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時光番外-瑋哥的過去

【一】

            「我重考是因為我當時為了女朋友荒廢了學業,國三那年我和她在一起,當時她才國二,因為不同班,我把時間拿來陪她、用心的對待她,換來的只是她在孤單寂寞時需要我陪,對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在考試那天對我提出陪她的任性要求,所以我沒去考。」

            「因為成績太爛,我乾脆第二次也不想考了,選擇重考一年。」

            「那次我爸差點把我壓著打,所有人都氣我不理智,進入重考班後我把自己的心冷凍起來療傷,不再跟那女的聯絡來往。」

**********************************

  

            2003年2月。

            寒期輔導課一下課,鍾誠就問我等等要不要去網咖。

            「等等我鄰居兼學妹會來網咖找我一下,她要拿東西給我,她很正順便介紹給你認識一下。」鍾誠嘴裡叼了根煙說著。

            「無聊。」

            網咖裡,濃厚煙味讓我並不是很喜歡待在那樣的環境,一身煙味的衣服回去也很明顯,難免要被碎念幾句。

            坐下來開啟遊戲程式,進入主畫面打進帳密才要登入時,一個女生聲音打斷了鍾誠,大概是她剛說要來找他的學妹吧,沒理他們,我專注在遊戲畫面上,接下任務準備要去出發打怪……

            「廖珦瑋,這我學妹,她叫林曉玟。」鍾誠比了比站在他身旁的那位女生。

            「嗨。」雖然不太情願,但我還是打了聲招呼。

            「嗨。」她害羞的揮手示意。

            「超正的吧?」鍾誠迫不及待問我,直到我尷尬的點頭,他才放過我。

            「等一下一起吃個東西啦,陪陪我學妹一下,她最近失戀。」

            所以現在是怎樣?

            最後我們三人一同去了麥當勞,他和他學妹一開始先打打鬧鬧,後來才收歛點記得我人還在場。

            「你的名字是?」鍾誠的學妹先是問了我。

            「他叫廖珦瑋啦,可以叫他阿瑋。」還沒說出口鍾誠就先說了。

            「阿瑋,可以叫我曉玟就好。」她皮膚很白,白到有點接近蒼白,沒什麼血色的感覺看起來弱不禁風,好像風一吹就會飛走一樣。

            撇開蒼白無血色來看,皮膚真的很白,頭髮長度碰到領子,是我們學校二年級的,算起來也是我學妹,看起來很單純一個女生,要說正的話應該是配上那個大眼睛的關係,那雙眼睛讓人沒有招架的能力。

            「阿瑋,你是看學妹看呆了喔?」我聽見鍾誠呼喚我,整個人清醒過來,只見學妹掩嘴偷笑,讓我無言了。

            在女生面前這樣出糗……蠢爆了。

            「幹嘛?就說我學妹很正啦,要不要追?」鍾誠開始口無遮攔。

            「唉唷,你很不正經欸,不要亂開玩笑啦!」學妹繼續和他打鬧,我繼續吃我的薯條。

            「阿瑋,你有沒有手機啊?」學妹邊說就先拿出手機問我。

            「那傢伙才剛拿到手機沒多久,看來他電話簿裡第一個女生的電話就妳了喔!」

            鍾誠話一出,我瞪視他一眼。

            「那我們來交換手機號碼,好不好?」

            我能說不嗎?這種狀況好像不容發生這種情形……

     

            剛拿到手機,其實也不曉得是能幹嘛,用的是儲值型的易付卡門號,現在電話簿裡除了鍾誠還有幾個比較好的朋友外,女生號碼只有學妹的。

            說真的我不排斥她,但我也不曉得要跟她說什麼,她勤勞的傳訊給我,鍾誠建議我既然學妹現在是單身,兩人可以試著交往看看,不合再分。

            這種隨便的態度,我做不到。

            看了她的簡訊我思索很久,最後決定撥她電話……

            「喂,阿瑋?怎麼會打給我?」學妹的聲音很訝異,其實我也很訝異自己打給她。

            「要不要去走走?吃個東西也好?」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這不像我啊!

