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⑪ -想來我的世界看看嗎?

那年,我十八歲,她八歲,是高中同學的妹妹,那時候還在瘋職籃,我最愛喜歡周俊三和羅興樑,同學喜歡黃春雄,我常去她家交流剪報、小卡之類的,她們家有五個姐妹,她是比較不受控制的老二,但她妹妹,卻是全家都控制的妹妹。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小妹年紀最小,所以大家對她都特別保護,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姐那時候已經是我很羡慕的大學生,在台北唸書,回家都會買一些台北流行的髮夾、髮圈或是小飾品回來給姐妹們,那時候的大姐,是我想要跟上的指標之一,會唸書又會玩,大學生活好不精彩。

 

        大姐就會幫小妹綁頭髮,然後跟小妹說,「妳用小花髮夾最好看,其它的都不適合妳。」或是「妳一定要帶水藍色髮圈,其他都不適合妳。」於是小妹的頭上永遠都是小花和水藍色髮夾。

 

        還有連身洋裝或連身裙,不是粉紅色就是淡紫色,小妹只要看到我,就會跟我炫耀她的新洋裝,「姐姐,妳看!媽媽說我穿裙子最好看了。」我曾經說,「可是我不喜歡穿裙子,很麻煩。」然後她對我說,「是喔!我沒有穿過褲子。」是的,小妹連冬天都是裙子加長襪。

 

          有一次帶小妹一起去逛街,要順便幫她買新的鉛筆盒,到了文具行,我們走到一堆鉛筆盒面前,同學對著小妹說:「喜歡哪一個自己決定。」後來,小妹想了很久,真的很久,因為那時候我很想上廁所,所以她的一秒對我來說都是一世紀,在我膀胱要爆炸之前,我有點不高興的說,「妳也想太久了吧!」

 

          小妹轉過頭來對我說,「我沒有選過東西嘛!我當然要想很久。」

 

          後來,我只好跟文具行老闆借了廁所,出來之後,她還是站在鉛筆盒區前思考,最後同學也受不了的說,「紅的跟黃的選一個!」小妹想了三秒之後說,「那我要黃的。」最絕的是同學,她說:「紅的比較亮,選紅的。」然後就去結帳了。

 

          當想我疑惑的是,如果同學說了算,那剛剛是鬧劇一場?

 

          後來高中畢業,最後一次看到小妹,她戴上了牙套,升上了小學三年級,依然是小花髮夾和白色連身裙,我一直很想跟她說,其實她穿粉紅色並不好看,因為她「歐肉底」。

 

可惜沒有機會,我們總是會面臨第一次展翅高飛,飛到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鄉鎮、不同的學校,接下來會有不同的陪我們瘋狂青春,同學到了屏東唸書,我們漸漸的很少聯絡,偶爾她回來,我們一起去吃飯、喝茶,就是沒有再去過她家。

 

最近再有聯絡,是同學要結婚了,但朋友裡面,沒結婚的人很多,但因為大家都說伴娘不可以當超過三次,不然會嫁不出去,於是就只能從沒結婚的裡面,挑幾個不忌諱的來再當伴娘,我通常都是不迷信的那個,想說有一天失業的話,或許我可以專職當伴娘。

 

所以,我又去了她家,看到了十幾年沒有看到的小妹,她長髮戴了一個水藍色髮圈,不是粉紅色的連身裙,而是粉紫色,依然黝黑的膚色,笑起來很腼靦,我們稍微了聊了一下,她大學畢業二年了,但一直沒有找到工作,在家待業,交過幾個男友,但時間都不長就分手了。

 

                這一次我要和她一起當伴娘。

 

                同學說要幫我挑伴娘的禮服,但我拒絕了,我習慣穿自己覺得舒服的衣服,可能不夠華麗,可能太過普通,但至少我可以很自在,然後就看著準新娘及其他姐妹們,開始幫小妹挑禮服,小妹穿過一套又一套,換的比準新娘還要多。

 

                每次一走出來,就有七八個人圍上去給了七八個意見,小妹一直露出微笑,一句話都沒有說,我幻想著如果是我,我會怎樣?大吼一句閉嘴,還是先把她們打暈?挑了二個小時沒有結論,因為姐姐們說那裡伴娘的衣服都太老氣,小妹還是穿連身裙好了。

 

                那一句太老氣,激到禮服全部都挑好的同學,在一旁跟我碎碎唸,「妳說我挑的有哪一件老氣了?妳說說看!」我笑了笑,其實同學挑的都不老氣,只剛好符合我們現在這種年紀,成熟有魅力。

 

