面對面的時候,我還是沒法改口叫他的名字。他還是我的老師,我的心裡頭還是有一道隔閡,這讓我心裡涼涼的。

      這是我最喜歡他的原因,可能也是他喜歡我的原因,卻也是讓我最不該去喜歡他的原因。

      從教學大樓出去,我不免有些心虛,但我相信沒有任何同學知道我剛剛去了哪裡,做了些什麼事,等等我不會有事的。

      事實上,我跟老師也確實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就算可能只是怕被送進性平會處理也好,我的老師還是個正人君子,他沒有想要跟我幹嘛。

      也許我已經喜歡他很久了,只是自己一直沒有發現。我沒想到他的那句話會讓我這麼高興,我想,現在開始跟他在一起,也還不遲。

      我來到同學們下車的那一站,走進大樓,靠近1033教室,從還沒關的後門,我看見黑板上寫了一句話,同學們正在輪流上台報告他們在黑板上寫的句子,黑板的左半邊寫著:「劇本大綱」。

      我依序看到上台的同學,分別寫了:

和老師在保健室相遇

老師寫給我的情書

老師請我吃飯

和老師在校園步道散步

老師送我回家

幫老師送早餐

在晨間集會時間跟老師幽會

原來我一直都喜歡我的老師

      等等。

      直到最後一個同學上台寫完,負責劇本編撰的組長,好像早就發現我一直都在,他站到台上,對著站在門外的我說:「你的老師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你在想什麼,我們都知道喔。我們也知道你剛剛去了哪裡,做了些什麼。觀察你真的太好玩了。」

      午夜時分,有一次,我真的從家裏的車庫提了一桶汽油,還準備了打火機,想燒掉那棟讓我難堪的大樓。可是我好不容易避人耳目,來到了學校,又害怕再被人看見,也怕被關,於是又偷偷地提著汽油回家了。

      結論是:我就是不喜歡這間學校。

【完】

104.11.15今日夢記。

中間有一段沒寫是因為半睡半醒的夢了兩次,那段真的全部消失了,和老師在他的研究室密會那段算是夢中最棒的地方,不過寫得不好XDDD

當然夢中那舒爽(?)的感覺絕對不是文字可比的,夢寫成的短文一直都莫名其妙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orz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