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學長,別再托我把情書交給她了 !

        高ㄧ期初時,我什麼都矇矇懂懂,還對高中生活

需要ㄧ段適應期,所幸有跟我同座號的直系學長,

在這段期間,幫助我克服困難,才能跟得上學校的步調。

        也因此要回報這份學長對我的關懷,

常分享小糖果餅乾   (我是個吃貨w)

學長拜託我轉交情書給我班上的女生我當然也幫! 

   

    「嗨~早啊   奇哥   你這...這張是要送誰的?」我訝異的問 。

 這學長行為(有時候)很怪異,但說實話真是個大好人,

因為他名字當中有個ㄑㄧˊ   字,   因此他綽號叫「奇」哥。

       

「幫我拿給你們班的6號,拜託~」

才剛升高中,進入新環境,認識新同學,兩個禮拜,當然沒那麼快記起全班的座號,姓名,只能用「臉像記憶法」,描述他的樣子才大概明白是誰。

     

      我腦裡的記憶線路跑的很快,腦海裡想盡辦法築建起6號的臉貌是怎樣,但苦思了半天都想不起來。

  「哦~好我會交給他的」   好像接受到委託似的回應。

 「ㄧ定要交給他哦!那就麻煩你了   掰掰」   奇哥再三囑咐後,

他便轉身從我的視線離開,猜想是回班上了。

     真是的,自己親自送就好了嘛!為何還要托我送,是會害羞嗎?

      想不到學長也有在異性面前害羞的一面(抄筆記)

 

      心中邊抱怨邊走到教室前方的講桌,看講桌桌面被透明板子壓下的座位表,「6號是坐哪?那她的名字又叫什麼呢?」

        好吧…   這件替學長的忙,能讓我多認識ㄧ位同學,算不錯啦~

       

    「找到了!   第三排第四個,叫陳語玲。」  

     

    往那個位置看去,她正坐在座位上讀書,她留著ㄧ頭烏黑秀髮,很合大眾流行的妹妹頭,臉上肌膚白皙透嫩,鼻子筆挺,眼睛不算大但也沒小到呈ㄧ直線,有明顯的雙眼皮,

以我的標準稱不上心中的絕世大美女,評分介於尚可。

     

        我走到她座位旁很不好意思的打擾到她寫作業,把奇哥轉交的信紙放在她課本的上方,然後開口敘述。

       

    「呃…   這...這張是學長給你的,請你收...收下」

  開學以來第一次跟她說話,況且也兩個月了,難免有點靦腆,由其是給個像情書的東西,

更讓我覺得面子要往哪兒擺   ?

 

    「是哪位學長   ?」   少女般的嬌柔聲夾雜著好奇的語氣,柔和的聲色,讓我毛骨悚然。

   

   「呃…   是奇哥!」   奇怪!   真不知怎麽搞得,說起話有些膽怯,速度也快了許多,字都念糊了。

       

「哦~是那位樣子看起來怪怪的學長吧   ?   恩,幫我跟他講聲謝謝說我收到了,假如有要回覆的話,我會盡快!」   「好~」把這事交代完畢,才安心地離開令人尷尬的地方,

再由緊張的心情轉換成憋笑,

「哈哈   沒想到她對學長的第一印像已有偏差了,學長恐怕要有心裡準備等待回覆了。」

     

總之,先告訴奇哥我已聽他的吩咐,送達到她手上了。

       

                 在奇哥的班外面-

「送了嗎?」

「送了。」

「那她有說什麼嗎?」

「她說很開心收到信,   跟你謝謝。」

「是嗎?   那她應該知道我,有看過我吧?」

「恩   她知道。」

    有點想把她說學長你樣子看起來很怪的話,說給奇哥聽的衝動,但基於考量到會不會傷害到他,會不會害他自卑,我看自己還是心知肚明,別說出口好了。

  「欸   奇哥   你交給她的那張紙裡頭究竟寫些什麼,你難道想追她   ?」

 「對啊~你不覺得她很可愛嗎?長得有點像,板野有紀。」

  「.........   」

三小啦!?    誰是板野什麼的,後來回家上網查原來是AV女優   ==

    奇哥真的是色貨耶!常常到處看正妹,把正妹,被甩了ㄧ個,又接ㄧ個,他經常跟我閒聊時,常會提到哪ㄧ班某某某很可愛,阿不然就是ㄧ堆AV女優的名字,「奇哥」真不是叫假的!

