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⑫ ─ 雖然我現在還是很不爽,但我謝謝他的誠實。

常覺得,身旁所有處女座好友們裡,我是最不像處女座的一個。

 

有潔癖的,潔癖很嚴重,(但她們通常會馬上反駁,這個只能稱為愛乾淨),拒絕冠上潔癖這種字眼,就像她們覺得養狗可以,但不需要跟狗一起睡,怕說的太直接會傷害我的心,她們不會一臉嚴肅的對我說「髒死了」,她們只會皺著眉頭說,「這樣有點不乾淨」,我感謝她們的恭順善良。

 

有正義感的超有正義感,當有不公義發生,在我還沒有暴走之前,總是會有人比我早一步先翻桌,我本來應該會是帥氣的俠女,但卻後變成拉人和勸阻的角色,我偶爾也想翻一下啊!那多酷。但我的速度總是比不上其他處女座的朋友們,那些秒速衝進腦門的正義感,常常害的我好幾次心臟都要停了,也好幾次差點發生危險,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仍舊還在這個灰灰的世界上自在的呼吸。

 

老天不會虧待做好事的人,如果你發現老天對你不夠好,那肯定是你也做了不少壞事。

 

她是我的老同學,處女座,生日和我差一天,我比較孤僻自我,她比較活潑體貼,我比較咄咄逼人,但她比我更咄咄逼人,她曾經在公園把一個推倒媽媽的國中男孩罵哭,那年我們也才二十歲,她從不是大聲說話,她只是在每個字上都藏了刀,刀刀斃命,雖然我現在已經記不得她當初講了什麼,但如果那男孩有好好聽進去的話,我相信他現在絕對是個可以領模範兒子的孝子。

 

我比較常穿褲子,她比較常穿裙子,不是她比較傳統,而是她覺得裙子在男人的世界裡,還沒有普及化之前,裙子是女人的優勢,不穿白不穿。我比較常穿帆布鞋,她比較常穿高跟鞋,我比較喜歡在家,她比較喜歡熱鬧,我比較喜歡白色,她比較喜歡黑色,我們是差別很大的同星座。

 

              相同是,我們都很喜歡自己是處女座。

 

常常會在別人問我們的星座是什麼?我們回答處女座時,那些人會用一種很奧妙的眼神再加上深不可測的笑容,接著說「是喔~」的時候,我們會很用力的挑釁,「是,怎樣?處女座不行喔!」

 

到了這把年紀,這仍然是我們共同的默契。

 

如果我對人的期盼是善良,那麼她對人的要求就是誠實,我想這跟她小時候的成長有很大的關係,她告訴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她爸爸告訴她說,「爸爸出趟遠門,很快就會回來」,母親則是在父親離開之後,只要她想起爸爸,就會抱著她安慰的說,「爸爸很快就回來了。」但從那次之後,她不曾再見到父親一面,只從一些還有在聯絡的親戚口中,聽說他在一個和台灣時差八小時的國家,跟第二任太太一起生活,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她曾經希望父親過的不好。

 

於是她痛恨謊言,尤其是謊言編造出來的假象和夢想。

 

讓她活在父親會回來的幻想裡,好幾年。她埋怨那時候天真的自己,當謊言因為時間不攻自破之後,事實就好像甩了自己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臉上,雙頰又紅、又痛、又熱,甚至羞愧的不知道該如何自處時,又要接受媽媽給她的理由,「為了妳好,媽媽只能這樣做。」

 

說謊的人之所以能說謊,最愛不釋手的理由,是為了妳好。

 

當我未滿十八歲喝酒,是因為她,我這個有義氣的處女座,買了二瓶啤酒,還有一大包冰塊,不是拿來加在酒裡,而是拿來敷她的滿臉羞愧,我不記得當初自己說了什麼,她也不記得了,只記得當初陪伴彼此的溫度,剛剛好。

 

原本對誠實就很在意的她,變的更加敏感。

 

大學時,和她同組做報告的幾個同學,常常為了跟男朋友去約會,而不參加小組討論,那幾個同學互相掩護,分配到的範圍沒有辦法按時完成,好友只好一再幫她們收拾,還好大學裡總有幾個八卦的同學,雖然很八婆,但我無法討厭他們,畢竟有些真相是靠他們的消息和內線,才有辦法挖掘出來。

 

當她知道這件事之後,她打了電話給我,問我該怎麼辦?我們講了很久,內容我依然不太記得,唯一記得的是,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聊些有的沒有的,因為這樣才能讓她慢慢的心平氣和。

 

後來她把那些同學叫出來,搞清楚真相之後,她馬上退出小組,自己交了一份報告,那份長達五十幾頁的報告,我也貢獻了不少時間,就算我們不同學校、不同科系,我還是幫她找資料做問卷,處女座的難道不是最有義氣的嗎?(工商時間)

 

她曾說,對別人說謊,就是把別人當白痴。她不想當白痴,所以不希望別人騙她,她也不想要把別人當白痴,所以無法對別人說謊。

           

