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愛情熱度

      打開套房單薄的木門,窗簾緊拉的房間比向晚幽暗,空氣中凝滯著溽濕,雙人床上一壠厚重的棉被頂端露出他潮紅的臉。

      「你回來了!」乾裂卻腥紅的唇吐出薄弱的氣音,牽動燒透的耳根,泌出髮根的汗讓前額濛上一層光澤,潤著水氣的細眸迎上我的俯視。

      褲檔有些緊。

      「發燒了嗎?」我傾身撥開他濕透的短髮,掌心覆上滾熱的前額,棉被一波蠕動,他遞出溫度計。

      「三十七點九。」我讀出豔紅的水銀指標,隨手把帶汗的溫度計擺上床頭,然後俯身一吻。

      他的熱氣自齒間長驅直入,伴隨口水黏膩的氣味,淺嚐將止,但他仰起脖子,追上我離不去的唇,我順勢擁住他宛若少年瘦削的肩膀,深入已經對我開敞的嘴。

      有什麼震動了床板,棉被已經退過胸前,發燙的手臂圈住我的腰,隔著棉被也感覺得到他的興奮,但我在換氣之間把他壓回床上,棉被也拉回脖子。

      「先去廁所。」

      關上廁所的塑膠門,我轉身坐在馬桶上,一手摸出後口袋的手機,螢幕上顯示一則交友軟體的新訊息:「剛才超棒的!已經又開始想念你了,明天我隔週休喔!」

      指尖一滑,來往兩週的帳號已經被我封鎖,我把手機擺到一旁,開始清潔。

      準備就緒,手機也關了靜音,我回到房間裡,用指隙梳過背對我的後腦杓,他吐出一口氣,但沒有轉身。

      「起來。」我低聲說。

      他回頭,低淺的呼吸微顯急促,半睜的眼睛略帶吃力,但沒等我再開口,便一手撐床,悠悠晃晃爬起,我也踏上床,把笨重的棉被連同底下的東西踢到床尾,熱水袋在床緣支撐不住,落在地上「砰──」一大聲。

      站直前他一個踉蹌,我一手急忙攬背,一手撐牆,溽濕轉深的灰   T-shirt   把汗水透上我的臂彎,他的身子慢慢放軟,將下巴靠在我的肩膀,在家裡躺了一天的鬍渣微刺挑動我襯衫下的皮膚,耳邊一時只有呼吸聲,我在站穩之後,收回撐牆的右手,把他完整抱緊。

      「展銘……」看不見的表情只能由斷斷續續的氣聲逸想,「不要……離開我……」

      澤文和我一開始是所謂朋友的朋友,學校在同一區,出沒的地點也有七八成重疊,他比我小兩屆,我們單獨約了幾次,等到我出社會,搬到這間套房,便問他要不要一起住?

      這是我第一次跟人同居,一開始真的就是從早到晚都可以滾在一起,不過到了兩個月後,我們上床和起床的時間再也沒有一樣過。

      開始玩交友軟體也是在那個時候,但直到半年前,我才約了第一個人出來,那個下午,我體會到久違的淋漓盡致。

      很快就有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姑且把那人稱作少年A吧?我幾乎是瘋狂對與少年A在一起的時間上癮,避著澤文的短暫會面像是我僅有的興奮劑,維繫我作為男人的部分。

      直到那一次,我接到澤文的電話。

      「我好像發燒了。」飄忽的聲音間隙帶著粗淺的呼吸,刮搔我的耳膜,我腦中是早上他不發一語看著我出門的冷漠,怎麼突然發燒了?是我應該回去的意思嗎?

