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世界》小番外篇:相遇【非正文】(2,885字)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一名女子從床上醒了過來。

         這名女子頭染著一頭看起來頗具個性的紅髮,臉蛋算是清秀。掛在衣架上的高中制服,寫著她的名字「宋佩芷」。

         宋佩芷剛醒來時,眼睛半閉著,似乎睜不太開。她看起來很累。

         「嗯?」宋佩芷從床上爬了起來,並走去浴室洗臉。洗完之後,宋佩芷才有了那麼一點醒來的感覺,也才能慢慢回想起昨天的事。

         事情發生在昨天,宋佩芷跟學校請了假,一家人便到了臺北探親。但是在一直在親戚的家待著,也著實快要把宋佩芷這類愛好戶外的人給悶壞了。於是宋佩芷便趁著她父親不注意時,偷偷溜了出去。事情也就這麼展開了。走到路上,宋佩芷左右無事,才剛出巷子沒多久,突然,路旁居然就出現了一幫人。

         「不良少年?」宋佩芷心底暗罵了一聲髒話,想不到這種事居然真的會在現實中上演,而且還是給自己遇到了。

         「喂,小妞,妳染的頭髮很好看啊。妳身上有沒有錢啊?有的話全部拿出來,不然的話……我兄弟給妳好看!」

         宋佩芷眉頭深鎖,腦子內正快速地運作著,到底該怎麼辦?直接逃走嗎?但萬一他們追上來了要怎麼辦?左思右想,最後宋佩芷心道:「算了,反正自己的錢也沒有很多。算自己倒楣,染頭髮染成這樣才被會這種人給盯上。」

         但正當宋佩芷要掏錢出來時,突然,多了一個人出聲:

         「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這時,全部的人都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出聲的那人,正站在宋佩芷後面,默默盯著那群不良少年。他出現時,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音。

         然後慢慢地,眾人的臉色越來越奇怪。

         「媽的!遇鬼啦!」

         直到領頭的那名不良少年立刻發難。他嚇得跌坐在地,然後連滾帶爬趕緊逃走,邊跑邊叫道:「有鬼啊!」而那名不良少年這麼一攪,其他的不良少年也是臉一陣青一陣白,便也跟著跑了,一路叫道:「鬼啊啊啊!」

         而那個人,雖然還是沒有出聲,但他的身影竟突然瞬移了一下。一瞬,便瞬到了最先逃走的那個領頭不良少年面前。看到這種飄移的速度,領頭不良少年更確信了那人根本就是鬼!嚇得又往回跑。

         接著那人突然雙手握緊,不知握住了甚麼東西。接著他便雙手一放,一道衝擊波直衝那群不良少年。「啊」的聲音此起彼落後,所有人都昏倒了。

         就連宋佩芷自己也嚇到了,還來不及跑。便被那人給攔住了!

         「同學,妳先不要走啊!」

         「啊,你不要抓我。」宋佩芷邊尖叫,邊用拳頭和巴掌朝那人敲去。不過那人沒甚麼反應。

         「同學,妳先不要激動,我不是鬼,是人啊。」那個人開口道。

         於是宋佩芷先是冷靜了下來。並聽聽看,那個叫徐研烈的人到底想說些甚麼。

         過了幾分鐘之後。

         「你說甚麼?」宋佩芷被徐研烈搭救後,以為自己遇到了瘋子,「所以,是你用了《生命》這個遊戲?」

         徐研烈一臉正色地點點頭。「是的,請妳一定要相信。」

         宋佩芷道:「好吧。那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救我?」

         「我希望妳可以一起加入生命世界。」

         徐研烈笑著,馬上給了宋佩芷原因。

         這個就是一切的事情發生過程。宋佩芷在因緣際會之下,遇上了徐研烈這個人,並且,她答應了加入生命世界。但宋佩芷卻不曾想過,以後她會在這世界,遇到多少的事情。

         回到了臺北。就在昨天,宋佩芷幾乎吐了一整個晚上,到了差不多凌晨五點時,宋佩芷才終於獲得解脫,安安穩穩的睡去。不過鬧鐘可不領情,宋佩芷才睡不到兩個小時,早上六點四十分時,鬧鐘便響了起來。

         走在路上,宋佩芷頗感新鮮。醒來之後,還真的像徐研烈講的一樣,全部走在路上的人,頭上真的多了一條生命值。每個從宋佩芷眼前經過的人,頭上都有一條綠色的HP條。使得宋佩芷一整個早上都相當的興奮,這現實,看起來是這麼的真實卻又不真實。

         一天的學校生活,匆匆便過去了。

         下午五點,正值放學時段。宋佩芷朝校門口準備走出去。

         宋佩芷看到了站在校門前的一名男人,那名男人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手中還提著公事包,留著兩撇鬍子,梳著西裝頭,眼神相當銳利,給人上流社會人士的感覺。似乎正等著誰。

         接著,宋佩芷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居然在那名男人的頭上,看見了「言泉」這個名字!