            在她答應這個邀約後的一小時,我們就出現在約定地點,這種怪異的感覺我也說不上來。

            她很主動的拉著我走進店家裡看看逛逛,看她的那種開心的表情,有活力的樣子,我決定由自己來前進這一步。

            換我拉著她,介紹我覺得不錯的店,帶她走進去替她點餐,嘻笑愉快的結束這一餐,付過這餐的錢,我們悠哉散步著,直接牽了她的手,她沒抽回也沒反抗,應該是也是有喜歡我的成份在。

            「我喜歡你。」

            「蛤?」什麼東西?這種話該是由妳說嗎?

            「我這樣會不會太快了?太快喜歡你?」她臉上露出擔心的神情。

            「不會。」我搖頭說。

            「那你對我……」她欲言又止,我勾起嘴角微微牽動。

            然後情不自禁吻了她。

------------------------------

【二】

            整個寒假,一有時間我就去她們班前面等她一起下課,有時候一起吃東西有時是送她回家,這種情形維持到開學那天。

            國三生比其他年級要來的晚下課,已經和曉玟說好沒辦法陪著她,她也諒解了我的不得已。

            今天的課上的很心神不寧,鍾誠說我這是陷入熱戀中捨不得分離,要我好好把握下課時間去找她。

            「應該不用吧?她有她的事,我有我的事,給彼此一點空間。」我說。

            「你不要看她好像很獨立,她其實很怕孤單,也比較黏一點,如果有空就多陪陪她吧。」鍾誠拍拍我的肩,語重心長的。

            「你該不會喜歡她吧?那當初幹嘛要撮合我們?」他的反應實在讓我很不解。

            「她又不喜歡我,白搭。」

            「……」正常人不會把喜歡的人讓給別人吧?

            「她有時會有點任性,你就多包容她、讓她點。」鍾誠丟下這句話人就走出教室。

            他的行為讓我不是很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似乎是喜歡學妹卻又被拒絕,現在還很在乎的樣子。

            有哪個人受的了自己朋友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姑且先相信他說的,有空多陪陪曉玟……

     

            站在二年七班前,我四處張望著找不著她,但下一分鐘擋在曉玟面前的幾個人離開原地後,我看到她了。

            跟一個男的在打鬧,玩得很開心……

            我請他們班的人通知一聲,而我就在外頭等她。

            「阿瑋,怎麼會跑來找我?」她眉頭緊皺。

            我原以為她看見我會很驚訝,但現在這樣不是我所要的驚訝,而是種責怪的驚訝……

            「剛才跟妳打鬧的那男的是很好的朋友?」沒有一個男朋友能忍受自己女朋友跟其他人打鬧、甚至搞曖昧。

            「又沒什麼,大家都朋友啊!」她的眉頭又皺的更緊了些。「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質問我嗎?」

            「那我來找妳,是來讓妳不開心的嗎?」我也按耐不住自己的火氣,忍不住的就兇了她。   

            她很不高興的甩頭就想走,卻被我拉住。

            「幹嘛啦你,這麼喜歡誤會我就分手不要在一起算了!」

            聽到那句話,我放掉她的手,轉頭走人。

            沒有人喜歡隨便的把分手當氣話,所以我很不爽的直接走人,不想在現場和她吵起來。

            而她,也甩頭就走。

            我們倆,一個脾氣硬一個任性。

            接到她的電話是兩天後,為此她跑來我們班向我道歉,我也不是個得理不饒人的個性,早在她打給我時就忘乾淨那些不愉快的爭吵。

            知道她人不舒服,是女生固定來的生理期,帶她買了熱巧克力,晚上晚自習我也沒留下,早早就下課陪她。

            我所在意的那個男的,她也向我解釋當時只是同學朋友間玩鬧,直對我保證會和其他男生拉開距離,要我放心。

     

