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任平生

在火星與地球之間的中轉站上,我第一次見到蘇軾,他背著一個大包,仰著頭,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到地球都沒有航班了啊……”他的神情有些沮喪。

原來他是在找這個,從這裡到地球,只每天早上有一次航班,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他找得到才叫見鬼。我咳嗽一聲,“先生,我倒是打算開我的飛行器去地球……”

我的話還沒說完,他的眼睛就亮了,以拳擊掌,“太好了!”

以200個銀河通用幣的價錢,他搭上了我的小飛行器。

飛行器上有自動駕駛系統,這條線路也沒多複雜,并不需要我操什麼心。我坐在駕駛臺前,雙腳搭在另一把椅子上,嘴裡叼著煙,大腦放著空,任憑一顆又一顆閃閃又爍爍的小行星從飛行器兩側掠過。

蘇軾忽然喊了我一聲,“喂,有吃的嗎?”

“有啊。”我沒回頭,“你左邊那個橙色的櫃子里有營養丸,也有壓縮罐頭。想吃哪個自己選。”營養丸一顆可以保證一天不用吃東西,現在不少人喜歡;壓縮罐頭有牛肉和雞肉兩種口味,離保質期還有一個星期。

蘇軾打開櫃子看了一眼,透過駕駛艙鏡面的反光,我看到他嫌惡地皺起了眉頭。

“有鍋嗎?”

“啥?”

我不大高興這段放空的時間被打斷,但還是起身從櫃子深處翻出一個滿佈灰塵的鍋,這是很久前一個旅人留下的,蘇軾并不介意我的態度。他歡喜地接過了鍋,在他那個碩大無比的背包里翻找了一會兒,拿出一大塊包裝好的生肉,一瓶酒,還有一些奇怪的小罐子。

那塊肉肉質鮮紅,滿佈筋絡。我認出那是虛海獸的肉,這種動物遍佈各個行星,體型碩大,步履蹣跚,儘管很好捕捉,卻很少有人願意吃牠。原因無他,這東西味道太腥,不知道蘇軾拿它出來做什麼。

然而下一刻我就知道了,他拿出一把小刀,動作嫻熟地把肉分割成小塊,清洗一下丟進鍋子裡,然后打開那瓶酒,咕咚咕咚全都倒了進去。我斜眼看了一下,并不是什麼好酒,也就沒有說話。他又打開那些罐子,裡面裝的是鹽和糖,他挑出一些也放進了鍋裡。最後,他把火開到最小,袖著手,悠然自在地吹起了口哨。

我忍不住問他,“你幹嘛要煮虛海獸?”

“好吃!”他的臉上露出了嚮往的神色。

“好吃?”

“哎呀,不管什麼東西,只要煮的時間夠長,又用酒去了味,都好吃的!”

我并不相信,然而在煮了幾個小時之後,一股幽幽的甜香直直地鉆進了我的鼻孔里,原已習慣了營養丸的胃忍不住抽動了兩下。蘇軾端著鍋子,樂顛顛地走了過來,“吃肉,吃肉!”

虛海獸的肉被煮的又酥又爛,肉汁里浸著酒和糖的香氣,用叉子輕輕一扎,就可以捅到最底部。我實在沒有想到這種肉也可以做出這樣的味道,忍不住挑了一大口放進嘴裡。

“要喝酒么?”蘇軾不知從什麼地方又變出一瓶酒來。

這頓飯吃得實在是太過癮了,到快要吃完的時候,我忍不住問了他一句:“你從哪兒學的?”

“哦,我自己想出來的。”蘇軾一抹嘴巴,吃掉最後一塊肉。

我很驚異,蘇軾說:“沒有錢嘛,又想吃肉,就想出這麼個主意。”

我覺得沒有錢是件特別痛苦的事兒,不過蘇軾的臉上還是笑嘻嘻的。

吃過飯不久,飛行器也即將抵達地球。蘇軾整理著他的背包,準備下去,我對他的那頓飯還是有些感激的,於是多問了一句,“你去地球幹嘛?”

“哦,我剛被任命為地球的督導官。”

我吃了一驚,不由深切地同情起他來。說到地球這個地方,儘管很久之前說是人類起源什麼的,可是經過了幾次核彈的摧毀,現在那裡只剩下一種動物可以生存。至於人類也不是沒有,無非是些必要的守衛軍(大概有10到15個),補給站上的工作人員(數量不會比前者多),偶爾會來的賞金獵人,一般人如非必要,絕不會來這裡一步。

我誠心誠意地對他說:“你一定是得罪了什麼人。”

他點點頭,歎口氣,“是啊。”又說:“不過我看這裡還不錯。”

我看看外面,剛到傍晚,頭頂的天空已經灰暗如夜,遠古的廢墟仿佛巨人殘餘的骨架,這是司空見慣的場景,并不值得多說。我收拾了幾件裝備,然後下了飛行器。

蘇軾好奇地看著我,“你下來干什麼?”