也許是我沒有什麼好欺騙她的事情,所以從不需要對她說謊,更不會有什麼叫「善意的謊言」這種模擬兩可的答案,不想的話,我會直接的對她說不想,不要的話,我會很坦白的跟她說不要,雖然她會很不爽的回,「妳是大尾了喔!」但我知道,這是她喜歡的方式,也是我喜歡的方式,所以我們至今仍常常聯繫,即便她在離我很遠的城市,我們依然熟悉。

 

無論是任何一種關係,她都希望彼此可以誠實,愛情也是。

 

她不需要另一半長的多好看,還是多有身家,她只希望他對她可以誠實,不要為了跟朋友喝酒,說是要加班,不要為了多把幾個妹,說自己還單身,為了減少所謂的善意的謊言發生的次數,所以她從不要求對方什麼,從不希望可以改變對方什麼,只要誠實。

 

只要她發現男友說謊,她會二話不說的分手,有些甚至尚未成為男友的人,馬上就會被淘汰,接著再也沒有任何機會,兩個人的關係只會有一種,叫做「很陌生的朋友」。

 

她會花很多時間觀察一個男人,所以她並不常談戀愛,但只要一談就會很久,大學初戀男友交往五年,當她發現男友買了個禮物說要送給媽媽,卻在某年度系學會辦了同學會,發現那個禮物戴在某個學姐手上時,她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馬上走人,即使那是一段過了二年的意外。

 

第二任同事男友,兩個人一起出了二十萬說要投資基金,交給男友的理專朋友處理,因為相信,她從不過問,只聽男友說賠了不少,但男友說只要再多放一些時間,應該會增值,後來才從男友媽媽口中得知,他在賭美國職棒,賠了很多錢,才發現那個理專朋友根本就是組頭,即使那時她很愛他,還是二話不說的離開他,然後哭了半年,狼狽了半年。

 

再來交往的男友,真的非常誠實,誠實到總經理要帶他上酒店,他也會實話實說跟好友報告,公司哪個女同事對他有意思,他也一五一十的跟好友說,他覺得哪個女明星很正,哪個AV女優身材最好,他都會毫無保留的告訴好友。

 

包括好友胖了、臉圓了、還是胸部小了,他完全不說謊。

 

她曾經告訴我,原來接受誠實比接受背叛,需要更大的勇氣。

 

所以她花了一些時間,才調整好自己面對誠實的心態,男友說她胖的時候,雖然當下很想揍他,但她不能生氣,深呼吸站上體重計,確定自己胖了,她就會努力瘦下來,男友說她胸部變小了,她就會開始努力運動,想辦法讓自己失去的那一些肉,安全的回到胸部上,於是,她接受現實的那種非凡氣度,與日俱增。

 

但上個星期,男友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正看康熙笑的像條花枝亂顫的時候,男友突然的說,「我發現,我好像對妳沒有感覺了。」

 

這真的比我看過任何一部驚悚片還要驚悚。

 

她告訴我,那一瞬間,她的勇氣不知道都跑去哪裡了,沒有任何反應,她馬上回房間,自己一個人在床上坐到天亮,想著男友對她的誠實,整個晚上沒有睡,隔天出門上班的時候,男友已經先去工作了。

 

她問我,「我要怎麼辦?」

 

這一次,我也沒有回答。

 

其實我們都知道要怎麼辦,我們都知道一個不愛妳的人,我們沒有必要留下他,也沒有必要讓自己留下,說服誰留下都是一種尷尬,我們無法面對的,只是那過於直接的衝擊,「他怎麼可以那麼誠實的說不愛我?」,而且還是在看康熙的時候。

 

我認為誠實是好的。就像我曾經說過的,誠實才是結束一段感情負責任的做法,不用找太多分手的理由和藉口,不用讓對方再有任何期待,我們從小聽膩的,長痛真的不如短痛,我們都希望不愛自己的那個人對自己誠實,好讓我們早點離開這段沒有感覺的愛情,但面對那個誠實,有時候...其實我們根本來不及準備,我們會忍不住驚慌失措,我們會發現自己無處可逃。

 

上個星期六,她決定打包他的東西,我依然很有義氣的去陪她,整理別人男友的東西,其實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不知道是一種復習,還是一種預習,陪她把他和他的行李送回家,結束後我坐在車內等,他們在車外講話,很快的她回到車上,問她說了些什麼?

 

她說,我們約好了不當朋友。

 

我完全可以理解的點了點頭。

 

她直接送我回家,沒有要我陪她,雖然我知道,她回去唯一能做的,還是只有哭泣,但這次她想自己一個人哭,自己一個人面對,即使我很想留下,但一樣都是處女座的我,知道她現在最不需要的,是任何一個人的陪伴。

 

昨天早上,她給我傳來訊息,「雖然我現在還是很不爽,但我謝謝他的誠實。」

 

我被她的勇敢感動。

 

因為誠實和謊言,不管選哪一個,至今我仍然會有點猶豫不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