            看見她在乎我的情緒時,我笑著輕吻她的臉,化解了那些不愉快的結。

            「以後不要把分手當氣話,我很討厭。」我說。

            「好。」她看著我真心的向我保證:「我不會再說了,對不起。」

            她的保證讓我得到安心,一個吻落在我嘴上。

            有時候鍾誠比我還了解曉玟的個性,這點讓我很吃味,但他不遺餘力的給我意見,告訴我什麼對她而言是最好的,這點我抱持著感謝。

            曉玟所欠缺的陪伴我會給她,同理,我要的安定、安心,也需要她來給我。

            因為我也只不過是個正在學習愛人,也需要被愛的人。

------------------------------

【三】

            我承認是我的確不夠了解曉玟就冒然的在一起,所以這一路走來發生了許多爭吵。

            她任性的程度遠超過我的想像,在吵架時就不接我任何電話,非得要等她氣完了消了,我才能夠把我想說的話傳達給她;對於我某些時候的不便,她也經常不高興擺臉色。

            安撫她也格外費心思,解釋過一遍又一遍,只要她在氣頭上就是聽不進去,對她發火又變成是我兇她是我的錯,反正怎麼做就是我不對。

            「怎麼,又惹學妹生氣了?」鍾誠看我臉色差,連思考都不需要的就脫口問我。

            「對。」

            「其實我覺得她除了任性這點難搞了些,其他都還是不錯的,算是個好女孩。」他說。

            「我曉得,但就是任性這點,是我的死穴。」女生任性的可愛很好,但為所欲為的任性,已經踩到我的地雷了。

            「當初把她介紹給你,就是希望能為她找到個合適她的人,結果連你也……」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我怒火中燒。

      「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歡她,如果不喜歡就別在一起,她要的是真心愛她的人。」鍾誠這態度實在讓我很想揍他,但念在朋友情份又是在學校,沒讓他難堪。

            「既然在一起,我就會認真對待這份感情,好好的跟她溝通看看,當初沒喜歡她就不會招惹她。」我鄭重的宣示我的立場,希望他明白這點。

            「很好,那就別讓我再知道你們又有問題,或讓學妹委屈。」他沒好氣地警告我。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過度關心了?」我不爽的烙下一句話,從他開始介入後,對曉玟有過多的注意,就算是好朋友也不會爽快。

            「這跟你無關吧,沒錯,我是到現在都還放不下學妹,但她選擇了你我是能說什麼,她不喜歡我也是事實,難不成我要勉強她跟我在一起,搞得兩人都不快樂?」鍾誠一股腦吼了幾句。

            「既然不高興,幹嘛介紹給我?有哪個男人會願意自己喜歡的人被朋友追?」我相當不解鍾誠在想什麼,為一個學妹在這跟我鬧翻。

            「是學妹經常聽我提起你來,才有這興趣想認識你,我才替她介紹。」

            「不是你無聊才想把她介紹給我?」是小玟想認識我?

            「我有這麼無聊的話,就不會在那介意的要命,她盧我要我介紹你給她認識,不要看她好像很主動的樣子,她也是會害羞,怕會給你不好的觀感,覺得說你討厭倒追的女生。」

            「然後呢?她那時候不是剛失戀?怎麼會跑來想認識我?」

            「她是剛失戀沒錯,但不代表不能認識新的人吧?」

            「所以你們演了場戲要讓她認識我?」

            「恩,這件事我是私下跟你坦承,不要再去問她了,反正你們也在一起了,誰追誰、誰想認識誰也不重要吧?」鍾誠說到底還是維護著曉玟。

            「所以你說這麼大串的,到底是想告訴我什麼?」誰追誰、誰想認識誰確實不是什麼重點。

            「我只是想告訴你,好好的對她,不要因為吵了架就冷戰什麼的,忽略了她,她也不會好受。」

            「我知道了。」淡淡的扯出這句,既然他一直扯開話題,我就算逼他也不會說,也不想理了。

     

