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遇,在秋際(BL)

記得他們的初遇,是在楓葉漸紅的初秋之際。

崔子澈頸間的棕色格子圍巾,裴遇記憶猶新。

大學學系間的交流露營活動、他們相識。

崔子澈,人如其名一般的清澈透明,明明念的是法律系、身上卻未曾沾染半點惡世險俗的汙濁。

就是因為如此,裴遇才會在這之後數次的會面交談以及出遊散心後,慢慢發現自己竟被他吸引了吧。

崔子澈總噙著一抹溫潤似水的微笑。裴遇不常笑,但每每見了他、嘴角也會不自覺上揚。

裴遇學醫,有時兩人挑個午後,齊坐在咖啡廳內寫著論文;偶爾抬頭交換個微笑、拿錯咖啡杯啜飲也不甚在意。

裴遇將自己的情感藏得極深。他知道有些事、一旦越了線就再也無法回頭。

崔子澈也不必為了他接受眾人異樣眼光。

「子澈,關於那個——」這天,他們在崔子澈租的公寓內趕著各自的畢業論文。裴遇一個抬頭、崔子澈一個仰目,兩人雙唇不經意相觸。

如觸電般,裴遇急退開,拚命抑止就快傾巢而出的情意,「......抱歉。」

「沒什麼。」他又回以微笑。兩人繼續埋頭苦思,彷若什麼都未曾發生。

只有裴遇知道,自己的心跳如何躁動、唇上熱度多麼鮮明,還有那聲『沒什麼』帶給他的無盡酸楚。

他知道,自己是時候該離開了。再這樣下去,他只會傷害到自己以及崔子澈。

所以裴遇消失了,什麼也沒留下。轉了學、搬了公寓,聯絡方式也全換了。

他以最笨拙的方式,死命掩埋了這份初萌芽的感情。

崔子澈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然後那個人是蠢蛋。

無聲無息就這麼消失,連個聯絡方式都沒留,他當下只覺心中被狠狠掏空一塊。

那人似乎沒有察覺,他在自己心中佔的份量有多大。

他們相遇的初秋,裴遇頸上銀鏈所折射出的光線、至今仍閃耀在崔子澈眼底。

他將自己的感情藏得極深。

他們都將自己的情意埋在心底深處,深到他人看不見——對方,也看不見。

所以擦肩而過。

在裴遇眼中,一直都是那麼清澈的那雙眸,如今卻閃過了一絲計謀以及決意   。

裴遇和父母溝通後,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城鎮生活也已過了數月。

沒了崔子澈,生活像是少了道光芒般、有些黯淡。

他認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殊不知,那道光芒對他來說、太過重要了。

所以當他看見崔子澈站在自己公寓門前時,愣了足足十秒有。這是......幻覺吧?真是想他想得沒藥救了。

正當他自嘲地想著,那幻覺卻是自己先迎了上來。

「你個裴遇,讓我好找。」有些隱忍的語調。

懷中的溫暖及觸感讓他回過神,「是...真的?子澈,是你?」

「是我。還有話沒說完,怎能讓你跑了?」崔子澈攥緊他背後衣料,裴遇下意識回擁他,貪戀這溫度。

「什麼話?」自己可以期待嗎?

「我要說,你這蠢蛋讓我好找,好不容易才從你爸媽那兒打聽到你在這;我要說,你這大蠢蛋什麼都沒說、也沒問,就自顧自一走了之,該好好想想怎麼賠我。」崔子澈深吸口氣,「我要說,雖然你是個蠢蛋和大蠢蛋,可我還是喜歡你。」

裴遇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方才接收到的訊息,雙眸瞪大之餘、雙臂是將懷中人箍得更緊。

被抱得全身發疼,崔子澈卻只覺得滿足。因為這代表了,這人是有多麼想念、渴望自己。

「遇,你呢?」

這還用得著問?裴遇萬般珍視憐愛地輕揉他的後頸,然後低頭吻住那對唇瓣。

「子澈,我喜歡你。」

一片漸紅的楓葉飄落,兩人見狀、相視一笑。

又到了,我們相遇的初秋。

*****************

本來是想參加"驀然"的短文徵選的......

但是因為爆字數了,所以乖乖打成一般短文......XDD

看倌大大們還滿意嗎((笑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