                為了讓她消氣,我和小妹陪她去吃一碗熱量大約有一千卡的芒果冰,她為了跟未來老公抱怨「老氣」這件事,跑去一旁講電話,為了防止冰融化,那一千卡我吃了快一半,小妹也吃了快一半。

 

                然後小妹突然開口問我,「為什麼妳都不跟我說,我穿哪一件好看?」

 

                我看著她的表情,想了一下之後說,「第四套白色的短裙禮服還不錯。」

 

                小妹笑了笑說:「那為什麼剛剛不跟我說?」

 

                本來對這個話題沒有太大興趣的我,突然好奇了起來,「這麼多人跟妳說,那妳要聽誰的?」

             

                小妹又想了一下,「我每個人都聽啊!」

 

                這麼厲害?我只知道會聽每個人聲音的,除了上帝就是觀世音菩薩了。

 

                「那妳呢?妳最喜歡哪一件?」我反問她。

 

                她歪著頭想了很久、很久,久到冰開始慢慢融化,她才笑著對我說,「其實我不知道,不過大姐喜歡那件長的那件,二姐喜歡短的露肩的那件,反正是二姐結婚,那就穿二姐喜歡的啊!」

 

                我沒有回答,換了一個話題,「小妹,聽妳二姐說之前有幫妳介紹廣告公司的工作,怎麼不去試看看?」

 

                小妹笑了笑,「喔,媽媽說做那個太累了,叫我找一份固定時間的工作,我後天要去面試房屋仲介的助理。」

 

                「妳不是唸商設的嗎?不走本業不覺得有點可惜嗎?」以前我去她家的時候,我和同學在討論職籃,她就會拿著一本塗鴉本,坐到我們附近畫畫,邊聽我們說話,有時候還會問,「二姐,那妳以後要嫁給籃球員嗎?」

 

                小妹又想了一下,「不知道耶。」

 

                然後,我就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

 

                倒是她突然一臉很有興趣的問我,「姐姐,我有看過妳的書喔!沒想到妳居然會寫小說,而且我還買了,要不是二姐跟我說那是妳寫的,我真的作夢也想不到耶。」

 

                別說她了,其實我自己也想不到。

 

                「姐姐,我問妳喔,如果妳有一個很喜歡的人,可是其它人覺得不好,所以妳跟他分手了,但是還是一直很想他的話,怎麼辦?」

 

                「為什麼其它人覺得他不好?他會打人?他不務正業?還是他作奸犯科?」

 

                我發現她有一個很特別的習慣,就是只要一思考的時候,頭會就輕輕的歪到一側,然後皺著眉頭,微微的咬著下嘴唇,一臉認真的樣子。

 

                她想了一下說,「都沒有,只是媽媽覺得他還在當兵,以後會怎樣都不知道,叫我不要浪費時間,而且三姐說,天蠍座的男生不好,很冷酷,我跟他在一起會吃虧的。」

 

                天蠍座的男生不好嗎?我不知道為什麼,交往過的男生,也都是天蠍座,我是吃過天蠍座的虧,但天蠍座也吃過我的虧啊!談戀愛不就是一件誰愛的多,誰就比較吃虧嗎?吃虧二個字,看起來是不好,但是我始終相信一句,「吃虧就是佔便宜。」愛情沒有輸贏,只是有沒有心甘情願而已。

 

                「妳喜歡他什麼?」我問。

 

                她笑了笑,「不知道耶,就是還滿喜歡他的,他對我也很好…。」

 

                她還沒有說完,同學就和未來老公熱線完回來了,其實就算她說完,我也沒有辦法給她什麼答案,因為我始終不相信,我的一句話,可以勝過她二十四年來身旁周遭環境給她的影響。

 

                這一切,根深蒂固了。

 

                覺得幸福是靠自己努力爭取的我來說,小妹的世界是我無法想像的,她生活的世界,並沒有不好,至少她給我的感覺,是快樂的,有大家對她的疼愛,她看起來是幸福的,即便心裡仍有想念,她給我的笑容,還是如此真切燦爛。

 

                小妹依然很單純,對我來說,她只是變高了、行為舉止變的像個女人,但她依然像八歲時候一樣單純,單純的讓我無法對她說,妳應該要捍衛妳的愛情,妳應該要去做妳自己想做的事、愛自己想愛的人、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我不知道,她來到我這樣的世界,能不能適應?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突然笑了,發現我其實跟其它人一樣,不想破壞她那一份純真。

 

                也許有一天,她會想要換個世界生活,等到那個時候,我會張開雙手笑著對她說,「想來我的世界看看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