我帶上夜視鏡,抄起鐳射槍,遠處,幾個暗綠色的光點隱約可見,“賺錢。”

“咦?”蘇軾不明所以,這時那些暗綠色的光點已經又近了幾分,我指指遠方,“從它們身上賺錢。我搭你只是兼職,我正職是賞金獵人。行了,你離遠點,別礙事。”

說完這幾句話,那些暗綠色的光點更近,不,現在似乎已經不能叫它們光點了,透過夜視鏡,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它們的模樣,這些東西長得很像蟑螂,有一個灰黑色的橢圓形身體,六隻粗壯的腳——這麼說吧,它們就是蟑螂,只是個頭足有半人來高,那些暗綠的光點則是它們的雙眼,這東西可以作為一種工業原料,拿到黑市上,能賣到不壞的價錢。

蘇軾感慨地說:“這就是地球上唯一留存的動物啊,我聽說,是那幾場原子戰爭才讓它們變成這個樣子的。”

沒差,現在地球上就只有蟑螂還能成活,它們慣於成群結隊的出動,只要動了其中一隻,所有的蟑螂都會把你當成敵人。所以想弄到那些眼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這群蟑螂大約有十來隻,還在我可以掌控的範圍內,然而我還沒動手,蘇軾已經興奮地從背包里翻出一把鐳射槍,“來吧,看我的槍法!”話還沒說完,他一槍已經射了出去,然後瞪了我一眼,“你還愣著干什麼?”

我愣著……我說我看你年紀也不輕了,這麼衝動真的好嗎?

話說回來,這人的槍法居然不錯,幾槍下來光點已經消失了一半,我再補上幾槍,這一小群也就搞定了。我收起鐳射槍,拿出一把合成鑽石匕首,三下五除二地把眼珠一一剔除出來。蘇軾很感興趣地在一邊看,看完了還啪啪啪地鼓掌,“動作真漂亮!下次教教我吧!”

我心想這種事情無非就是手熟,有什麼好教的,也沒答他的話,只在幹完了手裡的活兒之後,劃出一半眼珠來,“你的。”

他很吃驚,“還有我的?”

“你不是也開槍了嘛。”

“那不算,我就是想過個打獵的癮。”他陶醉地說:“這麼看地球倒也不錯,其他地方可就不能這麼玩啦。”

一把年紀還這麼天真,我開始有點明白為啥他會被發配到地球上來了,不過這也不干我的事,我收拾一下東西準備走,蘇軾忽然拉住我,“等等。”

“等什麼,那堆眼珠都說給你了。”

“不是……”

“你不是說沒錢嗎?這東西能換不少錢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走了。”

“站住!”

蘇軾一把拽住我,力道之大差點把我拽了個跟斗,“又來了!”

遠方,一群暗綠色的光點飄了過來。目測大概有三四十隻,我呆了一下,沒想到剛來地球就連發了兩筆小財,這批蟑螂不少,不過加上一個蘇軾,總還對付的了。我就說:“這批還是分你一半,一起上吧!”

蘇軾高興地答應一聲,我覺得比起發財,打獵本身的樂趣似乎更能滿足他,他槍法雖然不壞,不過沒什麼章法,總喜歡沖到前面。要知道蟑螂的腳並不是擺設,碰到那種大只的,直接踢成骨折也不是沒有可能。而它們的牙齒也很鋒利,我只好再把匕首抽出來左手拿著,一邊開槍,一邊還得在一邊幫他補刀。

經過了一番時間不短的戰鬥,終於搞定了所有的蟑螂。我喘了口氣,身上多少也帶了點傷,不過現在不是在乎這個的時候,我刷刷刷剔起了眼珠,蘇軾也笨拙地在一邊幫忙。好容易剔完起身,我只覺眼前一花,又一批蟑螂涌了過來,這一次的數量竟然比上一次還要多。

這不是發財不發財的問題了,照這麼下去,我非被拖死不可啊!蘇軾卻凝神看著那些蟑螂,自言自語地說:“原來是真的啊……”

“什麼?”

“你看頭頂。”

我心說什麼時候了還說廢話,但不知為啥還是抬頭看了一眼,這時天已經黑了,一顆名為“月亮”的衛星升到了空中,它碩大而明亮,微微透出一點血紅的顏色。蘇軾說:“受月亮的影響,每六十年會形成一次蟑螂潮汐,在這次潮汐中,蟑螂會傾巢而出,對它們看到的人進行攻擊……比如咱們倆之類的。”

我覺得大事不妙,“‘傾巢而出’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整個地球的蟑螂都會攻擊我們?”

“那怎么可能。”蘇軾不讚同的搖頭,“作為一顆行星,地球還是不小的。”

我略微松了口氣,隨後就聽蘇軾說:“按照書上記載,也就這100公里以內的蟑螂會攻擊我們吧!”