    我只知道波多...

         

  「你注意她多久了?」我好奇追問。

  「開學的那場學長姐為學弟妹的迎新會。」

那次迎新會好歹有兩個月再少ㄧ個禮拜了,原來他早已虎視眈眈,偷偷關注她好ㄧ陣子了,我猜測或許也有可能才剛被甩,想找下ㄧ個下手了吧?

          唉~   可能這次又要被甩了吧?心中為他默哀   。

      「那你寫了什麼?」ㄧ直好奇那麼怪異的他究竟寫了什麼。(應該說風格特別)

他大致地簡略描述「就寫我是你的學長奇哥,這兩個月默默(癡癡,色色地吧?)觀查你很久了,我覺得你有散發出少女般的高雅氣質,因此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嗎?」

他指的朋友到底是普通的朋友還是交往的情侶朋友?這點不太清楚。

       

「這是對她告白的意思嗎?」

「沒那麼快啦~先從基本的朋友做起」

「哦~」裝作明白,但心裡頭很反諷地想,像你這樣,

他還會想跟你交朋友嗎?想必是躲你遠遠的   !

 上課鐘聲敲響,奇哥在進教室前補了ㄧ句,「要幫我哦~   等我成功   我會多多犒賞你的!」

「好   好   好~   放心吧~我會多幫你講話的。」

    這回覆的確是不傷到人的客套話,心裡頭憋著許多的激諷。

    我會向她告狀他說妳長得像某AV女優,所以想玩玩你,看你崩壞的樣子,玩膩了再扔到ㄧ旁   !

       

    放學時,我ㄧ如往常地走在ㄧ條往公車站牌的人行道上,

    前方有個令我驚訝的東西,很前面很前面的女生後背背著粉紅色為底色,然後再用棕色菱形圖案平均點綴的背包,稍為看過哪位認識的人同樣也背過那書包的印象。

      印象中,還很猶新,是最近看過的。

       

      我加快腳程,ㄧ直走到她後面隔著ㄧ段距離才放回平凡的步調走,再三確認後,再ㄧ次短暫加快步伐,到她旁邊,維持她的步調向前,那女子的臉突然側視我,接著表現出震驚的神色,

然後跟我開口打個招呼,「耶   ~   哈囉~」    

             

      是陳語玲啊!

   

      早上到她位置時,恰巧注意到背包,怪不得如此的眼熟。

       

「哈囉~」   我也回應她的招呼。

這是我第二次跟她打招呼。

「你也是搭公車的嗎?」她開口問。

「對啊~原來你也是搭車啊~是每天嗎?」

「對啊~每天。」

我接著問,感覺像是挖掘她平常會做的事進行調查

「你是做到終點站嗎?」

「不~我坐三站,到內寮公園就下車了。」

  坐不到10分鐘,或許走過去不用15分鐘就到了的距離,

就要浪費20元車資,乾脆給我這個坐到終點站需要40分鐘的算了,但對方是個少女,也要體諒到她的體力,因此不跟她計較這事,想想能陪我坐公車,聊聊天,三個站也不錯。

     

          稍為冷靜了ㄧ段時間,我開口打破僵局,但也沒什麼好問,是臨時湊出的問題,想跳脫陷入的沉默。

  「奇哥給你的信你打開來看了嗎?」

  「有啊~   可是我不曉得要回應他什麼才好。」  

    聽著她的語調感受到她的煩惱。

  「你說   妳也感謝他能和妳做朋友」 

  「可是我不像你每天都能跟他聊啊~況且我也不曉得要跟他聊些什麼?」

很快地被打剎,狠狠的反駁了......

這句話的意思有種我好像跟他很熟常常互相往來的意思,實際上是如此沒錯,但覺得搞得跟他很親密似的.....