            「曉玟,妳的手機。」我聽到她書包裡傳來一陣聲音。

            「喔喔。」她翻出手機來,點開畫面,原來不是電話是簡訊。

            她看著簡訊很開心的笑,我也不是很明白,於是想探頭過去看,結果她明顯避開我,獨自的回覆著訊息。

            「誰?」我問她,是誰給她訊息的。

            「就朋友啊,跟我很好的。」她忙著回手機簡訊,正眼也沒瞧我一眼。

            「喔。」

            她才傳訊沒多久,我又聽見訊息聲,整個路上她都在看簡訊回訊,完全當我是空氣。

            我不耐煩的拿出手機,打了封訊息給她,希望她注意一下,我人是存在的。

            「你幹嘛浪費簡訊錢啦?不是就在我旁邊嗎?」她終於發現了這件事。

            「妳能不能專心點?我是蹺了晚自習的課來陪妳的,如果妳要當我不存在,那我也不會再陪妳。」我說的完全是認真的話,我冒險為她蹺了課,也是因為她需要陪伴,如果我只是來當個順道回家的人,那我覺得沒必要。

            「好啦,別生氣了,我收起來就是了。」她說話算話把手機扔進書包,拉了我的手撒了嬌。

            這樣子也只維持了幾分鐘,就破功了。

            「林曉玟,妳現在是把我的話忘到哪去了?」

            「廖珦瑋,你可不可以給我點空間不要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

            大馬路上,數不清是第幾次爭吵,不斷上演著。

            是不是我佔有慾太強,還是我需要再調整自己的方式,我搞不懂她的底線,到底是要我陪著她多點,還是讓她自由多點?

---------------------------

【四】

            「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聊一聊,一直這樣吵不是辦法。」昨天吵完,獨自一人想了很久,這段感情有太多的衝突、不了解,如果不找時間溝通,再吵下去也只是難看的分手收場。

            「我不要……我不要分手,求求妳。」她掉下幾滴眼淚,讓我嘆口氣,無奈的替她擦去淚水。

            「我只是希望,妳能夠看見我的存在,彼此尊重,就這麼簡單而已。」

            「這我知道呀,可是你看起來好像想和我談分手,我不要。」一聲一聲落入心裡,說不心軟是騙人的。

            「我只是希望妳能了解我們之間的問題,好好坐下來解決,如果真的不適合,不要強求。」我忍痛著說出。

            「所以你認為我們不適合了,你不愛我了是嗎?」不料曉玟開始大聲哭鬧,讓我傷透腦筋。

            「不是,我還是喜歡妳,可是我們這樣三天一吵,久了會把感情吵壞。」我改了口氣,試圖緩和一點溫柔一點表達我心裡的想法。

            「那你希望怎麼做,我配合你。」

            「這不是配不配合的問題,是我們不適合!」

            「不會的,我會乖乖的,我再也不跟他們傳簡訊了,這樣好不好?」她挽著我的手,眼神認真無辜地懇求我。

            再一次,面對她的妥協和眼淚,我心軟了。

            「好。」我緊緊將她摟進懷裡,只希望她這一次說到做到。

            後來,倒也沒什麼特別意外的插曲,我們之間很幸福,她也答應我不再傳簡訊給那些曖昧不明的男生,兩人的約會,她也專心地不再注意手機,這點讓我感到欣慰。

            「曉玟,那個……我快考試了,很可能不能夠常常陪妳。」

            「為什麼?愛情和學業也是可以並重啊。」

            「但我希望我們都能好好為接下來的考試努力,已經剩不到一百天了,我的成績還是沒起色,我想考上好的高中,給妳更有保障的未來。」

            「那如果我沒考上呢?我那麼笨,沒有你的聰明腦袋,一定考不上的。倒不如你把時間拿來陪我,陪我這三個月,我們一起考上同樣的學校,以後繼續在一起。」

            「別鬧了……」

            「我鬧?我只是一點點小小的要求,你也做不到嗎?做不到就不要說你愛我!」曉玟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讓我的心狠狠被劃了一刀。

            「從今天起,你不要來找我了。」

            「好,我答應妳!我會陪在妳身邊。」我無法相信自己會說出這種話。

            「真的嗎?謝謝你,瑋!」她圈緊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細語呢喃,然後親吻了我的嘴。

