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惡魔奶爸同人短文】邦枝葵-『回憶相伴的日子。』

#時間設定為男鹿消失的那半年(也就是大家一直以為男鹿去魔界養小孩的那段時間)

#不是悲文,也不是喜文,也不是獨白,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逃

#算是舊作吧,惡魔奶爸真心完結很久了。

以下正文。  

-----------------------------------------

    時間可不能和算數一樣扳著手指頭數。

    無賴的用筆頭敲擊著桌面,邦枝葵分神的往明媚的窗外看去。

    春天了、又一個季節。

    邦枝葵一直認為數時間是最沒有意義的事,因為即使妳數的再精準,都沒有時間流逝的那麼理所當然。夏天完了是秋天、秋天結束了是春天,這些大家都懂的四季變換真實發生的時候,卻又措手不及。

    從石矢魔畢業已經半年了,『他』消失已經三個月了。

    邦枝葵實在不懂到底是前者還是後者讓她開始習慣數時間。

    『姐姐!』隨著熟悉稚嫩嗓音的叫喚,邦枝葵看向房門,一個4歲大的小男孩沒有敲門就直接闖進來。

    『怎麼了?光太。』

    『我要去公園玩!』

    『好吧,但是你……』

    『哇嗚……!』邦枝葵還沒說完話,小男孩就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真是的。』無奈的勾起嘴角,她就是對好玩的弟弟沒辦法。

    她的弟弟光太已經4歲了,從原本不會講話到現在活潑亂跳。

    一卜寶現在也四歲了吧?

    這麼想的邦枝葵腦海裡一下子浮現了一個綠色頭髮的小嬰兒,他是和弟弟感情很好的玩伴,甚至弟弟光太開口學會的第一句話還是『卜寶,我贏了』。

    那時候卜寶挫敗的表情真的很好笑,大概是因為光太比他還要先學會講話,一開口又是這種打擊他的台詞吧?

    一卜寶現在會說話了嗎?

    想著這種已經沒辦法考證的事,邦枝葵卻覺得很快樂。

    三個月前,石矢魔的帶子老大一男鹿辰巳,這個在石矢魔裡創下無限個外掛級傳說的男人,頂著和惡魔一樣的實力和笑容,帶著他的魔界兒子   一卜寶一起消失去魔界了。

  『澳洲大植物』、『摧毀校舍』、『打贏東條』、『戰勝惡魔野學園』、『帶子老大』。他一手創造的奇蹟在石矢魔裡被人畏懼又虔誠的信仰。

    『不過是個笨蛋。』雖然喃喃的這麼說,邦枝葵此時微勾的嘴角卻看不出貶低的意思。

    太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屋內少女的臉頰才會發燙通紅。

    是這樣的吧?

***

    『鈴鈴鈴一鈴鈴鈴』桌上的手機響了,發呆中的邦枝葵愣了一下才恍惚的接起。

    『大姐,我們剛好和千秋她們碰面了,她們說要一起去吃新開的五角冰呢,大姐有空嗎?』電話那頭是寧寧的聲音。

    『好啊,那就那間冰店見囉!』

    『喂喂妳們動作快一點,不要再和小狗玩了,要是讓葵姐等的話我滅了妳們喔!』還沒掛上的電話裡傳來這樣的聲音,讓邦枝葵忍不住微笑。

    一千秋她們啊,有多久沒見了呢?

    千秋和由加還有寧寧,她們都是『烈怒帝塯』這個最強關東太妹集團的成員,也就是身為第三代總長的邦枝葵的手下。

    只是現在千秋已經接任了第五代總長。

    猛然起身,邦枝葵走進浴室梳洗了一下就帶著包包出發了。

***

    『葵姐!』由加興奮的朝著邦枝葵揮揮手,已經長長的橘髮現在是分兩邊綁著,頭髮似乎也燙過了呈現波浪大捲。

    『大姐。』大森寧寧恭敬的叫著,即使過了那麼久對她來說邦枝葵還是像當年的老大一樣讓她尊敬。

    『我們都先進去吧,千秋妳也變很多了。』邦枝葵愉快的說著,望著一直以來都不愛搭話的千秋,她微微一笑。

    『喔、是。』千秋難得的兩頰通紅,對邦枝葵的敬佩顯而易見。

    她們三人拉著椅子坐下,各自點了冰之後開始閒話家常。

    『葵姐是什麼時候剪頭髮的啊?這麼長的頭髮剪掉了不會捨不得嗎?』垮下嘴角,由加心疼的看著邦枝葵現在只勉強到肩的黑髮。

    『太跨張了吧。』被由加豐富的表情逗笑了,邦枝葵露出身為『石矢魔之蝶』水準的美麗笑容。

    『大姐就算不是長頭髮也是很漂亮的。』大森寧寧默默的說出讓千秋和由加猛點頭的話。

    看冰店裡那些男生對葵姐的眼神就知道了啊!

    然後寧寧一臉不爽的把那些蒼蠅般的視線一一逼退。

    『畢業的時候過沒多久就剪了。』

    從石矢魔高中畢業,基於一個臨時興起的念頭,邦枝葵剪掉了從小就一直寶貝的烏黑長髮。

    曾經,那是身為『石矢魔的女王』,在眾人眼裡最閃耀的一頭秀髮。

    看著烏黑的秀髮一根根的脫離自己然後飄落到裡髮院的瓷磚地板上,老實說邦枝葵在那當下的確有種想要掉淚的衝動。

    那是失去依賴東西的、無法泯滅的失落。

    只是失去頭髮的惆悵而已。即使這麼用力安撫自己的邦枝葵,在剪頭髮過後的好幾天卻都沒有辦法提振好精神。

    像是枯萎的花朵,更像茫然不知何從的迷路小孩。

    她知道的。

    其實是因為害怕再也見不到『他』的關係,胸口在那時候才會傳來那麼尖銳的刺痛。

    讓她在盛夏裡感受到逼近凍結的溫度。

  『原來是因為再也看不到男鹿所以去剪頭髮了啊。』由加搖頭晃腦。

    『才、才不是!是因為很熱、因為很熱才剪的!』臉頰馬上變得通紅,邦枝葵一下子變得慌亂,她把頭撇到一邊,這也是『女王』唯一會這麼小女人的時候。

    提到男鹿辰巳的時候。

    『好可愛呢。』邪邪的笑微微勾起,千秋欣賞著自家大姐羞紅臉的模樣。

    『那個男鹿辰巳………!』寧寧卻恨得牙癢癢,有一種想和剛剛唸出來的那個名字本人對幹的殺氣。

    『就說沒有了啦!』邦枝葵的臉比她手上的草莓冰還要紅。

    『一學長還曾經說葵姐和男鹿是不倫情侶呢。』咬著湯匙,由加含糊不清的說。

    『真是有愛呢。』

      『什麼不倫?神崎那傢伙找死嗎?只要大姐想要,男鹿那小子當然是拜到在大姐的裙子下啊!』寧寧激動的拍桌。

      『就說不是了……』邦枝葵的聲音在眾人的耳裡只是越來越小聲,她輕輕嘆氣,看著手中的草莓冰。

      即使過了半年,依舊揪著心思念的少女心。

    戀愛的感覺就和草莓冰一樣酸甜,想到他的時候臉就和草莓醬一樣通紅,掛念的時間會不知不覺吃完草莓冰。

    看著碗裡的空空如也,邦枝葵淡淡苦笑。

    難怪會有人說草莓是戀愛的代表物呢。

Fin.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