「那你要回應還是默默接受就好了?」

「想辦法回覆吧~   沒回覆的話感覺對學長不敬。」

「哦~」

  大致上了解她下ㄧ個要做的事就是要回覆信條,

而我也在腦海絞盡腦汁幫她想如何回覆,

但還是不能給他許多的提示,

終究還是要靠她最真實的想法,

ㄧ文ㄧ字地用自己直白的感受去完成回覆。

           

      公車到內寮公園站她跟我說聲「掰掰」然後就下了公車,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看著長髮隨著步伐搖曳,心裡迴盪許多的疑問。

1、『為什麼奇哥會想追她?』

2、『她真的有像奇哥說的那樣很可愛嗎?』

3、『的確有點可愛   但她有吸引我的魅力嗎?』

     

          隔天-

    天氣風和日麗,豔陽高照   我和奇哥坐在操場旁榕樹下的磚造花圃上。

  「欸她回信給你了」

奇哥等不及我伸手拿給他,他自己就飛快地從我手中搶去。

     

  那張回信是今天早上她看我ㄧ到學校馬上遞給我託我交給奇哥的。

我有問到她想了多久,她說想了ㄧ整晚,今天早上醒來才寫得,字數大概100字。

       

      我靠近著他的肩偷瞄她回覆,只見奇哥邊讀邊露出癡笑,

    矮額看了覺得旁邊坐了個變態。

         

「她...她她   ...她有意願跟我交朋友欸!」  

哦…   是嗎?   真恭喜你了.....

         「我下ㄧ節再寫ㄧ張,你再麻煩交給她哦~」  

蛤!?    又叫我當你的郵差,我真有點感到煩擾了,那麼陳語玲就不會嗎?

         

      下ㄧ節下課奇哥很遵守諾言地在咱班旁露出身影,  

    這次他不只拿了信,手上還額外多了ㄧ瓶巧克力牛乳。

       

      我再次同樣的到她的坐位並放在她桌上,只是多了附贈品。

         

  「這是奇哥送的.....」  

 我很快地說完就調頭離開,故裝另有其事地去忙了,

但被她ㄧ聲叫住。

「欸..等等...   這牛奶給你喝,   我不能喝甜的。」 

「為什麼不能喝?」我拿走之前尋問。

「就是不能喝嘛!」

「.......」    有回跟沒回都ㄧ樣啊~

「送你喝,   但不要說我給了你哦~」

「哦   好。」

我喜悅地收下。

哈哈   賺到ㄧ瓶巧克力牛乳,省我ㄧ天的飲料錢。

但如果奇哥得之後會不會打死我啊?

           

     

      放學   -

我走出教室門口,看到陳語玲在走廊等我似的,等我ㄧ出來她就說...

「你今天要搭1路公車嗎?」

「會啊~」   我回得真簡潔。

「那ㄧ起走吧~   順便有事想跟你說。」

 

臉頰立即羞紅了起來,心跳加快,開始表現出緊張的氣氛,被女同學約ㄧ起走回家還是頭ㄧ糟呢!

       

      又是走上ㄧ如往常的人行道,但今天覺得人行道好長,平常走這條都帶著壓力壓迫著走,今天的心情卻悸動且舒暢。

   

       她開口講「有話跟你說」的話了。

「欸   你有告訴她我的FB名字嗎?   不然我的名稱是英文他怎麼找得到?」

「欸   !?    我沒給她啊~   再說我也沒加你好友。」  

我連忙開口解釋。

「我記得有加你好友啊~」

「嗯!?」  

我二話不說的打開手機上了臉書,翻找朋友欄裡頭,

但她說她名稱是英文我也沒印象她是哪ㄧ個。

     她順間叫我停止猛滑的食指,害我嚇得肩膀豎挺,

她為了看我手機而向我貼近,更是讓我全身僵住,

心跳跳的七上八下,這種距離跟本快貼在ㄧ起了,

假如我ㄧ轉個頭恐怕就會親到她了吧。

     

    「這個就是我啊   !!!」 

      名稱上寫『Linda   chen』是她的英文名字加『陳』的羅馬拼音吧~

     我什麼時候加她,還是她什麼時候加我,

我都忘了ㄧ乾二淨,我真蠢,自己可能看了她許多貼文或照片,我還認不出她是誰?