            其實那個時候,我感到很茫然。

               顧不得老師耳提面命,老爸的嚴厲要求,我把所有的時間留給曉玟,欺騙師長,說自己是回家念書,欺騙家人說自己在學校留晚自習,我把放學到晚自習那段時間的空檔,拿來陪她。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三個月後,大考這天,早上匆匆準備了文具和準考證就出門搭上公車。卻在車上接到她的來電,問我人在哪。

            「我今天要去考試,不能陪妳。」

            「什麼?今天是假日啊,你不能陪我嗎?」

            「不能。」

            「你……」小玟怒氣上來,賭氣似說了一句:「你不來找我,我就去找其他的男生陪我,反正我不缺你這個男朋友!」

            「林曉玟!」我吼出她的名字,但電話另一頭早就斷線。

            我的腦子忽然被她的那些話給氣昏了頭,只想著要去她家找她,質問她,什麼叫我不缺你這個男朋友?

            此外,我還想告訴她,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她重要,只因為她是我的女朋友。

            無論要我做什麼犧牲,我都願意。

            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下了公車,朝著她家的方向走去。

            結果那場考試,在我缺席的第一天,師長就通知我的家人,老爸知道這件事,怒不可遏,第二天我去考了,但心裡知道鐵定考不過。

            自那件事之後,我被禁足,只能透過手機和曉玟聯絡,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們的關係,就開始變質。

            她有一通沒一通的回覆,老是久久才回我的訊息,去了學校,她避不見面,鍾誠也閉口不再提曉玟。

            就是這些不尋常的感覺,我才發現,原來她老就背叛我了。

            她在我面前沒有使用手機,並不代表她私底下就沒和曖昧對象聊天,在考完試的一個月後,我撞見她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兩人像橡皮糖一樣分不開,親暱的在街上交頭接耳,還接受了那男的親吻她。

            看到那一幕,我衝上前,質問她,到底我為她做了那麼多,她有沒有放在心裡。

            可得到的答案,卻像萬箭穿心一般,狠狠讓我崩潰。

            「你又不是我的誰,只是在我無聊時,把你給找來陪陪我,而且你那種控制欲,根本讓人受不了,我再也無法忍受你了,我們不適合在一起,他才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不要再自以為是假裝我的男朋友了。」

            林曉玟的話,徹底打醒了我,她從來就沒有為這感情付出過任何一點真情,對我予取予求,任性刁蠻。而我一次次的妥協忍讓,賠掉自己的未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希望看到她能快樂?為我們的感情,為我的陪伴感到開心?

            到頭來,只換得她一句,我不是她的誰,不要自以為假裝是她男朋友。

            我是白痴吧?拿真心換絕情?

            林曉玟!

     

            第二次的基測,我已經放棄,因為我根本沒有心情去應付,反正都是爛成績一張,考與不考又有何差別?

            但就在我向家人告知這個決定時,老爸突然發狠砸了椅子,還拿斷木頭揍我,我被壓在角落的地上,被老爸狠狠地,揍出全身傷。

            老媽哭了,看著我訴說她無能為力,大姊氣憤難平,對我盡是不諒解的眼神。二姊,則不忍心再看向我,含著淚獨自回到房裡。

            那一夜,我的人生,徹底因為一個女孩,而改變。

            心,死了。

------------------------------

後記

關於瑋哥的過去,我說完了

這是個很久以前就決定想寫了

只是當時大家不喜歡這樣的瑋哥

於是放棄了

現在在整理時,也一起完成了

終於~

寫了這麼多,我只是表達瑋哥其實是個很重愛情的人

這點就算是後來升上高中,他對語慈也仍然如此

以致於付出了十年等待她

只因為他認為是值得的

有時候人會改變,但潛在的性格潛在的信念

卻永不改變,升上高中他還是保有一部分的堅持和脾氣

即使十年後,他依然如此,只是時間消磨了他的脾氣

深情的守護最終換來一段永恆的愛

我想說的,大概就是這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7)


