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雨天,我,與他

他淋著雨,

但手上卻拿著一把雨傘。

一把,未打開的傘。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學校後方的小花園中。

說是花園,但又不太算花園。

那裡說穿了就只是塊校工偶爾來修修雜草的地方。

我本來以為那是只有我知道的、為數不多的秘密基地。

每天放學,我都會在那邊待上一小段時間才離開。

沒有為什麼,單純地想在那裡沉澱心靈。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到小花園,卻發現有個人比我早到了。

不認識的男生。

我下意識的想離開,但又有一種不服的感覺湧了上來。

這裡是我的,是我發現的。

這麼說也許太過自大,但我沒說錯,自開學以來,我從沒看見其它人進來。除了一個月來修一次雜草的校工。

下定決心,我裝作沒看見他,走到了熟悉的老位置後,放下提著的書包,戴上耳機並閉起眼。

略為緩慢的音樂從耳機孔流露而出,我喜歡的是古典樂。

音樂才剛開始播放,立刻就被人不識相的打斷了。

「欸,欸。」

………………不想理他。

「欸──你聽的到嗎?哈囉?」

我睜開眼,不意外,映入眼簾的是剛才那男生。

我不悅的看著他,用眼神表示「你打擾到我了」。

「喔喔,原來聽的到啊。」

…………廢話,我又不是聾了。

「你有什麼事嗎。」按下了暫停鍵,我摘下耳機。

就給他一分鐘的時間。

60,59,58……

「啊~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耶~」他頓了頓,「我第一次到這裡來,沒想到學校有這樣的地方,對吧?」

47,46,45……

「我從開學就發現這裡了。你的出現,我很意外。」簡單的說,就是你不該出現在這。

42,41,40……

「哇,你真厲害耶。那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單純的表現崇拜之情,他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我的暗喻。

「我喜歡一個人。」

36,35,34……

他沉默了好一會,沉默到讓我以為他不打算搭話了。

就在我要戴回耳機時,他開口。

「不對,沒有人喜歡一個人。」他以極為認真的語氣這麼說著,甚至讓我忘了倒數。

沒有人喜歡一個人……嗎?

「少在那一副很懂的樣子,沒有人了解我,而我也不需要。」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口氣壞了起來,看見他愕愣的模樣,我忍不住懊惱了一下,又搞砸了。

所以我才喜歡一個人。

兩個人,還要去顧慮對方的心情,真的很累。

這下他大概不會想再和我說話了吧。

出乎我的預料之外,他乾脆的在我身旁坐下,雙眼筆直的望向我。

「那……你試著去了解別人過嗎?」

聽見他的問句,我不語。

怎麼可能沒有呢,人不都是充滿好奇心與探索心的嗎。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也曾試著和同學搭話。

那是我鄰座的一個女同學,我和她借了支筆,她甜甜的笑著,把筆借給我。

後來我們逐漸熟了起來。某天下課,我一如往常的想和她聊天,她卻以一種嫌棄的表情看著我。

「不要和我講話……好噁心。」

說完,她溜也似地跑到她朋友那邊去。

我不明白她態度的轉變,環視周圍,發現班上的男同學正鄙視的笑著。

那女孩的朋友們也對著我指指點點。

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

我慌張的轉著頭,這時,有個男生率領著一群同學來到我桌前。

「喂,大家都說你的聲音很像男生,我看你也是靠那張臉去騙了千鈴吧?」

千鈴,我鄰座的女孩。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是女生,不是男生。」

帶頭的人瞄了他身後的人一眼,戲謔的笑說:「喂,這傢伙說自己是女生耶。」

「檢查!檢查!檢查!」大家開始起鬨,又笑又叫,拍著手鼓譟著。

「呵呵,沒辦法,順從大家的意見……」他哈哈大笑著,把我從座位上拉起來,用力地推了我一把。

碰的一聲,我好像撞到了誰的桌子,然後摔倒在地。

「我媽媽說男生和女生下面的構造不一樣!」「喂喂,沒問題吧~」「快啊,脫掉他的褲子不就能知道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笑鬧著,然後我的雙手及雙腳被人抓住。