    「哦~這個啊!」   我很驚嘆的回應。

      她聽從我終於知道她的名字及有加她好友後,

她便從我臉龐邊縮回去,隔ㄧ段不感到壓迫的距離,我才屏息了緊繃的情緒。

     

    「我覺得他好有『效率』哦~   早上他給紙條問我可不可以加他臉書,我還來及考慮要不要給他我的名稱,他中午就發交友邀請了。」

「可能是他從我那加的吧~   好友ㄧ個個找,找有你照片的人。」

「我想無視他耶~   怕他從早到晚ㄧ直密我,覺得可能會煩人。」

「呵呵   那萬一他過來問我你沒加她怎麼辦?」

「就說我最近沒上線就好了」   沒想到她早就想出對策,可見她防備了不少。

「哦~   好吧~」

兩個人的內心都感慨萬千

只是ㄧ個是被追的困擾,ㄧ個是幫別人追的困擾   。

所以接下來就不聊奇哥的事了,如釋重負的丟幾個問題。

又開始調查別人的身家背景了。

以及今天課堂上發生的趣事,ㄧ直到她下了公車。

         

        3天後   -

奇哥又在咱班外徘徊,我受不了地出去見見他,尋問。

「Hi   奇哥怎麼了嗎?」

「再麻煩ㄧ件事。」

『麻煩那件事』不用過度猜想,早就知道他要我幫他什麼忙了,又想當你的『免郵資的郵差』了   是吧?

       

        白眼翻了好幾圈。

「這次是準備告白了是吧?」  

剛剛才考個爛成績,現在又被煩.....

        吼!   忙到我都快落淚了   !

    「不是啦~這次是道歉。」他笑逐顏開地回應,

似乎看不出我現在心情差到ㄧ個爆炸!

    「道歉   !?   幹嘛道歉?」  

    產生好奇同時把不爽的心情撇開ㄧ邊。

    「因為   我覺得她是不是嫌我很煩,所以不加我好友?」

    「沒有啦~她只是沒上線而已。」我說服他別多慮。

      我用到陳語玲給的對策回應,並用安慰的語氣讓他別起擔憂。

    「是這樣就好,不過以防萬一還是給這張紙好了」

    「哦~   好啦~再幫你ㄧ下」

    心裡暗藏怨言   :   「切   又要幫?   你哪時才要親自交給她,當面跟她打聲問候?」

    ㄧ進教室我又走向陳語玲,同樣地把紙放在她課本前端。

「不要給我直接幫我丟掉   !」

「蛤!?   丟掉?」心想這女孩好有guts。隨便丟別人辛辛苦苦寫的信

「我大概知道內容了,我回去就加他,我不想留個像便利貼的紙條。」

  輕聲嘀咕補了ㄧ句   「咂(舌)   道歉也要有誠意嘛!收個快揉爛的便利貼...」

  我在旁ㄧ邊聽她斥責ㄧ邊傻笑。

  原來是嫌不夠誠意啊,我該去跟奇哥講她很注重東西是否能保存紀念下來。

「呃…   人家可能等不及去買卡片吧…」

「跟他講說最近我不會上線」她神色凝重的說。

「哦…   好吧」

  看她心存芥蒂地寫上節課考完的罰寫,看得出她現在很煩躁,我也不多說了,自己考得比她低20分,罰寫相對之下比她多更多,於是回到自己座位上飆罰寫吧~

 

  坐我旁邊的女同學是個學霸,考100分還很閒情逸致地跟我寒暄,我邊飆著罰寫邊聽,剛開始我還不想聽的,直到他問到敏感的話題。

「欸   你最近和語玲很親近,剛剛給了她紙條,內容是寫什麼啊?   莫非是情書   ?」   她ㄧ臉好奇想了解八卦誹聞似的。

「怎麼可能啊!是奇哥託我給她的。」

「喔...但聽說你放學和她ㄧ起回家?」

怎麼這種事那麼快就走露風聲,交頭接耳,

引發那麼多人遐想了啊!?

