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⑦ - 愛情馴養師

和她的認識,其實我自己想想都覺得好笑,我們認識在年少輕狂的時代,那時候我看她不順眼,她看我也不滿意,事後兩個人聊到這件事,我們都說不上個所以然來,青春就是這樣,靠的就只是一股無厘頭的直覺,在生活裡橫衝直撞。

 

                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她就是一個充滿自信的女孩,對!那時候的我們,還只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女孩,我們在系辦上碰到,她是外校學生來和主任訪談,主任介紹我們認識,也許是她個子很高,總是低著頭瞇著眼睛看我,讓我有一種想要叫她睜大眼睛好好看我的感覺,而她則是覺得,我抬起頭看著她的時候,那一臉桀驁不馴,讓她有想要往我身上抽幾鞭的衝動。

 

                我們的初印象,就是這樣互想甩對方巴掌,後來我們的互看生厭,不是結束在我真的呼了她一巴掌,而是在校外遇見,我在等我的珍奶,而她在點她的烏龍綠,站在一旁的時候,看到她突然被一個女生狠狠的扯了頭髮,原本俏麗的馬尾變成滿頭散髮,而她依然堅強冷靜的站在原地,那股自信沒有因為狼狽而消失不見,挺酷的。

 

                原來扯她頭髮的女生,是她學長的女朋友,但後來因為學長喜歡上她,想跟女朋友分手,所以女朋友失控的認為都是她的錯,帶了姐妹要來教訓她。

 

                我遞了梳子給她,順便補上一句,「妳沒事搶別人男朋友幹嘛?」

 

                結果被狠狠青了一眼,「要不是看在某些地方我還滿欣賞妳的,我真的會二話不說摔妳梳子」,啊~原來她欣賞我,但其實我也在某些地方很欣賞她,比如她說話的時候,每一字每一句都非常有條有理,跟我這種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類型完全不一樣,那時候主任常對我說,「妳就是廢話太多。」

 

                於是,我們開始真正的了解彼此,她是單親家庭,母親在台北工作,她到南部唸書,從小媽媽給她的觀念就是,女人什麼都要靠自己,男人只是人生的附屬品,知道嗎?當我才二十歲,對愛情還有很多幻想的時候,她已經看破紅塵,那對那時候的我,衝擊該有多大。

 

                她一樣會談戀愛,但那永遠都不會是她的重心,從以前到現在都是,當我第一次失戀,哭到好像世界末日的時候,她也只是喝著她的咖啡,看著我哭,而我卻從來沒有看過她為愛情哭。

 

                她對愛很灑脫,她的每一任男友都愛她愛的死去活來,曾經我們認為的浪蕩子,什麼浪子回頭金不換,那男生的浪子程度幾乎是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卻因為她而改變,對她專一、溫柔、體貼、努力工作,雖然因為她的不想結婚,兩個人的關係結束,但他已經不再是浪子了,現在是一個孩子的爹,常常都會看到他的FB上,傳上全家人出去旅行的照片。

 

                我常笑她很偉大,她前男友們的老婆還是女友,真的非常幸運。

 

                她常告訴我,男人是需要教育的,當一個男人夠愛妳的時候,他會願意變成妳所想要的任何樣子,如果不愛妳,連上廁所掀馬桶蓋都是為難他。

 

                也許是母親的教育非常成功,她從不浪費太多時間在戀愛上,而是把人生的夢想放在最前面,戀愛放在一旁,有不錯的對象,兩個人就試著交往看看,但她卻從不妥協她的夢想,她為了出國學設計,和在一起五年的男友分手,為了想要繼續她的工作,原本要結婚的她,卻因為婆婆反對婚後繼續工作,離開了論及婚嫁的男友。

 

                是的,一如既往的灑脫。

 

                我問她,妳為何捨得?她說,我們這樣一路走來,妳覺得還有什麼好捨不得的嗎?

 

                好吧!她就是這樣,命中紅心,我無法反駁。

 

                在愛情裡,她就像馬戲團裡的團長,馴服了每個人愛上她的男人,雖然她總是很熱心的把她的技術和理論教給我們,但我們卻始終無法達到她這種境界,我們都羡慕她,不曾為愛哭,不曾為愛神傷。

 

                認識了十幾年,我只看過她哭過一次,就是她媽媽生病住院的時候,她打了電話說媽媽中風進了醫院,我第一次聽到她如此人性化的聲音,滿是哭腔和慌張,那是第一次我感覺自己真的很靠近她。

 