小八~  安安

過來看瑋哥的過去
人百百種,刁蠻任性的都有
就是這樣,交往後發現不適合
要分,分不開,要繼續,又很痛苦
千萬別以為,在一起,就是在一生
我到覺得,在一起的意思,是在一起了解適不適合彼此
不適合,就別耽誤對方,    
有一句台語很有意思,「惡馬,惡人騎。」還是有它的道理。
2018-06-05 20: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過去的瑋哥其實很不成熟和後來正文裡的他有些差距
不過已經養成的個性卻不是那麼容易就改變
像學妹這樣的個性,他是真的受夠了
 
2018-06-06 22:29回覆

我討厭那個刁蠻的女生
不過瑋哥不是真的愛她吧?
感覺只是試試看,然後負責而已
不過經過這一次,他應該學會了一點什麼
學會放下、學會什麼是真心、學會認清楚誰才是真正重要、真正該珍惜的人
啊,我也不喜歡鍾誠,我認為他根本沒有資格說他是瑋哥的朋友
這篇讓人有點難過
不過很棒
2017-08-05 2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就像妳說的,試試看負責了
但瑋哥又把感情看很重
所以身陷其中,真心換絕情
這個故事在寫的時候,的確不太討好
尤其是瑋哥的個性又悶悶的
在經過這件事之後,他學會如何真心對待一個人
成為之後的他,算是個成長故事
 
2017-08-08 02:38回覆

終於知道瑋哥的過去了!
寫得很完整唷!!
2015-11-11 07: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瑋哥的過去這篇完成的時間是近期,
而瑋哥的現在篇完成的時間是前年了
總覺得瑋哥的心裡狀態有點跳躍XDDD
本來還想寫未來篇(就是語慈空白的那十年)
可是我現在太忙,也不知道那空白的十年該怎麼寫
就先這樣子了
寫「過去篇」是種挑戰,還以為不會寫完它,因為過去篇的瑋哥很……和正文不太一樣,很多人看了不能適應
所以當時中斷了
既然過去篇不好寫,當然「未來篇」更是~~那種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啊~~
2015-11-15 22:53回覆
如果愛。。。
其實我覺得瑋哥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喜歡學妹。前面他有說是因為學妹一直傳訊息給他,約出來後因為感覺,所以就牽手,然後兩個人不知不覺就在一起了。整個過程當中,一直出現他反覆思索,這是愛嗎?所以面對學妹的任性,他一直在考驗自己到底能忍耐到什麼程度?直到學測的事爆發後,他發現兩個人終究無發走在一起。


所以在女友牽著別的男人的手時,他沒有衝上前打那男人一頓,而是默默離開。這一幕也為這段感情劃下句點。
從此不用在應附任性女友跟朋友的過度關心,應該才能讓他真正鬆口氣吧!
這段感情讓瑋哥學到什麼?我想應該就是學會放下,學習對自己的人生負責。等待時機在站,這也是一種勇氣。
2015-10-06 08: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一開始看到這留言時,我愣了一下,然後想了很久很久
決定先放在旁邊,等我想到了再來回覆妳
不得不說,妳的回覆真的很與眾不同
我也不曉得該不該承認我寫出來這段瑋哥的過去
其實他對學妹是真的沒有愛
但像他這樣個性的人,就算是試試看在一起
也是會認真起來的
只是因為這人是他認定的女朋友,學妹擁有女朋友的身份之後
他對她的態度便有所不同,不僅百般忍讓、也很容易吃醋發火
他在這段感情中,還在找尋所謂的平衡點
他不希望一段感情是吵吵鬧鬧的
只是沒有想到,自己所忍讓妥協的結果,是她的狠心殘忍
他沒有痛打學妹口中所謂的正牌男友,只是單純的因為,他已經絕望至極
他知道就算自己生氣了,她也不會在意,不如放手
他為自己這段時間付出的一切,感到不值,自己被當成可有可無的替代品,他覺得心寒
認為是自己太過好騙了,才會被人耍著玩
於是他看清自己的價值,也讓他學會喜歡一個合適自己的人
即使是後來的瑋哥,也一直在學習
就像妳說的,對自己人生負責,等待時機再戰
2015-10-25 21:29回覆

