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靈異短篇】《憶執*執著記憶裡的永恆身影》

   

      她認識他很多年,喜歡他很多年了。

      彷彿打從出生起他就陪在了她身邊,像是青梅竹馬一般相伴成長。

      他看著她七坐八爬、週歲學步,聽著她童言童語、笑聲如鈴,見證她從小女孩蛻變為小女人。她的成長在他的腦海裡有如錄像帶持續播放,但是在她十七年的記憶裡,他卻沒有兒時模樣,好像被時光大躍進似的,一直都是那副老成面容。

      這樣說來他和她應該不是同年紀嘍?她要稱他一聲哥哥?

      姑且稱他如此好了。

      這個哥哥真奇怪,但是她喜歡,因為沒有人在家時,都是他替她擊退寂寞。

      騎馬打仗當她的駿馬、扮家家酒當她的王子。

      國中時當她的專屬家教、高中時變成她的專屬課本。

      他的臉都快被她看得比參考書還爛了。

      她太習慣與他像生命共同體依附在一起了,只是她的家人好像都不喜歡他,經常無視他,無視的令人咋舌。

      砰砰砰。

      「哥哥你好了沒啊!」有一次她鬧肚子急不可忍,捂著下腹在廁所門外跳森巴似的。

      「等等,我快出來了!」裡頭傳來哥哥有些虛浮的聲音。

      「你到底在幹嘛啦那麼久!」她歇斯底里的吼,儘管自己也知道在廁所還能幹什麼。

      當然是上廁所啊,在想什麼!

      「你的便秘跟我的拉肚子綜合一下,不失為一樁如廁美談!」她手不停敲著門,正是馬不停蹄的聲音,但是裡頭的人仿若未聞,「你再不快點就休怪我無情了──媽!」

      「妳在搞什麼東西?」

      「叫哥哥出來啦我要忍不住了!」

      婦人蹙眉,大步流星的走來,手碰上廁所把手就一把拉開,「裡面根本就沒有人,還不去上!」

      「啊!」她下意識遮住眼睛,卻忍不住透過指縫偷看。

      她分明看到哥哥在裡面還提著褲腰帶,臉色像是被壓榨過的泛白,一臉尷尬。媽媽卻甩頭就走,不等哥哥解釋。

      雖然是他不義在先,但需要給一個解釋的不是哥哥吧。

      又有一次同在一張餐桌開飯。

      「有你愛吃的羅勒炒蛋。」她笑咪咪拉著他的手坐下。

      「想吃什麼?」男子眉目清俊,眼帶寵溺,十餘年如一日。

      她一拍胸脯,「我已經長大了,不用你再給我夾菜啦!」

      他的淺笑依舊,隱含一絲落寞:「是嗎?」

      「嘻嘻,我的意思是換我替你夾菜!」

      說著媽媽替她添好了香噴噴的米飯遞過來,但她瞥見身邊哥哥面前連隻筷子都不見蹤影,心下不平。

      「媽,妳忘了給哥哥餐具。」

      「哪有什麼哥哥。」只見媽媽一臉淡然,在她看來是就是輕蔑,心裡更不好受了。

      「沒關係,我去外頭買。」見狀他不怒反笑,拍拍她的肩很有風度地離桌。

      這一頓飯,讓她看清了人性,更加認同世上只有哥哥好這偏執的意念。

      哥哥除了會照顧人,還是個音樂才子,自彈自唱出神入化。

      他與她一起上學,但是哥哥很厲害,不穿校服大搖大擺進校門,教官也不抓他。

      他以前一定是風雲人物,品學兼優的那種吧!她如是想。

      吉他率性斜在身前,信手一刷已成曲調,她聽的搖頭晃腦、如癡如醉,情不自禁跟著哼起。

      周圍的注目禮於他倆如浮雲。

      「看那女生,好怪。」有人竊竊私語。

      「該不會第一學府也有人吸毒吧!」

      一曲唱罷,她一人掌聲便可如雷。

      「安可!」

      「許三個願,吹蠟燭!」

      「第一個願望,希望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平平安安。第二個願望,數學地理不要被死當。」她聽到哥哥輕笑,羞赧捶他,「至於第三個願望……」

      「不能說出來喔,不然就不會實現了。」

      「你想得美!」

      第三個願望,她希望哥哥一直一直能陪在她身邊。當她白髮蒼蒼,而他容顏不改也沒關係。

      「我也這麼想。」她不確定哥哥這話是在回應那句想得美,還是能讀懂她的心思。

      替她過完十七歲生日後,她發現她能見到他的次數愈來愈少了。

      果然連哥哥這樣好脾氣的人,忍耐力也是有極限的,他終於無法忍受她家人的態度了吧。她如是想,嘆了口氣。

      反正自己課業愈來愈重,補習奔波,沒有太多時間跟哥哥膩在一塊,哥哥也該去發展發展他的一人空間。

      她能做到的,就是把握短促的相處時光。

      誰來告訴她為什麼,願望沒有說出口還是不會實現?

      她從沒想過,他有一天會完全離開她。

      他站在她二樓房門口,她倚在門邊,他大手摸摸她的髮心,注視的目光若有九重眷戀。

      「妳到下面,興許能找到我。」他的手從頭頂落到她手心,在她耳邊低聲,「到時候我們就當男女朋友好不好?」

      「好。」她淺笑,淚痕還隱隱殘留,她一吸鼻子:「那你快下去躲好,我數到十就去找你!我開始數了,哈哈,你只剩八秒!」

      她沒有多思哥哥的話,只當他要陪她玩捉迷藏。

      他滿心念戀,盡在不言。如絲淺笑,風姿不凡。一如初見,一如當年,從未改變。

      然而最後的捉迷藏,她找了一年全無結果。

                                        ******

      「十八年,這孩子的眼總算正常了,終於看不到那些神神鬼鬼了。」女孩的媽媽長吁一口,如釋重負。

      「但是張太太,我瞧您女兒的精神狀況貌似不太穩定……」林太太有色的目光瞟向一旁盡焦急仰天轉圈的張家女兒。

      ——哥哥你犯規,你說好躲在一樓的,你是不是偷偷跑出去了?

      ——哥哥、哥哥……你到底在哪裡?我好想你……

      『我在下面,妳等時間到了再下來,不許提早。』

      『等妳數到二十五億兩千兩百八十八萬,才能來找我,知道嗎?』

      『這麼久……』

      『聽話。』

      為了哥哥,好吧,她會慢慢數,腳踏實地的數。

      一直數,憶執數。

      數完二十五億兩千兩百八十八萬秒,數完八十年。

      原來哥哥,是鬼。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