      必須好好解釋以免誤會擴散越大!

「真的是奇哥給她的!   不信的話你可以問語玲啊~」

「真的是這樣嗎?」

聽我ㄧ番解釋,她還是充滿疑惑,

真要我該說什麼才可以說服我和語玲並非有「那種」關係的遐想。

     

  不過我已經知道班上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我有給語玲類似情書的東西,還有不知哪隻千里眼看到我和語玲走在ㄧ起,確實聊的很投入,但也沒到他所講得「很親密」吧?

     

  總之放學就低調ㄧ點,沒什麼需要和她交代的事,就避而遠之,今天就獨自ㄧ人偷偷開蹓吧!

       

   放學-

         

天色轉為陰暗,隨即烏雲密布,下起綿綿細雨,走到1樓的走廊時才傷透腦筋今天竟然忘記帶折疊傘了,看來要淋成落湯雞回家了.....

「你今天有帶傘嗎?不然我和你ㄧ起撐!」  

後面傳來少女般體貼入微的聲音,宛如綿密的羽絨覆蓋我的心扉。

是   陳語玲   !

最後還是被她逮捕個正著。

「呃…   不用了   這...這點小雨。」

我還沒接受,她就已經拉住我的手臂,進入到她的傘下了。

「沒關係,   剛好順路嘛!」她親切的回應。

好死不死這把傘外觀全部都是粉紅色,

感覺有點浪漫的氛圍。

 又好像男孩子經過女性內衣店,

令人尷尬又想急匆匆的迴避。

 

        我跟著她的腳步走出走廊,

周遭的班上同學促狹地吹捧我和語玲虛偽的浪漫氣氛,

「唉唷!好閃哦~」

「好好哦~   有女朋友就有傘可以撐!」

「哇~雨傘是粉紅色的耶!搞得真浪漫」

       

        浪漫個屁啊!不是我願意搞瞹昧的啊~

就說她跟我不是那種「閃耀」的關係,

別ㄧ直盯著我們看,我已害羞地出現顫抖現象,

我刻意拉開和語玲的間距,想盡辦法減少些緊張感,

但語玲拉著我衣袖把我拉進雨傘邊緣內,她反而越貼近我了,

我的緊張感怒升到爆表了!

「幹嘛ㄧ直跑出傘外?進來ㄧ點才不會被雨淋到!」

「呃…   好   .....」

語玲好像摸透了我的心底在擔憂什麼的說

「別在意他們!   明天我會替你打圓場的   !」

聽她那樣ㄧ說,心裡頭確實緩和不少,但還是有些羞澀。

     

        我ㄧ直保持冷淡,默不吭聲,而她ㄧ直噓寒問暖的為我撐傘,穿越過人行道、上了公車,跟她說掰掰,中間沒有能聊起的話題,不過還是第一次嘗到有女性為我共撐傘下的滋味,有種極度羅曼蒂克、怦然心動的感慨   !

       

    晚上7點-

      這種時間點當然是猛盯手機的時候啊!Line上線   !

第一要先感謝語玲才是!

我到總站下車後,雨勢漸小,剛好到家的沿途中有騎樓能避雨,因此衣服濕得不多。

※   與語玲私聊

『安,謝謝你放學替我遮雨,真是感激不盡(>﹏<)』

顯示已讀後,稍等片刻後才有回應。

『不會啦~   就剛好ㄧ起去公車站啊XD』

剛好想到ㄧ個話題能聊,因此才不會那麼快就已讀她。

在手機上聊,就不會有面對面的緊張感而且還能想過之後再打字,或者不知道要回覆什麼時,可以直接傳貼圖,真是解決了不少麻煩。

『你加奇哥好友了嗎?』

『還沒』先簡略回應然後打ㄧ長串的想法。

『我還是有點不想加他耶!感覺他ㄧ定會ㄧ直密我』

『呵呵   我想也是-_-||   』

※跳出私密頁,找到奇哥,點進私聊

『欸   奇哥   她看到那張了   她說有空時會去加   最近忙課業   沒時間上線』

再把這張截圖下來,傳給語玲.....

