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圖書館之戀

午後陽光灑落在圖書室的大理石地面,如同鑽石般閃耀動人。

    阿悠坐在成排圓形窗的其中一張桌前,望著外頭溫暖愜意的風景,肌膚感受到陽光的觸摸是那麼真實。

    他在等,等著時間到,事情自然就會發生。

    成排的書櫃被漆得光可鑑人,阿悠嗅到圖書室慣有的霉味,那種只有書本紙張才有獨特氣味;靜謐的圖書室只有書本和陽光陪伴著自己,這是只屬於阿悠的時光。

    鞋跟叩地的聲響像是突如其來的驟雨,打溼了阿悠原本沉澱的心靈,滋潤他許久未感到怦然心動的愛意。前排的高大書櫃間,走出一名頭髮烏黑秀麗的女子,她的笑容就像是窗外的和煦陽光。

    「你一直都很早到。」女子搭配著夏天的腳步,身著一襲水藍紫花的洋裝,低跟淑女鞋在大理石地板踩出突兀刺耳的聲響。

    「而妳絕對不會遲到。」阿悠的指關節輕敲著桌緣,他的眼神蘊含著某種情緒。

    「因為你會一直等,等到我來為止。」女子笑意盈盈地說道,逕自拉出阿悠對面的椅子後坐下。

    「……我找了幾本書,尼采、佛洛伊德、森鷗外還有荻原規子,都是妳喜歡的作家。」男子將一張紙從口袋出取出攤在桌上,女子接過來看了看。

    「嗯,果然是我喜歡的呢,你真的很了解我的喜好。」女子撫著手中的紙張,富含情感地說道。

    「那麼,為什麼,妳不願意留下來?」阿悠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傷痛。「或者是我跟妳走,我們,難道再也……」

    「阿悠。」女子苦笑著,她的眼睛依舊那麼明亮直率,似乎能夠將你的心思看穿。「不可以,你在這裡還有重要的東西,你走了,那些重要事物該怎麼辦?」

    「但是我……」阿悠痛苦的想要伸手抓住她,但是猶豫了一下,他按奈住激動的情緒。「雅玟,妳今天是來和我告別,對吧?」

    女子依舊苦笑著,她沒有說話,沉默代表肯定的答案。

    「我喜歡妳。」阿悠帶著哭腔說道,他的語氣顫抖。「不管經過幾輩子,不管妳去了哪裡,不管我變成怎麼樣,我依舊喜歡妳雅玟,早知道……早知道會如此,當初我就該直接帶著妳離開。」

    「我也是,阿悠,我也是一直都好喜歡你。」雅玟的語氣中帶著哽咽,但往常如她,她絕不輕易掉眼淚,因為她就是這種女人。「但是阿悠,人生沒有那麼多早知道,你不是很清楚嗎?」

    阿悠悔恨的低吼著,他痛哭的嗓音迴響整個圖書室。「對不起,對不起雅玟,如果那天……那天我沒有忘記妳就好了……」

    雅玟伸出手,輕撫著阿悠軟蓬蓬的頭髮,她最喜歡摸阿悠的頭髮了,軟軟的就像是小狗的毛,她愛著阿悠總是毫不在乎,但看著她的神情卻又複雜的不知該從何解釋起。

    「阿悠……我們該畢業了。如果再有一次的機會,我一定會投胎到阿悠每天看得到我的地方,我想變成風,或是變成一棵桃花樹,這樣子我就能夠隨時去看你,我們一年一次的相會,必須畫上句點了。」

    阿悠痛徹心扉,他心想,如果十年前的那天,仍是學生的他,因與朋友的臨時邀約,他將與雅玟的約定忘得一乾二淨。地震發生時,他因與朋友站在路旁玩耍而安然無恙,但是等他想到和雅玟有約時,趕到現場只留下斷垣殘壁。再見到她的時候,是急診室推出來的病床上,雅玟的臉被蓋著白布,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會喊他阿悠的人了。

    就像雅玟說得,人生沒有那麼多早知道,阿悠再清楚不過了。

    「我喜歡妳。」這是最後一次的會面,阿悠不斷地說著。「我喜歡妳,不管我們下輩子各自不認識,但我絕對會找到妳。」

    「呵呵,你真笨,依照投胎的順序,阿悠你會長命百歲,到時候你出生了我搞不好就是老奶奶了啊!這種忘年之戀很犯罪啦!」雅玟的淚珠掉在桌上,但她笑著。

    「那麼。」阿悠依舊在哭,但他決定笑著送走她。「妳要等我,否則我就先等妳,等妳再投胎,我會在橋上等妳。」

    雅玟笑了,最後,她再次輕拍著阿悠的頭髮。「你聽,有人來接你了,我也該走了。」

    ※※※※※※※※※※

    阿悠的身體突然變得很沉重,有人不斷地喊著他。

    「……爸,爸爸!」稚嫩的男童聲在耳邊大吼大叫。

    阿悠抬起頭來,看見眼前一張不耐煩的小臉,正搖晃著他。

    「洋洋,媽媽呢?」阿悠睡眼惺忪地問道,他摸著下巴的鬍鬚,調整因趴睡而被壓歪的眼鏡。

    「她在外面,要我進來告訴你。」男孩依舊一臉不耐煩。「爸爸,我剛剛叫你好久,你都不肯醒過來。」

    「對不起啊……因為我做了一個夢。」阿悠帶著歉意說道。

    「喔,好吧,我有時候作夢也很難醒,那我先出去了,爸爸要快點來!」男孩邊說邊跑走了,阿悠甚至來不及告訴他圖書館內不可以奔跑。

    阿悠往右邊的牆上看,是一堵厚實的水泥牆,早就沒有原來那扇能夠透進陽光的圓形窗了。

    那場地震過後的隔年,圖書館就重建了。但也許是為了避免勾起傷心的回憶,所有的設施裝潢全都大幅改變,書櫃的位置也和以往不同,阿悠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個書桌的位置,是他和雅玟每次約定好的地方。

    因為,每年的這個時候,雅玟的忌日,坐在這裡總是能夠夢見她。

    阿悠起身準備離開,一張紙隨著飄落地面,他撿起來細看,發現上面多了一行字。

    他苦笑著,將那張紙小心翼翼地摺好放進口袋裡,也許明年他就不需要再來這裡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