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⑥ - 那是我們都回不到的從前

    我們認識在最美麗的時代,我們身著同樣的制服,卻t總是希望別人看的出我們的不一樣,我們形影不離,有她就會有我,我們放肆的揮灑青春、盡情歡笑,唯一的煩惱不是大考小考複習考,是臉上偶爾冒出的青春痘,而它又剛好長在鼻頭。

 

                她是我青春的印記,我們在那一段時光,為彼此烙下了深刻的記憶。

 

                即使接下來我們各自進入到不同的環境,身旁的人來來去去,離開高中,就會漸漸的失去高中時的朋友,離開大學,也慢慢的也與同學失去聯絡,每換一個職場,同事來來往往,能夠留在身旁的也沒有幾個。

 

                畢竟曾經深愛過的人,也能轉眼成陌生,面對這一切來來去去的狀況,只是從開始習慣變成已經麻痺而已,慶幸的是,我們還能夠陪著彼此,過了一年、二年,甚至是十年、十五年。

 

                我看著她的改變,她看著我的成長,我們看見了彼此最脆弱的那一面,也開始發現彼此越來越堅強,從一次又一次的教訓裡面看開,有些人、有些事,絕對不能勉強,於是這樣的看開,又成了別人拿來數落自己的武器,他們會說,「妳變了,妳以前不是這樣子的。」

 

                我們始終啞口無言。

 

                她個性溫柔、不大聲說話,相處起來會總是讓人感覺舒服,從不與人起爭執,只要是朋友的事,無條件說好,總而言之,十五年前的她,是個沒有攻擊性有義氣又漂亮的女孩。

 

                和初戀男友交往了四年,最終對方變心收場,她在最美麗的時光,遇見最殘酷的事實,她心力交瘁,不想再公司遇見他,於是辭掉了六年的穩定工作,重新生活,她發現原來愛根本什麼都不是,於是封鎖自己的愛,即使偶爾談個小戀愛,也不願意再付出真心。

 

                她明白男人的劣根性,她學會拆穿男人的把戲,她懂得男人的謊話連篇,她的單純被這一切摧毀,她失去了那個總是抱著希望,以為努力就可以改變一切的自己。

 

                只是,人生的狀況都不在我們能控制的範圍內,她遇上了另一個男人,雖是離婚有小孩,但卻是付出真心在關懷她,於是她又重新賭了一次,卻因為對方的家長反對,問不出反對的理由,她開始懷疑自己,重重阻撓下,她失去了信心,他失去耐心,兩個人又無疾而終,這一次她了解愛情不只是愛情,過的了現實的愛情才是愛情。

 

                這一次的傷痛,讓她離開了台灣、離開了我,我卻希望她可以飛的更高,飛的更無憂無慮,忘卻一切苦痛,只是並不是說忘就能忘,她失去了那個愛笑的自己。

 

                回台灣後,她不再期待愛情,學會期待自己。

 

                前男友跟她聯絡,她壓抑緊張的心情,冷淡的回應每一句,他說妳好像變了,她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掛掉電話,然後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她剛剛有多麼緊張,她是變了,懂得人生是一場戲,在關鍵的那一刻,我們得要把戲演好,而不能NG。

 

                我們都變了,我們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會是影帝也不是影后,不管結局如何,我們都得要忠於自己的角色,然後用力演出,

 

                不大聲說話的她,總是因為姐姐的不懂事,而再三破戒,攪亂在別人感情裡的姐姐,不肯承認自己是個第三者,不肯面對那個男人的卑劣,把這一切帶給家裡的所有人,不吃不喝靠安眠藥睡覺,三不五時又和那個男人吵架,在房間痛哭。

 

                她告訴我,她已經盡力了,能說的、該說的,她都做了,於是她把自己拉出來,專心工作過日子,卻又被哥哥批評說她漠不關心,或許以前的她會因為這樣的話難過好幾天,但現在的她就是只是,沒有什麼好回應的,沒有什麼好說的。

 

                其實我們都知道,困在感情裡的人,除非她自己願意走出來,不然什麼都是白搭,看到自己姐姐的眼淚,誰會不能難過?但我們已經不再是十五年前的我們,可以什麼都不用做,專心難過就好,我們依然得要面對討生活的壓力,工作上的種種困境,那也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我們渡過的。

 

                她說年紀越大,只有二件事越強,一是吃中藥(因為她不敢吞粉末),二是不在乎別人看法。

 

                這我也默默的認同了。

 

                畢竟她遇見過的,我也都走過了一次,人就是得在反反覆覆之中得到一點什麼,也許學到很多教訓,但不變的是本性,我們都不會忘記在別人需要幫忙的時候,馬上伸出援手。

 

                但是,有些人習慣喊救命,三不五時就SOS,拉肚子喊救命、感冒喊救命、吸管斷掉喊救命、手機當機喊救命,鞋子髒了喊救命,我們疲於奔波,久了就會明白,這個人的求救有時候並不是真的需要幫助,可能只是嘴巴癢或無聊,於是我們就學會要判斷狀況,接著就會有人說,妳好無情。

 

                以前會想要辯解,現在只會在心裡祝福,這個有情人的有情能夠長長久久。

 

                而有些人,是你已經跳入海裡拉住她,要準備往岸上游的時候,她依然拉著妳在原地掙扎,妳已經筋疲力竭,但她卻一動也不動,不想一起沉入海底,於是妳能做的只有留個救生圈在她身旁,然後站在岸上,希望她有一天會想要套進那個救生圈,好好回到岸上來。

 

                看妳站在岸邊的人會說,妳居然見死不救。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解釋,要生要死的權利是掌握依然在水裡不肯上岸的那個人,而不是我,不是嗎?

 

                我們常常會問著自己、問著彼此,「我這樣做有錯嗎?」兩個人對看,然後想哭也哭不出來,想笑也笑不出來。

 

面對生活裡大大小小的變遷衝擊,地球都在改變,我們能不改變嗎?我們依然得要在曾經深愛過的人面前,曝露自己的弱點嗎?我們依然得要面對那一切我們不能改變的事實,開始哀聲嘆氣嗎?

 

也許十五年前的我們,依然會如此。

 

因為我們的天真,穿著制服大笑的我們,相信一切都有希望,還在期待著不一樣的未來,幻想長大後的自己。

 

而長大後的自己,卻時常想念那個以前的自己,那些可愛和浪漫,那些對生活的熱忱和對未來的信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漸漸的消失殆盡,我們總是不斷的想念那些從前,那些我們都回不到的從前。

 

我們,是變了。

 

但不變的是,我們至少還擁有彼此。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