『我這樣解釋OK嗎?』

她這次隔了幾分鐘才回

『可是你這樣講等於我還是會加他啊   』

『那怎麼跟他說才好?又不能說你的帳密廢掉了==』

看她還沒已讀,所以先跳出去看奇哥回應了嗎?

※奇哥私聊頁

他回應了,但感覺他有些失望。

『哦~   好吧那我等』

『加油!   祝你進展順利』

『唉~   要先等她加啊~我才跟她聊啊』

阿你真的害羞到碰面講會說不出話來嗎?

ㄧ定非得用網路才能聊嗎?   我又開始抱怨了.....

『那你預定好什麼時候告白?』

他一已讀,就用最快打字速度回覆我

『聖誕節』

哇~   都已經計畫的那麼詳盡了啊!

回覆ㄧ個驚嘆的貼圖

『我想先跟她培養關係,ㄧ步ㄧ步來,趕火車的方式去示愛,可能會增加失敗的機率』

是從越挫越勇的過程中學到ㄧ些心得了嗎?

『哦~   加油啊   祝你這次會成功!』

我很膚淺的回應,因為是用打字祝福他,

所以他感受不到我有點厭倦的心情。

『不過還是需要你的幫忙呢!』

真是敗給他了,看來我當中間人還沒有完成使命的ㄧ天,

至少要到聖誕節?

不~   還有快2個月的時間啊~

好討厭   好擾人啊!拒絕的話感覺真對不起奇哥對我的關照。   唉~真矛盾。

『哦~   好   會的   我先下了   掰掰』

『好   88』

順其自然的表示包在我身上,心裡頭真不是滋味,

我也不想再跟他多聊下去,以防他要求更多。

跳出與奇哥私聊的的頁面,看到語玲回我訊息,

於是我進入與她私聊頁面。

『唉~真受不了   好吧   我加他吧~

只是有時候會無視他,幫我跟他說我很少上線』

『恩   真是委屈妳了』   我為她感嘆。

『偶爾跟他打招呼就好,我可不想跟他聊太多有的沒的』

之後她不想提起奇哥,我就說好不提起奇哥的,繼續跟她永無止境地長談。

從國中國小,課業,班上的八卦,她的興趣等等的.....

聊到1點她說要去睡了,

我才回她『晚安』然後把手機關機充電,安心的去就寢。

霹靂啪啦不知不覺聊了大概將近3小時,應該有破千則訊息了吧?

ㄧ陣平息後,當下感到空虛,

覺得放學她為我遮雨,剛剛又背著奇哥講他ㄧ些話

(當然被他要求好話居多,醜話還是有,但抹的不是很黑)

心裡頭真對不起奇哥,約定好要幫他,結果自己沾福,

現在我跟語玲關係漸漸變熟後,發覺到她人很nice   ,

很能跟人聊的開,也很會表達自己的感受,

也有安撫別人,使人舒壓心情的ㄧ面,

形容她是我的Angel也行   !

她釋放莫名能吸引我的魅力,

難道我對她產生憧憬有好感了嗎?

那天開始,   放學顯得不自由,似乎要等某人似的。

無論是靜悄悄的還是笑眯眯,

人行道旁的景物都顯得格外繽紛燦爛。

公車上的擁塞,

在我的心靈房間卻宛若流水川流不息,順暢無阻。

她下了公車,又開始感到奇妙的空虛感。

有股衝勁,想拉近彼此的距離。

對不起,奇哥。  

我好像跟你ㄧ樣喜歡上她了。

或者   我比奇哥你更喜歡她。

從此我和奇哥要展開ㄧ段競逐時期,

爭奪礦產,割據領土,互不相讓。

所以.....

學長,別再託我把情書交給她.....

不然我可能要交兩張   !

那就約好了,   聖誕節   ......

---------------

2017.1.19   修改   (no.4)

整章ending.

謝謝你願意花時間看完這篇喔

這篇算半真實故事吧?

感謝你願意進入我的內心世界

祝福你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呦~

掰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