「不要!放開我!」我掙扎著,盡全力想擺脫他們的限制。

「好戲上場囉!白凜到底是男還是女生呢──」

我感覺到有人在拉扯我的褲子,我絕望的閉上雙眼,然後,我身下一涼,大家又開始吵鬧了。

「喂,你們快看啊!白凜是女生~」「可是~聲音這麼低,其實都是去男廁吧,哈哈哈。」「女生要不要也看看,啊哈哈哈。」「呀──不要啦,男生好討厭喔!」

大家開始又踹又踢的,還有人往我臉上吐口水。

手上的限制消失,我連忙拉起褲子,然後用手護著頭。

承受了無數次的謾罵踢打後,所以動作突然都消失了,我微微睜開眼,撐起身子,原來是老師來了。

「你們在幹什麼!快點散開!」

──為什麼不早點來。

「白凜,你還好嗎?喂?」老師不可置信的跑到我面前,還伸手晃了晃我的身體。

不要……晃…………傷口……會痛……

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看著教室柱上貼的「友愛同學」,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欸,欸?」一道聲音將我拉回現實中。

「什麼?」我嚇一跳,手上的手機差點滑落。

「你的眼神突然變的好深沉,怎麼了?」

嘖,居然恍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說到底還不是眼前的這人所害。

「沒事,所以你可以離開了嗎?」我忍不住輕輕皺起眉來。

「咦──我都還沒跟你聊到耶~」

他到底是來幹嘛的……真搞不懂。

「啊,說起來,我還沒自我介紹耶!我叫做黎雁。」他那一副「糟糕了我居然忘記這麼重要的事」的模樣忍不住讓我笑出了聲。

「哦哦,你終於笑了啊~」他呼了口氣,放鬆身體靠在我旁邊的石頭上。

「那麼,你叫什麼?」

「我嗎……我叫白凜……我是女生。」

「哦啊,白凜嗎,我知道喔!你長得很可愛,請多指教!我們當個朋友吧?」他伸出手來,毫無心機的對著我笑。

「朋友……」他居然說我長得可愛呢…

他見我有所顧忌,聳肩笑了笑,「算了,我不勉強你~等你願意和我做朋友,再由你主動開口吧。」

不會有那一天吧,我想。

小學的那件事之後,使我變的很不容易相信別人,不管是男是女。

即使轉學了,仍然無法抹滅那段陰影。

這連帶影響了我的個性,上了國中後,我只會坐在座位上,望著太陽升起落下,看著同學們成群結隊的走出教室。

一成不變的生活。

看了下手機所顯示的時間,我拿起書包起身。

「你要走了?」黎雁跟著拿起書包。

「對。」不然我幹嘛拿書包?

「那麼,明天再見面囉~」他漾開一個笑容,朝我揮了揮手後從門口離開。

我的決定權呢……

算了,反正也只是說說而已吧。

曾經這麼對我說的人,最後還不是都離開了。

我戴上耳機,起身離開。

*

在教室望了一整天的窗外,終於等到放學鐘聲響起,我背起沒什麼重量的書包,邁開腳步前往小花園。

推開因生鏽而粗糙不堪的鐵門,我抱持著「不知道他會不會來」小小期待心理,環顧了坪數不大的空間。

……沒有人。

也是,那種隨口說出的約定很少人會去實踐吧。

才想著,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嘿。」那過分開朗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他,黎雁。

「你真的來了啊……」

我走向昨天的那個位置放下書包,黎雁把門關上後小跑步到我身旁坐下。

他掛著笑容,歪頭看著我:「今天要聊什麼?」

「你高興就好。」

「唔~白凜你一個人住嗎?」

「和家人住。」

「姆,是嗎……不過我覺得你看起來很獨立吶~」

和他又有一搭沒一搭的扯了一會後,我看了下時間,差不多該回家了。

讓話題到一個段落,我拿著書包起身。

「要走了?」他和昨天一樣,看見我起身就跟著拿書包站起來。

「對。」我走在前頭,快到鐵門時,我回頭。「那個……黎雁。」

「我叫白凜。」

「嗯?我知道啊。」

「就……」我搔了搔臉,「請多指教。」

他眨了眨眼,然後明白了什麼似的漾開大大的笑容。

「嗯,請多指教!」

*

放學鐘響,我整理書包著準備離開教室。

這時,聽見兩名女同學在附近竊竊私語著,由於和我有點關係,我忍不住放慢了收拾書包的速度。

「吶,不覺得最近白凜同學好像改變了嗎?」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感覺他好像變的比較有自信,存在感也一口氣大大地提升許多,我現在才發現他長蠻帥的,比男生還好看~」

「哦──觀察這麼入微,怎麼樣,打算去跟人家告白了嗎?」

「呀哈哈,討厭啦小律,妳才是想去跟她告白吧,我有看到哦,之前妳在寫些什麼呢~」

「哇啊啊啊,笨蛋!太大聲了啦!」

拎著書包,我哼著古典樂離開教室。

改變嗎…………這都是虧了黎雁吧,認識他已經三個月了,他陽光般的笑容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啊啊啊我在想什麼呀!