要是有張桌子在這裡我一定掀了他,100公里以內的蟑螂,壓都把我壓死了,何況這一來我帶的武器并不多。我喘口氣,決定最後確定一下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蘇軾莫名其妙地看著我,“你忘了,我是地球的督導官,來之前當時要仔細了解一下這裡的狀況。”

還真是……我把這件事給忘了。雖然錢很好,可命更重要,我把地上的眼珠簡單收拾了一下,抬腿就往飛行器上跑,也向蘇軾喊了一聲,“上來!”

蘇軾倒也不笨,拿了幾顆眼珠也跑了上來,我正打算關上艙門,就聽嘎吱一聲響,回頭一看,艙門掉了。

這架飛行器跟了我十多年,居然今天才出故障也算給我面子,只是它壞得是不是太不是時候了?我咬咬牙,心想艙門壞就壞了,哪怕我在空中轉上一晚上等潮汐過去呢。可是剛要發動才想起來。啟動能源已經用沒了,地球上倒是有補給站,但走路過去是必然不可能的。

我咬牙切齒地跳下飛行器,蘇軾不明所以地跟了下來,我轉過身,瞪著他問:“你不是督導官嗎?地球上應該還有十幾個守衛軍的,你能不能聯繫上他們?”

“聯繫的上。不過得到離這裡大約1000公里之外的一個聯絡站才成。”蘇軾說。

我頭都大了,眼看那些光點越來越近,這個時候沒別的辦法,只好閉上眼睛向前沖了。忽然間,蘇軾打開他的背包,裡面放滿了大大小小的武器,“一塊用吧!”

蘇軾,你簡直是老天送給我的救星。

月亮逐漸升到了中天,我們兩人已經一共殺掉了七波蟑螂,地上的尸體快堆成了小山,而我也再沒有力氣把眼珠一一剔出來。等到第七波的蟑螂被全部消滅之後,一時之間似乎再沒有新的涌上來,我手裡緊緊握著鐳射槍攤倒在地上,長長出了一口氣。

蘇軾卻還是坐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個扁扁的銀酒壺,喝了一口,看著頭頂愈發碩大,似乎伸手可以觸及的月亮說:“也不知道這個月亮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咱們仨相逢也是有緣……喂,你好啊!”

“發神經。”我嘀咕了一句,正想要來酒壺也喝上一口,眼睛卻不自覺地瞪大了。

在前方,出現了一隻足有三人高的蟑螂。它的六隻腳粗壯有力,隨便一動,一隻蟑螂的尸體就被它揮出去幾米遠,它兩隻拳頭大小的眼珠綠得發黑,在這暗沉的夜里,亮得像兩盞探照燈一樣。

這是蟑螂王嗎?我瞠目結舌,和它貼身肉搏看上去非死不可,我趕快開了一槍,沒想到它身體晃了一下,居然倒都沒倒,繼續大踏步向前走去。我連忙又開了幾槍,可是槍槍命中,槍槍不靈,眼看著它越來越近,我操起匕首,正要捨命一搏,卻被蘇軾拉住了胳膊。

他慢條斯理地從背包里取出一個小型的原子燃燒彈,慢條斯理地打開了上面的保險閥。這種東西效力頗高,可是也十分危險,我大叫起來,“等等!”

晚了,他前面那些動作慢悠悠的,丟出去的時候,可比我還快了幾分。

“轟”的一聲,爆炸聲連綿而起,煙塵四濺,原子燃燒彈的威力絕不是玩笑,引起爆炸之外,地上的尸體也被它一同引燃,一片火海之中,蟑螂王搖晃著倒了下去。

“老天保……”我還沒說出第四個字,蟑螂王竟然又掙扎著站了起來!儘管它的臉上沒有表情,可我似乎能體會到一種叫做“暴怒”的情緒,這個時候也來不及多想,我抄起鐳射槍,一口氣打光了裡面所有的能源,蟑螂王抖了一抖,終於倒了下去。

一切都結束了,可是我們好不容易弄到的那些眼珠,也在火海中被消耗一空了。

蘇軾歎息著再度打開他的背包,裡面還有一塊虛海獸的肉,“我還是把這塊肉分成小塊,掛到屋頂上吧。”

“啊?”

我有點發呆,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我沒錢啦,肉得省著點兒吃。掛起來,一天就吃一塊。”他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我大笑起來,笑了兩聲,想到自己忙了大半晚,卻落得個一文不名,不由得悲從中來。蘇軾卻站起了身,“你看月亮的影子。”

“啥?”我有些茫然。

銀色的月光從天空中悠悠地飄灑下來,巨大的廢墟骨架影子落到地上,竟變得柔和而美妙,仿佛天上的云,又仿佛水中的草,蘇軾說:“你看我們兩個人的影子,像不像水中的兩尾魚?”

經過了漫長的旅途,搏命的夜晚,前途未卜的職位,那個并不年輕的人看著月亮,似乎看著千萬年前的自己,“哪怕只為了這一刻來一次地球,足矣。”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棒!!!我喜歡~!!!
2015-08-28 15: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