      我記不得自己用了多爛的藉口提前離開,回家的時候,六月初的房間門窗緊閉,連電風扇都沒開,他埋在深冬才會拿出來的一床大棉被下,潮紅出汗的臉在門鎖轉動時便迎向來,帶著我到那個瞬間才發現自己非常懷念的微笑。

      「你回來了。」虛弱得只有在如此安靜的房間中才能聽清的聲音,我把掌心輕覆在他的額頭上,潮濕與熾熱似乎順著手臂一路通進胸口,隨著心跳一陣一陣燒灼。

      「很燙欸,看醫生了嗎?」我的手滑下他火燒般的臉頰,他轉頭將雙唇埋入我的指頭間,然後搖頭。

      「躺著就好。」他悶悶說。

      「至少吃個退燒藥。」我抽開手,撿起進門時才放下的背包,襯衫卻在這時感覺到拉扯,回頭看他自棉被下伸出單薄的前臂,勾住我的衣角。

      「做什麼?我去幫你買藥啊!」我稍微使勁,他卻不願放開,上半身隨著我的動作離開被鋪。

      砰──

      我愣了幾秒才明白落在地上的是充飽滾水的熱水袋,但還是不能理解熱水袋出現的理由,以我貧乏的醫學常識所知,發燒的人需要的應該是冰枕,在大棉被中抱著熱水袋,就算是健康的人也……

      猛然環抱腰間的燥熱打斷我的思考,柔軟的下腹埋入他低垂的頭,已經分不清熱源,因為連我都是滾燙的,沒有氣力的擁抱讓心因懸空感砰砰直跳,好像是第一次這麼強烈地想要把他抱緊,為了解決肚子裡無處可洩的騷動。

      這個時候,他的聲音在我身上震盪:「可不可以……不要……離開我……」

      度過了一個沒日沒夜的週末,最後一次離開他的身體後,溫度計終於給了他一個三十六點二,退燒後的我們並排在床上,彷彿再也沒有理由縮減彼此間零點五公分的距離。

      週一起床的時候,早上沒課的他還睡著,在寂靜中換好襯衫和長褲的我猶豫半晌,終究在額際髮線落下一吻,淺吻的觸感冰涼而乾燥,兩天三夜的溫存已經回想不起熱度,愛情的存在大概也如曇花一現的蜃樓,只願在陽光的某個角度燦爛。

      上班、下班、買便當回家,一個看電視、一個滑手機地吃完一頓飯,發呆、刷牙、洗澡,總是想著晚安吻卻總是不知不覺睡著,相似的日復一日間,我又把交友軟體打開。

      跟少年H漸漸聊開了,名字並不重要,反正也是網路上的暱稱,對我而言,就是一個編號H的少年。少年H的背很光滑,摸不到骨骼,也摸不出脂肪,抱起來正好充滿我的臂彎,奇怪的是,不管我抱得再緊,總是會覺得缺了一點體溫。

      某個陽光特別冷的週六上午,我連要加班的謊都沒有說,換了襯衫就到少年H的宿舍,讓他再脫掉,當我忙著把唇印在少年H清爽乾燥的身體上時,從來沒關的手機在這三個星期中第一次響了。

      「喂?」耳根瞬間染上電話中吐息的燥熱,「我發燒了。」

      連觸碰也不需要,熟悉的溫度已經回到我身上,我壓抑嘴角自然彎起的弧度,不讓它在電話中洩跡,然後用我最不動聲色的樣子說:「是嗎?我這就回去。」

---------------------

諸位先進好,這是我第一次寫BL小說

到底算不算BL小說其實我也不確定?覺得不太能抓到耽美的精髓

只是自我流地寫了個故事和喜歡的男角(肉體)

還請多多指教!

其實我對寫BL一直有種恐懼,因為自己是女生,這是生理上無法觸及的領域

開始寫之前,我還跑去PTT甲板取材XD

看一看就覺得很多文章換換關鍵字,直接轉到男女板也不奇怪

「人家也是在交往啊」朋友這麼說

想想我寫了這麼多BG的男主角第一人稱,頓時覺得沒什麼好怕了!

放寬心寫下去後,果然手感還算順暢

至於成果如何?就交給各位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