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二夢》之故事接力寫~~

孫祖霖覺得自己身處於一個不見天日的角落,一個人人棄他而去的孤絕世界裡。

國中生活的每一天,他時時刻刻都在黑暗中掙扎,沒人知道他就快溺斃滅頂。

還有比這裡更像是地獄的地方嗎?

放學,孫祖霖站在捷運月台,茫然地對著地上發呆。

明明身邊一片嘈雜,四周充斥著說話及談笑聲,他的腦袋卻空空盪盪,耳朵聽不進任何聲音。

早上徐清才開口向孫祖霖勒索三千元,並且威脅若明天交不出錢,就要痛扁他一頓,還要將今天所拍的影片上傳到網路,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他赤裸裸縮在廁所角落哭泣的窩囊樣。

此時站在前排的一群男學生正嘻嘻哈哈的打鬧,發出的聲音之大,讓還在發怔的孫祖霖稍稍回神,視線停留在他們滿是笑意的臉上。

什麼事這麼好笑?

真的有那麼好笑嗎?

為什麼你們可以笑得這麼開心,沒有半點煩惱的樣子?

為什麼你們可以這麼快樂,而我就必須這樣痛苦地活著?

為什麼你們不用像我這樣痛苦?

憑什麼?

孫祖霖眼睛眨也不眨地瞪著他們,直到捷運進站的提示聲打斷他的思緒。

他將手探進外套口袋,手心傳來冰冷的觸感,他愣了一下。

孫祖霖掏出東西定睛一看,是方才的美工刀。

緩緩推出刀片,陰冷的白光不知道是自己眼中的還是美工刀所散發出的。

孫祖霖用指腹把玩著美工刀的刀刃,抬頭看向前排那群依舊嘻笑的男學生,如果這把刀慢慢地推進他的頸間,他們會有什麼表情呢?還是應該要直接刺上那刺眼的笑顏,把那種東西毀滅掉,或許還是應該慢慢的折磨他,一點一滴地欣賞他的表情、他的求饒以及他們驚恐的表情......

他們不該,不該是笑著的,怎麼可以獨留我活在地獄呢?

即使下了地獄也要拉人作伴啊!

孫祖霖開口詢問,「在笑什麼?什麼事這麼好笑?」前排的男學生錯愕得看著一邊微笑、一邊撫摸刀鋒的孫祖霖表情有些驚恐。

孫祖霖冷不防地將刀劃往離他最近的那名學生,一條清晰可見的紅痕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刀。

又一刀。

從看見血痕的那一刻起,孫祖霖無法克制發瘋似的一刀又刀的攻擊那群學生,一個也沒放過......

鮮血不斷噴上他的身子,他瘦弱的身子在鮮血的陪襯下儼然成了巨大的對比,周遭的人都尚未反應過來,只是瞪大著眼睛愣愣地看著孫祖霖。

「孫祖霖!」一道細柔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櫻子。

孫祖霖僵硬的回過頭,櫻子的表情有害怕,有驚恐,有厭惡卻也有小小意思理解,她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孫祖霖只看見了櫻子眼中的厭惡,光是那厭惡便占滿了他的雙眼和他的心,再容不下任何東西。

眼前一片黑暗......

*

孫祖霖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他習慣性地伸手拿眼鏡,戴上後恍惚地坐在床上,良久他才想到,自己究竟是如何回家的?

一邊思考,孫祖霖一邊走到樓下廚房,母親正在廚房切菜,聽見腳步聲頭也不回地說道,「可樂在冰箱裡。」

孫祖霖聽著母親的話打開冰箱拿出可樂,可樂冰涼的鋁罐接觸在手心,似乎有種熟悉感。孫祖霖手裡拿著可樂呆呆地站了好一會兒,「可樂?媽我不喝可樂的,妳不是知道嗎?」

孫母一僵,手上的刀子脫手摔到地上劃傷了小腿。

「媽妳沒事吧!小心點!」孫祖霖急忙拿了急救箱為母親上藥。孫母始終呆愣愣地看著專心為他上藥的兒子,直要孫祖霖將藥都收進箱中才回神,急忙地抱住孫祖霖。

「祖霖!你是祖霖對吧!媽的乖兒子!媽的寶貝啊!」孫母緊緊的抱住孫祖霖,死死得抱著不願放開。

對於母親突如其來的行為,孫祖霖只是毫無反應的待在母親懷中,有些厭惡,有些不知所措,卻也沒開口詢問。

孫母放開孫祖霖後,只是欣喜若狂地說,絲毫不給孫祖霖一絲解釋,「祖霖你先去洗個澡,媽等等做你最愛吃的紅燒肉喔,乖快去!」

當晚一家人和樂融融的吃了頓飯,一切都很順利。

只除了那消失了三個月,和阿祖出現的種種。

*

「恭喜擺脫處男的行列了」

婚禮當晚,孫祖霖認真地看著這句話,回憶著阿祖。

他在想,那日在月台得,究竟是他,還是阿祖?

寫得不是很好~請各位讀者見諒囉^_^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已經很好了呀!
2015-11-01 2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泡菜~~
謝謝你的稱讚喔^_^
2015-11-01 20: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