瑋哥在林曉玟人生中就是炮灰角色~

第一人稱真的能把情境氣氛營造很好~

若不是有這段經歷,也沒有後面的瑋哥

我喜歡番外,就是能把正文沒寫出的事交代清楚
K大真的很用心在寫作上
雖然完結了,但主角在讀者心中還是活的!
2015-10-03 19: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妳的第一句中肯!!
我喜歡這說法~在一個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眼前
就真的是一枚可有可無的「炮灰」
感謝妳懂我如此安排的用意

採用第一人稱,寫瑋哥這位男神
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我成功了
好開心自己拿捏的剛剛好
也謝謝妳的稱讚,他們在我心裡,就像是個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物
活生生的愛了一場,給了我一個震憾的獲得
現在,他正和語慈生了三個小孩,甜蜜蜜過生活去了XDDD
我也不便再打擾他們,三番兩次請他們出來XD

之前沒把他寫完,是真的可惜了,畢竟這橋段真的很重要
正文無法詳盡提到的部分,就只能靠自己去想像
有的人懂有的人不懂
所以把它給寫出來,具體化事件之後
他的辛酸、他的心碎、他的深情、他的絕望
也更讓人明白,同情、心疼
沒有這段經歷,後頭的瑋哥也只不過是草包啦
 
2015-10-04 00:04回覆

我覺得這篇寫到瑋哥的掙扎 
可以很清楚的明瞭他因為什麼樣的緣故
而會有後續的影響

不過 喜歡上 也會碰到讓自己痛苦的情況 
因為重情的人
所以被傷害也會特別深
這篇寫的很完整
 
2015-10-03 14:4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真的好感動,妳說到我心坎了
我想妳是真的很喜歡瑋哥這個人物對吧?
看出他內心的掙扎看出他愛之深
因為用情至深,所以傷得很深很深
感謝你懂我想說的
他的過去,影響了往後他的一個想法
因為這學妹並不愛他,又任性不愛接電話
所以面對語慈的任性不接電話
彷彿讓他回想起過往那段感情的受傷
因為他本來就是個佔有慾強的人
所以面對語慈身邊的情敵,也就特別在乎
顯露出吃醋生氣的一面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也調整了自己,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男人
去愛下一個生命中的女人
2015-10-03 19:23回覆

第一人稱果然不一樣,感情表現超赤裸,瑋哥整個人也變得立體、活生生起來。
我喜歡這樣的瑋哥,看似冷酷的外表,却有這如此細膩的感情,和深情。
他明知道再曠下去再翹下去不ok,但為了他的摰愛,他還是義無反顧了!
kk把瑋哥掌握的很好,讓我清楚看見了瑋哥,表面看似冷酷,看似什麼都不在乎,其實却是如此深情的男孩子。好棒啊!
2015-10-03 06: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昨晚我請我朋友把檔案丟給我
然後看過一遍,修改了幾句話之後
竟然就莫名接著寫下去
《四》這個部分,就是昨晚絞盡腦汁寫出來
等我完成後,我朋友說了一句:一小時撇完!!
才發現原來我只花了一小時啊~~其實還蠻快的啦
但我花了更多時間不停的反覆去看,
想讓前後段的心理狀態更加契合
所以我對朋友說:其實故事早就在我腦袋裡很久很久了,
現在我終於完成了它,檔案標題的那個【坑】字也終於能拿掉它
瑋哥的過去,算是完全的交代完畢

我本來真的以為,我不可能寫完它,
如果不是妳說拿出來整理整理
我大概還扔在暗處不去理會
可就像我說的,故事一直在我腦中盤旋
那些設定什麼的,也牢記在心
所以寫起來,還算得心應手
幸好過了那麼久,功力還沒退步
竟能寫出更好的東西出來XDD
感謝魚兒的感想,妳好多都說中了我想表達的
過去的他,不成熟、冷冷的,對愛情執著
後來的他,懂了愛情是怎麼回事,但他仍對愛情保有執念
人不可能突然性情大變,所以他還是會有過去留下來的缺點
所以十年後,他蛻變了
變成一個更好更有擔當的男人
給語慈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這時候的他,對愛情仍舊在乎
所以才甘願等候十年空窗啊~~
2015-10-03 19: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