拍了拍臉頰,我快速走下樓梯,打算直接穿越中庭前往那個小花園時──

空中有什麼一點一滴落下,是雨滴。本來以為大概過一會就會停了,不過雨勢似乎只有越下越大的趨勢,無奈之下我從書包拿出傘,避開小水窪前進。

「搞什麼……今天一直斷斷續續的下著雨……還以為要放晴了咧。」

等到到了小花園,雨根本是用倒的了,一邊埋怨著,我一邊推開生鏽的鐵門。

在大雨中,有個人站在小花園的中央。

他   淋著雨,

但手上卻拿著一把雨傘。

一把,未打開的傘。

那個人無庸置疑是黎雁。

「喂、喂,你怎麼不打傘!」我跑過去,讓他進入傘的範圍。

「嗯……?喔喔,是白凜啊……」他的眼神有些飄忽,有種目空一切的感覺。

我從來沒看過他這種模樣。

「你的體溫好低!你……在這邊多久了?」這傢伙該不會沒去上課吧?

「我今天翹課了。」

……喂喂!不是吧。

讓他拿著傘,我把外套脫下披在他身上。

「要不要到走廊避雨?」我提議。

「不要……我想在這裡。」

有夠任性的……突然,我靈光一閃。

「那,來這裡。」

我拉著他的手,繞到小花園後方,從正門看過來只是小山坡,不過實際上這是個小小的山洞。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學校還能生成這種地形就是。

他驚訝了下後坐進去,我收起傘坐在他旁邊。

沉默籠罩我們,既然他不願意說明,我就沒什麼資格開口。

「白凜,我有話跟你說。」他的表情很認真,認真到我懷疑他被外星人入侵身體了。

「你是本人嗎?」啊,不小心把心聲講出來了。

「?」他困惑了下,隨即忽視那句話回到主題。

「我啊…………可能、只是可能喔……可能……」他一直跳針,讓我摸不著頭緒,等了好久,他終於開口了。

「我可能要轉學了。」

「………………咦咦咦!!騙人!為什麼!」我被他的話嚇住了,回過神來忍不住激動地質問他。

「這是……家裡的問題……我也不想啊…………這邊有你、有大家……」他吞吞吐吐地戳著手指。

「沒有商量餘地嗎?還有半個學期耶。」

「嗯,抱歉……」收起憂傷的表情,他突然壞笑湊近我,還勾起我的下巴,「怎麼,捨不得我啊,趁現在跟我告白吧?」

我翻了翻白眼推開他,道:「總覺得認識你後,你變超多的。」

「嗯?例如?」他掛著不可一世的笑,側頭聽我舉例。

「你一開始是很蠢的──」

「請說我是直耿的。」

「總是笨笨的笑著,毫無大腦的和我搭話──」

「請說我親切又平易近人。」

「不過其實那根本都是屁──」

「口德呢口德!」

「你實際上……有點變態加鬼畜,可能私下會看A書。」

「……後半段我就忽略它。前半段稱讚吧?嗯,應該是。」

「並不是!」

他哈哈哈地笑了一會,然後彎起嘴角像在沉思似地道:「嗯……你也變蠻多的。」

「哦?換你說來聽聽吧。」

「你一開始超孤僻的~」

「那是獨立。」

「我心想怎麼會有這種超~稀有物種,居然喜歡一個人耶~」

「……你故意打擊我嗎?」

「不過呢,實際上那也是你的面具吧,和你深交後才知道你超可愛的~」

「被你這樣說我一點都不開心!」

「嗯……拿個例子比喻的話,白凜大概就像從犀牛變成綿羊吧~」

「那是什麼超演化!」

「……渴望與人分享玩具的孩子?」

「我宰了你喔。」

他又開心的笑了起來,伸手揉亂我的頭髮。

「別把我當孩子耍。」我鼓著臉拍掉他的手。「既然你這樣說的話,你大概是從水母變成章魚吧。」

「為什麼是章魚?」

「因為章魚有觸手,感覺很色情。」

「那我當水母好了~」

這傢伙知不知道水母很笨?