         居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了。宋佩芷想。

         那個人就是張中懷。

         張中懷看了看他手中的錶,似乎在等人。這時張中懷卻突然觀察到,另一頭有一名女學生,一直在盯著自己看。

         張中懷心生好奇,便往那女學生看去。然後,他發現了。

         「佩達琪思」?

         宋佩芷和張中懷,兩名生命玩家的眼光便這麼對上了。

         徐研烈在宋佩芷離開臺北前,有對她說過:「佩達,妳回桃園時,我想要你去見一個人。他的ID名是『言泉』,真實名字是張中懷,跟我一樣是社會人士。但是他已經是個有家庭的人了。」

         宋佩芷那時候問:「要我去見他做甚麼?」徐研烈推著他的鐵製眼鏡,道:「妳也知道,我影十字還創立不久,我打算等一年後,參加臺北的大公會戰。前提當然是要擴張我們公會勢力。所以我跟中懷哥說了,我先幫他在桃園成立公會,我要妳也加入,等到在桃園有番成就,公會必能獲勝!」

         而現在宋佩芷遇到這個人了。

         於是宋佩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想也不想,便走上前搭話。

         在一間咖啡廳內。

         宋佩芷與張中懷兩人對坐。

         「這樣好嗎,叔叔?如果你被看到的人,誤認成是喜歡高中女同學要怎麼辦?」宋佩芷一來,就先開了個玩笑。

         「在妳有這種心情開玩笑之前,我想我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了。」不愧是張中懷,以正面回應,頓時令宋佩芷接不下去。

         「事情研烈有跟我講過。我原本打算公司放連假時,我再跟妳連絡。只不過沒想到今天就在等我兒子的時候,在學校門口見到了。」

         「你兒子沒關係嗎?」

         「沒關係,我把他教育得很獨立。他知道,我一定是有事,才沒有馬上去接他。」

         「那好吧。既然會長有跟叔叔你講過了,那就不廢話了。趕快發送邀請吧。」

         「對不起,公會還沒成立。」

         「啊?」聽到這個答案,宋佩芷很錯愕:「怎麼可能?那會長要我加入甚麼?他不是說會在桃園這裡成立一個公會嗎?」

         「那是先說好的。研烈一直在找一個人當桃園分公會的副會長,然後他找上了妳。所以目前,我是會長,而妳是副會長,我們得先籌劃好未來的路該怎麼走,才會在桃園實際創立一個新公會。」

         「所以是現在要討論未來的計劃就是了?」

         「對。」

         「那好吧。公會有名字了嗎?」

         「沒有。」

         「連公會名也沒有?還真的是甚麼都沒準備啊……」宋佩芷道:「那好吧。叔叔你心中有名字了嗎?」

         「有。」

         「那剛好,其實我也想了一個名字,先各自寫出來吧。」於是宋佩芷拿出了一本筆記本。兩人各自寫下了一個名字。

         「秘絢」與「狂雲」。

         「甚麼『秘絢』?叔叔,你每次取得名字都太夢幻了吧?」宋佩芷抗議道。張中懷道:「可是佩芷,妳的名字聽起來,就很像小孩子取的不是嗎?」說著,張中懷喝了口咖啡。

         「你敢質疑我的名字?」宋佩芷道。張中懷正色道:「爭吵不是解決問題唯一的方法。我看,不如把我們兩個取的名字各取一字合併吧?這樣我們兩人名字的風格都能被保留下來,不是很好?」

         「嗯,就這樣吧。」

         於是,「秘雲」這個名字誕生了。

         宋佩芷大概也想不到,在之後,不但這個她自己親手取名的公會,變成了桃園第一公會。而徐研烈的「影十字」,也成了臺北第一公會。征途遙遠,秘雲公會越來越多人加入,聲勢越來越狀大,張中懷與宋佩芷,當時也紅極一時。她大概也想不到,後來張中懷的下場會是如何,而當年自己的同學張栩生,居然是張中懷的兒子,還是被自己拉進《生命》,並帶起來的。

         但未來的事,卻又是後話了。(完)

後記:

      這篇番外篇,其實很早以前就應該發出去了。因為這篇是60收藏之後,我要補給各位讀者大大的。不過其實,一來是我光是補正文就想得快想破腦袋了,關於番外篇甚麼的,沒有甚麼心思或靈感。二來是,其實就如同大大們以上所見。寫得真的還蠻……就我自己筆者而言,其實跟正文比起來,是真的差了蠻大一截的。

      所以,如果不喜歡,可以留言給反映給我,我會試著再上傳一篇大家滿意的(但是記得要給我素材,拜託了,我真的不擅長寫番外這種東西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