                去醫院探病的時候,她臉上的自信又回來了,那種可以應付一切的自信,我還看了一次通話記錄,確定前天跟我通電話的人是她,不然我會以為那通電話,是我撞見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我們曾經大吵過一架,因為她看不慣我,為了愛遍體鱗傷,當我還屈服在根本看不到曙光的愛裡時,她對我說,妳要下地獄妳就去,但身為朋友的我,無法硬生生的看妳往地獄裡走,接著消失,我完全失去了和她的聯絡。

 

                一直到另一個朋友結婚,我們在婚禮上碰面,才把那尷尬的氣氛化開,約莫三秒,朋友應該是這樣子的,可以大吵可以大鬧,但總是可以很快的又靠近彼此,走進彼此的生活。

 

                然後,她又看著我為了一段又一段的愛情流淚,我又看著她瀟灑的離開一段又一段的愛情,她會唸我長不大,我會唸她太浪費,互相攻擊再互相取暖,一路這樣走了過來,我依然沒有看過她為了愛哽咽過半次。

 

                前幾天,一位好友失戀了,於是為了給她打氣,我們約幾個好友,一起出去吃飯喝喝小酒,好友看到大家,飯都還沒有吃,就開始哭,大伙忙著安慰好友,但是她卻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一臉若有思的看著哭到不能自己的好友。

 

                原本以為她會說上個幾句教訓好友,女人就是要靠自己,有什麼好哭的,但她沒有,原本以為她會再傳授個幾招馴養術,但她也沒有,整個飯局上,她就是靜靜的吃著東西。

 

                其他好友也會開開她玩笑,比如說她都沒有什麼感情困擾,羡慕她都讓別人失戀等等之類的,她也只是笑了笑,沒有什麼回應。

 

                我很明顯查覺她的不對勁。

 

                所以後來她提議著續攤,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於是我們兩個人又跑去吃了燒烤,我發誓那是今年度讓我最後悔和自責的一頓消夜,二個人喝了一打台啤,又點了幾千塊的燒烤,連點餐的服務生弟弟還一連問了三次,妳們確定嗎?

 

                我們不知道是前一攤喝太多還是怎樣,還跟他強調「非常確定」。

 

                就在我撐到快流淚的時候,她突然嘆了一大一口氣,在我記憶裡,一向充滿自信的她,是從來不嘆氣的,她總是習慣先解決問題。

 

                她說她分手了,三天前,和一位大家都前途看好的醫師。

 

                我並不意外她分手這件事,她向來是自己覺得不OK,還是感覺沒了,就會二話不說馬上分手的人,完全不拖泥帶水,有時候,還是我問著,怎麼沒看到誰誰誰的時候,她才緩緩的說,喔,我們分手啦!

 

我最意外的是,她竟因為這樣嘆了氣。

 

                「妳想哭嗎?」我問,表示非常想看到她好好為愛哭一場。

 

                但她給我的答案卻是,「我一點都不想哭,一點都沒有感覺。」我看著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接著,我們開始沉默,過了一會兒,她對上我的眼,一臉無奈的對我說,「他們都對我很好,妳知道的,我總是可以對他們為所欲為,我想要幹嘛就幹嘛,他們愛我總是比我愛著他們多,所以每次分手,我一點都不覺得難過,我剛看小星哭成那樣,我有點羡慕。」

 

                她繼續說,「以前罵妳,沒事把自己搞成這樣,幹嘛為爛男人哭?幹嘛為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難過?覺得那真的很沒有必要,但我現在卻覺得很羡慕,我是不是很奇怪?」

 

                我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怎樣,完全反應不過來。

 

                過了很久之後,她才又再丟了一句,「我在想,也許我從來沒有真的愛上過一個人。」

 

                然後,她繼續喝著她的酒,我也繼續喝著我的酒,我們沒有交談,看著她一臉落寞的表情,我開始覺得難過。

 

                我們的續攤結束的無聲無息,我沒有對她的猜測表示看法,因為這一切,她永遠都是最清楚的人。

 

                這件事,讓我想了很久,忍不住感謝那些讓我毫無保留愛上的人,對於曾經咒罵你們害我哭的死去活來這件事,我表示非常的抱歉,雖然哭是一件很累的事,但能夠這樣為愛痛哭,其實我的運氣不算太差。

 

                昨天,她給我發來簡訊,「我想如果可以的話,介紹一個可以馴服我的人吧!」

 

                我想我親愛的好友,依然自信的如此灑脫,她的嘆氣聲也消失在那一場續攤,秉持她一貫的作法,永遠想辦法解決問題。

 

                但當我拿出一張紙,用筆列下身邊的人選之後,換我嘆了口氣,這些恐怕等級沒有那麼高,派出去也只是白白犧牲,只好回傳給她,語重心長的對她說,「不要急,老天一定會派一個來收拾妳的。」

 

                雖然得到的回應有點骯髒,但我相信一向自信的她,會很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

 

      就跟以前一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