「……欸,我可能這禮拜讀完就要轉學了。」

「……嗯,反正依你那水母腦袋應該可以交到一堆朋友吧。」

「咦?水母?我嗎?」他訝異地指著自己,還在一旁嚷著「水母很可愛啊」什麼的。

「轉學這件事……我想應該可以和我姐談談,她可以做決定。」他用手搔了搔後頸,「其實是為了她升大學所以才要搬的啦,不過我去問她看她能不能一個人滾過去就好了呢~」

「這態度沒問題嗎!我是你姐的話絕對把你塞進馬桶裡!」

「哈哈哈,別在意啦。那就這樣囉,我該走了~」他把外套還我,從山洞走出,我跟著他後面起身。

雨已經停了,天空卻依然布滿烏雲。

「掰掰,明天見啦!」

「嗯,明天見。」我笑著揮了揮手,目送他離開。

黎雁要轉學了……嗎。

垂下眼眸,我拉起書包離開。

*

隔天。

越接近放學我越不安。

今天他應該還在吧……?

如果他已經走了呢?

可是他昨天明明說了「明天見」。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我立刻拿起書包飛奔至小花園。

內心掙扎了許久我下定決心推開鐵門。

不管如何,我已經決定了。

今天一定要對黎雁坦白……!

稍微施力推開門,站在那裡的是──

黎雁和一個藍色領帶的女孩子。

看見這個畫面,我的心臟像是被狠狠撞了一下。

黎雁和其它女生在一起……為什麼?

啊啊……也是啦,黎雁長的這麼帥,個性又活潑開朗,總是掛著溫柔的笑容,對誰都很好。

如果有人喜歡我,才不正常呢……

他們是什麼關係呢?學姐是跟要轉學的黎雁告白的嗎?

胸口悶悶的……今天、就這樣先回去吧?

學姐好像說出了「我其實喜歡……」之類的字眼。

不想看見這畫面。

可是還是要坦承面對才好吧,畏畏縮縮的幹什麼呢!

回過神來,我已經介入他們兩人之間。

「黎雁、是、我的!」我拉過黎雁,大聲地、滿臉通紅地說著。

那學姐愣住,大概沒想到告白時會有人衝出來打斷吧,怔一會後隨即不滿道:「你是誰啊,沒看到我先來嗎?黎雁你和這…男的有一腿?」

學姐自言自語一陣,用審判似的眼光上下打量著我。

「……仔細一看,雖然有點嫩,不過你長蠻帥的。」

一會後,她笑容滿面地對我說:

「雖然這位弟弟你好像搞錯了什麼,不過我不是來和黎雁告白的唷。」

……咦?咦?咦?

學姐笑咪咪地拍了拍黎雁的肩,對他豎起一根姆指,「老弟,加油啊,虧我本來想幫忙的,看來是不用了吶。那麼,我這顆電燈泡就先閃囉。喔對了,關於轉學的事,你就留在這吧。」

老……老弟?不會吧,這學姐是黎雁他姐嗎!嗚啊啊……好想找洞鑽進去……埋了我吧!

待學姐離去後,黎雁燦笑著,低頭看向我。

「我老姐…好像誤會你是男的了耶…但是,欸,我什麼時候變你的了?」

「那、那是……因為……」因為我喜歡你。

我糾結了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突然有個東西碰了碰我的臉頰。

「咦……」

黎雁的臉近在咫尺。

被、吻了?

「啊哈哈,臉紅的白凜好可愛。」

「別……別鬧了,被人誤會怎麼辦?」

「吶,我問你唷……你喜歡我對吧?」

哪有人那麼直接的啊?

「是、是沒錯啦……」

「我也喜歡白凜。」

………………嗯?

「所以這樣就沒問題了吧~」說著,他把我抱過去,親暱地蹭了蹭我的肩。

「喂……你真的不怕被人……唔唔…………」

話還沒說完,黎雁又吻了上來。

哎呀……姑且讓我沉溺在這個吻中吧,別人的眼光,好像……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

「黎雁,我這輩子賴定你了,給我做好心理準備吧。」

「啊咧,那可是我的臺詞呢。」

在逐漸滴落雨滴的天空下,我們給了彼此無數個深情長吻。

   

原著:沁夏

非常謝謝沁夏給了我這個好的靈感,原本這篇是BL!!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